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27章 继续加深他们的矛盾
    这下可怎么办啊,我被反锁在了侦察科的档案室里面。

    我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

    我出不去了。

    这门也不坚硬,不结实,看起来,能破门而出。

    可是,我就要被抓到了啊!

    头疼。

    怎么办?

    就在我急着的时候,听到脚步声来了,然后有人kai suo的声音,我急忙又躲了起来。

    躲进了柜子里面。

    从缝隙中看到,进来的人是宋圆圆。

    她进来后,把门反锁上了,然后轻轻叫道:“张河,张河。”

    我急忙推开柜子门,她看到我,说道:“你真的在。”

    我说:“是啊,唉郁闷死我了,什么都没拍到!”

    宋圆圆说道:“嘘,小声点。”

    我问:“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宋圆圆说:“那插头,没人进来,肯定是你进来拔掉的。我刚给你办公室打dian hua,也没人接,我猜你一定在这里面躲着。”

    我说:“好吧,那现在怎么办,先让我离开了吧。”

    宋圆圆说:“好,她们都去忙了。”

    我说道:“可是我还没拍到我要的shi pin。你那科长,让那什么破技术员,把之前的几个月的资料存在了存盘上,然后删除电脑的一切记录,你科长拿走了存盘。”

    宋圆圆说:“不会吧。”

    我说:“怎么不会!”

    宋圆圆急忙去操作电脑,我说道:“电脑还被锁了!”

    宋圆圆动了动电脑,说道:“她刚刚还设置了一分钟不动电脑就上shi pin密码呢。”

    我说道:“你知道密码吗。”

    宋圆圆说:“知道啊。”

    她输入密码,打开了,然后调取jian kongshi pin,接着,看了看,说道:“这几天的都还有,但是之前的,上个月的,这些,全都删除了,全部干干净净。”

    我问:“恢复不了了吗。”

    她弄了一下,说:“无法修复了。”

    我靠了一声,说:“妈的,就慢了那几分钟!”

    宋圆圆说道:“没办法了,那你先回去,不然一会儿又有人来,就麻烦了。”

    我说:“只能这样了。”

    宋圆圆说道:“我看看我科长把存盘放在那里,看我是不是能偷到手。”

    我说:“那就拜托你了。”

    宋圆圆过去,打开门,看看外面,然后回头对我说道:“我出去了两分钟,你再出去,我要看看有没有人,如果有人在那边,我过来和你说,如果没人,安全的,两分钟,记住,两分钟,你马上出去,知道吗。”

    我说:“知道了。”

    她出去了,关上了门,当然没反锁。

    我看着手表。

    整整两分钟后,没见宋圆圆回来,我马上打开门走出去了。

    当我走出来了后,关上了档案室的门,走了几步后,正要松口气,后面一个声音:“喂!”

    我一回头,看到一个大姐,就是刚才和宋圆圆啰啰嗦嗦的那大姐,去了洗手间,然后让我等了一会儿,结果就那么一小段时间,就耽误了我,让我没拍到shi pin,我看到她,气不打一处,转头道:“喂什么喂!”

    她应该是闹肚子了吧,跑厕所那么勤快!

    她说道:“你是男是女!”

    我说:“男的!怎么!”

    她说:“你来这里做什么!”

    我拿着手中的纸巾给她看:“找厕所!”

    她说:“找厕所?监狱里为什么有男的!”

    我说:“我是监狱里唯一的一个心理咨询师,男的。我是b监区的指导员!张河!”

    她看看我,说道:“是你啊。”

    我说:“是,请问有什么意见吗!”

    她马上搭上笑脸说道:“卫生间在这边。”

    我说:“我现在又不想上了。”

    她嘿嘿对我点头。

    我直接走下了楼,终于松了口气。

    唉白费一番折腾了。

    操场上,校场上,她们还真的打扫得干干净净,用了不知道多少水。

    出动了那么多人,终于搞干净了。

    天空已然阴霾,天阴沉沉的低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暴雨会落下。

    如果又下大暴雨,像昨晚一样,估计明天又要去洗地了。

    真是会折腾人,如果如此,还不如把监狱的排水系统搞的好点。

    不过,我也挺理解的,不是她们不想搞排水系统,她们太想搞了,可是在监狱里施工,不同于别处,最怕就是在动工的时候一些囚犯逃跑,特别是监区的那些女囚,反正都要无期徒刑了关几十年一辈子了,逃了可能还享受一点好生活,在这里关几十年是生不如死,有点可以逃的机会她们不会放过的。

    而如果排水系统要挖,就要搞很大的地下排水管,那就完全可以容得了人来去自如的逃出去的那排水管,那女囚如果挖地道,挖通到排水管,更加容易逃跑。

    虽然说这可能性很但不是没有可能。

    好吧,既然搞不了排水系统,那下雨只能被淹了,农田外面的那些huang se的水,还有监狱里泥土混一块,搞的监狱操场上什么的全是泥水,褪去后,留在操场的,全是红色泥巴。

    监狱长为此也召开了会议,想让大家动脑筋解决这问题,而且也申请了上级领导,不过,没办法,解决不了,以前刚开始建设的时候,又没把排水系统搞好点,现在才来开挖,呵呵,开什么玩笑。

    下班后,我在后街,去看着阿强管着的饭店和,生意都很好。

    这条街很多家饭店,,大排档,吃喝娱乐一条街啊,生意火爆。

    包括对面的那黑珍珠经营的饭店。

    我想着,准备找阿强让他帮我抓了侦察科科长或者狱政科科长来问话。

    问出监狱监区逃狱事件的各种细节。

    不过,阿强也太忙了,没办法了,只能等待了。

    不过,听qie ting器,装着文涛病床床底的那qie ting器,听到了一些关于文涛的事情。

    这家伙被摩托车撞了,他马上找了林斌,说是张河干的,要让林斌找人来干掉张河。

    结果林斌说,文涛你是不是找人干了我的人。

    文涛当然说我没有。

    结果林斌的手下金项链直接拿了手机就和文涛开骂。

    金项链和他的老大林斌说了文涛找人要干掉金项链,因为文涛以为金项链和我串通了,上次演的那出戏成功了。

    而金项链气急败坏,直接找人要撞死文涛,好在文涛福大命大屁股大,逃过了这一劫,不然都已经被撞死了。

    文涛一听也怒了,老子什么时候找人干掉你的人了,而金项链一口咬定是文涛找人干的,文涛一听就来气了,我让你林斌帮我收拾张河,结果派了几个窝囊废来,事情没办成,反而害得他被割了手指,他原本已经够气了,这次金项链还诬赖他找人干掉金项链,还找人开车撞死他。

    双方谈不拢,互相责怪了对方后,然后吵翻了,接着挂了dian hua。

    金项链还威胁来医院做掉文涛,结果文涛直接就ban li出院了,不知道去哪个医院去治疗了。

    好吧,很成功的挑拨起来,让他们狗咬狗了。

    不知道以后文涛和林斌还会不会和好,走到同一战线,不过目前看来,解开这疙瘩,还很难。

    真是郁闷那天为什么摩托车没撞死文涛。

    老天爷一直在下雨,下了快一个星期,没有说要停的意思。

    我在监狱里呆了两天,因为一直下雨,不想出去。

    待这天雨稍微停歇了的傍晚,下班后我出去了。

    去街上逛逛街,买了一些东西,吃了一些好吃的。

    然后想着几天没去看林小慧了,于是便去了那医院,顺便看看文涛是不是真的已经转院了。

    因为qie ting器已经什么都没听到了声音,如果不转院,如果不回家,那肯定是转了病房。

    我那时和阿强说着,让阿强找人来医院门口等着文涛出院了,蒙面揍文涛一顿,找个身形样子像金项链的人,蒙着脸,让文涛误以为就是金项链打的,谁知道阿强那天太忙,没来,不过也好,金项链直接找了人撞了他,但没撞死,真是遗憾。

    如果在医院还能见到文涛,我就让阿强继续实施那计划好了,继续加深文涛和金项链,林斌他们的矛盾,看他们狗咬狗,看谁先咬死谁。

    怪不得文涛那厮,竟然在医院的自己病房门口安排了两个保镖看着,就是怕有人继续搞死他呢。

    我怀疑,文涛还是在这医院里面,因为这医院医疗条件很好,去别的医院治疗效果没那么好,再者,他刚做了钢板的手术,还需要住院一段时间的。

    我没有先去林小慧的病房,而是逐层逐层的看过去,找过去。

    这医院怎么跟我们平时的医院不同的,都不分什么科住院部的吗。

    我心想,估计我这么找,是找不到的,医院太大了,一个病人住了别的地方,我怎么能知道呢。

    如果去问医生,或者护士,她们会不会知道呢。

    她们当然会知道,但是,文涛如果还在这里住院,担心人家查到他还在这里,他怎么会那么傻让医生和护士知道。

    好吧,我想,我估计是找不到文涛了,即便是他还在这里住院。

    算了,我去了林小慧所在的病房,林小慧应该还没出院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