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25章 广大妇女之友
    宋圆圆说去我那里睡觉,表面上对我十分不信任,担心我会在我公寓里对她动手动脚。

    实际上,我懂的,一个女孩子,想和一个男孩子独处一室,她心中想的什么。

    这些都是为了掩饰她真实的内心想法。

    宋圆圆嘴上说不许乱来,不许我乱来,就是我乱来了,她也已经做好了迎接我乱来的准备了。

    车子开过去了后街。

    在这里,果然没有水漫大街,尽管雨还在下着。

    但是,看那河道边,真的是水位升了好高。

    看起来像是洪水暴发。

    街道上除了稀少的人在行走,车子都不出来了。

    街道上的水流也很高。

    车子开到了公寓楼下,好在公寓楼地处高位,没有水患之灾。

    停好车后,我们进了公寓楼。

    到了公寓里,我关上了门。

    宋圆圆进去了洗手间,约莫十分钟后,她出来了,说道:“你这里经常带女孩子来过夜吧。”

    我说道:“你这话说的,怎么我不像个好人一样的。”

    宋圆圆问我道:“你说你像个好人吗。”

    我说:“不像吗。”

    宋圆圆说道:“表面像,实际上,肯定不是一个好人。”

    我笑了笑,说:“那你还来。”

    宋圆圆说:“没地方去了。”

    我说:“好吧,既然你这么说,今晚我不做一点坏事,那可破坏了我在你心中不是好人的形象。”

    宋圆圆说:“你敢!”

    我说:“怎么不敢。”

    宋圆圆说:“那我走了。”

    我呵呵一笑。

    她当然是开玩笑的。

    我说道:“我睡沙发。”

    她说:“我睡沙发。”

    我说:“那岂不是慢待你了。”

    她说道:“谁知道你床上有多少女人睡过啊。”

    我说:“呵呵,好吧,那如果我床上有很多女人睡过,那我沙发上也有很多女人坐过啊。”

    她说道:“这不一样。”

    我说:“好吧,哪里不一样啊。”

    她说道:“你们男孩子啊,就这副样子了,特别是追求女孩子的时候,嘴上抹了蜜一样的。”

    我说道:“追求你的男孩子都这样吧。”

    她说:“是,结果不都是为了到床上去,然后就不珍惜了。”

    我说:“就像钓鱼,钓鱼之前一直喂鱼饵,钓到了鱼,才不管了。”

    宋圆圆说:“就是。”

    我笑着说:“我和他们不同,他们追求你,是为了和你到床上去,而我,沙发上,地板上都行的。”

    宋圆圆说:“你滚!”

    我笑笑,去洗澡了。

    出来了后,她指着衣柜里其中的一层,说:“这里有女人的衣服,你有女朋友。”

    里面有梁语文不知道是忘记还是什么的留下的衣服。

    我过去,把衣柜关上了:“你开我衣柜干什么。”

    宋圆圆说:“我想找穿的里面衣服。你有女朋友?”

    我说:“她离开了一段时间了。”

    宋圆圆说:“真痴情呀,人家和你分手了,你还留着人家的衣服。”

    我说:“不算分手,但也算分手。”

    宋圆圆说:“是你出轨?看你就是不是什么好男人!”

    我说:“不是的,因为她遇到了一些严重的事,不得不离开。”

    宋圆圆说:“车祸?hui rong?伤残?”

    我说:“好了,别问了,也许你追究到底的问题,对别人来说是痛苦的根源。”

    宋圆圆说道:“好吧,那你这些想要留多久,等着她回来吗。”

    我说:“或许吧。”

    她哦了一声,然后说:“帮我找可以穿的衣服。”

    我拿着一条短裤,一条恤,说:“以前有女孩子来我这里,我都是拿这两件给她们穿。”

    她大声道:“张河!”

    我说:“怎么。”

    她说道:“承认了吧,很多女孩子来你这里,你还说什么等你女朋友回来,骗子。”

    我说:“我也不算等我女朋友回来,因为她可能不会回来,而这些女孩子,我保证,她们只是来过夜而已,我并没有和她们有任何的事。”

    她问道:“有不少是监狱的女同事吧。”

    我说:“或许是吧。”

    她有些气的一把拿过我手中拿着的衣服,然后进去了洗澡。

    我躺在床上,玩着手机。

    一会儿后,宋圆圆洗澡出来了。

    她没有洗头。

    她坐在了沙发上,沙发上已经有了我给她放着的枕头和一张薄被。

    宋圆圆翻了翻,说道:“这些该不是很多女人都用过吧。”

    我说:“每次都放洗衣机里洗了。”

    宋圆圆骂我道:“你该死你,你就不会骗骗我。”

    我说:“你看我多老实,你还说我是坏人。如果我是坏人,我就说你是第一个来这里过夜的女孩。”

    宋圆圆说:“那你也骗不到我,我分明在房间里有感受到曾经有女孩子入住过的气息。”

    我说:“好吧,之前也有女孩子也这么说,还在枕头发现另一个女孩子的长发。”

    宋圆圆说:“滥情!”

    我说:“我靠,我什么都没做,我只是可爱的广大妇女的好朋友,我怎么就滥情了。”

    宋圆圆说:“用好朋友的名义接近女孩子,然后再骗到床上去,你说你坏不坏。”

    我说:“好吧,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你有本事别到我床上来。”

    宋圆圆盖上了被子:“睡觉,关灯。”

    我关灯了。

    黑兮兮一片,两人都在玩着手机。

    宋圆圆看了看我:“你玩什么游戏。”

    我说:“看看,新闻什么的。”

    宋圆圆说:“加我!”

    她说了号码。

    然后,她发过来了几个做鬼脸的表情tu pian。

    我回复了一个省略号。

    接着,她发过来了一张图,一张半身的女孩子的xing gan身体的图,胸半露,衣服半敞,短裤很短,腿很白,那上身的圆滚胸脯,十分的突出。

    然后她发了一个偷笑的tu pian。

    我发过去一个问号。

    宋圆圆发:“猜是谁。”

    我又发了一个问号。

    她发:是我呀。

    我发了一个哦字。

    然后宋圆圆从沙发上坐着骂我:“你会不会聊天啊!”

    我问道:“我怎么不会聊天呢?”

    宋圆圆说道:“女孩子发自拍,都是想要被夸的了。”

    我说:“难道不是勾引人?”

    宋圆圆说:“你就直接夸我很漂亮就行了,你发个哦字,发省略号,你不会打字?语文老师只教了你写符号?”

    我说道:“好吧。”

    我发过去了:你好漂亮啊。

    宋圆圆一看,就更生气了:“一点也不好玩!”

    我都不知道她生气什么。

    然后一会儿后,她躺下去,给我发来:xing gan不?

    我回复:“还不错啊。”

    宋圆圆发:有你以前的女朋友xing gan吗。

    我回复:不知道怎么说。

    宋圆圆继续问:是没有吗。

    我回复:你确定你不是在勾引我?

    宋圆圆回复:就是在勾引你。看看你这头狼什么时候露出尾巴。

    我回复:呵呵。

    宋圆圆回复:呵呵呵呵,最讨厌呵呵。

    我回复:好吧。

    宋圆圆回复了一个打头的表情。

    过了一会儿,我懒得打字了,便用手机看着体育消息,看看足球比赛的最新赛况。

    宋圆圆突然下了沙发,钻进了我被子里,然后从我身后,拿着了我的手机,说道:“你和谁聊呢,都不回复我。”

    我说:“我懒得打字了,看新闻呢。你爬我床上来干嘛。”

    宋圆圆说:“看你不理我。”

    我说:“好吧。”

    宋圆圆说:“这里好舒服,我不下去了。沙发好硬。”

    我说:“还好吧。”

    宋圆圆说:“那你去睡沙发。”

    我看看她,说:“为什么。”

    宋圆圆说:“你不是说沙发还好吗。”

    我说道:“那好吧。”

    我准备坐起来,她却又拉住了我的手,用我的手垫着了她的头,然后抱住了我,她的头埋进我胸口。

    好吧,要我抱着她睡吗。

    过了一会儿,疲倦感袭来,我晕晕沉沉要睡着,她推了推我:“你要睡着了啊?”

    我说:“别吵了我要睡了。”

    宋圆圆说道:“睡吧睡吧死猪。”

    然后她一转身过去,堵气似的。

    我还真的就能睡着了。

    以前没进监狱,每天被生活的压力烦恼烦死,睡觉都睡不好,而到了监狱里面,每天用脑过度,一旦晚上躺下,很快就能入眠。

    第二天,醒来,看看时间,是该去上班了。

    扭头看看,身边的宋圆圆,她正用着一直手掌,垫着着自己的脸蛋,圆圆的脸蛋挤出来,然后嘴巴嘟着,样子好可爱。

    我笑笑,情不自禁的在她的嘴唇上轻轻咬了一下,她厌恶的挥挥手,然后继续睡了。

    我拿着她手机,放在了她耳朵旁边,然后拿着我手机,给她手机打过去。

    一下子,铃声响起来,宋圆圆吓了一跳,然后醒来看了看手机,接着,拿着手机就要砸我:“你个坏蛋!”

    我说道:“起来了,该去上班了,不然迟到了。”

    宋圆圆说:“忘了调闹钟了。”

    她伸了伸懒腰,胸好挺啊,撑得我恤都满满的。

    我看着她的胸脯,她发现了,一下子挡住了:“你看什么se lang!”

    我说:“我看我衣服,它好像要被撑裂了。”

    宋圆圆跳起来:“去刷牙!上班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