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24章 保证以后不会乱来
    我走了几步,却听到眼镜dian hua响了。

    他喂了一声:“先生,你好。”

    是那富二代给他打dian hua。

    我马上悄悄跟上楼梯口去,听他讲dian hua。

    眼镜说张河说让你来看望林小慧,也许日久生情什么的。

    他收了富二代的钱,做了富二代的内线,这富二代头脑很厉害啊。

    等眼镜挂了dian hua后,我走上去,从眼镜身后拉住了眼镜。

    眼镜吓了一大跳,手上的打包盒差点摔落地上。

    看到是我,他拍了拍胸口:“吓死我了张先生。”

    我说道:“妈的你小子不厚道啊,一转身,就马上叫人家来泡我的妞。”

    眼镜说:“那不是你自己也同意了吗。”

    我说:“那你也不能直接当我面这么说吧!”

    眼镜说:“对不起,张先生,下次我不当面说。”

    我说:“得了,祝你好运,祝他们幸福。再见。”

    眼镜说:“张先生你胸襟宽广,我真是佩服,你也一定好运。”

    我说:“真会说话。”

    我手机响了,我还以为又是林小慧,一看,宋圆圆找我。

    我接了,问什么事。

    宋圆圆说她刚从监狱出来,想出来吃宵夜,想问我有没有空,一起吃宵夜。

    我说:“一起睡觉的时间都有啊。”

    宋圆圆问我在哪,我问她想去哪。

    她说想去上次那家烧烤摊,上次和她去吃东西,被林小慧抓奸的那烧烤摊。

    我让她开车过去,我自己打车过去,我也有些饿了。

    然后打车过去了。

    还是上次那张桌子,点了还是上次那样的吃的,我点了酒,她喝饮料。

    我问道:“你忙什么呢,到现在才出来找东西吃啊。”

    宋圆圆说道:“这几天,整理档案,我头好疼。”

    我问道:“什么档案。”

    宋圆圆说道:“很多。”

    我问道:“是不是犯人啊,还有监狱工作人员的档案?”

    宋圆圆说道:“不是,那些档案,个人的档案,都是狱政科的管着啊。”

    我说:“哦,对对对,我差点忘了。”

    那些个人档案,的确是谢丹阳她所在的侦察科管的。

    我吃着烤串,说道:“那是什么档案。”

    宋圆圆眼镜转了转,说道:“shi pinjian kong。”

    我说道:“shi pinjian kong?哪里的?”

    宋圆圆说:“整个监狱的。”

    我一听来了兴趣,那么说,监狱里无论哪个角落的jian kong的shi pin,档案都在侦察科那里有,那如果我想要看哪一段,就可以看哪一段了?

    例如,我最想要看的,就是监区发生的逃狱的那事件。

    我说道:“真的都有吗,例如监区的。”

    宋圆圆说:“有啊。所以我说要找你呢。”

    我想了想,说道:“可是那些shi pin,以那帮老奸巨猾的老家伙们,肯定剪掉了,我们肯定找不到。”

    宋圆圆说道:“确实是被剪掉了,发生那件事,是上月的月初,但是其中两天,就刚好发生逃狱事情的那两天,全监狱的jian kongshi pin都没有了。我整理的时候,故意问了一下我们科室的人,她们说因为那两天不知怎么的总控制的电脑的存储盘出了问题,那两天的jian kong就没了。”

    我一听,就拍了一下腿,说道:“靠,我就知道,这帮人会动手脚的。”

    宋圆圆说道:“可是我整理的时候,在电脑上,发现了一个lou dong。”

    我说道:“什么lou dong。”

    宋圆圆说:“不应该说是lou dong,而是,她们的疏忽。”

    我问:“你说啊你要急死我啊。”

    宋圆圆说道:“电脑上的这些监狱jian kongshi pin,都非常的重要,以前,搞这ruan jian的人,就弄成了不可删除,删除了也可以在系统盘的回收站一样的那地方里面调出来。我搜了一下,竟然从那文件里,调出来了那两天的jian kongshi pin!虽然有些jian kong的shi pin,被破坏了,但是还是有一些,可以看到的。”

    我说道:“那真是太好了!你发现了什么。”

    宋圆圆说道:“真的看到了,监区女犯们逃跑的录像,就不知道是在怎么情况下,不少女犯涌入了那个监室里,然后,从那个监室里逃狱,又被堵着很多人,然后和狱警打架,没跑的都被堵了回来,跑了的,就不知道怎么样了。”

    听得我心里都激动,如果这段shi pin可以拷贝下来,那是多么厉害的一段证据。

    我问道:“你拷贝了吗,复制来了吗。”

    宋圆圆说道:“没有办法复制。”

    我说道:“靠,你既然能调出这文件,直接插个盘进去不就行了。”

    宋圆圆说道:“电脑主机为了防止外人动,是缩在了一个像保险柜里面的柜子里,我只能调出来看,却不能复制啊。”

    我想了想说道:“那能不能拿手机进去拍啊。”

    宋圆圆说:“怎么拿手机进去?在监狱门口就被查被扣着了。”

    我想了想,还是我拿着我的she xiang手表进去才行,不过,我要怎么进去那侦察科里面的jian kong室拍呢?

    我说道:“我有办法拍到,你能带我进去吗?”

    宋圆圆说:“能吧,可是很难啊。”

    我说道:“好吧,那我给你一个拍照she xiang的手表,你能帮我拍到这段shi pin吗。”

    宋圆圆说道:“我不知道能不能。”

    不过我这么让宋圆圆帮我办事,如果宋圆圆出事了的话,被发现了,她肯定要被开除了。

    但如果让她带着我过去,我自己只要能偷偷溜进去,哪怕被抓了,我就说我走错路了,也没人说我什么吧,主要是我心理素质过硬,就是被拷问我也不会说我是来tou pai这个什么的,但是宋圆圆如果被发现,那她肯定过不了被拷问的那一关。

    我说道:“你还是带着我进去吧。”

    我跟宋圆圆说出了我的担心。

    宋圆圆说:“带着你进去,也不是不可能,可是还是很危险。”

    我说道:“放心吧,危险我来扛,你能带着我进去吗?”

    宋圆圆说:“你先到行政办公楼,然后你过来我们这边,我会画图告诉你我们侦察科的那档案室在哪里,然后我把电脑调好了,画面都定格了后,我离开,你马上进去,播放shi pin,拍下来,然后你马上离开。”

    我说道:“很好!就该这么做!如果能拍到就太好了。”

    宋圆圆说:“说起来很容易,可是我担心会很难。因为档案室经常有人值班,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机会,就是有机会,也担心经常有人来人往的,会有人发现你。”

    我说道:“不怕的,我就说走错路了,闯进来这里了。”

    宋圆圆说:“那不会有人信你的。”

    我说:“不信就不信呗,反正我一口咬定是这样,抓到了我我就一口咬定我的确是走错路了,我戴的手表,我会想办法销毁证据。”

    宋圆圆说:“怎么销毁。”

    我说:“不知道,真遇到了再说吧。”

    宋圆圆说:“我怕你被抓了,开除呢。还是别这么做了吧。”

    我说道:“宋圆圆,你知道监区的领导,还有监狱一些领导,隐瞒着女犯们逃了的消息吗,她们是在违法乱纪,我抓到她们的证据,上报给有关部门,消灭了这帮不法之徒,这对监狱来说也是好事啊!”

    宋圆圆说:“对你来说,有这么重要吗。”

    我说:“实话说,很重要。首先,是想要清除掉不法之徒,其次呢,她们和我有仇,一直以来,都在互相斗法,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反正,都想着要灭掉对方,清除出监狱,甚至从上消灭对方,如果能抓到这次机会,我能除掉她们,我以后就不会那么担忧了。”

    宋圆圆说:“是非要这么做不可吗。”

    我说:“嗯,对,非做不可了。希望你理解。”

    宋圆圆说:“那好吧,但我真的很担心你会出事。”

    我说:“放心了不会的。”

    正说着间,突然,大颗大颗的雨滴落下,有人喊道老板下雨了。

    老板急忙让我们进去里面去坐,不要坐在露天的地方。

    我们急忙进去了里面坐。

    顷刻间,暴雨如瀑而下,外面迷茫一片,好多人拿着手机拍照,拍小shi pin发朋友圈。

    都看不到外面五六米远的地方了。

    街道上好多车子,都停着路边,开着双闪灯,不动了。

    宋圆圆说道:“怎么这样子呀。”

    我说:“雨季,那不是这样子哦。”

    直到我喝完了几瓶啤酒,雨才慢慢的小了,不过,水漫大街了。

    都到了一大半车轮胎处。

    路上行人拿着雨伞,卷起裤脚在雨中走着回家。

    我们买单了后,也要回去了,毕竟都快十二点了。

    上了车后,宋圆圆开车,往右转,一片汪洋,在十字路口,是一片汪洋,这边地势比较低一点,只能掉头回去,往后面开过去,然后宋圆圆又想从另外那边开着过去,可是,她住的地方,要穿过这几条街道,不行了,因为这一片地势低洼,水淹没了街道,甚至一些铺面,好多车子都被淹了,那些司机无助的打着dian hua,在水中泡着。

    而那些涵洞就更加了,直接淹没了。

    宋圆圆说:“我回不去了。”

    我说道:“好吧,你往那边开吧,上桥。”

    宋圆圆说:“回去监狱吗。”

    我说道:“去监狱也行,去我那里也可以。”

    上桥了之后,过去下桥,就是沙镇了,离后街和监狱都很近,因为不是市中心,而且临近港口和郊外还有河道,排水系统就是不先进,那些积水也容易排走,不像这边,水都没地方排了。

    宋圆圆开上了桥,下桥了之后,她说道:“去你那里睡吧,通向监狱的那条几公里的路,估计也被淹了。”

    我记得之前那围墙倒塌,那排房子倒塌,也的确是因为水淹了监狱附近的农田和河道,还有马路,所以才倒了的。

    我说道:“好吧,不嫌弃的话,去我那里吧。”

    宋圆圆说:“你可不许乱来!”

    我说:“我向老天爷保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