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23章 希望以后不要后悔
    下班后,我又去看望林小慧。

    林小慧见到我,就问我,上次我去了,她忙着招呼朋友们,问我我有没有生气了。

    我说当然不会。

    和她又聊了几句,她又有朋友来了,还是几个多年未见的小学同学。

    没办法,这就是,所谓的,富在深山有远亲,穷居闹市无人问。

    出来后,我和眼镜说着话。

    我问眼镜,最近那个人才还来看望林小慧吗。

    眼镜问我哪个人才。

    我说追求林小慧的那个厉害的富二代。

    眼镜说,林总让他暂时不要来了。

    不过我来了貌似也对林小慧起不到什么恢复的多大作用。

    眼镜说:“他也是一片好心了,林总这么做,挺不好的,因为林总想让你来照顾大xiao jie是不可能的,你都那么忙,你也不把大xiao jie太放在心上。”

    这家伙又开始说富二代那家伙的好话。

    我问眼镜:“你他妈的是不是又收了人家的红包了。”

    眼镜推了推眼镜,说:“收了一点了。”

    我说:“你这个吃里爬外的狗东西,小心我整死你。”

    眼镜对我笑着:“你不会。”

    我说:“你看看会不会。”

    眼镜说:“你是好人。”

    我说:“好你大爷。”

    眼镜说:“我大爷也是好人。”

    我说:“靠,好人你妹。”

    眼镜说:“我mei mei也是好人。”

    和这家伙无法沟通。

    林小慧的那些小学同学走了,可是她店里的员工又来看她了,又来了这一批。

    行了,我可没那么多耐性。

    我走了得了,因为饿了。

    我心血来潮,想过去文涛所在的那病房看看,他是否还在。

    因为贺芷灵和我说,刚出院就被撞断狗腿的文涛,又回来住院了。

    我偷偷的上去了楼上,然后看过去。

    楼道静悄悄,看到那文涛的病房门口,走廊上,站了两个人。

    那是保镖打扮一样的人。

    真的是保镖啊。

    那应该文涛还在那病房里面了。

    我挠着头,我过不去了。

    我又想到了那扫地的那个大叔,然后,我去找那个扫地的大叔。

    在保洁处,我见到了那个大叔,走进去保洁处,我张手就微笑打招呼:“叔,我来看你了。”

    那大叔一看是我,也呵呵站了起来,说:“出去说出去说。”

    对他来说,看到我,就像看到了财神爷。

    出来了外面后,大叔问我什么事。

    我说道:“还是像上次一样的事。”

    大叔说道:“你想穿我那扫地的衣服进去那里看你朋友啊?你不是已经出国了吗。”

    我说道:“没呢,因为体检的时候发现我身体有问题,不能上飞机,我要治疗一段时间才能出去了。”

    大叔说道:“那这次你又来看望你朋友啊。你真是好啊,你朋友怎么不谅解你呢,那么好的人啊。”

    我说道:“呵呵,谢谢大叔夸奖了,没办法啊。听说他还没出院,就又住院了。”

    大叔叹气道:“你这朋友也是背时,才出去,就被摩托车撞了,脚这里,都断了,刚做了手术,太惨了,全断了,左脚,这地方。还听说那开摩托车的跑了,人都找不到。”

    靠,听起来我都疼。

    怎么没把他撞死。

    大叔说道:“你好好去看看他吧,太惨了这娃。”

    我说:“好的,谢谢大叔。”

    大叔说道:“那我现在借给你?”

    他眼睛里,期待着利益,我给他的利益,金钱。

    我想了想,说道:“等一会儿吧,你准备好衣服和该用的东西,我晚点过来。不过,保洁员晚上去扫地,会不会别人起疑心。”

    大叔说道:“不会的,这你放心,我们医院啊,都是一天扫很多次地的,我们医院啊,很干净。”

    我点了点头。

    然后先和他道别了,然后我去外面,打车过去,到了卖特殊器材的那些地方,轻车熟路。

    以前就买过了,关于qie ting器。

    买了后,我又马上打车回来了。

    然后找了那保洁员大叔,要了他的衣服和拖把桶什么的,给了他钱,他找了一个地方让我穿上了保洁员的衣服,戴上口罩,帽子,严严实实的,然后我上去了文涛所住院的那楼层。

    门口两个的确是保镖,看那穿着和滴溜溜的眼珠子,写着警惕。

    不过,对于我这个保洁员,他们并不会警惕,我走过去了后,先是在别的有人住院的病房清洁过去。

    然后到了文涛所在的病房的门口,两个保镖看了看我,然后点了烟,继续聊着天,没在意我。

    我进去了,进去了后,见病床上躺着的人,的确是文涛,他在睡觉。

    手上还包扎,脚上也包扎着了。

    断腿了后,直接割开做了手术,腿里面是夹着钢板的,好吧,听着都疼吧。

    手术麻醉了过后,是非常的疼的。

    这家伙脸色苍白,沉沉睡着。

    我把桶轻轻放下,看看外面,然后蹲下来,假装用抹布擦拭着桌椅,我在看哪个地方可以装qie ting器。

    床底下,有个靠墙的地方,病床和墙体贴着,很隐蔽,很好,不错。

    就那个位置了,qie ting器有强磁,可以贴在了床底,有电池,可以两个月不用充电。

    我准备拿出qie ting器。

    qie ting器说起来也不是什么很高科技的东西,里面就是有张dian hua卡,就像打dian hua一样的,这边qie ting器开着,录音,然后发送到手机ruan jian上,在手机上装上ruan jian连接上dian hua卡,就可以录音着听了。

    突然,后面的门开了,我急忙把qie ting器放回衣服口袋里,然后假装继续擦拭桌子。

    妈的,吓死老子啊。

    我的心脏砰砰砰的直跳。

    进来的是两个保镖,他们两个看了看我,其中一个走了过来,蹲了下来,在我耳边说道:“别弄出动静,病人刚睡着!别影响他休息,让他醒了,不然让你好受。”

    我点了点头,然后他站起来,出去了。

    还好,只是吓唬吓唬我而已。

    他们出去后,我继续假装清理卫生,等看看外面没动静了,我飞快的钻进床底,拿出qie ting器,装好了。

    然后,我搞定了,出来。

    出来门口的时候,两个保镖不知道从哪里找了两个凳子坐着,玩着手机。

    我准备离开的时候,我手机响了。

    因为铃声,很大,很年轻,他们瞬间就注意到了我。

    其中一个看了看我,说道:“你是我的小苹果。扫地的还用这么个铃声。”

    其中一个笑了。

    我没有拿出手机,把手放进口袋里,挂了手机来电,离开了。

    终于下楼了,我松了口气,可是,手机又大喊大叫起来。

    我掏出了手机,看看,是林小慧打来的。

    我接了。

    林小慧问我离开了吗。

    我说没有。林小慧说她的员工们刚走,她试探的问我回去和她聊聊吗。

    我说好吧。

    然后我去脱下衣服,还给了那大叔。

    接着我调试了一下qie ting器,ruan jian提示成功连上了qie ting器,不过,很静,因为里面没人说话,自然是听不到什么。

    但是qie ting器ruan jian很好的一点就是自动会提示有声音的那时,到时候录音了后,直接点选出来听就行了,科技在进步啊。

    比以前我装在康云家里的那些都强多了。

    那时候还要一段一段的看,看的都快近视了,才发现一些有用的东西。

    我上去了林小慧那里。

    林小慧对我说不好意思。

    她的床头堆满了鲜花,吃的,补品,礼品。

    我说道:“老板娘,光是员工来送你的花,都够你开花店了。还不包括追求你的那些各种二代们。”

    林小慧笑着说:“什么是二代们。”

    我说:“就是很二的二代们。话说,你又开新店了啊。”

    林小慧说道:“嗯,开了。”

    我问:“在哪。”

    林小慧说:“市中心。步行街旁边,四川街。”

    我说:“厉害,生意越做越大了。”

    林小慧都发展到了市中心了。

    不过,她那什么甜品奶茶店的,天敌没多少强悍的,也瞧不起那些小生意。

    不过看起来是虽但论挣钱能力,还是非常厉害的。

    林小慧说道:“谢谢你这几天经常来看我。”

    我说:“呵呵,我们是朋友,有困难,是应该互相帮忙的。”

    林小慧说道:“是吗,我们是朋友。”

    我点了点头。

    林小慧也嗯了一声,然后怅然若失。

    两人又聊了几句,我就说有事要离开了。

    出来,看到眼镜提着打包好的吃的上楼来,是打包来给林小慧的。

    我拦着他,问道:“你在干嘛呢。”

    眼镜说道:“这些事以前在的时候,都是他在做,他不来了,我来做了。”

    我说道:“好吧,看来你很想念他。”

    就是那个牛的富二代。

    我说道:“你可以让林总把他继续叫来,或者你也可以让他来,不要紧的。”

    眼镜说道:“关键还是要看大xiao jie。”

    我说:“让他来吧,也许照顾着照顾着,就日久生情了也未必。”

    眼镜问我道:“大xiao jie跟了他,你心里不难受吗。你这么说话。”

    我轻轻摇摇头,说:“我不爱她。”

    眼镜说:“大xiao jie除了脾气厉害,人很好。你以后不要后悔了。”

    我说:“希望我会后悔吧,你好好照顾她,拜。”

    我拍拍他肩膀,离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