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21章 恶人自有老天磨
    我对强子说道:“我还有另外一个请求。让你帮忙。”

    强子问:“什么事?你尽管说就是了,你这么客气,我都不好意思了。”

    我告诉了强子一个事,让他帮忙,并且,保持秘密,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回到监狱继续上班。

    原本,曾经我进来了监狱上班之后,感觉监狱是那么的死气沉沉,令人压抑,可现在我很多时候进来这里面,却觉得这里面更是让我感到舒服,因为在监狱里,远没有我出去外面那么的危险,这里让我竟然感觉到仿佛是一片乐土。

    在这里,比外面安全太多了。

    我在看着上月的出勤率,给我们监区的员工们ban li那出勤奖励。

    当然是没有我的份的,因为我迟到是最多的。

    看到羊诗每个月都是全勤,但是在上月月底的两天,没有了出勤。

    就是前天和昨天。

    怎么搞的,全勤其实不难,特别像羊诗那种总是喜欢待在监狱里人,拿全勤奖励,最好拿了。

    我搞完了这出勤奖励的申请工作后,叫来了沈月,然后让她把这表格交上去,我问沈月羊诗这几天怎么没来上班,请假都不请了。

    沈月说道:“她,她被开除了。你没知道吗?”

    我愣了一下,说道:“被开除了!上次被开除,刚刚弄了钱去给了监狱长,怎么又被开除了!”

    沈月说道:“这,这个,我以为魏璐来和你说了。”

    我说:“谁说啊,没人和我说啊,难道没通知先下来?还是跟上次一样,直接说开除就开除!”

    沈月说道:“她,她上班时管的监室,出了事。”

    我问:“怎么回事,你们还不跟我说啊。”

    沈月说:“我们也想压着下来,但是这事情,不知怎么的就被监狱领导知道了。”

    我说:“说,说详细点。”

    沈月说:“你还是自己去问徐男监区长吧,她才明白得仔细。”

    我马上过去了徐男办公室,问徐男羊诗这怎么回事啊。

    徐男告诉我,羊诗那天上班,在她所看管的监室,女囚发生了斗殴,其中一人被打得头破血流,鼻子都被打爆了,现在还在医院躺着,想自己监区压着这件事的,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被上面的领导知道了,领导派人下来查清楚了,所以,羊诗直接被开除了。

    我问,哪个领导。

    徐男说:“监狱长。”

    我骂道:“草他妈的刚收了五万块钱,把羊诗赦免了,现在又开除了,她到底是几个意思!”

    徐男说:“玩人的意思。”

    我说道:“玩我们。之前就想着要开除羊诗,现在还是开除了。”

    徐男说道:“她得罪过人。”

    我说:“她打过康云,我就知道康云不会善罢甘休,还放蛇咬她。这次,肯定还是康云搞鬼。”

    徐男说道:“那个煽动打架的犯人,是从监区过来的。”

    我说道:“就说吧!妈的整死她。”

    徐男说道:“先去看看羊诗吧,她还在宿舍,我一直没去,早想和你说,可没想到我也搞不定这事了。”

    得罪了康云,便是如此,康云一直都想搞定我,但很难搞定,至于羊诗这样的小喽啰,就容易搞定很多了。

    没办法,康云知道我有后台,而羊诗是没有的,康云貌似心胸宽广,实际上,呵呵,不太想说了。

    我只能再去求贺芷灵才可以。

    徐男原本已经和羊诗说,她会帮她的,会帮她努力搞定,但是很明显,徐男搞不定。

    我去看望了羊诗。

    魏璐和她在一起,两人同一个宿舍的。

    我进去了她们的宿舍。

    羊诗抿着嘴,红着眼,看起来,是刚哭过。

    被开除,不是一件小事。

    看到我,羊诗脸上明显的露出欣喜的神色。

    我进去了她们宿舍后,坐下来,然后问魏璐道:“今天你没上班?”

    魏璐说:“我请假陪她。”

    我说道:“好吧。”

    魏璐问我:“指导员,羊诗就这么被开除了吗。”

    我说:“我再想办法,别那么担心。”

    魏璐问道:“已经通知了两天了,还行吗。徐男都找了监狱长两回了。”

    我说道:“我看看吧,但是我不能保证说一定能搞定,抱歉羊诗。”

    羊诗耷拉了下去头。

    魏璐说道:“打架哪个监区都有,要处罚那么重吗!”

    我说道:“我可听说,伤了的几个女囚,有点重,而且我们试图隐瞒,但被知道了。主要是有些人针对羊诗。”

    魏璐说道:“康云几个咯,谁不知道呢。”

    我说道:“对,她本身没什么那么厉害的权利,可是监狱长有权利。最主要是羊诗的确是在工作时她管的监室出了问题,有把柄在人家的手上。唉,如果不是那样,她们想把羊诗开除,哪会那么容易呢。”

    魏璐说道:“那怎么办呢指导员。”

    我说道:“上次是通知下来而已,而且也只是口头在会议上公布,现在是在全监狱通告,可能,真的挽回不了。羊诗,我会努力。”

    羊诗说:“指导员,谢谢你,但如果还要钱,就算了吧。她们还会想办法对付我的。”

    魏璐紧紧握着羊诗的手:“那你就不想在这里待下去了,你出去了能做什么。”

    羊诗说:“我有手有脚,你怕什么呢。我心里虽然难受,可是我不相信离开了这里就活不下去了,也许过得更好。”

    我说道:“还没到那一步,先别那么想吧,我先去找找关系,看看怎么样。监狱要你什么时候走。”

    魏璐说:“要她昨天走,可是我们去争取了一下,说有些事没处理完,东西也要时间收拾,所以宽限两天,明天就必须走了。”

    我说道:“好吧,那我再去努力一下吧。”

    我离开了她们宿舍,她们对我的期待都很大。

    可是,真的很难挽回了。

    因为羊诗的确是犯了错的。

    我找了贺芷灵,她却没来上班。

    晚上我没有出去,和羊诗,魏璐等人,一起在监狱饭店里吃饭。

    羊诗和魏璐心情都不好,所以喝了有点多,回去宿舍的路上,羊诗和魏璐还大声的唱着歌回去。

    结果刚好撞见总监区长迎面走过来,当即发飙:“喊什么喊啊!知不知道规矩了!”

    羊诗走过去,当着总监区长的面,骂道:“知道你吗的规矩了!”

    总监区长脸色都青了。

    魏璐急忙过去把她拉回来了,连连对总监区长说对不起,总监区长盯着我们:“注意点!”

    魏璐和我拉着羊诗回到了宿舍,羊诗直接去吐了,然后魏璐照顾她,而我则是回到了宿舍睡觉。

    次日,上着班。

    我处理完了工作的事,打开办公室的门,想要去找贺芷灵。

    门前却找了一个人,直直的站着,吓了我一大跳,后退一步,定睛一看,竟然是贺芷灵。

    我说道:“你走路没声音的,你要吓死我啊!”

    贺芷灵走进了我办公室。

    看她神色,似乎有着什么不高兴的事。

    我说道:“好吧,我正想去找你,你可先找我了,有什么事呢。”

    贺芷灵说道:“你一定要把人弄死才舒服。”

    我说:“什么意思。”

    贺芷灵说:“文涛刚出院,就被车撞了,左脚断了!”

    我哈哈一声,说道:“然后呢。”

    文涛刚出院,出来医院门口,就在家人陪同下,要上车的时候,被一辆摩托车精准的撞飞,然后摩托车飞速逃离,无牌,司机戴着头盔,找不到肇事者,文涛左脚断了,又回去了医院里面。

    我说:“恶人自有老天磨。你该不是怀疑我吧。”

    贺芷灵说道:“不是你?”

    我说:“抱歉,姐姐,不是我。我倒希望是我干的!”

    贺芷灵盯着我。

    我说:“如果你要怀疑我,也可以,麻烦你找出证据好嘛!”

    贺芷灵说道:“别让人查出是你做的。”

    我说:“你这是威胁我呢,还是关心我呢。”

    贺芷灵说道:“你知道。”

    我说:“好吧,就当你是关心我的吧。”

    她看看我,没再说什么,就要离开。

    我说道:“表姐,我有个事希望你能帮忙一下。”

    她说:“你本事都已经通天了,还需要我帮忙吗。”

    我说:“通天就没有,通地狱就有。”

    我告诉了她,让她帮帮忙,把羊诗的被开除的这事,给搞定一下。

    贺芷灵说道:“无能为力。”

    我问:“为什么。”

    贺芷灵说道:“因为我刚也让监狱长把监区的一个狱警开除了,那个狱警是康云的嫡系,情况也和你们监区这女囚差不多,也是因为看管不力,监室门没锁好,女囚串门打架,她们还没伤到住院,我已经叫开除了。”

    我说道:“真没办法了?”

    贺芷灵说道:“没有办法。”

    我说:“用钱搞定监狱长可以吗。”

    贺芷灵说:“监区康云也这么做,搞不了,我们互相监督盯着,这公告都发出去了,管理局都同意了。”

    我说:“上次管理局也同意了啊,还是收回去了。”

    贺芷灵说:“上次只是违反规章制度,这次是真出事。帮得了我会帮。”

    我无奈的说道:“好吧。谢谢。”

    贺芷灵走了。

    我点了一支烟,叹气,羊诗实在是留不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