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20章 栽赃嫁祸于文涛
    我想让人整死文涛。

    文涛打了dian hua,跟那边的人说用两百万,买我的命和我身边超级保镖的命。

    似乎已经谈妥了。

    然后文涛爆出来一句:“林斌,这钱我肯定是会给你的,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了,你们公司在嘉和那里的项目,你懂的。”

    林斌?

    果然是林斌。

    这家伙果然是和林斌合作了,而金项链,明显就是林斌的人。

    文涛挂了dian hua,然后和金项链说道:“你们老板同意了。我就不信了,你们公司那么多人,没有出几个人才。”

    金项链说道:“只要有钱,可能老板会同意,浩哥,这道上的规矩,你也懂的。”

    文涛说:“草,就怕我给了你们钱,你们都搞不定!”

    金项链说道:“浩哥你放心吧,只要老板上心,就不可能办不好了。”

    文涛说:“希望是这样子了!”

    金项链问道:“浩哥,什么时候可以出院?”

    文涛说:“明天下午再做一次检查,就可以回家去休养了。”

    金项链问:“那是具体什么时间,我们兄弟来接你。”

    文涛说道:“六点吧,我家人来接我,你们就不用来了。省得我麻烦。”

    金项链说:“我们没别的意思,就是想给浩哥庆祝一下。请浩哥吃个饭。”

    文涛说:“有什么好庆祝的!你们帮我干掉了张河,就是最好的庆祝了。”

    好吧,你们口口声声想干掉我,那我也干掉你们。

    我拖完了地板,赶紧的出来,然后把衣服还回给了大叔,接着打了个dian hua给强子,叫他赶紧带着七八个人过来,我要抓一个人进麻袋里,搞点事。

    一个计划在我心中产生了。

    强子说好,马上过来。

    我在走廊这里,盯着病房,希望金项链慢点出来,我要抓了这厮。

    二十分钟后,强子说已经过来了,就在医院门口停着车。

    我说道:“行,就在外面等着吧,我要等的人还没出来。”

    强子说道:“我们带了电棍,还有mi yao,直接放手帕上,捂着人的鼻子嘴巴让人晕了那种,可以用哪种?或者是用暴力把他给抓了。”

    我说:“电棍,让他暂时没力气就好了,记着,你们几个不要让他认出来。”

    强子说好。

    这金项链和文涛聊真久,又等了差不多半小时。

    我的手机响了。

    是林小慧的。

    林小慧问我回去了吗。

    我说道:“是的我回去了。”

    林小慧说:“对不起哦,我刚才一些朋友来了李琪琪也来了。所以就和他们聊,没有照顾到你。”

    我说道:“没事,你好好休息吧,我改天过来。”

    我挂断了dian hua。

    又等了一会儿。

    终于出来了。

    金项链终于出来了。

    他走路十分的嚣张,大摇大摆的走进了电梯。

    我则是从楼梯跑了下去,然后到了下面找个地方躲起来等。

    一会儿后,一楼的电梯开了,金项链走出来,然后走出去,走向停车场。

    强子已经安排了人在那里。

    到了停车场,金项链掏出车钥匙,按了kai suo键,他走向自己的车子。

    这时候,有个人走过去,手上拿着烟,对金项链喊道:“哥们,有没有打火机,借个火。”

    金项链看了看借打火机的那人,然后站住,掏出了打火机。

    当他拿着打火机给了面前那人。

    背后一人偷偷上去,掏出电棍,冷不防直接从后面电上去。

    金项链一声没哼,直接倒在地上。

    然后,两人赶紧用绳子绑了他的手,用黑布遮住了他的眼睛,然后塞进了金项链的车后座。

    接着,有两个人跟着上了车。

    按住了金项链。

    车子关了门,然后开出来。

    我则是上了强子的车。

    强子开着车,问道:“现在我们要把他拉去江边了,然后呢。”

    我说道:“等会儿,你就照着我的话去说,去做。”

    前面的是金项链的那车子,是强子的人开着,去江边。

    我们在后面跟着,我跟强子说着等会儿怎么做,怎么说。

    到了江边。

    无人的江边。

    这个点,在靠近主干道的桥头这一边,还有一些人行走,吹江风。

    不过在远一点的江边,就没人了。

    车子到了没人的那一段,停下,然后我们也跟着停下。

    他们把金项链押下了车,金项链两腿还在发软。

    他们几人扶着金项链。

    金项链双手被反绑,眼睛被黑布蒙着,推到了江边。

    然后,强子走了下去,对蒙着眼睛的金项链说道:“哥们,对不住了,不是我们想要你的命,你变成了鬼,记住别找哥几个!”

    金项链听着江边的轻微波浪声和风声,问道:“这里是哪里!是河边?”

    强子说道:“江边。”

    金项链问:“你们想做什么!”

    强子说道:“推你下去。淹死。”

    金项链问道:“为什么这么对我,你们是什么人!”

    强子说道:“浩哥让你来帮他办事,你却办不好,还让他被人割了手,你们这帮废物,肯定和张河是一起的!串通了害浩哥!浩哥全都知道了。”

    我就是要挑拨离间,挑起文涛和金项链的矛盾!

    金项链说道:“我没有串通张河害浩哥,浩哥误会我了!”

    金项链说道:“这位大哥,你给我跟浩哥说说话。”

    强子说道:“他不在这!”

    金项链说:“你帮我打个dian hua,我和他说清楚,我真的没有干!”

    强子说道:“你没有干,那我问你,为什么每次都抓不到张河,为什么每次都有人来帮他。特别是上次,浩哥被人砍断手指的,明明已经抓到了张河,只有他一个人,如果你们不通知别人来,怎么会有一个帮手来!”

    金项链喊冤道:“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啊!”

    强子说道:“你明明知道,你还装!我草。”

    强子直接踢了金项链一脚,金项链喊:“我没有!我真不知道!”

    强子说道:“他就一个人,能打你们这么多人?你们装的吧,还一人才被踢一下,就捂着肚子喊疼,你们也装得太武侠电视剧了!而你只被他拍了一下,就晕了,你以为演电视!演的太像了!”

    金项链说:“我真的没有演!我兄弟们也真的是被踢倒了,那个人武功很高!”

    强子说:“高你妈!你还说你没有串通张河来骗我们浩哥的钱,来搞我们浩哥。不然的话,为什么不割了你们的手,只是割了浩哥的手,这不是串通好的,又是什么!”

    金项链说道:“我们真的不知道!”

    强子说道:“刚才我们浩哥和你聊的时候,一说加钱,你就开始开心,心里一定想,又骗到一笔钱了,你们拿了浩哥那么多钱,办成了什么事?张河毫发未损!这不是和他串通好是什么,不废话了,你死了也不要找我们,找的话,找你的冤家去吧,把他丢江里去!”

    金项链急忙喊着求放过,然后跟我一样喊出一句话:“放了我可以吗我给你们钱!”

    强子问道:“多少钱!”

    金项链说:“五十万!我有五十万!”

    强子说道:“在哪!”

    金项链说:“我口袋里有卡,银行卡,卡里有五十万。”

    强子抽了他的卡出来,然后看了看,说道:“什么密码!”

    金项链说道:“三个九三个五。”

    强子问道:“如果是骗我们的,你就死!”

    金项链说道:“绝对没有骗你们!”

    强子阴冷笑笑,说道:“你被骗了,好了,推他下去!”

    金项链绝望的喊道:“求你们了!不要杀我!”

    强子让人推着他往前走。

    金项链喊道:“文涛这狗币,我就是死了他也活不了!文涛你吗的,你会有报应,我们老板会给我报仇的!”

    强子说道:“他不会知道是谁做的了。用力推!”

    金项链脚步死死的抵着,不移动。

    这时候,我让旁边的人喊话了:“喂,你们干什么!”

    强子等人住手了,看上来。

    旁边的手下喊道:“你们干什么要sha ren吗!”

    强子喊道:“草泥马的别多管闲事!给老子滚!”

    那人喊道:“我报警了!”

    强子说道:“去抓住他!”

    那人喊道:“来人啊,有人sha ren了,快过来啊,快过来啊!”

    强子说道:“妈的!抓住他!”

    然后另一个手下喊道:“老大!有几个人过来了,好像有巡逻的电动警车!大哥快跑,真的是!”

    强子说:“先把他推下去!”

    一个手下拉着强子:“大哥,那家伙用手机拍下了我们!”

    强子骂道:“草他妈的先把他抓了!上!”

    一伙人先冲上去假装要抓人。

    然后有人先上车发动车子:“大哥快跑!好像真的有人往这边来了!”

    强子喊道:“撞死那个家伙!”

    接着我们都上了车,然后开车走了,看到的是金项链那家伙急忙的趴在地上,然后头部脸部蹭掉了眼睛上绑着的黑布,接着,摇摇晃晃几下,看清楚了地方后,马上夺路狂奔而逃。

    而金项链的车,还在那里。

    一切都是个圈套。

    我们也开车走了。

    强子问我道:“这么挑拨,栽赃,他会相信吗。”

    我说道:“不知道,可能会信,可能不会。最好信了,然后去找了文涛报仇,弄死文涛。不过我估计不太可能。”

    强子说:“那这个卡,怎么办。”

    我说:“你还想去拿了那五十万啊。”

    强子说道:“怕什么!”

    我说:“这是抢劫啊哥们。”

    强子说:“他的钱也是来路不明,干打家劫舍伤人放火弄来的,大不了蒙着个头套就去取了。”

    我说:“还是别要了,否则他报警了,抓了你们,可不是闹着玩,是抢劫,五十万,会把牢底坐穿的。”

    我也怕我自己被惹祸上身了。

    强子把卡丢出去了车窗外:“好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