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19章 这仇不能不报
    眼镜过来了后,林总对眼镜说道:“去给张河转账二十万。”

    然后他对我说:“这是略表我的一点心意,辛苦你了。”

    我急忙推辞:“林总,我不能要。”

    林总说道:“这是我该给你的,你也应该收下,毕竟你付出了。”

    我说道:“林总,她是我好朋友,如果要钱的话,我们算朋友吗。再说了,我打算和她做一辈子好朋友,相信林小慧她也这么想,那如果是很好的朋友,我来医院看望她,要辛苦费吗?”

    林总看着我。

    我说道:“我会来看小慧的,再见林总。”

    我挥挥手,走了。

    龙王的饭店和同时当天开业了,改了名字,和装修风格,饭店是照着在西城那边的饭店来搞的,一模一样的。

    开业当天,就生意火爆了。

    不过,龙王是让强子露脸去开业的,我们则是以嘉宾的身份,来饭店包厢喝酒庆祝,没多少人知道,真正的老板是西城帮龙王。

    坐在包厢里,大家喝着酒,庆祝着。

    外面生意红火,包括,因为开业三天免费包厢费,这三天包厢全部被预定满了。

    我们也没喝多少酒,龙王说还有事要处理,便回去了。

    而我,也要去看林小慧,也没喝多少酒。

    送走了开心的龙王,和笑得合不拢嘴的阿强道别,我便去了医院。

    照顾林小慧的是两名护士,是医院的护士,也是用钱请的。

    林小慧没有告诉她太多的朋友。

    不过有些朋友还是知道,所以都来看望她。

    我也只是在病床前和她说了没几句话,就又有朋友来看她了,男男女女的都有。

    那我只好出来外面,等待他们走了,再进去和林小慧聊天。

    不过,好在她气色看起来比之前好了很多。

    因为也担心太多人来,进去影响到了她的休息。

    林小慧也心情好了许多。

    我在走廊上,看着外面大门口处车辆进出,基本豪车居多了。

    我抽着烟,当听到走廊又有人走过来时,我看过去,妈的。

    远远的就是熟悉的人影了,李琪琪和她男朋友,哦不对,是她老公。

    他们两没看到我,两人提着水果什么的,互相聊着,我赶紧的扭头从这边走廊走到角落楼梯。

    然后偷偷的躲在墙后,往那边看。

    他们没看到我,进去了林小慧的病房。

    这边的楼梯旁,是电梯,当电梯门开了,有人走出来,我看进去电梯里,看到的是,金项链!

    是的,是金项链,他低头玩着手机,电梯门关了,然后上去了四楼。

    金项链在这里?

    莫非,文涛那厮就是在这里?难道,贺芷灵也是在这里照顾文涛?就像我在这里照顾林小慧这样的!

    我急忙的通过楼梯跑上去四楼。

    在四楼上过道,我躲着,偷偷看着电梯门开了。

    金项链那厮走出了电梯,然后低着头,玩着手机,走向了走廊。

    我偷偷盯着。

    他敲敲门,然后走进去了一个病房。

    我赶紧轻轻走过去。

    然后,我贴在了门上,听不到里面的声音。

    而且,我也不敢透过小窗口,那门上的小玻璃窗口看里面啊,因为怕他们看到了是我。

    我心里焦急,到底贺芷灵在不在里面,金项链到底来找文涛干嘛,里面到底是不是文涛。

    我怀疑,在病房里面的,就是文涛,动过了手术,接好了他的手指,文涛也住的起这么贵的医院。

    但是他找金项链来,肯定没好事。

    可是他们谈什么呢?

    旁边的病房的门开了,一个保洁员,男的,拿着拖把和扫把,还有垃圾袋垃圾铲,看着贴在病房门上的我。

    他愣着。

    他身穿酒店保洁员那样的看起来貌似高档的西装,戴着帽子,戴着大口罩。

    他愣着看我。

    我心生一计。

    我走过去,嘘的竖起手指,然后拉着那男保洁员到旁边来,应该是一个四十多这样的大叔,他开口了:“什么事。”

    我说道:“叔叔,我有个事想请求你。”

    大叔问道:“你躲在这里干什么,求我什么。”

    我说道:“叔叔,这里面啊,是我一个很好的朋友,我们都是冷兵器爱好者,就是喜欢收藏漂亮的kan dao啊,古代用的wu qi啊那些,但是我那天不小心,和他玩刀的时候,害他受伤了,不小心被切断了几根手指,他现在很生我气,我想来看他,他又不愿见我,唉,从小到大的朋友,可能都没得做了。我只想进去,好好看看他,我心里难过,觉得对不起他,我明天就要移民出国了,以后都不会回来了,我心里惭愧,当着他面道歉他又不给我机会。我想进去了,偷偷给他留下一笔钱和一封信就离开,表达我对他的歉意。”

    大叔道:“既然不是故意的,那你来道歉,他应该接受你道歉啊。那要我帮你拿进去吗。”

    我说:“我想自己进去。”

    大叔说:“那也好。”

    我说:“可是我一进去,他就认出我了,一定把我赶出来。我想,借你这身衣服穿一穿,进去一会儿,然后就回来还给你。”

    大叔犹豫的表情,看起来他并不想帮我。

    没事,钱可以解决这事。

    我掏出几张毛爷爷,塞进了他手中:“叔叔,拜托了。”

    他点了头。

    我说道:“那你这套衣服给我穿吧。”

    然后,他说道:“我宿舍还有一套。”

    我说:“就穿你这套,你去宿舍拿来,那都什么时候了。”

    他说:“那好吧。”

    他进了空着的病房,然后脱下了他的这套zhi fu给了我,帽子给我,他口袋里就有口罩,也给我。

    我穿上,戴上帽子和口罩,遮了严严实实,帽檐压低,我不相信文涛能看出是我来。

    我说谢谢,然后赶紧的拿着垃圾场拖把扫把,过去了金项链进去的那个病房。

    进了病房。

    看到的是,金项链坐着,边看电视边和病床上的文涛聊天。

    我走进去了后,因为我身穿这身衣服的缘故,他们看都不看我,在聊着。

    文涛的手指都被包扎着。

    我走进去了后,假装开始扫地,很认真的扫地。

    听着他们聊天。

    文涛并不是在和金项链聊天,而是在打dian hua,金项链自己看着电视。

    文涛聊着dian hua:“你这几天怎么都不来了?”

    这是?在问贺芷灵来不来吗?

    然后,文涛又说道:“很忙吗。”

    然后那边应该是挂了dian hua,文涛把手机拿下来,骂了一句草。

    估计是贺芷灵没来看他,他不爽了。

    活该呢。

    我最担心的就是怕看到贺芷灵和他好好的在这里,然后贺芷灵好好的照顾他,给他喂饭吃什么的。

    文涛对金项链说道:“让你去跟那小子,你跟了吗。”

    金项链说道:“没跟到。”

    文涛说:“这仇我不能不报!”

    金项链说道:“浩哥,救他的那个人,身手不简单。”

    说的是我和黑珍珠。

    文涛说:“不简单就怎么样,你就怕了吗。”

    金项链说道:“他太厉害了,看他出脚出手,我们都没看清楚!太快了。他可能请了超级保镖来保护他。”

    文涛说:“你害怕了?你拿了我那么多钱,你们公司也拿了我钱,让你来帮我,你就这么帮我?”

    金项链说:“可是我们根本不是那个人的对手。”

    文涛说:“他妈的,你们公司没人才了!”

    金项链说:“没有这么能打的。”

    文涛说:“我不管你怎么弄,给我把他抓了,要他说砍我手的人是谁!实在不行,用枪啊,杀了他们!给你们钱就是。道上拿一只手五万,要一条命三十万,我给你多三倍!你跟你们公司说一下,叫他们弄更厉害的人才来!”

    金项链说道:“好吧,我和公司说一下。”

    公司?

    是什么公司呢?

    估计是林斌的公司。

    他们那边基本都是以公司为叫法的存在。

    我扫完了地,然后开始拖地板。

    他们完全无视我。

    文涛说道:“我的手指就是接好了,都没以前那么灵活了,我不弄死他我这口气咽不下去。”

    金项链脸上非常的严肃,不,不能说严肃,而是,不好看。

    甚至说,是带着害怕。

    因为他们见识过了黑珍珠的身手,他们完全不是和黑珍珠一个级别的,他们要是和黑珍珠开打,那真的是,自寻死路。

    文涛说:“我说话你听到了吗。实在不行用枪啊!直接灭了他!”

    金项链说道:“浩哥,我说实话吧,公司也不让我们弄死人。”

    文涛说:“有钱还不行吗!”

    金项链说:“弄死了人,是个大事,jing cha一查,我们都吃不了兜着走。”

    文涛说:“怎么,你不愿意?”

    金项链说:“这个你还是自己和我们老板谈吧。”

    文涛拿出了手机,按了号码。

    他跟那边聊着,说了他愿意出钱,出三倍价格,出到两百万,让那边帮忙解决了一个叫张河的人和他身边的一个厉害的保镖。

    那边似乎同意了。

    妈的,那么说,我的麻烦又来了。

    这次,他直接不想和我搞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事,直接就想弄死我。

    我就是觉得打了贺芷灵那巴掌打得很值得,这文涛都要弄死我了,她还一个劲的替文涛可怜。

    好吧,文涛你既然想这样子,那我只能,跟你说对不起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