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14章 我是在吃醋吗
    一想到贺芷灵去医院照顾断指手术后的文涛,可能会旧情复燃,接着两人轰轰烈烈的在一起,我甚为不爽。

    可是我又无可奈何。

    妈的,那我倒是成全了这对狗男女。

    不过,如果他们两个之间真分不开,情还在,即便不是我做为媒人,将来他们各自放不下自己,也会走在一起的。

    只是可惜了贺芷灵这么个好女人,却跟了这么个人渣。

    可是我为什么如鲠在喉,越想越不舒服,比吃醋还吃醋!

    贺芷灵拿着营养品去看他,他们可能好好在一起了。

    我想到我就心里各种不舒服。

    难道滥情的我,爱上了贺芷灵。

    可是,这爱,比爱别人都要深啊,因为吃醋吃到我全身不舒服,都没有吃饭的胃口了。

    晚上,就吃了一个苹果,什么鬼心情都没有了。

    我给阿强打了dian hua,阿强跟我汇报了工作,已经过来后街,我们这边的对面租了房子,安排了带着过来的人都住进来了,龙王也找了几个铺面,有三个正在装修,其中包括之前的那家彩姐抛弃的。阿强说这两天太忙,所以一直没和我说,希望我理解。

    可我没心情听这些,我只是想让他想办法帮我找一个人,找一个叫文涛的住进哪个医院。

    可是想了想,阿强又怎么找得到呢。

    即便是找得到,那要出动多少人,费尽周折,才能找得到吧,那只能算了。

    我和他说了几句话后,让他自己好好看着办,然后挂了dian hua。

    在床上翻来覆去。

    偏偏,听音乐,忘了关单曲重复,一直不停地放着一首悲伤的歌曲,心中更多的是觉得自己失恋了。

    被贺芷灵甩了一样的感觉。

    我看着手机,翻出贺芷灵的号码,坐了起来。

    我拨过去了。

    然后迅速后悔了。

    急忙的在没打通的时候挂断。

    我打过去要说什么?

    是吧,要说什么?

    如果我问她关于她和文涛在一起吗,那么,她是否知道我在吃醋?

    我靠,难道我真是爱上她了。

    心绞痛。

    我突然想到一个找她的好办法,先打通dian hua,然后跟她道歉,关于今天打她的事,道歉,虽然我心里并没有真的后悔,可是,就是这个借口,让我先联系她,然后叫她出来,赔礼道歉,请吃饭也行,只要确定她不在文涛那边,我就心里舒服。

    然后,我马上打了过去给贺芷灵。

    响了后,她没接。

    一直到提示你拨打的用户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候再拨。

    我挂了后,继续拨打。

    响了五六声后,贺芷灵这次接了,我有些激动:“你好。”

    却说了你好。

    那边没声音。

    很静。

    我心想,该不是在医院吧,医院向来很静的。

    我说道:“我想跟你谈点事。”

    那边依旧没声音,不过我知道,她在听着。

    我说:“今天打了你,我好后悔,真的对不起,我想,现在叫你出来,赔礼道歉,真的对不起,可以请你吃个饭吗。”

    我和她说话,头一回的,如此的虔诚恭敬。

    她那边,还是没声音。

    我说道:“我已经深刻的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对不起,希望你能出来一下。让我好好跟你赔礼道歉。”

    那边终于开口了:“不用。”

    然后挂了dian hua,她就这么挂了dian hua。

    冷冰冰的已两个字,冷冰冰的挂了dian hua。

    打完了这通dian hua,我更加的不好了,我更是觉得她可能和文涛真的在一起,在照顾着文涛,否则,如她这般贪财,不可能不会出来啊,如果我说赔礼道歉,她一定会想到是钱,是多少钱,但是她连钱都不爱了,那是专注于做比要钱更让她心情顺畅的事了,那除了她可能和文涛在一起恩爱,还能是什么。

    我躺在床上,闭上眼,脑子里全是这些不让我舒服的画面。

    也不知道挣扎了多久,才睡着了。

    第二天上班。

    有人敲门,我说请进,徐男推门进来了。

    徐男关shang men。

    我看看徐男,说道:“男哥好。”

    徐男走过来坐下,盯着我看。

    我说道:“男哥,一早的,有什么吩咐吗。”

    徐男从口袋里拿出一份表格给我看,“你看看这个。”

    我拿着表格过来看,上面是关于各监区的队长,指导员,监区长等监区领导的出勤统计。

    我问道:“怎么了。”

    徐男说道:“你自己对比一下,你迟到,早退,请假出去,旷班的次数。”

    我看了看,说:“是不少。”

    徐男说道:“比第二名的多了一倍!你这是要害死你自己吗?别人五六个人三个月加起来都没你一个月迟到这么多!”

    我说道:“那我工作繁忙,工作需要嘛。”

    徐男说:“上面领导可不管你怎么个工作繁忙,工作需要。你出勤少就是出勤少,没什么可讲的,我也提醒过你多少回了,如果你是个简单的狱警,管教,很普通的,谁都不会太注意你,可你是一个指导员,那么多人盯着,你这数据,还是全监狱最差的,人家不抓你抓谁。”

    我说:“男哥,其实,我是得罪了人,所以才被整的。”

    徐男问:“得罪谁?”

    我说道:“得罪了一个谁都不能得罪的人。”

    徐男说:“监狱长。”

    我没直接说是,我说道:“呵呵,反正就是得罪了一个不能得罪的人,昨天刚得罪,马上下通知,说将薪留职察看。”

    徐男说道:“昨天,监狱长召集我们监区长开会。说最近一些监区的领导,放肆,带头违反规章制度,要严惩。然后,发放一人一张表格,表格上,清清楚楚的有着每个监区的领导的出勤表,就是你,出勤率最差!”

    我说道:“好吧,然后呢。”

    徐男说道:“监狱长问我们怎么办,我说回去我会召开我们监区的一个会议,好好说一下我们监区的人,以后不能犯下这类错误。兄弟啊,你可还要害死我,你自己害死你不行。监狱长直接就说我了。”

    我说道:“好吧,我以后会注意的。”

    徐男说道:“不是要注意,是绝对不能再迟到早退旷班了!你这样来,我都不敢保你了。监区和监区的监区长,说要严惩你,不然风气都带坏了,一个领导,带头迟到早退,必须要处分。”

    我骂道:“又是监区和监区这两个人渣监区长!”

    徐男说道:“她们建议把你给撤职了。然后我和监区长觉得这未免有些太严厉了。监狱长和总监区长也是说把你撤职了。”

    我说道:“靠,然后呢。”

    徐男说道:“副监狱长就说。”

    我急忙打断道:“等等,副监狱长也在?”

    徐男说道:“平时都很少见她,昨天不知道为什么出席了会议。”

    我问道:“那她说什么了。”

    徐男说:“副监狱长就说,一般来说,如果不是说有重大过错,我们不能随便的就能撤职任何一个工作人员,特别还是一个指导员。而总监区长就说,说正因为是指导员,更要加重处罚。副监狱长就说道,如果撤职了你这指导员,那么其他的也有着违反规章制度的怎么处罚,像其他的,至少也是要留职查看?记过?警告?那谁都逃不了。还有另外的一些狱警,管教呢。规章制度是针对所有人的,不是针对领导们的,正如法律一样,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在规章制度面前,也只能是人人平等,不然的话,厚此薄彼,那么,一杆秤都不平衡了,让他们怎么服气。如果是要撤职这么严重,那包括她自己在内,还有监狱长,总监区长,这些都有着过错的领导,岂不是都要一个一个拉出来处分了?一番话,监狱长就哑口无言了。她可能觉得这样子惩罚就真的重了,然后就改为了降职,但还是副监狱长反对了,最后只能降薪,察看,让你在这限定的时间里,不要再迟到早退了。不然真的要降职。”

    我说道:“我靠,这么说,是副监狱长帮了我。”

    徐男说:“你是不是得罪了监狱长,所以,她们一个劲的都在讨伐你。”

    我上次拿着鹅卵石砸了监狱长派来偷听的人,她不恼火我才怪,这想要一下子把我弄挂,靠,监狱长也是很记仇啊。

    这么说,我倒是误会了贺芷灵,并不是贺芷灵这么搞我的,贺芷灵还是帮着我的,而不是踩着我的,我还以为是贺芷灵搞了我呢。

    竟然是监狱长。

    我说道:“是的,和监狱长有点小矛盾。”

    徐男说道:“好在有副监狱长帮你说话,不然就难了啊你。以后你要自己注意一点,让监狱长抓到你把柄,她不会让你好过。”

    我说道:“我也想抓到她把柄,就为了一点破事,就想公报私仇。”

    徐男说:“你能怪人家吗。你自己不和她搞好关系,监狱长,是这里最大的,你得罪谁不好,非要得罪她。还有你自己不检点,也不能怪人家给你找茬。你自己要是再不小心,真的难救你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