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13章 成了他们的媒人
    我突然想起来,那运动馆,可是四联帮罩着的,可能就是林斌开的。

    你黑珍珠如果也搞了这么一个运动馆,岂不是要得罪了人家林斌,之前彩姐弄个剽窃他们的,就跟陈逊他们闹得让陈逊他们开不了店了,如果黑珍珠开这么一样的一家运动馆,那岂不是要被林斌找麻烦,然后和林斌厮杀得你死我活的。

    这还不用我自己去挑拨他们的斗争,他们自己就互相掐架了。

    如果林斌得罪了黑珍珠,呵呵,不用说,就知道他是什么下场。

    我赶紧对黑珍珠说道:“是啊,后街还没有一个那么大的运动场所,而且,里面还有高档的私人游泳池房间的什么的,如果你做了起来,生意一定好到不行啊。”

    黑珍珠说:“有没有兴趣合作。”

    我说:“呵呵,我可没钱。”

    黑珍珠说:“你没钱,你们彩姐有钱,环城帮也有钱,西城帮也很有钱。”

    我说:“你做吧,你自己都能做,又何必带着我。”

    黑珍珠说:“看在你把人带给我的好处上,我也给你一些好处。”

    我说:“谢谢你的好意了,我们这些散兵游勇,不入流的帮派,做一做小生意就好,这些高大上的高档生意,我们实在搞不起。”

    黑珍珠说:“随你。”

    车子在珍珠酒店停车场停下,我也下车,和她挥手道别。

    唉,这下我也恨黑珍珠恨不起来了,她救了我,再怎么都是救了我,我还能去恨她么。

    上班的时候,在办公室里忙着,月底了,好多数据和报表都要弄。

    突然有人推门进来了。

    我抬起头,是贺芷灵。

    我看着贺芷灵,不知所以,因为她一脸怒气。

    气什么,我也不懂。

    我奇怪道:“怎么了?”

    她一脚把门关上,问我道:“你昨晚干了什么事!”

    我说:“我昨晚?干了什么事?我去打球游泳。没干损害你的什么事啊。”

    她问我:“你对文涛做了什么。”

    靠,原来是问这个,关心这个,气愤这个。

    我点了一支烟,徐徐吐出烟雾,说道:“我对他做什么了,是吧。是不是他告诉你,他手指被切了。”

    贺芷灵说道:“他妈妈给我打dian hua,问我怎么回事,他跟家人说不小心被东西压到。我一想,我估计就是你干的,因为你说要报复他!”

    我说:“怎么,你心疼啊,心疼你前男友是吗。”

    贺芷灵不说话,盯着我。

    我说道:“你怎么不先去问问他对我做了什么?”

    贺芷灵我呢:“做了什么。”

    我说:“做了什么?上次他找人抓了我,要脱我裤子要对我做什么,昨晚就是要对我做什么。我他妈裤子都被脱了,就差点被割了,还好有人救我了,打倒了他们救了我!”

    贺芷灵说道:“是吗。”

    我说:“你怎么不可怜我,可怜他?是我害他的吗?他难道这样子不是活该吗!”

    贺芷灵说:“他活该?我就问你,你打了就打了,你还割了他的手,切下了手指,如果不是送医院及时,你这是什么?不是要弄他残吗。”

    我说:“我何止弄他残!我恨不得打死了他!然后挫骨扬灰!”

    贺芷灵说道:“教训教训一下就成了,你有必要?”

    我说道:“怎么,你心疼了,心疼你前男友了。你还爱着他是吧。”

    妈的,我越说自己越恼火,她不向着我,就算了,还去心疼伤害了她的前男友,而且是文涛这种人渣。

    居然把我名字存在手机是人渣,靠,到底谁是人渣!

    贺芷灵盯着我,眼里有怒火。

    我骂道:“我是人渣?他是什么,他才是人渣好吧,他上了你给你戴绿帽,你还护着他,我死活被他差点给阉了,你他妈还向着他,你去找他,我看你就是犯贱,你和他也该是天生一对,在一起吧,别他妈两人再去祸害别人了!”

    一巴掌打过来。

    我已经意料到,但我根本没想着闪躲,当一阵疼痛传来的时候,我毫不犹豫也跟着一巴掌扇过去。

    我这巴掌比她扇我的那巴掌还重,当她死死捂着脸看着我的时候,我又毫不犹豫左手一巴掌过去。

    一共扇了她两巴掌。

    她两手捂着脸。

    贺芷灵盯着我,顿时间,死一般的寂静。

    这么多天来的怒气怨气,终于,让我发泄出来了。

    我骂道:“打我!老子不打回你,你当老子是好欺负的!有本事就把我开除了啊,你不就只这招吗!不就是这么威胁我而已了吗!”

    以前,我在监狱里,顾及着薛羽眉,柳智慧,李姗娜,当然,还有最重要的贺芷灵,不过现在,薛羽眉出去了,柳智慧逃了,李姗娜自己会混得好,贺芷灵她都这么对我,我还跟她好什么呢!

    妈的,就许前男友阉了我,却不能我动她男朋友一根毫毛了。

    还是前男友,给她戴绿帽的前男友!

    贺芷灵放下了双手,又看了我一会儿,离开了我办公室。

    我点了一支烟。

    生气就生气吧,让你气,气吧。

    气死最好。

    我也气。

    她出去了许久后,我点了一支烟,平静了一下。

    我没后悔打她,这并不是一时间的冲动,我早就想打她了,忍了她很久了。

    但我不知道她会如何报复我。

    一会儿后,沈月来了,我问她什么事。

    她说张嫣请求的家属会见,偷偷和她说是我同意过了的。

    我说是的,然后告诉了沈月,以后罩着张嫣一些,至于什么打架什么处分的,就免了吧,我担心我快要被开除了,都没等到张嫣家属送钱给我我就被弄出去了。

    我跟沈月说让她自己看着办吧,如果张嫣送钱,让她收了,然后打点一下,以后让张嫣在监狱的日子也好过一些。

    沈月奇怪了一会儿,然后说道:“指导员,我怎么觉得你在交代后事一样的口气?你要不干了吗。”

    我说道:“唉,一言难尽。”

    沈月说:“怎么了指导员。”

    我说:“我得罪了一些人,可能,快被人家收皮了。”

    沈月说:“谁啊,监狱长吗。”

    我说:“行了你别问了,知道太多不是什么好事。去干活吧,反正你照顾好张嫣就可以了,那些欺人太甚的女囚,例如什么农佳婕的,再闹事,给我把她们往死里整!我还不信整不乖她了。”

    沈月说是,然后出去了。

    贺芷灵没有让我失望,根本等不到第二天,直接当天就有通知下来了。

    我被降薪留职,通知上写着的原因是因为我经常的迟到和旷班,尤其是早上,经常的迟到。

    我靠,气死我了,这肯定是贺芷灵搞鬼的,直接就降薪了,你说警告什么的都好,不用口工资,就算是警告记过什么的我都认了,这降薪留职,在我们这样的单位,听她们说还闻所未闻。

    为什么要这样,还要察看一段时间,这他妈的肯定是贺芷灵搞鬼,不用怀疑。

    下班后,我直接就在停车场等来了贺芷灵。

    当贺芷灵上车的时候,我也跟着上了副驾驶座。

    她看了我一眼,说道:“下车。”

    我没说话。

    貌似,她被我打了的那两巴掌,脸部微微有些肿。

    我牢牢的坐在位置上,没打算下车。

    她看我这样,直接就开车出去了。

    车子在快环上行驶着。

    我问道:“你这样报复我,呵呵,我真的,挺感激你的。”

    贺芷灵还是没说话。

    我说道:“我就知道你肯定报复我,不过,干嘛不直接弄我开除了!”

    贺芷灵把车子开下了快环,然后开到了一家超市的停车场那里,然后她下车,和我一句话没说,走了。

    她进了超市里面,我在她车上耗着,就没什么意义了,再说天气那么热,我要在车上耗着等死吗。

    我这算什么,跟她讨要说法吗,但是她根本都懒得理我。

    而且,她那个样子,都懒得和我说话,看来还是在很生我气,因为我打了她很狠,不过,我又何尝不是生她的气。

    好吧,大家都两败俱伤。

    算了,该走了。

    我正要下车关车门离开,却见贺芷灵从里面提着什么补血口服液,壮骨颗粒什么的营养品走出来。

    我一看到这些,我气就不打一处来。

    他妈的,这肯定是去看文涛的!

    除了看文涛,她还能拿去给谁?

    我越是想越恼火,我直接拦在了准备要上车的贺芷灵。

    贺芷灵淡定的看着我。

    我说道:“去看望前男友啊,挺不错啊,买这么多营养品。”

    贺芷灵还是不说话。

    我说道:“你对他再好,他也不会变的,他哪怕甜言蜜语,他也是狗改不了吃屎,和你在一起了,还是照样和别的女孩子勾三搭四,你死了那份心吧。”

    贺芷灵推开我,上车。

    然后,看她样子,要把我撞死的样子,我赶紧跳开,看着她车子离去,我心里像是被什么东西堵着,很不爽。

    贺芷灵和文涛,该不会因为文涛受伤后,两人和好吧?那我倒是成了他们再次在一起的媒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