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12章 神秘miàn jù人
    当我喊出我给你们钱的时候,他们几人并不为所动。

    而是, shou贴在了我的皮肤上。

    突然,我看到后面有个戴着白色面罩的在月光下看起来甚为恐怖的打扮的黑衣人。

    就站在了文涛等人的身后。

    我喊道:“你们后面有人,有人!”

    他们说道:“还来这招,有你麻痹!割了!”

    文涛下令了。

    我对那个神秘的恐怖怪人喊道:“救我!”

    我管他是人是鬼,只要能救我就行了。

    只听到啪的一声,还没看清后面那人怎么出手的,拿着 shou的金项链,已经被打倒在地,打在了头上,吭都没吭一声,已经晕倒在地上。

    而且,我竟然都看不清那个怪人怎么出手的,用的什么工具。

    文涛等几人往后面一看,同时惊恐的往后撤:“你,你你是谁!”

    他们几个用手电筒照着这个打扮怪异的人。

    看清楚了,的确是一个罩着露齿冷笑的那个mian ju,身披黑色斗篷,头戴尖顶礼帽的怪人。

    话音还没落,那怪人出手了,他就定定的站着,然后飞快的抬起右脚,一脚一个,踢飞了除了文涛外的所有人,那几个都倒在了地上,捂着肚子。

    一人一脚,飞快,而且精准,全部踢在小腹上,这些家伙一个一个全部捂着肚子,口水横流的,痛都喊不出来。

    文涛一下子就慌了,看着mian ju人:“你你你是谁。我我我跟你没有仇!”

    那mian ju人,也是一脚踢在了文涛的小腹上,文涛一下子就跪在了地上,双膝触地,面部贴在地上。

    mian ju人拿起地上晕着的金项链手中的 shou。

    这家伙,那么能打,究竟是谁?

    他拿着 shou,然后走向我,我急忙喊道:“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我是好人。”

    他拿着 shou看着我,然后一刀砍下来,我大叫一声。

    没事?

    绳子被切开了,我急忙站了起来,我对他说谢谢,他指了指我的身下,我才意识到,我裤子被脱下,我急忙去提着裤子,然后捡了一个手电筒起来,对他说道:“谢谢你!”

    他没说话,拿着 shou走过去,然后用脚踩住了文涛的手掌。

    文涛啊呀呀的喊疼。

    mian ju人拿着 shou,在他鞋底下露出的四个手指上,用力一划过去。

    顿时,四根手指和手掌分离,血从割开出冒出来。

    我吓了一跳,连连后退,好残忍。

    然后他抬起脚,文涛抽回手,一脸惨败,眼睛惊恐的睁着很大,痛的让他都不知道是什么表情,反正非常的恐怖。

    我后退了几步后。

    看着这个mian ju人。

    mian ju人转身就走。

    我看着文涛,这家伙不会死吧。

    不管了,我先跑了。

    既然mian ju人救了我,他肯定不会害我,我赶紧的一溜小跑跟着他身后。

    他把 shou扔在了地上,然后脱下了手套,塞进了衣服口袋中。

    这么怪异的装扮,这么厉害的身手,这家伙真是dian ying里冒出来的吧。

    我喊道:“可以带着我出去吗!”

    他并不看我,也不说话,走进了密林中。

    这什么意思?

    走进去密林里?

    不过我宁可跟着他了,因为一会儿要是落在文涛那群人手里,愤怒的他们一定弄死我!

    密林里竟然有一条小路。

    很小的小路,他穿着过去,我拿着手电筒,紧紧跟着他身后。

    然后,小路没了,出去了的是一条宽大的林间的可以行车的马路。

    远远的,见一部黑色的很大的车子。

    那个不就是黑珍珠的车吗!

    这是黑珍珠派来救我的人?

    可是我没有跟她求救啊。

    我问走在前面的他道:“是黑珍珠派你来救我?”

    他把帽子摘下,一头长发如瀑般泻下。

    这是个女的?

    竟然是个女的!

    我赶紧走过去几步,看着她正面。

    她摘下了mian ju。

    我靠!

    黑珍珠。

    我松了一口气,“老天保佑。真的是你。幸好是你来了。”

    黑珍珠过去,开了车门,上车,我赶紧跟着爬上了车。

    她拿着mian ju和帽子往后面座位一扔,发动车子开出去。

    我靠着了椅子上,说道:“谢谢你,我真是谢谢你。”

    黑珍珠说道:“挺想看你被阉了。”

    我说:“为什么。”

    黑珍珠说:“乱搞女人。”

    我说:“那你早就应该浸猪笼。”

    黑珍珠说:“我和你不同。”

    我说:“你搞的男人比我还多,还有什么不同。”

    黑珍珠说:“我搞得定一切麻烦,你却连这小麻烦都搞不定。你还怎么跟人抢女人?”

    我说道:“没办法,你是什么人,我又是什么人。”

    黑珍珠开着车,上了大路,问:“我是什么人呢。”

    我说:“你那么能打,我怎么能学到你那么能打那么厉害呢。你这都练了多少年了。而且对方那么些人,都是壮汉,我怎么打得过呢。”

    黑珍珠问我:“知道我为什么训练你们,先训练跑步吗。”

    我看着她。

    黑珍珠说:“你打不过你为什么还跑不过?”

    我愣着。

    黑珍珠说:“打不过不可耻,跑不过才可耻!不值得可怜,也不可悲,是活该。”

    是吧。

    打不过就算了,连跑都跑不过。

    我可以打不过他们,可是我竟然跑不过。

    如果我跟陈逊他们一样,每天都跑几十公里,跑一段时间,然后每天坚持跑步,那我难道还跑不赢这些不算经常跑的人吗?

    黑珍珠让我去锻炼体能,锻炼跑步,我却懒懒散散,她说得对,打不赢,还跑不赢敌人,活该死。

    黑珍珠说道:“之前我在陆战队训练,那个陆军军官对我们每天的训练必不可少的一项就是跑步。不是简单的跑,是要负重跑。如果真的在战场上,打输了要撤退怎么办?就要逃命,跑得快的有命留着,跑得慢的就去死。战争无情,优胜劣汰。不仅要跑的赢敌人,跑得过qi che坦克,还要跑得过自己的战友,你才能活命。”

    是的,如果我真的有那么能跑,刚才他们怎么追得上我?

    看来,我以后也要去锻炼跑步才行。

    我比普通人是能跑,那文涛那些,跑了一段路就气喘吁吁,而金项链他们比我还能跑。

    我说道:“谢谢你。我想知道,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被人骗来了。”

    黑珍珠说:“我在羽毛球馆和一个朋友打羽毛球。”

    我说:“原来在羽毛球馆见了我啊。”

    黑珍珠说:“走的时候,很巧见了你出来,你送走朋友,有个计程车,不搭客,只让你上车,我就知道大概情况了。”

    我说:“所以你跟着我了,然后救了我了。谢谢,唉,不然就成了最后一个太监了。”

    黑珍珠说道:“我觉得你做了太监挺好,再不能祸害花朵。”

    我说:“是吗。你就那么残忍看着我被阉了。”

    黑珍珠说:“可我担心他们不会阉,你失血过多死了。”

    我说:“那我活着也没给你什么好处。”

    黑珍珠说:“有好处,还有很多需要用到你的地方。”

    我说:“是要继续的耍我,骗我是吧。”

    黑珍珠说道:“是。”

    我说道:“你割了人家的手指,虽然我觉得他活该,他割了四肢我都觉得他活该,但我还是担心万一他失血过多死了怎么办。”

    黑珍珠说道:“死不了,那几人会送他去医院,把他的手指捡了过去,去给医院接好。但你们以后的仇恨会更深,你自己看着了,别被又弄去了,他会可能整死你。不过也可能怕了,再也不敢惹你。”

    我说:“我估计他还是会要整死我。”

    黑珍珠说:“如果我是你,我会先整死他。”

    我说:“我知道,可是我没有那么厉害,没有那个能力。”

    黑珍珠说:“那総ou ren腊伞!?br />

    我不知道接什么话好了。

    一会儿后,黑珍珠问道:“我发现有西城帮,龙王的人来了后街。”

    我说道:“那是我叫来的,我加入了他们。”

    黑珍珠说:“哦,是吧,被我抛弃了,去投靠了他们。”

    我说:“没办法,我需要他们的帮忙,他们也想发展,刚好,互相配合。”

    黑珍珠说:“最好让他们安分点,别惹我麻烦。”

    我说:“珍珠姐,你那么厉害那么强大,谁敢去惹你啊,那不是鸡蛋去碰石头吗。我不是也和你说了,我也只不过是想利用一些人帮我办一些事。我并不想真的靠这个发大财,发展起来。”

    黑珍珠说:“知道就好。”

    龙王让阿强把人拉了过来后街,然后开始寻找铺面,饭店什么的做了。

    我说道:“也请珍珠姐多多关照,有什么好项目介绍我们做一做。”

    黑珍珠说道:“那个运动馆不错,我想在后街那边开一个。”

    我说:“就我们今晚打球的那个运动馆?”

    黑珍珠说:“市区市中心能做起来,因为人流量很大,但是租金很贵,在后街,地皮没那么贵,投资没那么大,收费少一些就能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