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11章 阴魂不散的家伙
    不仅是说薛羽眉对付他们四联帮,我也是要对付他们四联帮,那真的是非常的难了。

    他们本身每个公司的人,就很多,很庞大的集团,而且大多公司员工都是以前的打手出身,而现在他们又控制着各街道的小混混,人数还相当的多,和他们硬拼,无论人数很多的环城帮还是西城帮,都没有赢的可能。

    我长舒一口气,然后点着烟,想着未来,甚为黯淡。

    想着要为梁语文报仇,真的太难了,我这个微薄的力量,简直就是螳臂当车。

    而我还不知道的是,林斌到底会在什么时候突然整死我。

    很快,闹事的都被带走了之后,羽毛球馆又恢复了刚才的热闹打球的一派景象。

    安百井和慧彬打球打得热汗淋漓。

    慧彬看起来,身材和梁语文挺像的,也是一样的有些丰腴,而且很白,皮肤好,梁语文比较高,而慧彬更为漂亮,五官更加精致,以后若是成了shao fu,慧彬更是非常的吸引人。

    梁语文则是比较高。

    但她们两个都有一个相同点,都非常的适合做老婆。

    我们在游泳馆,换了泳衣游泳。

    在租的豪华的游泳房里,价格不便宜,不过绝对享受。

    有大液晶电视,吊灯,游泳池,新水,干净,有水果拼盘,有点心,有酒有折叠椅。

    我游了一会儿,就在折叠椅上躺着,看大电视。

    大玻璃外,是很大的游泳池,外面的人看不见这里面,我们可以看到外面。

    虽然已经晚上十点了,但是天气太热,还有很多年轻人在玩水。

    林小慧走过来,手捧着一个小蛋糕,问我吃吗。

    我摇摇头,说不用了谢谢。

    林小慧也坐在了小桌子旁边的沙发椅上。

    我们看着游泳池里安百井和慧彬嬉戏着,玩得不亦乐乎。

    林小慧吃着蛋糕,问我道:“怎么不游了。”

    我说道:“累。”

    林小慧说道:“哦。”

    然后她又说:“这些天很忙吧。”

    我说:“的确有些忙。”

    林小慧说:“哦,那注意身体呀。”

    我说:“谢谢关心。你也忙吧。”

    林小慧说:“嗯,还好。”

    两人在陌生的寒暄。

    也许她真的是想要和我走回到朋友的关系,试图回到曾经的关系,可是,这也不容易。

    只能顺其自然了。

    两人又无聊的聊了几句后,慧彬和安百井这两个家伙终于玩够了,然后终于换了衣服要回去。

    他们一起开车来的,说要送我回去,我说我自己回去了。

    他们开车走了,我打的回去了。

    唉,心累。

    还怎么做朋友啊,两人说话都尴尬。

    早知道不该这样子了,现在两人想做回朋友,都很难了。

    坐在的士上,感觉好困,好累,迷迷糊糊的睡着。

    当我被车子的颠簸醒来时,发现周边是黑乎乎的浓密的树林,而车子在颠簸的一条泥路上开着。

    这什么地方?

    我赶紧问前座的司机:“师傅,这里是哪里啊?”

    司机坐着的位置,有防抢的钢管还是铝管焊接着。

    他戴着鸭舌帽,他竟然没说话。

    这是怎么回事,遇到黑车的要抢劫的司机吗?

    我急忙又问:“师傅,这是什么地方,为什么拉我到这里来!”

    车子开上去了一边的坡上,上面竟然是一条大坝。

    在坝头。

    一条大坝,有谁,一个湖边。

    但是我不知道这里是哪里。

    我问道:“这是什么地方?”

    他还是不说话,当然不会遇到鬼,我估计我是遇到抢劫的了!

    一些谋财害命的人,晚上会开着几千块钱改装成出租车一样的车,然后兜客,拉到了郊区无人地方,这里有他们埋伏的人,然后实施抢劫。

    不过,一般这种情况,基本都是抢劫女的。

    可我是男的啊。

    我估计,我遇到的是对手们设的圈套了。

    我急忙想要掏出手机打dian hua求救,但是,前面的那个鸭舌帽司机,转头过来,一把枪对着了我,黑洞洞的枪口就对着我的头:“把手举起来。”

    我急忙举起了手。

    然后,车旁几个人影过来,都拿着强光手电筒。

    几个都是大汉。

    完了完了,千防万防,还是中招了。

    我不知道我能有几次好运,觉得自己运气已经用光,也许,我这条狗命应该就会在今晚,被弄死了。

    当那个打开了车门的人给我看到的时候,我很快就不乱想了,是的,金项链,正是文涛的人。

    他拿着强光手电筒照着我的狗眼,说道:“草拟麻痹的下车!”

    我举着双手,爬着下车:“嘿嘿,这位金链子大哥,你好啊,好久不见。”

    他直接一巴掌扇过来,道:“好你麻痹!”

    我用手一挡,挡住了他打我的手。

    他直接一脚踹我我撞在了车身上:“还敢用手挡住!”

    我啊呀一声,捂着肚子,疼。

    然后靠着车上。

    他说道:“老实点,不要你的狗命,不老实,就让你死在这里!”

    我问道:“我老实点的话,你们会拿我怎么样?会放了我回去吗。可以吧,我不要求你们用车送我,让我自己走路回去也可以了。”

    金链子说道:“今天你就别想着能好好回去了。”

    我问:“那你想怎么样。”

    金链子说:“问我们浩哥吧。”

    我说:“文涛,是吧!他到底想怎样。”

    这家伙,我不弄死他,他就阴魂不散的!

    果然,文涛出现了,还咳嗽了两下才走过来。

    我怒道:“王八蛋,总来阴险的,有种面对面的干啊!”

    文涛说道:“你傻的?你不用脑子啊!兵不厌诈,谁他妈的和你面对面开打啊!”

    我说道:“行,要我认栽,是吧?”

    文涛说道:“今晚我让你以后都碰不了贺芷灵!”

    我问:“什么意思!”

    文涛说道:“sha ren会很麻烦,后果很严重,但是,如果把你某个地方切了,最多不就是个伤害罪而已。”

    我说道:“你不得好死!我让你不得好死!”

    文涛说:“我就说你后来怎么那么牛,原来是有道上的做靠山啊,你以为我没有?我黑道白道都有,你想玩,我玩死你!”

    我说道:“不就是四联帮吗,就很了不起吧!”

    文涛说:“就是很了不起!”

    他间接的承认了他叫的人就是四联帮的。

    我说道:“呵呵,你看后面是谁!”

    他们几个都没回头,看来,是被我骗过了,真的有了免疫力。

    不相信我了。

    文涛直接踢了我一脚:“别幼稚了!”

    我跪在了地上:“痛。”

    文涛对金项链说道:“拿刀来,阉了他。”

    我迅速抓起一把地上的泥土,然后朝着他们脸上扔过去,可是,他们有所防备,都一下子遮住了眼睛,然后我马上迅速的转身就逃,从刚才上来的那条烂路,一直跑下去。

    文涛等人迅速的跟着我后面追下来:“抓住他!”

    我狂奔,后面的他们也狂奔。

    我狂奔得泪流满面,被抓住的话,我这辈子的xing fu就全完了。

    我拼命的跑。

    可是。

    我还是跑不过金项链几个。

    他们最终还是跑得追上来了,一下子扯住了我,按着我压倒在了地上:“他妈的跑!”

    然后就是一顿拳打脚踢,我抱着头死死的躺在地上蜷缩着。

    文涛也追了上来,气喘吁吁:“别打了!打他没意义!”

    挺好啊,还不让打了。

    我已经被打惯了,皮厚了。

    文涛说道:“架起他!”

    我被金项链几人扯着过去,靠在了大树上,然后他们按着我双脚,掰开。

    文涛说道:“脱下他裤子!”

    妈的他们来真的了。

    我求着说道:“文涛大哥,我,我发誓,以后再也不和你抢女人了。可以吗。求你了,我求你了不要这样子。”

    我宁可没人格了,我也不能被他真的给割了。

    上次就差点被他割了,如果不是贺芷灵救了我,我就完蛋了。

    可是这家伙还不肯善罢甘休,该死的贺芷灵,都怪她庇护着他,我他妈的这次我要是回去了,我就是不去上班也先把文涛这厮给弄废了!

    我已经被死死压着双腿,手被绑着靠在树上,动弹不得。

    我大喊道:“救命!救命!救命!”

    一巴掌扇过来:“喊有个鸟用,这里离最近的那个村子也要好几公里!”

    金项链拿出了 shou。

    然后两个按着我双脚的,开始脱我的裤子。

    文涛说道:“和我玩,你真是不自量力,抢我的女人!我让你他妈抢我的女人!我好端端的女人,贺芷灵,让你狗日的糟蹋了!我,我他妈的饶不了你。”

    文涛越说越气。

    说着说着,竟然都要哭出来了,他心痛啊,他觉得我是糟蹋了贺芷灵。

    文涛说道:“我,我真想捅死你,我,我不让你死,我让你痛不欲生!阉了!”

    他们脱了我裤子,我光着下身,和上次一样。

    我求饶也不求了,万念俱灰。

    因为他们这次不是玩的,是来真的。

    金项链对我说道:“最好别动来动去。捅到哪条大腿大动脉,就别怪我了!”

    他拿着 shou的手伸过来了!

    我喊道:“我给你们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