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05章 林总找谈事
    走出了珍珠酒店,我回头看看,心塞。

    没想到,结果是这样。

    黑珍珠,有你的!

    指望黑珍珠是不行了,我的人我已经无法调动,想到如果不能调动陈逊他们,我以后办事都很难办了。

    看来要绑了这几个女人,只能去找龙王出人相助了。

    我走回去公寓。

    公寓楼下,远远的,就看到眼镜在等我,他那永远不变的姿态,还有那个位置,他就定定站在了那里。

    我走近,确然是他,还是那个微笑的样子。

    我撇撇嘴,说道:“怎么又是你。”

    眼镜笑笑:“张先生你好。”

    我说:“好个屁。是林总还是林小慧叫你来的。”

    眼镜说:“张先生,我们林总找你有事谈谈。”

    我说:“他妈的他没脚吗,让他自己过来啊,他找我谈,我还要坐车坐那么远去跟他谈。又不是给我几千万!我去个屁啊。”

    眼镜指了指那边,说:“林总在车上等你。”

    我看了看那边,果然,那个黑色的奔驰停在那里。

    我说道:“他找我什么事?”

    眼镜说:“嗯,我不知道。”

    我说:“靠,你说不说!”

    眼镜说道:“我想,应该是关于林xiao jie的事吧。”

    我说:“怎么,昨晚的事,她爸知道了?要干掉我呢?”

    眼镜说道:“没那么严重的张先生。”

    我说道:“你小子竟然不告诉我。好。那我让你帮我的忙你办了没有!”

    眼镜问道:“什么忙?”

    我说道:“叫他给我几千万打发了我!你跟他提了没有。”

    眼镜说道:“张先生,你这不是开玩笑呢,我怎么会去提呢。”

    我说道:“好你个眼镜。”

    我拿出了手机。

    实际上,上次我真的是录下了他说话,然后弄到了手机上,我放出来给眼镜听,说去搞林小慧父亲要几千万后,然后两人分了的那事。

    眼镜一听,立马就笑不出来了:“你,你真的录下来了!”

    我说道:“笑啊,我看你笑啊。我告诉你眼镜,你要么把我杀了灭口,要么就帮我跟林总弄到几千万,否则的话,我就把这shi pin录音,弄给林总看!”

    眼镜一听,急了:“我,我杀了你灭口,我不敢啊。”

    我说道:“那你就去跟林总说,说让他给我三千万,打发我滚蛋,不要让我和他女儿交往就是了。”

    眼镜说道:“我,我不能那么做啊张先生!”

    我说道:“妈的你个煞笔,我们又不是le suo要挟。三千万,一人一千五百万,你都不愿意啊。”

    我其实是和他闹着玩的,我看看这家伙,会不会为了钱出卖他的主子。

    眼镜说道:“我是想要,那么多钱,我当然想要。这虽然不是要挟,但是是我们在骗取林总的钱啊。”

    我说:“对啊,他那么有钱,我们才要三千万而已啊。”

    眼镜说道:“不行,我不能这么做。”

    我说:“为什么。”

    眼镜说道:“我就是不能这么做,林总对我那么好。”

    我说:“对你多好不就是一个月最多几万块钱的工资吗。一千五百万啊,你就是干五十年都挣不了那么多!”

    眼镜说道:“不行不行,我不能那么做。”

    我说道:“那我就把shi pin录音给他看!”

    眼镜说道:“不要这样啊张先生,你要毁了我的工作呀。”

    我说:“毁了就毁了,我就是给他看了。”

    眼镜低着头,哭丧着脸。

    我说道:“你等着把。”

    眼镜说道:“那我也没有办法了,只能没有工作了。”

    我说道:“哟,看你个娘娘腔,三样的,还挺有骨气和忠诚的。”

    眼镜看着我,不知道我几个意思。

    我说道:“好了逗你玩的,我怎么想要钱,我也不会可能用这么个烂招数来弄钱,因为我也有骨气,我还是个人。你挺不错的,小伙子,我很看好你哟。”

    他口袋的手机响了,他拿起来,一看,急忙说道:“林总给我打dian hua了。”

    然后他接了,笑着说:“就来就来,商量点事。好的。”

    然后挂了,他推着我过去。

    我推开他的手:“别碰我,靠。”

    然后我和他走向那边,我问道:“昨晚什么时候开始跟踪了我们的。你和你们那破林大xiao jie。”

    眼镜说道:“你从监狱出来的时候。”

    我说道:“你大爷的,你们竟然跑去监狱门口去守着我。不过,我坐在车上,你们怎么知道,看见了啊?”

    眼镜说:“你坐的宝马车车玻璃没有贴茶色的玻璃,是透明色,看到了你坐副驾驶座,就跟了过去了。”

    果然是这样,因为宋圆圆的宝马车新买的,确实没有贴茶色玻璃,一眼就能看到里面仂

    我说道:“然后呢,跟着我们了,去了烧烤摊是吧。”

    眼镜说道:“对,一直跟着。”

    这次,我竟然因为和宋圆圆聊得太开心,没有注意到已经有人在后面跟踪了。

    唉,真是疏忽不得啊,也怪女水,自己太得意忘形,太专注于宋圆圆全身的圆了,才这么粗心大意。

    我说:“跟到了那里呢。”

    眼镜说:“就坐在了你们的后面。是大xiao jie坐在那里点了东西。”

    我担心林小慧听到一些不该听的东西,如果听到的是我和宋圆圆打情骂俏,那没什么,如果是听到越狱的事,那对她可没好处。

    晕啊,竟然连隔墙有耳这事,都疏忽了。

    我问道:“她什么时候进去坐着听我们说话的。”

    眼镜说道:“你们两个坐了好久之后,聊得越来越开心,玩闹动手的时候。”

    好吧,我确定,那时候我和宋圆圆已经聊完了正事,那时候的确只是在打情骂俏了。

    我松了口气。

    本还想问林小慧昨晚回去后到底怎么样了,但已经快走到车旁。

    我问道:“你林总到底找我干什么鬼。”

    眼镜说道:“张先生,你还是自己问他吧。”

    看着眼镜这副又笑出来的鸟样,我真想戳他眼镜:“真想一拳打爆你眼镜,那笑容看着让我讨厌。”

    到了车边,然后他给我开了车门,是后面的座位。

    我上去了。

    眼镜关了车门,他站在了外面。

    恭恭敬敬的站在车外。

    开车的竟然是林小慧父亲本人。

    我进去坐下后,打招呼道:“林总您好。”

    我不在说林叔叔了。

    我估计是因为我和林小慧的吵架后,惊动了他老人家。

    算了吧,他也不是什么老人家,也才中年而已。

    林总说道:“小张,我找你,谈点事啊。”

    他语气挺沉重。

    不会是林小慧昨晚被我气得受了刺激后,跳江沉河自尽或者怎么个自杀了吧。

    我说道:“林总你说。”

    林总说道:“小张啊,原本呢,你和慧慧之间的事儿,我是不该多事,不该多嘴的。可是啊,毕竟是只有这么个女儿,可怜天下父母心,看到女儿难受,我这心里也是挺不舒服的。”

    我只呵呵了一声。

    林总说道:“这几天,她做什么事都心不在焉的,我知道她是为了你,在犯傻呢。女孩子和男的的确是不太一样,我们很多男人失恋了,感情受挫了,不会受到很大的刺激,可她们女的不一样,感情是她们的灵魂。看到她难受,我心里也十分的不舒服,昨晚她回去后,就一直哭,今天看到慧慧双眼都哭肿了,我这做爸爸的啊,也是十分的难受啊!”

    说完他拿了一包烟,拿出了一支烟抽,也给了我一支烟,把车窗降下了,两人都点了烟。

    好烟,但不知道是什么烟,车里没开灯,外面灯光暗淡,看着我都不知道是什么烟。

    很顺,很舒服,应该很贵吧。

    林总说道:“我问慧慧,她也不和我说,你能说一下,为什么会这样子吗。”

    靠。

    我不信眼镜不跟他说了昨晚的事,他这不明摆着让我自己说我的想法吗。

    让我怎么说?

    我挠了挠头,看来,只能实话实说吧,我说道:“昨晚是这样子的,我和我一个同事,女的,出来一起吃东西,聊事情,然后呢,聊得挺开心的,甚至开了一些有点什么的玩笑,然后小慧跟踪我,就听到了,就和我吵架了,打了那女孩。她生气的回去了。”

    林总说道:“哦是这样子啊。”

    你就装吧。

    我说:“是的,是这样子的。”

    林总说道:“那那个女孩是和你什么关系。”

    我说:“只是同事加朋友,因为我工作的特殊原因,我身边的人基本全是女的。”

    林总说道:“是这样子啊。那,你对你和小慧的这段关系,是怎么看待的。”

    唉,林总啊,你就别废话了,赶紧甩给我几千万让我离开小慧吧。

    几千万我可能是不太敢要,但是几百万的话,我还是勉勉强强可以接受的,那我就真的破瓦片翻身,乌鸦成凤凰,再也不是穷苦的吊丝小子了。

    我说道:“当时我的确是想好好和小慧走在一起的,但是十分抱歉,林总,我觉得我们两个的性格,不适合。”

    林总说:“性格不适合,的确是影响两个人关系的一个很大的因素。你觉得你们两的性格,哪方面不适合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