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04章 砸晕监狱长的人
    贺芷灵轻轻站了起来,她也看到了窗口外的那半个人头影子,就贴在玻璃窗上,耳朵贴在玻璃窗上,玻璃窗是那种波浪纹的玻璃,看不透的,如果不注意看有影子,根本看不出来。

    贺芷灵轻轻走到我身旁,在我耳边说道:“她应该来偷听,但是没偷听到我们说什么。”

    我说道:“你怎么那么肯定。”

    贺芷灵说道:“如果她听到我们说什么的话,她现在应该偷偷溜走,因为我让你滚,你说滚就滚。”

    对,我们说话声音很小。

    我气不打一处,竟然来偷听,管她是谁的人,弄死先再说。

    我说道:“我弄死她。”

    贺芷灵说:“直接出去抓了她吗。”

    我说道:“不抓了她,抓了她最多知道她是谁的人,没用,直接让她伤了。”

    贺芷灵问:“怎么做?”

    我说道:“看我的。”

    我走过去,在贺芷灵的窗口那盆盆栽里,拿了一块女孩子拳头大小的鹅卵石。

    轻轻的走过去到窗口边。

    然后高高举起鹅卵石,直接喊了一声:“副监狱长不要打我我错了!”

    喊完的同时,鹅卵石一下子砸在窗角落的那个人头影子那里,鹅卵石啪的一声打烂了玻璃,砸在了外面那人的头上,外面那个人啊的喊了一声,然后没了声音。

    透着砸烂了的窗,看到外面躺着了一个女狱警!

    果然,有人来偷听。

    我急忙走过来对贺芷灵说道:“就说是我们b监区总是排名垫底,惹了你生气,你骂我我和你吵架,然后你气得砸了我!却砸到窗口那里。”

    贺芷灵还有些愣,她没想到我真的一下子砸烂了窗砸烂了外面那人的狗头。

    我喊道:“副监狱长,外面有人被打到了!”

    贺芷灵哦了一声:“出去看看!”

    我急忙推门出去,外面走廊上,玻璃碎了一地,躺着了一名女狱警,捂着头顶,头上鲜血直流。

    我和贺芷灵马上过去:“你怎么了怎么了。”

    拉起了她,她捂着头,脸都是鲜红色的血,看都看不清楚是谁,她摇摇晃晃的差点摔倒,然后,她挥挥手,表示没事,然后走了几步,普通一声晕倒在了地上,动弹不得了。

    这时候,别的办公室的有些领导都出来看怎么回事,大家都围了过来,连监狱长都过来了。

    有人认出了这名女狱警,口里叫着小王小王,怎么了怎么回事。

    我马上告诉了她们事情的经过,贺芷灵也说是这样子的。

    因为工作纠纷,我顶撞副监狱长,被副监狱长气得石头砸了过来,没想到砸在玻璃上,误伤了外面路过的这名女狱警。

    小王?哪个小王,我又不认识。

    说她路过,也只有她们信了。

    说我们误伤了她,也只有她们信了。

    但是那个派小王来的人,是不会相信的,还有那个晕倒了的小王,也不会相信的。

    监狱长马上指示我们对她简单包扎,然后让我背着,去了医护室。

    去了医护室后,医生清洗了伤口,检查,然后说没什么,就打破了头而已。

    有点震荡,所以晕了过去。

    一会儿后,小王醒了。

    大家都很关心,不过基本没事了,都问怎么回事。

    她说,她经过副监狱长办公室外面,谁知道副监狱长办公室窗口飞出一块石头,打中了她。

    呵呵,说她是路过,谁信啊。

    反正是她自己信吧。

    大家看小王没什么事了,就留着她在打吊瓶了,然后我们纷纷走了。

    我和贺芷灵单独走了在后面。

    我说道:“是谁的人。”

    贺芷灵说:“监狱长。”

    我说:“靠,是监狱长派来的。”

    贺芷灵说:“她看到你过来,让小王过来偷听了。”

    我说:“好吧,砸死了才好。”

    贺芷灵说:“死了就麻烦了。”

    我说:“那还挺不错,力度刚好。”

    贺芷灵说:“监狱长不会相信是不小心砸到的。”

    我说:“那又如何,那又怎么样呢。”

    贺芷灵说:“不怎么样。”

    我说:“我看你来这里久了后,比我还怕死了是不是,我管她是谁呢,恨不得刚才砸的就是监狱长,直接砸了个半身瘫痪最好。”

    贺芷灵说:“那你可以去坐牢了。”

    我说:“我现在不就是天天在坐牢,到时候去男子监狱,我去申请,然后你经常去夫妻房看我啊。”

    贺芷灵直接就对我动手,我马上逃之夭夭。

    下班后,我去找了黑珍珠。

    黑珍珠见到了我后,说道:“你到底想不想在我这里做下去了。”

    我说:“做啊。”

    黑珍珠说:“三天打鱼两天晒,你当我这里是什么地方。”

    我说道:“哎呀,我说了,珍珠姐,我忙嘛。珍珠姐,你消消气,不要生气啊,女孩子生气会容易变老,特别像你这种绝世美貌的奇女子,一生气,虽然也非常的美丽,但是也会变老的,少生气,多开心才是啊。这样子吧,我今晚愿意把昨晚没训练的,补回来。”

    黑珍珠说道:“嘴巴很甜嘛。有什么事相求?”

    我说:“没什么事,哪有那么俗,我现在啊,就像陈逊一样,对你是非常的虔诚和尊敬的,以后,我鞍前马后,唯你马首是瞻!好了我去训练了。”

    我马上去了训练房。

    黑珍珠也来了,然后,给我设定了后,我跑。

    这次,我竟然可以把两天没跑的,一次就跑完了。

    还是连贯的,用了一个多小时。

    跑完了后,我去找到正在练瑜伽的黑珍珠,告诉她跑完了。

    黑珍珠,穿着女子穿的那种运动服运动裤。

    就是露出腹部,束胸,紧身的那种运动服。

    真的是凹凸有致,身材十分的完美。

    皮肤紧致,美貌惊艳。

    胸挺臀翘,xing gan十足。

    我不由得吞口水。

    她一个人坐在瑜伽室里,伸着大长腿,劈叉。

    唉,这样的姿势和动作,我该如何把持住,当我喝水的时候,她俯身下来,劈叉俯身胸口贴在了地板上,然后再坐起来,天呐,老衲要顶不住了。

    她邪魅的对我嚣张翘嘴一撇的笑,完了,我真的要扑过去。

    我为了掩饰我自己的反应,我坐了下来。

    黑珍珠就这么坐直,劈叉着,问道:“跑完了是吧。”

    我说:“是哦。”

    黑珍珠看出我的窘态,不屑的笑笑,说:“到底有什么事。”

    我说道:“嗯,我的确有事要找你。呵呵。”

    黑珍珠说:“不然怎么会那么勤快听话。”

    我说:“珍珠姐呀,能不能,让我找陈逊来,帮我几天的忙,就用他们空闲的时间就行了。”

    黑珍珠说道:“不行。”

    我说道:“就几天就可以了。”

    黑珍珠说:“不行,就是不行。”

    我问:“为什么。”

    黑珍珠说:“想让他们帮你办什么事。”

    我说:“唉,这个你就别问了,为什么不行呢。”

    黑珍珠说:“他们在训练,没空,还有,他们是我的人,不是你的人。”

    我说:“我知道啊,所以我之前加入你,还不是因为说还能让他们帮我的忙,所以我才加入你的!你自己也都跟我这么说过!”

    黑珍珠说:“那你可以不加入。”

    我说道:“喂,你要不要这样出尔反尔啊!”

    黑珍珠说道:“说是我说的,给不给也是我说的。”

    我说:“那我就没加入你的必要了啊!”

    我有些不爽了,感觉被她玩了,若是知道如此,我已经调动不了陈逊他们,我何必让他们加入黑珍珠这边。

    这真是他妈的赔了夫人又折兵,一个道理吧,那我以后还找谁来帮我这些大忙啊!

    我还是好言好语的,黑珍珠直接说道:“你现在退出吧。”

    我心生不爽,直接撕破脸了:“黑珍珠!好歹也算是我带队来加入你的手下吧!你现在转身就和我翻脸了!你还有没有羞耻心了!”

    黑珍珠说:“是你死皮赖脸求着我收下他们吧。”

    我说:“那你答应我的事呢,还有,我也算有功劳吧,难道你这么点事,都不愿意给我办了吗!”

    黑珍珠说道:“不愿意。”

    我感到心塞,怒火。

    我握紧拳头,说道:“好!”

    黑珍珠说道:“我的手下那么多,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

    她这,这完全是过河拆桥!

    可是,的确当初是我们死皮赖脸要她收留了我们的。

    可是我真的没想到,她会直接把我的兵权全部没收了,我以为这点事,我可以调动得了的。

    可是她却连这点事,这点人,都不愿意给我办了,让我如何不愤怒?

    行,你黑珍珠有这手,可以。

    我感到十分的凄凉,像是被她出卖了。

    我站了起来,看着她,她闭上了眼睛,收回了脚,静坐。

    干你个黑珍珠,如果不是看在打不过你的份上,看老子不揍你了。

    我还真的是拿她没辙,我就是要和她对抗,我也没那个实力,难道,我就要吃了这哑巴亏了。

    不行,我要隐忍,想办法,把陈逊他们争取回来。

    可是,陈逊他们已经是非常的听从了黑珍珠,我还能有什么办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