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00章 不怪人家套路深
    监狱长给我纸条,还说给我们两天时间,两天之后如果羊诗死不悔改,不懂认错,那就不怪她了。

    这意思就是说,两天内,不把钱打到她卡上,就是不认错了,那就休怪她无情了。

    这聪明人说话,真的是一套一套的。

    她需要得到羊诗什么道歉?

    还不是为了钱。

    我笑眯眯的收下了纸条,然后装出诚恳的样子说道:“监狱长,她会很快的认错的。”

    监狱长说:“那就好,那你快点回去,跟她说一说,叫她以后不要再这样子了!”

    我说:“好的好的。”

    出了监狱长办公室,回到了监区,我找了沈月,也找了羊诗。

    到了我办公室。

    我让她们关shang men。

    羊诗紧张的问:“怎么样了呢指导员。”

    沈月也问我怎么回事了,是不是搞错了人了。

    我问道:“沈月,是你让羊诗去监区帮查监狱女犯逃狱的事吧。”

    沈月说道:“这事是你让我办的,我就找了羊诗了。”

    我对羊诗说道:“你经常跑监区干嘛,还带着东西进去。”

    羊诗说道:“我在那边有个初中同学的狱警,可是我们很少联系,初中也不是朋友,毕业后就没联系过,突然去找她,为了加深感情,就带着东西去给她,吃的什么的。她们也放我进去啊。”

    我说:“她们当然放你进去,假如她是你同学来看你,你跟我说,她带着东西来,我也是会让她进来看你。可是这些,人家都看在了眼里啊!这是违反规章制度的,你怎么那么傻啊。”

    羊诗低着头。

    沈月说道:“搞关系也太不会搞了你,你不会等她下班再和她去逛街什么的吗。”

    羊诗说道:“她很少出去的。所以只能这样了。”

    沈月说:“说你傻不傻啊!那你不会她在宿舍的时候,去她宿舍和她聊天,找她去食堂吃饭!增进感情的办法很多啊!”

    我说道:“沈月你也别说羊诗了。羊诗去找的她那监区的同学,在羊诗问了越狱的事后,转眼就去和她们监区长韦娜说了,然后韦娜搞出这些录像,直接捅到了监狱长那里,监狱长直接说开除她。”

    羊诗说:“她出卖了我了!”

    我说:“你和她不过是同学关系,她出卖你那正常不过,她为了讨好她们监区长,这么做,正常。”

    羊诗说:“那我真的是要被开除了,那,那我怎么办啊。”

    羊诗一慌,就要哭了出来。

    沈月急忙安慰她,然后问我怎么办。

    我说了刚才去找监狱长后,然后监狱长愿意五万块私了的事。

    羊诗一听,急忙表示:“我给,这钱我给。”

    我抽着烟,说道:“这钱我给,羊诗,是我害你这样子的。我来给。”

    羊诗说:“这我怎么好意思。”

    沈月问我:“你有钱吗。”

    我叹气,说:“应该有吧。”

    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有多少钱了,貌似每个月算账,进账都很多啊,几方面都有钱拿,可是,为什么我总是那么穷。

    因为我的支出太多了。

    羊诗说道:“我怎么好意思你给呢,指导员,我给。”

    我说:“别废话了好吧。我来给就是我来给,是我让你们去做的,这黑锅当然我来背。还好没害你被开除出去,不然我的良心可真的过不去了。”

    羊诗说道:“是我没把事情办好,才这样子的。”

    我说:“好了不废话了,我来给就是。沈月你帮我把钱打进这卡上,然后我再拿钱给你出去了。”

    沈月拿着纸条。

    我说道:“你们也先别去查这事了,我看啊,很难查了,查不出来就算了。”

    沈月点头。

    我跟羊诗说道:“警告就警告吧,没什么的,过段时间就消了。你去侦察科帮我办件事吧。”

    我让羊诗去侦察科,帮忙找宋圆圆过来我这里一趟。

    羊诗过去了。

    沈月也去打钱了。

    沈月先回来了,跟我说,已经打了五万到那卡上。

    我说好。

    沈月说,那卡的名字,不是监狱长的名字,是行政那边一个狱警的名字。

    呵呵,看来,我真是低估了监狱长,以她那智商,怎么可能用自己名字的卡接受hui lu。

    羊诗也回来了。

    跟我说宋圆圆不愿意过来,说她在忙,让我下班后在我们监区门口等她。

    好吧,忙吧。

    下午,还没下班,下班之前,就接到了新的通知。

    关于对羊诗开除的通知,改为了警告的处分。

    还好,监狱长还不是说是油盐不进的老家伙。

    不过,在利益面前,又有多少人可以抵挡得住呢。

    五万,如果开除了羊诗,没有五万,如果不开除,有五万。

    我想,如果是我,我也会留着,不过,下次可不能再去查什么了,万一被发现,真会搞出去。

    这让我想起来了一个古代记载的小故事,一个衙门的小干部要升官县令,当打听到选的人不是他时,在次日公布新县令之前那晚,拿着一袋金条去找了管着升官的领导,第二天,公布新县令,成了这个拿着金条找领导的人。

    如果你想要说服别人,要诉诸利益,而不是诉诸理性。

    道理说的真的是对极了。

    下班后,我站在监区门口,等宋圆圆。

    宋圆圆果然来了。

    我看看她,说道:“哟,今天还化了个小妆啊,要勾搭谁啊。”

    宋圆圆斜眼看我:“勾搭你哦。”

    她带着我一起去停车场。

    这家伙有车呢。

    一台漂亮的宝马淡蓝色小轿车。

    上车后,一起出去了外面。

    我说道:“新买的车啊,不错啊,还有那什么味道呢。”

    宋圆圆说:“之前想着不买,后来住院回来就买了。不早点享受,死了都没得享受。”

    我说:“好吧,既然你这么说,那你赶紧趁早也享受享受我,不然死了没得享受。来,先亲个。”

    宋圆圆说:“不要脸。”

    我说:“那就亲嘴吧。”

    我探头过去,宋圆圆一下子推开我的头:“去哪里吃饭。”

    我说:“原来你今天说叫我等你,是想请我吃饭啊。”

    宋圆圆说:“明明是你说请我吃饭的!你都没好好请我吃过饭。”

    我说:“靠,上次请你吃的不算。”

    宋圆圆问:“什么时候。”

    我说:“那时候我们一起去那个什么地方了一起吃,还碰到了我朋友,安百井,记得吗。”

    宋圆圆说:“是什么时候,具体一点。”

    我说:“应该是去年吧,反正挺久了。”

    宋圆圆说:“哦你也知道是去年,你也知道很久了呀。”

    我说:“好吧,请你吃饭可以了吧。”

    宋圆圆说道:“不舍得花钱呢,小气鬼。”

    我说道:“你都开宝马了你说我小气鬼。”

    宋圆圆说:“开宝马就要请客呀。明明是你求我办事,你还不请客。”

    我说:“好吧我请我请。”

    宋圆圆说:“是不是嫌弃我不漂亮,所以不愿意,如果是别的女孩,你就请了是吗。”

    我说:“当然不是。”

    宋圆圆说:“反正我也有男生请我吃饭。好了我不让你请了。”

    这妞还会变脸啊。

    我说:“别这样子嘛。”

    宋圆圆笑了:“逗你玩的,看你认真的。”

    好吧,既然是逗我玩,就好了。

    她问我道:“你想吃什么,还是我请你吧。”

    我问道:“怎么又成了你在请我吃了。”

    宋圆圆说:“你都请我吃过饭,我不请你,这多不好呀。”

    我说:“那么好,那就恭敬不如从命。”

    还是以前那句话,如果一个女孩,你约了她几次,请她吃饭了三次后,她却没有回请你,抱歉,你还是离开她吧。

    像那样的女孩,追求她的人很多也就罢了,问题是,她已经习惯了男人对她的好的。况且,她又不懂得对你感恩,也不是爱你,就是爱你也没有对你表现出任何的爱的表现出来,不踹了留着干啥。

    以前,我和于晶晶交往的时候,就发一些很傻比的东西给我,例如她喜欢一双鞋,她就故意发到空间上,然后说好好看。

    然后我没有什么表示,她就会发什么,一些段子:她喜欢一双鞋,自己舍不得钱买。她就拍下zhao pian给三个喜欢自己的男人并短信。第一位说喜欢就买吧。第二位说需要钱尽管说。她顿时觉得温暖多了。可迟迟不见第三位人回复,就在失望的时候,收到短信是第三位的,鞋我给你买了,出来吧,我在门口等你。故事总结:珍惜身边不玩嘴的人,因为说的完美不如做的实在,无论人生爱情或友情都需要一个做而不是只会说的人。

    我真的无法接受这种三观。你自己觉得贵让别人,就是喜欢她自己的男人买单这正常吗?还主动联系三个喜欢自己的男人,这是养三个备胎吧?这种女人是绿茶吧。烂故事后狗屁的总结或三观奇歪的人生哲理。这让我想到那句话,你口口声声说爱我,却连我的屎你都不愿意吃。

    唉,不怪人家套路深,只怪自己当时太煞笔。

    很快,她开到了夜市街那里。

    宋圆圆说道:“突然想吃小龙虾。这里也有很多的东西可以点,你想吃什么都行,我请客啊。”

    我说:“好,那就这里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