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99章 求监狱长开恩
    安慰过羊诗后。

    我直接去找了贺芷灵,先问问贺芷灵到底怎么回事。

    但是贺芷灵没来上班。

    好吧,我找了监狱长。

    监狱长让我进去。

    进了她办公室,我点头哈腰活跟个哈巴狗一样:“监狱长您好。”

    监狱长嗯了一声,然后说道:“什么事呢。”

    我说道:“监狱长,我找你呢,是想问一下,怎么我们监区有人被开除,我们却没有收到通知啊。”

    监狱长说:“会议上宣布的时候,不是收到通知了吗。”

    我说道:“那没有提前跟我们说啊,而且那被开除的狱警本人,也还没收到通知。”

    监狱长说:“我们通知总监区长,让总监区长宣布,通知你们,你们再跟狱警本人说。这不是说了吗。”

    我说:“可是以前的流程不是这样子的啊。”

    监狱长说:“什么流程不是这样子,那不都一样,提前跟你们说,再会议宣布。会议宣布,你们知道。这不都一样吗。”

    好吧,你什么卵都是对的,因为监狱是你管着,你说什么卵都对。

    我说道:“那,搞错人了吧。”

    监狱长说:“搞错什么人。”

    我说:“这名被开除的女囚,工作兢兢业业任劳任怨,几乎没有过什么迟到早退,更没有什么大错,怎么突然被开除了啊。”

    监狱长看着我。

    我说道:“总监区长会议上说,还有处分那单子上写着严重违反规章制度,但是没写明白,我们也搞不懂,她怎么个严重违反规章制度的啊。她自己本人也不清楚她到底哪儿犯错了。”

    监狱长说道:“是吗。”

    我说:“她违反了什么事?”

    监狱长说道:“私自进出监区,带着东西进去。为什么?”

    我眨巴着眼睛,她说羊诗私自进出监区,还带着东西进去?

    我懂了。

    我让沈月找人帮我去联络监区的人,打好关系,问清楚越狱的事,是沈月让羊诗去办的,没想到,羊诗此举,已然被人发现。

    我说道:“那如果她能自由进出,怎么不说是监区把门的那些狱警放水的。”

    监狱长说道:“我可不管谁放水,监狱里有规定,监区的职员,不可到非本监区的监区去。她违反了规章制度,她就要被处分。”

    我问道:“那这样子处罚,也太重了吧,不就是进出别的监区吗,你警告不就行了,用得着直接开除吗!”

    监狱长怒道:“你是在质问我吗!”

    我急忙低头,说道:“不是,不是。”

    监狱长说道:“我怎么处理需要你来教我吗!”

    我说道:“我没有这么想,只是我觉得要处分一个狱警,尤其是开除,还是需要慎重的好啊,这人家一辈子的前程都毁了啊。”

    监狱长骂道:“那她违反了规章制度,我还不能处分她了!说我处分重了,你怎么不说我处分轻了,她还带着东西进去,我还没查是什么,如果是违禁品呢!”

    我说道:“肯定不是什么违禁品,她能去监区带进去什么违禁品啊。”

    监狱长说道:“乱闯就已经是违纪,还带着东西。不开除,以后这风气传下去,大家都这样子乱跑乱串了,还怎么管了!你以为监狱是游乐场你们想去哪儿玩就去哪儿玩?”

    我被她骂的狗血淋头。

    想起来也是,妈的,让沈月找人去和监区的人打交道,沈月找了羊诗,羊诗可能在那边有认识的朋友,但不是很熟,带着东西也可能是去搞人际关系的,可是这么搞,直接跑人家监区,被韦娜她们发现,还不是被搞死啊,怎么那么蠢啊!怎么就那么蠢啊!

    我说道:“监狱长,求你看在她第一次犯错的份上,不要开除她。”

    监狱长说道:“通知已经下了,管理局那边手续也都ban li了,收不回来了!”

    我说道:“监狱长,这她是第一次犯错,我跟你保证,她不会再有下一次,给她多一次机会,可以吗!”

    监狱长说道:“不行!”

    我说道:“那这样子,我让她请你吃饭,我们,呵呵,给监狱长您准备一点小意思,你看怎么样。”

    我张开了手掌,五个手指,说的小意思,就是给她五万块的意思。

    监狱长一看,然后看着我。

    我没说话,她也没说话。

    开除不开除,就是她一句话的事了。

    她所谓的什么手续ban li,其实都是她一人说了算,她可以开口收回。

    监狱长问道:“你知道她进去监区是干嘛的吗。”

    看来,面对金钱攻势,监狱长开始动摇了心。

    我说道:“我不知道。”

    监狱长说道:“她进去,问人关于监区风传的有犯人越狱的事,她这是要干嘛?”

    妈的,羊诗办事也这么不靠谱啊,问人也不问对人,还让人捅出去了。

    我说:“我不知道。”

    我当然说我不知道,难不成我把这事往我头上揽吗。

    监狱长说道:“犯人越狱,是大事,是天大的事情。但是我们监狱有人越狱了吗,逃狱了吗。没有!都是谣传。我之前已经再三强调,不要人云亦云,不要到处谣传,可你说,她是什么意思,去问这些,问来干嘛?是要无中生有,监狱里本来没有这个事,她非要查出有这个事才行吗。对她有什么好处,对我们更加没好处!”

    监狱长看来是真的发火。

    也怪羊诗,查这事,还搞的人尽皆知的。

    监狱长当然不敢让这事传出去,如果真有越狱的,逃犯跑了,一旦被传出去外面,上面查下来,真有这事件,真有女犯逃了没回来,那么,监狱长这些领导,全部完蛋!

    我还是相信真有这回事的,真有女犯逃了的,但是拿不到确凿证据也没用啊。

    再者,万一真的是谣传,有人来查了,情况不属实,没有女犯逃狱,那只会杨白劳。

    监狱长盯着我,说道:“她经常跑监区,问这个问那个的,你也清楚这个事吧。”

    我当然要说:“我不知道。”

    监狱长说道:“我警告你们,无论是谁,你们都给我把嘴闭好了!不该听的不要听,不该说的不要说。所谓三人成虎,一个人说监狱有女犯逃跑,人家不信,第二个人说,有女犯逃跑,人家半信半疑,到第三个人说,有女犯逃跑,那么,人家就真的信了。到时候,给监狱带来麻烦,让人来查了,我可饶不了你们!”

    看她这副样子,底气十足,似乎真的好像没女犯逃了似的。

    到底有没有逃了。

    只有查了才知道啊。

    我不由得担心起了宋圆圆。

    以前我刚进来,让李琪琪去帮忙查一个女犯的死因,李琪琪直接被康云弄滚出去了。而现在,我让沈月去帮忙查逃狱事件,沈月让羊诗去查,羊诗都要被开除了,还有宋圆圆,我让宋圆圆去帮忙问,查,她不会到处说,然后自己也被搞了吧。

    不行,我要找她,让她不要查了,太单纯的人,注定干不好这事。

    我说道:“好的好的,监狱长,我们不会再乱说谣传什么的,我保证。”

    监狱长说道:“我也理解你们,你们还太年轻了,觉得监狱里有什么事,大家说的,就以为是真的了。你们自己都没有用脑子去想,真有这样的事情吗?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你们都搞不懂是不是真的有这回事,就到处说,说给谁听?谣传让谁听?这不是害了你们自己吗!”

    我说道:“对,对对,监狱长您教育的是,我们也的确太年轻,这张嘴,太欠抽了。以后不会乱说了。”

    监狱长说:“不光那张嘴,还有那耳朵,还有那脑袋。想什么呢?那么好奇心那么强,怎么不去考进去做jing cha查案啊!”

    我呵呵笑了一下。

    监狱长说道:“你跟她也好好说一下,这事儿,以后绝不能再重犯!”

    我说:“好的好的,我会说的。”

    看来这事有转机了,一千万句我求你,不如一句一点小意思请笑纳。

    监狱长说道:“可是她呢,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不能这么轻易放过了,大家都看着呢!我怎么管人?给个警告的处分,扣一个月的薪水。”

    我说:“好的好的,谢谢监狱长开恩。那么,希望监狱长赏脸和我们吃个饭,可以吗。”

    监狱长说道:“吃饭就免了。哦,我留个dian hua号码给你,给你两天时间,你去跟她开导一下,看她是不是会认错了,如果认错了,你和我说一声,如果不认错,两天后,不要怪监狱不给机会。”

    我说道:“是是,是,她一定会认错的,这点我保证。”

    监狱长写好了dian hua号码,给了我。

    奇怪,她给我dian hua号码干嘛,我们如果找她,都有内部的号码,都有她的号码啊。

    当监狱长给我纸条的时候,我就明白了她给我所谓号码的意思。

    上面写的号码不是dian hua号码,看这串号码的开头,一眼就知道,是我们在监狱里用的卡的号码,她想让我们把五万块钱打到她监狱卡上。

    不过,打到她卡上,这样好吗,如果是别的人,女囚或者狱警,没人会怀疑什么,但监狱长的卡如果有个几万块出来,难保人家不会乱想吗。

    先不管了,她要打这卡号就打到这里来吧。

    五万块,说起来,是很心疼,可是好过被开除多了,钱可以很快挣回来,但是被开除了,就完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