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97章 干掉叛徒?
    我一下子抓住了宋圆圆的手,然后拉了过来,看着,其实,这双手,还是看上去很好看很完美白皙的。

    只是手臂那里,的确有些触目惊心,我说道:“那,能不能去做手术什么的把它弄好了。”

    宋圆圆说:“要过一段时间吧,但是想要恢复成原来的样子是不可能了,不过我也做好了心理准备,能恢复多少就多少了。幸好不是脸,如果脸,毁了,那就没法救了。”

    我一下子顿住,说的,不就是梁语文。

    宋圆圆看着愣住的我说:“你怎么了,被我的手吓到了。”

    我说道:“没有呢,没有。”

    宋圆圆说:“放开了,你吃豆腐也不会吃,摸着那么丑的手。”

    我放开了她,笑笑,说:“那我摸其他地方。”

    宋圆圆说:“不给!那么久没见,你一点都不变,还一样的色。”

    我说:“哈哈,是吧。如果你hui rong了,你还来见我吗。”

    宋圆圆说:“我的手这样子,我都不敢让人见了,出门都是穿着长袖的衣服,如果是脸啊,我死了算了。”

    我呵呵讪笑。

    梁语文不也这心态。

    宋圆圆说:“如果我脸hui rong了,我就嫁给你!谁都不嫁,就嫁给你。让你恶心死!”

    我说:“靠,你也太看得起我了,没人要你了,才嫁给我,那我也不要。”

    宋圆圆说:“就知道你那么没良心,是吧。如果我老公hui rong了,我不会嫌弃的。不像你们男人,很现实,如果老婆丑了,谁还会要啊。”

    我说:“切,谁知道,万一真的这样子了,你老公hui rong了,我看你跑得比谁都快。”

    宋圆圆说:“你去死,你才是。”

    我看着她光滑的双腿,说:“腿部也没什么,看着很好啊,我看看,哟,胸部也没被烧着吧,让我检查检查,把衣服扣子弄开。”

    宋圆圆说道:“去你个大se lang!”

    看着她这胸大屁股圆大长腿,我有些,不能自持啊。

    我吞了吞口水,说道:“你挺xing gan的其实。”

    宋圆圆说:“睁着眼睛骗人。没见你找过我。”

    我说:“哈哈,以前没发现呢。”

    宋圆圆说道:“听说你有女朋友?”

    我说:“听谁说的啊,都谣传的啊。”

    宋圆圆说道:“什么谣传。是真的吧。”

    我说:“那就当是真的吧。”

    宋圆圆说:“和你说话你都没个正经的。”

    我说:“那你说,我女朋友是谁。”

    宋圆圆说:“狱政科的,谢丹阳。是不是。”

    我说道:“我靠,连你都从哪儿听来的,说谢丹阳是我女朋友了。”

    宋圆圆问道:“你就说是不是嘛。”

    我说:“不算是了。”

    宋圆圆问:“不算是,那是是还是不是。”

    我说:“不是。你那么关心这个干嘛呢。”

    宋圆圆说:“对你有意思。”

    我说:“你吗。”

    宋圆圆说:“是。”

    我说:“呵呵,我看你说话也都没个正经。”

    她还用她光滑的脚,伸过来,踩着我的小腿,我推开了,说:“别没个正经,万一一会儿有反应你就死。”

    宋圆圆说:“我不怕你。”

    我笑了笑,其实,她应该对我挺有好感,不然她也不会来找我,这么晚,还撩我。

    还是谈正事要紧,当她被我盯着有些脸色微红的时候,不敢看我的时候,我问道:“你可知道,监狱里越狱的事件?”

    宋圆圆说道:“知道啊。”

    我问:“你们侦察科是不是查过了?查到了什么。”

    宋圆圆说:“没查。不都说监区有女犯逃了,又被抓回来了吗。”

    我问:“你就知道这个?”

    宋圆圆说:“是啊,她们都在这么说,说女犯都抓回来了。”

    我说:“唉,好吧。”

    宋圆圆问我:“怎么呢?”

    我说:“我怀疑有女犯逃了出去了,没抓回来,没全部抓回来。”

    宋圆圆说:“我不知道这个事。”

    好吧,只能当是白问了。

    我说道:“那你能不能在侦察科帮我问问一下,看有谁知道这里面什么猫腻的。”

    宋圆圆说:“好啊,我帮你问。”

    我说:“谢谢。”

    她说道:“谢谢,我不要谢谢。”

    我说:“你不需要谢谢啊?那我收回来。”

    她说:“我是说,我不需要你说谢谢,我需要实际的谢谢。”

    我说:“好,奖励一个吻。”

    接着我突然的在她脸颊上亲了一下。

    因为从这里看着过去,她的脸庞好白皙,好惹人,好甜,有些情不自禁。

    她脸一下子红了,打了我一下说:“我才不要这个!不要!”

    我把脸贴过去,说:“那你不如亲回来吧。”

    她推开我的头:“不要。”

    然后擦自己的脸:“都有口水了。”

    我说:“来来来,我给你舔干净。”

    她说:“se lang。”

    我笑了,她看了看时间,说:“我该走了。”

    我说道:“好吧,拜拜。”

    她站起来,还回头看了看我,然后才走了。

    她是喜欢我了吧这家伙。

    也挺不错,宋圆圆是真的挺不错的,身材不错,该圆的地方圆,该细的地方细,该白的地方白。

    挣扎着爬到了床上,没办法啊,脚都很疼。

    睡了一觉。

    醒来后,又是上班,关于越狱的那些事,还是查不到什么线索,妈的,难道就这么僵持下去了吗。

    下班后,我出去了,虽然我努力的逃避着不想去训练,但是没办法的,该训还是要训,黑珍珠不会放过我,不会开恩。

    去买了一套运动服,然后一双便宜的运动跑鞋,然后去了珍珠酒店,找了黑珍珠。

    当黑珍珠看到我的时候,我明显感到了她的不爽。

    她问道:“昨晚干嘛去了。”

    我说:“工作上的事,走不开,没办法呢。”

    黑珍珠说道:“但愿你不是骗我。”

    我说:“珍珠姐你英明睿智,英明神武,英名盖世,我哪敢骗你,哪舍得骗你。”

    黑珍珠说道:“吃饭了吗。”

    我说:“没呢。”

    她说:“那就早点跑完,早点吃饭。”

    我说:“好的。”

    好在我有备而来,有了运动装,运动鞋,我不怕了。

    上了跑步机,跑了一会儿,腿也没那么疼了,也没像上次那样跑了一会儿就差点嗝屁了。

    黑珍珠自己也在跑。

    这次,我在她给我设定的时间的公里数内,跑完了,没休息。

    我喘着粗气,下了跑步机,说:“跑完了,可以吃饭了吧。”

    全身还是湿透了。

    黑珍珠说道:“昨晚的跑完了。”

    我愣了一下,然后问:“昨晚跑完了?什么意思。”

    黑珍珠说道:“刚才给你设的,是昨晚该跑的,今晚的,还没跑。”

    我抗议道:“我怎么一下子跑得了两个晚上的总和!”

    黑珍珠说:“别以为你想偷懒,我就治不了你。”

    我摆着手坐在了地上:“真的跑不了,真的。”

    黑珍珠说:“开除。”

    我急忙站了起来:“我跑我跑。”

    然后,她设定新一轮,我又上去跑了。

    这次,跑得我直接是心无旁骛了,没有了身边人,没有了任何东西,只有我的呼吸声和跑步声音,我只知道不停地跑。

    也不知道到了什么时候,跑步机停下了。

    我瘫倒在地,真要我命了。

    黑珍珠说道:“很好,可以去吃饭了。”

    我晃悠悠的站了起来,这样下去,真的会死的。

    黑珍珠说道:“明晚开始,增加强度。”

    我说:“不行不行,我真的跑不了那么多,我这个,真的是极限了。”

    黑珍珠说:“突破了瓶颈的极限,就没有什么是极限,人的极限,就是用来突破。”

    我说道:“真的不行了,我突破不了,再突破,我就暴毙而亡了。”

    黑珍珠说:“不跑就不跑吧,别跟着我。”

    我只能跟上去:“增加一点就行了,好吗。”

    她说:“轮不到你说话的份。”

    去了餐厅那里。

    她也是汗湿了,我也是。

    我两都点了一样的菜。

    吃了起来。

    黑珍珠问我道:“彩姐找过你了吗。”

    我说:“没。”

    可是我觉得我骗了她,万一她又知道了,我可麻烦了,我说道:“找过了。”

    黑珍珠看着我,问:“为什么不告诉我。”

    我说:“不是不告诉你,是想告诉你,可是每次见到你,你就折腾我个半死不活的,我说话都没力气了。”

    黑珍珠说:“借口!”

    我说:“好吧,她找了我,问了我们为什么要背叛她。然后我就说了一堆大道理,说我们也是为她好之类的。”

    黑珍珠说:“她说什么了。”

    我说道:“她没说话,不过我觉得,她已经是妥协了。觉得我们真的是为她好吧,所以她应该接受了。”

    黑珍珠说:“接受?你确定?”

    我说:“是的,我确定。呵呵,好吧,不算确定。”

    黑珍珠说道:“你知道她今天做了什么事吗。”

    我问:“她做了什么事?”

    黑珍珠却喝了饮料,没有直接回答我。

    我心急了,问:“彩姐到底做了什么事,你说啊。”

    难道是彩姐要对付我们了吗?要干掉我们这些所谓她嘴里的叛徒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