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96章 这样子算是背叛吗
    出了珍珠酒店,先到旁边的便利店,差点干掉了一大瓶的纯净水。

    我坐在酒店门口的台阶上,衣服反正都湿了,我拿着剩下的水,全部倒在了头上。

    这下舒服多了,也呼吸顺畅了。

    真他妈的要人狗命。

    不过,回想起刚才我和她的对话,倒是挺有意思的。

    我,我不行了不行了,真的不行了。

    她说,就这样完了,没用的东西。

    好吧,听起来好像很有深意的感觉。

    走回去了。

    走到公寓楼下,一辆车子开到我身旁,又有人找我?

    第一感觉是林小慧。

    却不是林小慧。

    是彩姐。

    彩姐说道:“上车吧,和你聊聊。”

    她自己开车过来的,我上车了。

    上车了后,彩姐看了看我一身湿,也什么都没说,只是把车开出去了。

    我点了一支烟,疲惫的看着窗外。

    其实不想上车谈什么的,因为很累,只想回去睡觉,双脚像是灌了铅一样的沉重。

    车子开到了一处江边的码头停车场。

    坐在车上,都不下车了。

    彩姐问道:“你们过去黑珍珠那边,为什么连提前都不和我说。”

    我说:“呵呵,我就知道,你找我谈这些事来了。提前说的话,你也不会同意,那又何必说呢。如果我们说,我们这么做,也是为你好,你能听得进去吗。”

    彩姐说:“把我的队伍带去给了别人,这是对我好吗。”

    我说:“如果你有耐心,听我说完,如果没耐心,放我回去。”

    彩姐说:“你说。”

    我说:“如果你听完了,觉得我们是错的,我也没办法,如果你觉得是对的,不希望你能支持,但你别放心上,我就很高兴了。”

    彩姐看着我。

    我说道:“当时,提出这建议的,是我和陈逊两人一起的。我们觉得你并不是太把心放在陈逊他们未来的发展上,你喜欢了玩乐不管不顾,任他们自生自灭。对于陈逊他们来说,也真的很难,你说不去跟人家吧,他们也没钱去发展什么,而跟了人家,势必像是成了背叛你。还有,你根本不是四联帮的对手,我说这话或许难听,你听起来不舒服,可事实便是如此,你玩不过四联帮的,两个,一个饭店,这就是教训,更别说以前的和霸王龙打输了的沙镇那边,霸王龙都玩不过林斌。只有跟了黑珍珠,才感觉到有出路。还有就是,陈逊他们即便是跟了黑珍珠,但是,你该得到的利益,分你的,都不会少,陈逊希望你既然想玩,就去玩吧,每个月分钱拿钱就行了,这还不算是仁至义尽?如果说是背叛,天底下有这样子的背叛吗。他们实在也无路可走。好吧,就说这么多了,你理解就理解,不理解,我们也没办法。”

    彩姐没说话了,听完我说了这些后,她像是开了窍。

    她说:“你回去吧。”

    我问:“如果你还有什么要问的,欢迎给我打dian hua。”

    她没说什么了。

    或许是真的开了窍,或许不会,不知道。

    我下了车,哎哟,好累,还让我自己回去,打了车回去,司机以为我掉水里了。

    回去后,又看到林小慧打来的dian hua,接了后,她委屈的说为什么不找她,我说明天找,今天累,然后直接洗澡睡了。

    第二天上班,我简直是,不知道怎么形容我的双腿。

    走路就疼。

    去食堂吃饭,我拖着沉重的双腿,进去。

    已经过了饭店,食堂的阿姨在收拾。

    我打了饭菜,坐在角落,吃。

    一个女的坐在了我面前。

    也是废话,这里除了我一个男的,就只有女的了。

    我抬起头,愣住了。

    宋圆圆。

    那个侦察科的胸圆,屁股圆的宋圆圆。

    我已经都快有大半年没见她了吧。

    我都已经把她忘得快一干二净了都。

    我说道:“是你。”

    宋圆圆哼了一声,说道:“还认识我吗。”

    我说:“认识啊,怎么呢。”

    宋圆圆说:“刚才见你进食堂,打着照面竟然不和我打招呼。”

    我说:“刚才我没看。”

    宋圆圆说道:“借口,你没看才怪!你肯定不认识我了,我叫什么名字。”

    我说:“宋圆圆,胸也圆,屁股也圆,哈哈。”

    她说道:“你才屁股圆。”

    我呵呵问道:“吃饭了吗,要不要我喂你。”

    宋圆圆说道:“吃过了!”

    我突然想到,她是侦察科的,可能,或许,她就知道越狱的事儿。

    我问:“圆圆,你知道我们监狱有人越狱的事吗。”

    她说:“知道啊。”

    我大喜:“你知道啊!”

    我一下子抓住了她的手,她甩开:“你弄痛我了。”

    我松开,问:“你都知道什么。”

    宋圆圆说:“你多久没见我了。我们多久没见面了。”

    我说:“大半年吧,怎么了。”

    宋圆圆说:“你都不关心我!都不找我!”

    我说:“那我忙嘛。”

    宋圆圆说:“借口!看来我不找你,你都不打算找我了,跟你这种薄情寡义的人,做不了朋友。”

    我说:“唉,你也别那么说,好吧好吧,是我的错,我没找你是我的错。我今晚请你吃饭,我们好好聊,你看怎么样。”

    宋圆圆说道:“今晚呀,没空呢。”

    我说:“你忙什么啊没空。晚上下班都没空。”

    宋圆圆说:“我有太多需要处理的事了,你在宿舍吧晚上?”

    我想了想,今晚我是不打算出去了,因为,我实在不想走,更加不想跑了,脚痛得要死,不出去了。

    我说:“是,在宿舍的。”

    宋圆圆说:“那我晚上去找你。”

    我嗯了点头。

    她起来了,说道:“那我先回去了,还有人在等我。有事办。”

    我说:“好吧。”

    晚上,我就不出去了。

    黑珍珠怪就怪吧,我就说我上班有事要办,骗她就可以了。

    管她那么多呢。

    我摸了摸我屁股,被她用皮带抽的,还疼呢。

    在宿舍里,打着哈欠,这宋圆圆,怎么还不来啊,都快十点了,这不是骗我玩的吧。

    十点整的时候,终于,有人敲门了。

    我急忙过去开门,就是宋圆圆。

    急忙欢迎她进来,然后给她倒水。

    可是,我拿着水杯给她手上的时候,才注意到了她的穿着打扮,竟然只穿了一件白色宽大的衬衫,到大腿处的那种,然后白白的双腿露出来,而且,胸口的两个扣子开着,酥胸微露,圆滚沟深,看得我直接都有了反应。

    我急忙坐在了一边,说道:“欢迎领导光临寒舍指导。”

    宋圆圆说道:“又不是第一次来,上次来你怎么不说指导。”

    我说:“上次你不是来指导,上次来监督我睡觉洗澡换衣服的。”

    宋圆圆说:“谁监督你换衣服了!”

    我说:“哈哈,还敢说不是呢。”

    我叹气,说道:“时过境迁,想不到,我们竟然成了朋友。”

    宋圆圆说:“谁会有你这种朋友。”

    我说:“好吧,我不是你朋友,你也不是我朋友。”

    宋圆圆说:“都没找过我,大半年,还说是我朋友。”

    我说道:“那不是忙嘛。”

    宋圆圆说:“又来。”

    我说:“好吧,我错了,我不是人,我改。”

    宋圆圆扑哧笑出来。

    然后她说道:“你也不关心关心我去了哪里了。”

    我说道:“去哪里了。这么说这半年你都不在监狱。”

    宋圆圆说:“唉。”

    她这没理由的叹气,让我倒是郁闷了一下,然后问:“干嘛叹气啊。”

    宋圆圆说道:“一直在治疗,刚恢复。”

    我惊讶的问:“治疗什么?我怎么不知道呢。以为你还在监狱上班,侦察科那里。”

    宋圆圆说道:“你知道什么啊你,你都不找过我,你还知道什么。”

    我说:“呵呵,好吧。那,你发生了什么事,得了什么病。”

    宋圆圆说道:“那天是什么节日?冬至还是霜降了,我去我堂姐家,和她一起吃饭,她租个二楼住,下面是商铺,下面刚好是一个小饭店。我做菜的时候,一下子看到火从下面烧了起来,是一楼的小饭店厨房着火了,我就被困住了。楼梯口也着了火,我逃也没地方逃,跑进去了堂姐房间里面,爬上了窗口,还好下面的人看到了,去拿着床垫出来在下面铺好了,让我跳。我不敢跳,犹豫着的时候火就烧到了窗口,然后我跳了下去,跳在了床垫上,手臂这里,脚,都被烧伤了。”

    我看看她的脚,脚倒是没什么,但是她撩起衣服袖子,左手的手背,右手的手臂,都是火烧过的恢复的斑点。

    我说道:“看起来很严重呢。”

    宋圆圆说:“命能捡回来就不错了,跳下来了后,他们帮我灭了火,送了医院。就那时候,二楼已经被火给吞噬了,再晚几分钟,我就死在里面了。”

    我问:“不幸中的大幸,那你表姐呢,哦,你堂姐呢。”

    她说:“那时她刚好跑下去买酱油,幸好她下去买酱油。”

    我说道:“好吧,也的确是不幸中的大幸,原来你一直都请假治病啊,给我看看你的手。”

    她说道:“有什么好看的,不看了。”

    说着,宋圆圆把袖子放下来,遮住了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