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94章 培训基地严酷训练
    果然,两天后,调过去高丽那边监室的那个女囚,已经恢复了很多。

    因为,乔丁停止了对她下毒,不过我倒是好奇,她怎么下毒的,用的什么毒还能让人查不出来。

    不过,料想她也不会告诉我,问也白问。

    高丽已经回来了,出院了。

    我让沈月带着她来了。

    恢复得挺快。

    我看着高丽,说道:“恭喜出院。”

    高丽说道:“谢谢。”

    我说道:“我安排了两个犯人到你们那边,你知道了吧。”

    高丽说道:“刚好,把捅我的人送来了,我正好要灭了她。”

    我说:“我不是送去给你灭了她,是让你照顾她。”

    高丽说:“你不是和我开玩笑吧。”

    我说:“当然不是和你开玩笑。”

    高丽说道:“你又是什么意思。”

    我说:“她是农佳婕派来害你的。”

    高丽说:“我知道。”

    我说:“她是被逼的。”

    高丽说道:“你想让我原谅她。”

    我说:“对。她的mei mei,被农佳婕控制折磨,如果她不听话,农佳婕就折磨她mei mei。”

    高丽说:“那她怎么不弄死了农佳婕?”

    我说:“弄死农佳婕,她mei mei还要受到欺凌。这个,只能怪农佳婕。”

    高丽说:“她本身也不是个什么好东西。”

    我说:“你好好照顾她们姐妹吧,你应该争取更多的为你做事的拥护你的人。”

    高丽说:“利用我来压制农佳婕,反抗狱霸?”

    我说道:“唉,高丽啊,其实我们也挺无奈的,因为很多时候,在她们欺负你们的时候,我们是看不到的,她们也避开了我们的所有的视线,所以很多时候只能靠你们自己。还有,对付农佳婕这皮厚的女人,打也不行,关也不行。原本,是人都怕被打吧,她都不怕被打死,还有禁闭室,对很多女囚来说,那是噩梦,关进去了那感觉怎么样你知道的吧,濒临崩溃。可是她,却已经习惯了,她像一条蛇,无论在多险恶环境中都能生存下去的蛇,我们拿她也实在没什么办法。”

    高丽说:“把她独立关在一个监室,不让出来,看她怎么害人呢。”

    我说:“那她还有党羽啊。而且如果关太久,她告状了也挺不好的。”

    高丽说:“你就是想让我们自己想办法对付她。”

    我说:“呵呵,拜托你了高丽。”

    高丽露出无奈的表情。

    下班了后,我回去了公寓。

    连续两天没出来了。

    手机上,全是林小慧的未接dian hua和信息,我都懒得看了。

    却没有梁语文的。

    不过,她既然出国了,她还怎么联系我啊。

    我打dian hua问了一下镜子,梁语文去了那边。

    已经开始接受检查治疗。

    我就放心了许多。

    想了想,突然想到了一件事。

    糟了!

    黑珍珠叫我晚上去报到,接受她的训练,我都忘了一干二净了。

    也不知道陈逊他们怎么样了,在干嘛了。

    我急忙的给陈逊打dian hua,陈逊是关机的。

    我打给了黑珍珠。

    我讪讪的笑着:“黑姐,不是,珍珠姐,真是不好意思啊,这几天我实在太忙了,工作忙,我都基本没怎么出来,呵呵,最近你怎么样啊。”

    她没说话。

    我说:“我实在是挤不出时间,所以没过去接受你的训练,这样吧,我现在过去好吗。”

    黑珍珠问:“在哪。”

    我说:“刚出来,回到公寓。”

    黑珍珠说:“十分钟之内,到我酒店楼下停车场。”

    我急忙说好,然后挂dian hua了爬起来过去了。

    到了珍珠酒店的楼下停车场。

    一辆黑色的很大的越野车飞过来,一个急刹车停在了我面前。

    是黑珍珠。

    我吓得脚都软了,吗的,看起来都快要撞上了。

    我爬上了副驾驶座:“妈的你是要弄死我了不是啊!这都快吓死我了,要是车子刹不住,那我不是要完蛋了啊!”

    黑珍珠说道:“刹不住那就死吧。”

    我问:“我和你有仇?”

    黑珍珠说:“我让你过来接受训练,你还放我鸽子!”

    我说道:“那我现在不是来了吗。实在是忙啊。”

    黑珍珠说道:“借口。”

    她开车。

    我问道:“去哪儿啊。”

    黑珍珠说:“一个好地方。”

    我问:“什么好地方啊。”

    黑珍珠说:“到了你就知道了。”

    车子往郊区开去,然后二十分钟后这样,到了一处地方,大门写着,什么什么野外拓展基地培训。

    而里面的建筑,像是军队的基地。

    根本就是仿造军队的基地来建设的。

    开进去了之后,我问道:“这要干嘛。”

    基地里面,有篮球场,有大操场。

    有穿着军装的不少人。

    我问道:“这不会都是当兵的吧。”

    黑珍珠说:“很多退伍的军官,都是聘请来执教的。”

    我说道:“这样子啊,执教什么啊。难道,这里也是你开的?”

    黑珍珠说:“幕后老板。”

    我说:“厉害。居然开了一个那么大的基地。”

    看起来,光是可以ti gong住人的宿舍,就有七八栋。

    我问:“那你开那么大的培训基地,也没人啊。”

    黑珍珠说:“怎么没人。”

    我说:“你看,都是关着灯的,哪有人住,除了那边那栋,是军官的住的地方外,都没人来培训。”

    黑珍珠说道:“开学是什么时候。三月,九月,基本很多个学校都和我们合作,送学生来培训,还有很多公司。这段时间,是淡季,刚好,用来好好培训你们。”

    我说道:“厉害啊,你可真会赚钱啊。开这么大个培训基地,要不少钱吧。”

    黑珍珠说:“和部队的一些领导熟,不然搞不起来,你别想着这些,你没那人脉。”

    我说:“我知道,我就随口问问。不过,陈逊他们呢?”

    黑珍珠说:“跑十公里,没回来到。外面有公路,沿着公路绕着城镇一圈,刚好十公里。”

    我说道:“十公里。对陈逊他们来说,算个球啊。”

    黑珍珠说:“早上十公里,中午十公里,晚上十公里,睡觉之前,还要十公里。跑不完,不睡觉,不要吃饭。”

    我惊愕,那么热的天气,那么大的太阳,那不要人狗命了啊。

    我说:“那,那还用睡觉吃饭吗,还用做其他事吗,还需要培训其他妈。”

    黑珍珠说:“只有把体能先搞上来,再考虑别的。你也是。”

    我急忙摇头:“不不不,我,我跑不了,真的跑不了,再说了,我也没那么多时间。”

    黑珍珠说:“你的训练强度没那么大,但是,也是需要训练!”

    我说:“我可以接受训练,但我实在是跑不了那么多,一半都不行,四分之一都不行。”

    黑珍珠冷笑一声。

    她这冷笑几个意思,我正想问她,门口大门开了,有人跑了进来,穿着军绿色的训练服跑进来了,到了操场上,就倒在了操场上。

    后面几个陆续进来,是陈逊他们。

    我说道:“你真会把人玩死的。”

    黑珍珠说:“这对我们的人来说,只是小菜一碟。”

    我说:“这还小菜一碟啊?”

    黑珍珠说:“我们的人都是负重跑,他们都没负重。”

    我呵呵笑了一声:“一天跑上四五十公里,你以为是千里马。汗血宝马。”

    黑珍珠说:“放心,不要太可怜他们,很快轮到你。”

    我摇着头。

    以前在学校,打球的时候,就有同学弄计步器来计算,一共才跑了不到十五公里,已经累趴了。

    现在,一天要跑四十公里。

    四十公里,大热天,这不是要人狗命吗。

    我就是跑十公里我都累死了。

    我说道:“这也不是去打仗,别太夸张了,真要死人的。”

    黑珍珠说:“真想在这里站得住脚,打得赢别人再说,想的得赢同样训练有素的别人,就是要打仗。”

    我说:“好吧,我觉得你说的是对的,但是对他们来说,未免太残酷了一些。”

    跑进来的已经有了近一半的人,一个一个的到了后,就倒在了地上,大口呼吸一动不动。

    还有的站起来后,去喝水。

    我问道:“他们为什么那么拼着跑。”

    黑珍珠说道:“第一名可以免下回十公里长跑的训练,最后一名。”

    她停顿了一下,然后说道:“先站着看所有人吃饭,等所有人吃饱了,都退场了,他才能吃。”

    我说:“好吧,估计也没什么。”

    黑珍珠说:“当你跑完了十公里,你就不会说这种话了。”

    又等了一会儿,终于,都跑了回来,最后一名拖着沉重的脚步,跑了进来后,他没有倒在地上,而是主动的上了台上,直直的站着。

    黑珍珠说:“这是惩罚。”

    我说:“这只是下午。晚上还要跑一次?”

    黑珍珠说:“对。”

    然后,食堂开饭,他们都要排好队,八个队,唱歌,分队唱歌,哪个队大声的,先进去吃饭,最小声的,好,留着最后,做五十或者一百个俯卧撑,然后进去吃饭。

    最后一名可怜的站在台上。

    我说道:“训练就这样子了?”

    黑珍珠说:“三个月,先用半个月进行体能训练,然后是其他方面的训练,最后才是搏击等训练。”

    我说道:“好吧,挺有意思的。”

    黑珍珠说道:“和彩姐都谈了吧。”

    我说道:“谈了,我一直想去找找她聊聊,但一直没时间。”

    黑珍珠说:“那就是谈裂了。”

    我说:“嗯,她不太想让我们跑你这里做手下。”

    黑珍珠说:“已经没有回头路。”

    我说:“我担心和她反目成仇。”

    黑珍珠说:“反目成仇又怎样,她还没够格和我叫板。”

    我说:“我倒是不担心这些,担心的是我们之间的关系破裂了。毕竟以前都那么好,走到了这一步,想起来的话,心里确实挺不舒服的。”

    黑珍珠说:“别去找她了,想聊什么让她来找我聊。我们回去吧。”

    我说道:“好吧,那我先去和陈逊聊几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