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93章 那女囚该死
    乔丁被带来了。

    好久没见她了,因为我实在太忙,不忙的时候,就觉得累,也懒得找她。

    别说她了,就是李姗娜,我都没空找。

    李姗娜还经常在礼堂排练,可我实在没空去看。

    至于乔丁,更没空找了。

    乔丁看起来,比以前丰润了一些,皮肤更白皙,她竟然剃了光头,整个人看起来,有点道骨仙风的样子。

    穿着囚服竟然穿出道骨仙风的感觉,呵呵,如果年轻一些,她看起来像是电视剧上笑傲江湖仰慕令狐冲的那个光头尼姑仪琳。

    我让她坐下,然后给她倒水。

    我说道:“怎么剃了一个光头呢。”

    乔丁说道:“凉快。”

    我说:“狱警能让你这么干吗。”

    乔丁说道:“收点钱,就能了。”

    我说道:“这帮的家伙。”

    乔丁说道:“上梁不正所以下梁歪。”

    我把水杯放在她手上,说:“乔丁,你这可是骂我们啊。”

    乔丁说道:“不是吗。”

    我说道:“唉,你知道,我们监区以前,亲属来看望女囚,送钱送东西进来,都要扣着差不多一半这样的东西和钱来分,后来我取缔了,狱警管教们的利益受损。当然这么跟你说很无耻,因为她们跟强盗无异。不过我就是这么说的。然后我后来不给她们要了,她们没什么来源了,然后监狱里一些可以做的东西,例如一些卖卖小画报之类的小外快,我也不能管太严了,不然她们都不听我了,实在是抱歉啊。”

    乔丁说道:“你不需要道歉,我知道你对女囚们已经够好了。”

    乔丁喝着水,我问道:“怎么样,有毒吗。”

    乔丁笑了。

    我说道:“我真的很佩服你,一眼能看出水里面有没有毒。”

    我问道:“最近你在忙些什么啊。”

    乔丁说道:“没忙什么,看百~万小!说,研究一些东西。”

    我说:“抱歉啊,我也实在忙,没空去见过你。”

    乔丁说:“忙是借口吧。因为我不漂亮,如果我有别的女囚那么漂亮,你早就去找了。”

    我说:“会吗。”

    乔丁说:“如果我像柳智慧,薛羽眉那样的漂亮,你会去看我吧。”

    我尴尬的笑笑。

    乔丁说道:“逗你的,别放心上。”

    我说道:“知道,不会放心上的,哦你研究什么啊。”

    乔丁说道:“研究让人类如何得到永生。”

    她每次和我说话,都能让我震撼,不是我想问,而是她一开口,就很让我感到了兴趣。

    超现实的科学家。

    我问道:“在监狱里,你能发明什么灵丹妙药,让人吃了得到永生吗。”

    乔丁说道:“你记得古代皇帝,秦始皇那些皇帝,吃的炼丹药吗。”

    我说:“切,那些东西,听说都是从金属石头里弄出来了,含有很多的水银之类的,吃下去会提前去死,还怎么永生啊。你不会发明出来了这些丹药啊,那得让我试一试,看我会不会马上死啊。”

    乔丁说道:“人的,以目前的科学技术,还是很难达到永生,让不死,不衰老,目前很难做到。”

    我说:“你以前说过了,把大脑弄到机器身上,弄到机器人身上,什么神经的连着机器的线路,然后就永生了。”

    乔丁说道:“其实,按照目前的科学技术,可以把人们在死亡之前的记忆和性格,下载到电脑上,创造一个化身。这个化身有人类的性格和记忆,通过人工智能,和正常的人类和他交流,他们虽然人死了,但记忆和思想,还是活着的。”

    我眨巴着眼:“听不懂。太深奥,太高科技。”

    乔丁说道:“我这些天就在想这个,如果把人的记忆和性格下载到了智能电脑上,然后,人身虽然死了,但思想和记忆性格都在电脑上,通过电脑,利用全息技术,我们可以投射成一个三维立体的人的形态,和我们交流。”

    我长大了嘴巴,然后合拢:“怎么把人下载到电脑里面?”

    乔丁说:“这确实有些难,但并非不能不实现。”

    我说:“就这点,把人的性格和记忆拷贝下载到电脑上,这怎么可能呢。”

    乔丁说:“如果是一个机器人,可以很清楚的,像人一样的思想呢。”

    我说:“好吧,我觉得,你出了监狱后,可以好好的研究这些东西,在监狱里,真是限制了你的发展。包括你说的空间瞬间移动,穿越时空。我觉得这些东西以后都会实现,希望你早日研究出来。”

    乔丁笑笑。

    我说:“我今天找你来,是想和你谈一件事。”

    乔丁问:“什么呢。”

    我说:“有一名女囚,得了病,却去医院检查都检查不出来,如同快要枯死的一棵树。她怀疑她中了毒。”

    乔丁看着我:“你怀疑是我?”

    我笑了笑,说道:“是吗。”

    乔丁说道:“你说是,那就是了。”

    我说道:“在监狱里能给人下毒的,除了你,我想也没有几人能做到。而且这毒还查不出来。她自己也说她欺负过你。”

    乔丁说道:“那女的该死。”

    我说:“她实际上只是农佳婕的走狗。”

    乔丁说道:“走狗比主人更该死。她是人,非要做狗。她如果是人,她应该去对付农佳婕,而不是害怕农佳婕,反过来对付比她弱小的人。所以她该死。”

    我说:“她怎么欺负你了。”

    乔丁说道:“曾经打过我。”

    我说:“你在监狱里,居然有人敢打你。”

    乔丁说:“有人不会信我能sha ren。”

    我说:“你曾经说,杀死那大姐大,以儆效尤,现在她不相信你能sha ren。所以她欺负你了。”

    乔丁说:“因为我的光头很显眼,她们看着觉得有意思,让我扮演男人,和她们那个。就是她逼的,你说她该不该死。”

    那个?

    好吧,我想我明白是哪个了。

    逼着乔丁扮演男人的角色。

    监狱里没男人。

    那如果她逼着乔丁和她们搞,而人家乔丁不愿意,那是的确对乔丁来说挺恶心的,所以,活该她该受到惩罚。

    不过,就这样子就让她死也太严重了一些。

    看来,可悲之人真的有可恨之处。

    我说道:“让她死也太严重了吧。”

    乔丁说道:“这种人不死,活着干嘛。”

    我说道:“好吧,那我想替她求情。”

    乔丁看了看我,说道:“你替她求情了,然后,她还是回来做人家的走狗对付我们。”

    我说:“我保证她不会再是走狗。”

    乔丁说:“即使不会是走狗,她自己也有着欺负人的习惯。欺软怕硬,不是东西。”

    我说道:“这点我也向你保证她不会。乔丁啊,我刚做这指导员不久,如果监区里出了事的话,我很难办的。”

    乔丁说道:“她不值得你求情。”

    我说:“原谅她这次。”

    乔丁说:“你想用什么求,面子吗。”

    我点了点头:“卖我一个面子。”

    她说:“面子让我得不到切实的利益,不行。”

    我说道:“好吧,那你想要什么。”

    乔丁说道:“农佳婕她们一帮人在监区里为非作歹,你们还管不管了。”

    我说道:“我们当然管了,但是有些事情,我们确实看不到,而且,也很难治她们,皮厚了,打也不行,关也不行。不怕痛,不怕关,确实难啊。”

    乔丁说道:“那就把她弄死了好了。”

    我说:“乔丁啊,别开口闭口的就弄死人吧,好歹是一条人命。”

    乔丁说:“监狱是改造人的地方,你们都治不了犯人了,还让她们在这里横行霸道,你们这算什么呢。你还想着让犯人管犯人,我觉得你想法很好,可是,你们自己为什么管不了。”

    我说:“打她她也不怕,关着也不怕,你说该怎么办。”

    乔丁说:“弄死!”

    我说:“唉,我真是服了你了,不说多,弄死了,人家家属善罢甘休吗。再说了,我们这很难做的。”

    乔丁说:“就因为你们怕担责任,所以,我们这些善良的女囚,就活该受恶人的罪吗。我可以答应你放过她,但是农佳婕如果还欺负到我头上,她就该死了!”

    我说道:“你也别老是让人死啊死的,你就这样子吧,到时候弄点什么药,让她痛不欲生的就好了嘛。给她一些教训。”

    乔丁说道:“怕是她们都不吸取教训,只有死了才是教训。”

    我说:“其实关于监狱里的狱霸的问题,一直都是存在的,就和外面的一些人一样,喜欢欺负别人。”

    乔丁说:“外面的还可以躲,在这里,谁能躲。”

    我说:“以前薛羽眉把农佳婕她们招入麾下,因为受到骆宜嘉她们的长期欺凌,组了一个组织对抗骆宜嘉,没想到农佳婕现在反而成了不讲理的狱霸。”

    乔丁说道:“既然你治不了,那我来治。”

    我说:“先把这个女囚放过吧,如果她们还欺负你们,再说好吗。”

    乔丁说:“只有这次。”

    我点了点头:“谢谢。”

    叫来了沈月,让她带着乔丁回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