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92章 超现实女shā shǒu
    我观察着这名女囚,眼神都没有了亮光,瞳孔都暗淡了,这不是快死的节奏吗。

    我心想,可能这就是报应,你要捅死别人,老天看你不顺眼,老天都要收了你。

    我问道:“有什么问题呢。”

    她有气无力的抬起头,努力的看了看我,仿佛,一夜间,苍老了几十岁。

    她说道:“你,你是医生。”

    我说道:“我是心理咨询师,你不会不知道吧。”

    她说:“你治不了我。”

    我问:“为什么这么说。难道你知道你自己得的什么病?”

    她说道:“我,可能被人下毒了。”

    她有气无力。

    下毒?

    在监狱里,被人下毒,怎么可能呢。

    我说道:“不可能的事,在监狱里,不可能有人能给你下毒。哪有那么容易带进来?哪有那么容易下毒?而且你去了医院,都没检查出来什么病,难道他们医院那么蠢?”

    她说道:“我和医生说我是被下毒的,他们都不相信。”

    我说:“我也不相信。”

    她说:“她们说我精神有问题,妄想症,所以送我来了这里。”

    我低着头,看了看她,看起来,的确是像疾病重症患者,快死的那种,奄奄一息。

    但是她自己说自己被人下毒了。

    什么毒?

    还查不出来?

    我问道:“谁会给你下毒?你说。我查。”

    她摇摇头,说:“我得罪的人太多了。”

    我问:“在监狱得罪的人太多了吗?”

    她说:“是。”

    我问道:“那你为什么甘愿去得罪人?你知道这样做是不对的吗。”

    她说道:“我,我不想做,可是她们逼着我,如果我不愿意,她们就让我不好过。我成了她们的打手。”

    我问:“谁啊。”

    她说道:“农佳婕她们。”

    我点了一支烟,叹气,说:“那你不会干掉她们吗。”

    她说:“我反抗,打不赢,她们还控制着我mei mei,她们欺负我mei mei。”

    我问道:“你mei mei?”

    她说:“我是因为和mei mei一起贩毒,被抓进来的。我mei mei在另外那边监室,也是农佳婕她们管的。”

    我问道:“你mei mei,居然和你一起进来一个监狱,一起犯罪,还一个监区,真是姐妹情深。”

    她说道:“她是被我害的,我跟了一个渣男,他是吸毒的,贩毒养吸,在他花言巧语下,我也和他一起贩毒,第一次带毒,就想着和我mei mei带,让我mei mei帮忙,她还没知情的情况下,就被我害了。”

    我说:“那她和你一起判一样严重的刑?”

    她说:“我mei mei抢着说是她让我贩毒的,是她带的,她为了保护我。她本来是真的不知情,她这么一说,就完了。”

    我说:“好吧,那你觉得,会是谁害你的?”

    她说道:“很多我害过的人,高丽那些人,还有另外的,都有可能。”

    我说道:“你怀疑你害过了她们,她们给你下了毒是吧。那你说说这些人的名字,我给你查一查。”

    她说:“你不会查得出来的,高丽就控制了很多手下,如果是她指使的,她不会承认。”

    我说:“你别说在监狱里下毒,就是能弄到毒进来都很难。怎么给你下毒啊,你妄想症了吧。”

    她说:“哼,你们狱警不就很多有人带东西进来卖给我们吗。我要杀高丽的那把刀,还是你们狱警卖给我的,八千块!有钱什么买不到。”

    我说:“那我问你,为什么宁愿让你冒着被判死刑的危险,去捅死人。”

    她说:“我mei mei在这里天天受煎熬,她们说,如果我愿意,她们让她过更好的日子,不再欺凌她。照顾好她。我欠她已经够多了。”

    我说:“好吧,看来,监狱里的这种欺凌现象,还是非常的多啊。”

    她说:“你们是看不到这些事情的发生的。”

    我说:“所以你甘愿沦为她们的打手,sha shou。”

    她说:“我也不想活了,把我mei mei害成这样,我还有什么脸面对她。她们让我去sha ren,去打人,给我钱,对我mei mei好,我怎么不愿意呢?她们让我打沈星,乔丁,杀高丽。我都没眨一下眼。”

    等等,提到了一个很熟悉的人,乔丁。

    乔丁。

    竟然去打了乔丁。

    那个sha ren于无形的女人。

    超现实的从未来穿越过来的女sha shou。

    所谓的人才集中在监狱,呵呵,何止是人才,乔丁也好,柳智慧也好,都是天才中的天才,她们肯定是未来穿越来的。

    以柳智慧和乔丁的本事,从监狱中逃出去,对她们来说,并不难。

    而眼前这个女人,得罪了乔丁。

    我觉得,她离死不远了。

    如果我不找乔丁的话,她真的离死不远了,不用去猜了,她肯定是被乔丁下毒了。

    她自己喃喃说道:“这是报应,我该得到的报应。死就死了,可是到死也不知道为什么死,不知道谁让我死的。”

    我说:“其实你也活该死。”

    她说:“我知道。”

    我说道:“我这里有一些药,你吃了也许会好一些,你是因为想太多,所以导致的身体病了。”

    她不屑的冷笑:“你在安慰我呢。”

    我说:“对,我安慰你呢。你吃不吃。”

    她说:“如果我不吃呢。”

    我问:“为什么不吃。”

    她说道:“我觉得没有任何的作用。”

    我说道:“行,那你就安心的去死得了。”

    她说道:“嗯。”

    我说道:“有你这么个姐姐,我真为你mei mei感到悲哀。你害着她进来就算了,你保护不了她就算了,你还想着先去死,抛弃她一个人孤零零的在这里活下去。”

    她说道:“我抛弃?我从来没想过抛弃!”

    我说道:“你不是抛弃吗?”

    她说:“我这样也是为了她好!我付出就是为了换得她的好日子。”

    我说道:“你是为你的脆弱懦弱找借口。对很多人来说,有时候活着,比死了还需要勇气,你是没勇气活下去了,因为你内心备受煎熬,所以你求死,但是你用了个借口来安慰你自己,好让你自己心安一些。你可想过,你死了后,农佳婕她们并不履行承诺,照样折磨你mei mei呢?你不敢对付反抗农佳婕,所以,你活该受她们欺负和控制。你死了倒是好啊,你解脱了,可是你mei mei呢,照样被人欺凌,因为农佳婕她们很无耻,她们不会遵守承诺的,虽然你现在帮她们做事,看起来她们的确是对你mei mei好了一些,但是,你死了呢?谁来给你保证呢?”

    她哑口无言,沉默以对。

    我说道:“而你更是自私,你死了,好了,你mei mei在这里的大把青春都浪费了,这是你造成的,而她出去了后,在外面孤苦伶仃的一个人在社会上生存,找工作,被人欺凌,呵呵,你这姐姐,害她可她得不浅啊。”

    她自己眼泪啪嗒啪嗒掉了下来,抽泣了起来。

    然后她哭了出来:“那我怎么办。”

    我说道:“你不尝试一下,怎么知道治得了不治得了。”

    她点了点头。

    我拿了一颗药,其实就是抗抑郁类的药,应该对她这没什么作用的,因为她是被人下毒的,但是我觉得是乔丁下毒,所以,我找了乔丁,就能把她治好了。

    能在这里下毒的人,除了乔丁,找不出第二个。

    有时候,我觉得她比柳智慧还要牛太多。

    甚至我觉得,她会不会能制造出一个穿越时空的机器出来呢。

    我说道:“我把你和你mei mei调到高丽那边。”

    她急忙说道:“不,不,高丽她们会杀了我和我mei mei。”

    我说:“因为你捅了高丽的缘故,是吧。”

    她说道:“是。她不会放过我的。”

    我说:“放心吧,高丽这人心胸宽阔,如果知道你是被逼的,她很看得开的。不会伤害你的。”

    她说:“会吗。”

    妈的,农佳婕这女人,为了对付高丽,什么阴招都使得出来,只说控制了这女囚的mei mei,欺凌她mei mei让她为她们赴汤蹈火这一点,我就很瞧不起农佳婕了。

    最该毒死的人,是农佳婕。

    可是我们监狱这边,对付农佳婕,打死了不行,关禁闭关死了不行,对这种皮厚不怕死的女人,还真的难以对付。

    但是不整她,她又到处给我们惹麻烦,让我们都不好过,哪天搞出一场群殴死了几个十几个人的,我们的麻烦就真正来了。

    实际上,对这样的女囚,唯一的办法,就是让她挂了。

    但是我们也不敢杀了她啊。

    所以,让她们两姐妹过去,联手了高丽,对付农佳婕,让高丽她们把农佳婕这伙人给干掉,这样最好。

    当然,也是不能让她们出人命的,真的难做。

    我说道:“我和高丽说一下,你到时候和她解释一下,她会原谅你的。”

    她说道:“谢谢,谢谢张指导员!你对我们两姐妹有救命之恩,我们永生难忘。”

    我说:“不用太记挂在心上。”

    我叫来了沈月兰芬,让她们把这女囚带走,然后让她们两姐妹调去到高丽那边的监室,再让她们把乔丁带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