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91章 行刺高丽的女囚
    想当初,我就已经想到了林小慧那性格,很爆。

    可是,的确是没想到那么难伺候啊。

    我估计林小慧父亲很快就要她和我分手了吧。

    性格不合,难啊。

    算了,分就分吧,都怪自己,我承认都是那晚惹的祸,那样的夜色太美太温柔。

    让安百井那家伙蛊惑了几句,我自己心里就乐开了花,然后又生怕她落入别人之手,脑袋一热,就决定和她在一起。

    太草率了。

    可我更是没想到的,她脾气真的是太不好。

    出了楼下,然后往外走,这个点,天还没全黑,夏季,到了八点多天才黑。

    靠。

    走路怎么那么远。

    走出了酒店区域,然后往外面走,路过游泳馆,然后是高尔夫球馆,那高尔夫球场一大片区域,更大,然后走到了停车场,还不行,还有很长的一段路。

    在停车场那里,看到眼镜下了车,对着我招手。

    这货也真骚,开了一台红色的宝马。

    我走了过去。

    他说道:“我带你出去啊。”

    我说道:“尼玛,终于说了一句人话。”

    我爬上了他的车,他说道:“你戴好安全带啊。”

    我戴上,问道:“话说,你下班了啊。”

    眼镜说道:“下了。我顺道带你出去。”

    我说道:“你带我来的,原本就该带我出去。”

    眼镜说:“你惹林总生气了。”

    我说道:“我知道,而且很气。”

    眼镜说道:“你看起来在他这边前途不妙啊。”

    我说:“你想怎么个前途妙法呢。”

    眼镜说道:“你可能被他们家甩了。”

    我说道:“你话那么多,那么八卦,我都不知道林总看上你哪点,让你来做他mi shu。”

    眼镜说道:“我又不是他唯一的mi shu。”

    我说道:“哦。好吧。”

    眼镜说道:“林总之前想让你接手了豪雅酒店。”

    我问:“有这事。”

    眼镜点头。

    我说道:“他那么好啊。”

    眼镜说道:“小区建成几年,房子也卖完了,酒店装修好没多久,刚开业,林总想让你来管,全权放给你。”

    我点了一支烟。

    眼镜说道:“不要抽烟了,好臭的。”

    我看着他挥手的样子,说道:“你个娘娘腔,你不会是吧。”

    他说道:“当然不是。”

    我抽了一口,扔掉烟头说道:“那么说,现在是不肯把酒店给我管了啊。”

    眼镜说道:“你让他那么生气,他应该不会给了。”

    我说道:“妈的,不给就不给吧。”

    眼镜说道:“豪雅酒店值多少钱你知道吗?”

    我说:“不知道。”

    眼镜说道:“三千万,保守估计。就这块地,都能卖几百万。”

    我说:“然后呢。”

    眼镜说道:“他给了你,你转手卖出去,就有三千万。”

    我说:“是哦,我差点成了千万富翁了。”

    眼镜说道:“所以啊,你怎么能得罪他呢。”

    我说:“你说我这样子的话,会不会他直接给了我几千万,叫我离开他女儿啊。”

    眼镜说道:“不会吧。”

    我说:“要不这样,你去劝说林总,就说让我和林小慧分手了吧,因为我不值得林小慧和我交往,更不值得为我付出和做什么。你说我这个家伙是个不成大器的家伙,让他们分手吧。然后林总会问怎么能让他们分了,你就说,你就随随便便扔给张河几个亿的就行了嘛。到时候我拿到钱了,马上和你分了,一人一半,怎么样。”

    眼镜说道:“几个亿?那么多啊。”

    我说:“那就几千万吧,我和你一人一半,你拿到钱你都自己可以买个豪雅酒店了。”

    眼镜说道:“这样不好吧。”

    我说:“怎么不好啊。”

    眼镜说:“我和你在算计他呢。他是我老板,是你女朋友的爸爸。”

    我说:“怎么,不愿意啊。”

    眼镜说道:“想愿意,可是他会给吗。”

    我说道:“不知道,可能会给,可能不给。不过我觉得不会。”

    眼镜说道:“几千万也太多了。”

    我问:“那你说多少呢。”

    眼镜说道:“一千万就好了嘛。”

    我得意的扬起手中的手表,说道:“你完蛋了,你连老板都想出卖,你真不是人啊。这是录音手表,呵呵,我给他看!”

    眼镜大吃一惊,说:“你,你设套子陷害我!”

    我说:“哈哈,兵不厌诈,谁让你那么贪心的。”

    眼镜说道:“我觉得他给你一千万就好了,我没说想和你要钱了呢。”

    我说:“靠,你这时候还想狡辩。”

    眼镜说道:“是真的。”

    我说道:“现在你狡辩也没用了,我已经录音了,我交给你的老板,你完了。”

    眼镜急了:“我那么好,你这么对我!”

    我说:“你哪里好了。”

    眼镜说道:“我都送你出来回家。”

    我说:“这都算好了啊。”

    眼镜急慌了。

    我笑了笑说:“跟你开玩笑的,手表怎么能录音呢,你煞笔啊。”

    他想了想,的确如此啊。

    我说道:“我和林小慧,能在一起就在一起吧,不在一起就不在一起,老子可不会为了五斗米而折一辈子的腰杆。我在这里下车,我要逛街,拜拜。”

    他停了车,我下了车,挥挥手,这厮开车走了。

    挺好玩的这家伙。

    逛街,买了一些东西,其实我很节俭,但是,一些必需用品还是要买的。

    提着这些东西回到家,感觉,有个女人才是好,之前梁语文在,我都不考虑过这些事情,她会把家里上下打点得干干净净,让我下班后回来,想找点事来忙,都没有。

    甚至,她连早上我要穿的袜子都给我摆好了新洗好的袜子。

    而且,我洗澡前,换洗的衣物内衣都给我找好了,甚至很多时候,我起来,她先起来,早餐给我备好,牙膏都给我挤好了。

    看着这房子里,空荡荡了,如同我空荡荡的心,再也没有了她。

    我有种想哭的冲动。

    想到了林小慧,我更是想哭。

    如果我真找了这么个女人做我老婆?我还能幸福吗。

    越来越觉得,梁语文才是最适合的,尽管我知道,我并不是很爱她。

    但是,她能让我每天都过得很舒服,时时刻刻,这就够了,这不就是男人最梦寐以求的贤内助吗。

    手机响了,我第一时间觉得是梁语文。

    直接跳上床,拿了手机。

    看。

    好吧,是林小慧。

    我耷拉下头,把手机按了静音键,然后扔一边去了。

    躺在床上,一点力气也没有,感觉心累。

    想着梁语文,然后不洗澡,也就睡过去了。

    上班。

    没什么要忙的。

    坐在心理咨询办公室里百~万小!说。

    在这里我放了不少书,百~万小!说是打发时间的一种方式。

    有人敲门。

    我说请进。

    推门进来的,是沈月和兰芬。

    我问道:“干嘛。”

    沈月进来,说道:“有个女犯人,你要看一看。”

    我说:“看什么。”

    沈月说道:“看病。”

    我说:“心病?”

    沈月说道:“是人病了。不是心病了。”

    我问:“人病了不送去医务室,送来这里做什么。”

    沈月说道:“送去医务室,送去医院,都检查不出来,像是中毒了。越来越萎靡,越来越瘦弱,短短几天而已,是不是被心病折磨的快要死了?”

    我说道:“我靠,那么夸张,带进来看看。”

    沈月叫兰芬和外面几个狱警带进来。

    我说道:“医院都治不了,带到我这里,我更治不了啊。”

    记得我有个朋友,以前是我的同学,他便一次喝酒后跟我说,他父亲得了病,不想吃饭,吃饭就呕吐,很快就瘦弱了,从县医院检查到市医院,都检查不出来什么病,然后送去省城大医院,各项检查,全身,从血液到骨髓,全都他妈的检查了,还是检查不出来,最后,送回县医院,院长和他爸有些交情,边努力的研究朋友爸爸这软弱无力,不想吃饭的什么病情,最后,检查出来了,胃部出了问题。

    我觉得的是,医院都那么难检查出来一个人得了什么病,送来我这里,有用吗。

    不过,还是看看吧。

    被带进来的女囚,却是那个拿着刀子差点捅死高丽的女囚,但是,头发却看上去枯萎了,人也消瘦了很多,眼窝都凹进去,脸部看到的都是骷髅一样的。

    我吃惊:“这,这,这不就是那个女囚吗!”

    沈月说:“对啊,刚从禁闭室放出来,没几天,就这样子了。”

    我说道:“妈的,这女人,我们不报警抓了去判个无期都好了,谋杀罪啊!故意谋杀。救什么救啊。”

    沈月说:“那死在我们监区,总是不好的吧。我们都很麻烦的。”

    我挠着头说道:“唉,锁上吧。”

    她被锁在了那铁凳子上。

    前段时间她行刺高丽,还非常的看起来强壮,可是,现在这样子,跟骷髅一样,简直是吸毒后暴瘦才这样子的吧。

    沈月兰芬等人说道:“那你看看吧指导员,我们去外面等了。”

    我挥挥手,说:“去吧。”

    她们几个一起出去了,然后关上了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