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88章 这样算是背叛吗
    黑珍珠看看我,暧昧的说道:“你说,我晚上训练你什么呢。”

    我看着她这媚态,说道:“好好好,什么时候开始呢。”

    黑珍珠说道:“明晚。”

    我说:“好好好。那,我也算是你手下的一员?”

    黑珍珠说:“可是可不是。”

    我问:“什么叫可是可不是?”

    黑珍珠说道:“你在彩姐那边是怎么样的位置,在我这边就是什么位置。你可以调动陈逊他们。你也有一份工资。”

    我说:“这么好啊。然后呢。”

    黑珍珠说道:“让你该做的事,你不可以拒绝。”

    我问:“什么事呢。”

    黑珍珠说道:“放心,打打杀杀的事,轮不到你。”

    我问:“那会是什么。”

    黑珍珠说:“到时候遇到什么事,看吧。”

    我说:“比如?上刀山下火海,进女厕跳粪坑?冲进女澡堂tou pai?”

    黑珍珠说:“别问那么多,你可以拒绝,我也可以开除你。”

    我说:“好吧,那看你让我做什么再说吧,如果是跳粪坑,那我拒绝。”

    黑珍珠说:“你跳粪坑对我没好处,我不会让你这么做。”

    我问道:“还有个问题,你想如何带着陈逊他们,发家致富啊。”

    黑珍珠说:“说说你的高见。”

    我说:“沙镇那边,不是有一边,归陈逊他们管嘛。这点,不要浪费了资源啊。”

    黑珍珠说道:“这不是你所考虑的事情了。这是我的事情。”

    我黑着脸道:“你又让我说我的高见,难道我不能说吗。”

    黑珍珠说道:“以后这种事情,不是你该说的。”

    我说:“我只是建议。”

    黑珍珠说道:“好,现在最关键的一个问题,你们如何处理你们和彩姐那边的关系。你给我一个建议。”

    我和陈逊都沉默了。

    黑珍珠笑笑,说道:“就这么点事,都解决不了。那还是别来跟我了。”

    我看着陈逊,陈逊看着我。

    黑珍珠说道:“你先说。”

    她让陈逊先说:“你。”

    陈逊想了想,说道:“我们之前,是忠心耿耿死心塌地的跟着彩姐,可自从她优柔寡断放了霸王龙,被霸王龙占了老巢和地盘后,就一蹶不振,跑去了其他的地方,我们自己在这里开疆拓土,她坐收其成,这我们没什么好说的,可让我们这些手下,感受到更多的是她已经没有向上和努力积极的心态,就是一种有就做没有就算的心态。这一次,我们在这边已经搞到没有立锥之地,可是她还是不肯接纳我们过去。我们感到的是,我们被她放弃了,不是我们想离开,而是她先抛弃了我们。我们实在没有了出路,这样下去,队伍只能散了,我们,为了生存下去,这也很无奈。于情于理,我们都没有对不起彩姐的地方,我们自己努力拼来的,都是给她打工的,我们毫无怨言,但现在我们在这样的情况下,她既然不理不顾,那我们只能寻找更好的靠山。而就是到了珍珠姐你这边后,你和我们之前定的那合同,分的钱,该给彩姐的,我们照样会给她,我们拿少的。”

    黑珍珠说道:“很好的部下。你们对得起了你们的主子。”

    我呵呵对陈逊举大拇指,虽然说着不是很流畅,但至少表达到位了。

    黑珍珠问我:“你呢,你是彩姐手下的得力干将,是她的智囊,你率队逃了,你怎么想。”

    我说道:“三纲五常中说,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但三纲五常却还有一句话,君为臣纲,君不正,臣投他国国为民纲,国不正,民起攻之父为子纲,父不慈,子奔他乡子为父望,子不正,大义灭亲夫为妻纲,夫不正,妻可改嫁。我觉得,陈逊他们,已经尽忠了,而现在走到这要离散了这一步,只能说,再坚持下去,他们不吃土,也是要溃散了,所以,他们选择新的大树,无可厚非。鱼儿在这片不愿意容纳它的鱼塘,已经无法生存下去,只能寻找新的鱼塘,但对之前的鱼塘,还是回馈着,他们没错。我也没错。错只是于,我们没和彩姐提前说而已。”

    黑珍珠问:“好了,可以了。”

    她给陈逊倒茶,陈逊说谢谢珍珠姐。

    黑珍珠对陈逊说道:“明早带所有的手下,到楼下集合。六点半。迟到的,开除。一秒都不行。”

    陈逊道:“是,珍珠姐。”

    黑珍珠对我说道:“你明晚八点,到这里来找我。”

    我说:“好呀。”

    她说完挥挥手,示意我们走了。

    我们站起来,对她道别后,离开了。

    出了珍珠酒店后,陈逊有些激动:“我们又有希望了。”

    我说道:“别太高兴,三个月的特训,有得让你们惨的。”

    陈逊说道:“看到了未来的一片光明。”

    我说:“好吧,大概是的。”

    陈逊说:“走吧,喝几杯,我请客。”

    我说:“走就走。”

    陈逊问:“想在哪喝。”

    我说:“大排档吧,我有些饿。”

    陈逊带着我直接去大排档。

    海鲜大排档。

    点了一桌吃的。

    明知道吃不完,但就是点。

    上了菜后,两人却不怎么吃,就只喝酒了。

    陈逊发着信息。

    说告诉了兄弟们,兄弟们都很高兴。

    然后,他还叫了他的两个得力手下过来一起喝酒。

    正开心的喝着聊着的时候,陈逊的两个手下过来了。

    不过,他们却是一脸严肃。

    陈逊看着他们,说道:“怎么了,不高兴?”

    他们站着,也不坐下,看了看后面。

    身后有谁来了?

    我们看往他们身后。

    一辆白色越野轿车上,下来了一位女士。

    不是彩姐又是谁。

    我和陈逊面面相觑,然后陈逊压低声音问他们两:“怎么了!你们带来的?”

    彩姐已经走到了我们面前:“是我让他们带着来的。”

    彩姐过来后,坐在了我和陈逊的中间那位置。

    我点了一支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我们之前都已经商量过,要告诉彩姐的,不过,羞于启齿啊,到底如何开口是好。

    我抽着烟,看着陈逊。

    彩姐说道:“怎么了,不欢迎。”

    陈逊说道:“彩姐想吃些什么。”

    彩姐说:“我还有心情吃吗。”

    我拿了菜单,僵住,然后放着菜单在她面前:“彩姐,你看看,这里东西,还是不错的。我都经常来。”

    她应该还没知道吧,或者说,这两个家伙已经告诉了她了?

    彩姐说道:“你们两个好样的。”

    陈逊给彩姐倒酒:“彩姐,我们喝一杯吧。”

    彩姐看着酒杯,说:“喝什么呢,庆祝你们找了新东家吗。”

    原来,她真的已经知道了。

    我看着那两个站着的家伙。

    彩姐说道:“别看着他们,你们的这些人,都是我手下,他们没道理不告诉我,没你们两个那么不要脸,缺德。”

    陈逊一下子跪在了彩姐面前:“彩姐,对不起。我们也是为了生存下去。”

    两个站着的家伙也求情:“彩姐,逊哥的确是为了我们,他不想看到我们散了。”

    我一下子把陈逊拉了起来说道:“你没错,你为什么要跪着她!”

    陈逊被我拉起来。

    彩姐问我:“他还没错?他背叛了我,他没错!”

    我说道:“他怎么背叛你了。”

    彩姐对我说道:“张河,我对你怎么样,你心里自己知道,你为什么也要这么对我,拉着我的人过去投靠别人。”

    我说道:“彩姐,我是很感谢你之前对我的好,你一直待我很好。可是,你让我作为你一个谋士之类的,却从不听我的建议,如果建议是错了的你不听,我无话可说,但建议都是对的你不听,那我怎么还能为你出谋划策。当时我说消灭霸王龙,抓了他,处理他,以绝后患,你不听,心软放走他,他走了把你的地盘都给吞了,也许你想得开,去了另外一个地方,每天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活得好好的,但是他们呢。陈逊他们,是要生活下去的,生存比什么都重要。当我们好不容易在后街打下来这块地盘,你呢?你有出来跟我们一起奋斗,共甘共苦,想着把这里搞好吗?我们把饭店弄到这边,开拓疆土,搞起来了,你却玩你的,旅游你的,好吧,我们也不怪你了。但是他们的辛苦所得,全交给你了。后来这里呆不下去了,你又不接纳他们,他们无处可去,无路可走,然后跟你申请说回去,你又不愿意,你是想让他们自生自灭吗。他们辛辛苦苦为你挣钱为你劳作,这就是他们该得到的结果?说着让你去沙镇投资,你又不愿意,那不是逼着他们都散了吗。他们无奈的为了生存下去,找了黑珍珠合作,然而,他们说他们替黑珍珠做事,他们该得到的收入,很大部分都是要分你的。他们还不够好吗?你还想怎么样?已经仁至义尽了,你还想怎么样,还能骂他们什么。”

    彩姐沉默了。

    我就想,你自己首先没本事没能力把队伍带好,而且也把他们不放在心上,既然这样子,还不放走他们寻找出路,跟着你等死了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