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86章 陈逊被围攻
    醒来后,已经不见了陈逊。

    他有晨练的习惯,估计去跑步了。

    我起来,打开手机。

    来了几条来电提醒,都是林小慧的。

    然后是她发来的信息,让我不要生气了,她不再闹了。

    然后,是说她已经回到了家,让我不要担心,说晚安。

    我回了公寓,看到自己家中,收拾干干净净,第一感觉像是梁语文还在的时候,不过我知道,是林小慧为了讨好我而这么做的。

    我洗漱后,去上了班。

    下班后,依旧回来了公寓,没想到,却看到林小慧站在公寓楼下,提着水果啊吃的啊等我回来。

    我看到她就不爽:“干嘛。”

    她说:“你还生气啊。”

    我说:“我说如果你来这里和我吵架,以后就别来了好吗。”

    她眼泪在眼睛里打转:“我来给你道歉的。我以后我不这样子了。”

    我看着她,这副样子挺可怜的,好吧,我原谅她,我抱了抱她,说:“好了原谅你了,走吧,一起吃饭去。”

    她说道:“不能和你去吃饭了。”

    我问:“怎么了。”

    她说道:“我爸爸带着我去和他朋友家人吃饭。”

    我说:“好吧。”

    她拿着水果给我:“那你不生气了哦。”

    我说:“不生气。”

    她说:“那我们晚点联系,我先走了啊。”

    说着,她在我脸上亲了一下,然后走向不远处的一辆车。

    她开车来的。

    上车后,她走了。

    我倒是如释重负,看到她来,我就心情沉重。

    想着给梁语文发什么信息好,想着还是发了你保重三个字。

    打dian hua问了一下镜子,镜子说,梁语文的确今天要出国了。

    我问她去了哪儿。

    镜子说国。

    好吧,我只能,祝福。

    还能怎么样呢。

    她已经走了,不知什么时候回来了,这说出国,还能愿意真的回来见我吗。

    我觉得,很渺茫。

    因为,她的性格,注定了她这样子的选择,如果在古代,我想,梁语文一定是个自己回家上吊自杀的贞洁烈女。

    我的手机响了。

    我看看,是黑珍珠打来的。

    这女人不知道找我何事。

    我接了dian hua。

    黑珍珠叫我过去她那里一趟,有事找我聊。

    我过去了。

    到了黑珍珠的办公室,她却带着我出了她办公室,走到了另外的一边的一个大办公室。

    进去了后,出了外面,办公室外面有个很大的阳台,黑珍珠说:“这里平时上班累了,可以出来晒晒太阳,吹吹风,huo donghuo dong。”

    我说:“大晚上的,你带我来这里,吹风huo dong?晒月亮。”

    黑珍珠说:“那你觉得我带你来这里做什么。”

    我说:“是不是要干点跟风月有关的事,例如在这里搞什么很刺激的事。”

    黑珍珠说:“男人的脑子中,除了那些事,还能有什么。”

    我说:“你不也这样,要不也不会换男人比换衣服还勤快。”

    黑珍珠说:“你过来。”

    我走过去。

    黑珍珠指着楼下,这里是十八还是十九层了,从这里往下看,很高。

    黑珍珠指着右边,说道:“那是什么。”

    我说:“就是你那酒吧娱乐一条街了。”

    然后过去对面不远,就是那摩天轮了。

    很漂亮,看起来,也有不少人坐着转着。

    我点了一支烟,说道:“风景挺不错的。”

    黑珍珠指着左边的远处一片空地,又不少的遮阳伞,像夜宵摊那样的地方,人不少,都在那边围着干嘛。

    起码有上百人。

    黑珍珠说:“那里是什么。”

    我说:“是什么?夜宵摊?开到这边来?”

    黑珍珠拿着手机,然后开着拍照功能,放大给我看。

    像是用了望远镜功能一样了。

    看手机屏幕上,那些人在下面,好像是在赌博。

    果真是在太阳伞下赌博啊。

    开赌了这边。

    然后,黑珍珠指着每个角落的一些人,说道:“看,都认识吗。”

    我说:“挺眼熟的。”

    我认出来了,是陈逊手下的人。

    陈逊说的要开赌,这家伙,果然带着手下们,重操旧业了!

    黑珍珠对我说道:“你可真行啊你。在我后面空地那边开赌!那些,那些,都是望风的。”

    我说:“我听陈逊和我说过,说要开赌,因为手下没事干了。我不也求了你了吗,说要让你带着他们做事,挣钱闯天下,你不愿意,那他们就只能做这些了,他们每个月领到的钱不多。陈逊又担心他们都散了。”

    黑珍珠说:“原来如此。”

    我说道:“对呀,不过我会说他的,不能搞违法的事啊。这钱挣得不光彩。”

    黑珍珠说道:“我不管光彩不光彩,总之,你们来这里弄,也不提前和我说,会影响到我的生意。”

    我说:“我知道这片区是你的地,但是那块空地,是未建设的地,不是你的吧。”

    黑珍珠说:“那让人知道了,怎么说。会不会影响到生意。”

    我说:“那我和他说,让他去其他地方开吧。”

    黑珍珠说道:“不过我认为你们根本开不下去。”

    我说道:“为什么这么说。”

    黑珍珠说:“这几天我看了一下,发现有些人鬼鬼祟祟的,在附近楼顶,往下看,偷偷观察,那些不是你们的人,我估计是想要给你们制造麻烦的人。”

    我说:“环城帮和我们一起了,以前黑衣帮倒是经常和我们用这招,互相破坏,大家都搞不下去。难道是,四联帮。”

    黑珍珠说:“可能是吧。”

    然后她指着一片楼顶区域说道:“你看那几个。”

    我往下面看,果然,那几个探着脑袋鬼鬼祟祟往赌摊下面看。

    我们在更上面的楼层,所以清清楚楚的看到他们在那楼顶的行动。

    他们还在打着dian hua。

    黑珍珠打dian hua叫人拿来了望远镜,说道:“不仅是这边楼顶,还有另外的那边,还有那一栋。都有。”

    我拿着望远镜看,果然如此。

    而我看到下面最近的那栋楼楼顶往下看的人时,我吃了一惊,因为那三个人中,有两个就很眼熟。

    是,碰瓷的那两个年轻人。

    昨晚开宝马碰瓷安百井的那两个年轻人,然后一下子叫了上百人过来的。

    我说道:“这两个我见过,昨晚还碰瓷了我朋友的车,就在烧烤摊那边,一下子他们还叫了上百人过来和我们搞。如果不是jing cha来,都开干了。”

    黑珍珠问:“什么帮派的。”

    我说:“我不知道。反正是从市区那边过来的。”

    黑珍珠说:“那么说,是四联帮的人了。”

    我说:“没确定。”

    黑珍珠说:“不用确定,肯定是了。”

    我说道:“那么肯定啊。可是他们穿着打扮什么的都和四联帮不同呢。”

    黑珍珠说:“你们以前还管着一群混混呢,他们和你们一样吗。”

    对,那时候陈逊他们逼着竹筏竹林他们替陈逊做事呢。

    这四联帮,估计也是一样的,让这帮混混给他们干活了。

    我说道:“不知道他们想干嘛呢。”

    黑珍珠说道:“这些是小混混,利用起来,也挺好用。他们在这里,盯着你们的赌摊,当然是要针对你们了。”

    我说道:“呵呵,是要叫人去烂赌,然后打架,然后报警,闹出事了,让陈逊他们开不了吗。”

    黑珍珠说道:“我觉得他们是想和你们打架。”

    我说道:“打架?他们打得赢吗?他们看起来就完全不是对手。”

    黑珍珠说道:“是吗。”

    我说:“你低估了陈逊他们,还是高估了小混混他们。”

    黑珍珠说道:“我觉得我没有高估谁,没有低估谁,但他们明显是有备而来,你们是没准备的。”

    我说:“那又能打得过了吗。”

    黑珍珠突然指着下面一个角落,说:“你看!”

    我看下去,用望远镜看下去,靠,下面那边集中了五六十人。

    还有左角,左下角,都是,很多很多人。

    五个出口,全部是人过来了,人数非常的多。

    黑珍珠说道:“别人真的是有备而来了。”

    然后,赌摊里面,有人在闹架,陈逊的手下进去调解拉架,接着双方混战起来,之后,各个路口放风的人,在还没缓过神,就看到黑乌乌的人群手持棍棒冲过来便打。

    黑珍珠说道:“他们盯了你们几天,早有准备,人数也比你们多,是你高估了你们自己。”

    我一看,这,糟糕了。陈逊手下的人全部被围了。

    而且对方全部带有棍棒。

    黑珍珠说:“你们得罪了四联帮,他们不会让你们好过,你们做点什么事,他们都盯着。一做点什么事,他们就来破坏。”

    我看着黑珍珠,急道:“求你,帮忙!”

    黑珍珠说道:“你和我打赌,也都是输的。我说了我不想接纳你们。”

    我说:“我不想说那么多了,求你了可以吗。”

    黑珍珠说:“好啊,你从这里跳下去。”

    我看了看下面,咬咬嘴唇。

    我当然不会跳下去,跳下去我就死定了,摔碎了。

    我说道:“你对我有那么大的恨吗。”

    黑珍珠说:“我喜欢看着你各种不爽的样子。”

    我说:“算我白求,算我白说。”

    我拿出了手机,我要报警,不过等jing cha来了,不知道他们都被打成什么样了,也不知道陈逊在不在人群中。

    可是只有报警,才能解救他们了,哪怕都被抓了,也只能报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