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79章 林小慧招亲
    和安百井聊了一会儿,深感混单位的也不易啊。

    关系做不好不行,收礼收了不行,不收也不行,做人难做。

    安百井叹气一番后,我说道:“这都什么晚会啊,你朋友生日吗。”

    刚说完,有个主持人出来,然后拿着麦克风,说话了。

    欢迎各位先生女士们,来参加今晚的晚会,首先,我们先来个什么开场舞什么的云云。

    然后就七八个穿着民族服装的mei nu,上去跳舞开场了。

    没意思。

    我问:“你那要介绍我的mei nu朋友在哪。”

    安百井说:“还没来呢。耐心点不行。”

    我说:“回去看球要紧点。”

    安百井问:“你也du qiu?”

    我说:“不du qiu。纯粹无聊看看。”

    等着这帮人跳舞结束后,主持人又出来了,说了一些什么欢迎大家来参加今晚的舞会之类的话。

    我和安百井聊着天,没心情听主持人自以为笑话的扯。

    我打着哈欠:“回去吧要不,我都觉得有些困了。”

    安百井说:“mei nu就快要出来了,你急什么啊。”

    在场所有人鼓掌,我回头看去,一个中年男子从楼梯上走下来,主持人介绍他,但是,主持人的声音都被淹没在了人群的鼓掌和欢呼声中。

    那男人,是吧,看过去太远了,我有点近视眼,也看不出来是谁,不过那穿着,就知道肯定是个成功人士了。

    能开那么大的舞会,来的人都看起来非富即贵,肯定不是一般人。

    我看了看,问安百井:“谁啊?”

    安百井说道:“你不会不认识他吧。”

    我说道:“不认识。你认识?你朋友那么厉害。”

    安百井说:“那你看他像谁?”

    我仔细盯着,说:“太远了,看不出来。”

    安百井说:“你看在场的,基本是男的多吧。”

    我看过去,的确是年轻的男子比较多,而且看起来,个个的穿着,都不一般。

    安百井指着左边的一个和几个女孩子聊天的男子说:“那个,长得很帅的,父亲是集团的老板。”

    我说:“纯净水,我们经常喝那个?”

    安百井说是,然后指着一个看起来有点非主流的男的,说:“看得出来他是富二代吗。”

    我说:“像村长的儿子。”

    安百井说:“是,差不多,父亲开矿,省里的大富豪。很有名的那口矿,前年出事故。”

    我说:“死了几十个人那个,还是那么风光啊。”

    安百井说:“有钱能解决一切。”

    我说:“这么说,来的人,我算最穷的。”

    安百井说:“不过,我也是很穷的。”

    我说:“你还穷啊,你至少有背景,你有老爸,有钱,我什么都没有。但是,这跟晚会有什么关系吗。”

    安百井说:“有关系。这么多的有钱单身男的,来这里,你说什么目的。”

    我说:“难道有个mei nu出来,然后,跟古代一样,说她家很有钱,然后叫他们比武招亲。那我可有点本事,要打架的话,我可不怕这帮人。”

    安百井说:“你很能打。”

    我说:“不算能打,但绝对经验丰富。就跟上战场太多的战士一样,已经对打架麻木了。”

    安百井说:“那挺好,那你打翻他们,把mei nu抱回家吧。”

    然后,灯光在暗下来,接着,一个女子从楼梯上走下来,从红毯大楼梯上走下来。

    等等,那么眼熟的?

    我靠。

    林小慧。

    我骂安百井道:“他妈的你不早说!”

    安百井说道:“我说什么说,我是早就想说,可是我早说出来,哪里会有这么个震撼效果?”

    我看着在场的这帮流哈喇子的二代们,说道:“他妈的,你看他们都什么表情姿态,简直跟癞蛤蟆看到天鹅一样。”

    安百井说道:“我和你说过了,林小慧的年纪,她自己都感觉岁月不饶人了,都二十几要奔三了,她家就这独苗,爸爸也想找个乘龙快婿,找个人接班,女孩子毕竟不能担起大任,再说了,林小慧对她父亲的产业也不感兴趣。为了家庭,她爸爸和她只能这样子寻找女婿给她找老公啊。”

    我指着这一大片人说道:“那有这么选女婿的吗。你看这帮人,都花花公子一样的,能做好老公,好女婿吗。”

    林小慧今天的打扮,还是如平常的她一样,简单简洁,长发披肩,一袭长裙,皮肤白皙,巧笑嫣然,大长腿,高挑,一双大眼睛,看起来整个人柔情而又时尚。

    这么一直美丽的白天鹅,落在了蛤蟆的嘴里,这?

    我开始又有心塞的感觉。

    尼玛的。

    你谈恋爱找个好人好好谈,搞什么比武招亲,都招来些什么货色。

    安百井说道:“这些人中,的确是不少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既然都知道她家有钱,也都是为了她家的钱而来的多,可是也有些不是为了钱。”

    我说:“开玩笑,不为了钱,为了什么?哦,我知道,那就是为了林小慧的美色。”

    安百井说道:“有些人都没见过林小慧,哪里知道她有什么美色。我有几个朋友也来了,因为林小慧爸爸对他们家人发出邀请,让他们的儿子来参加晚会,有几个就很不错。例如那个那个,老爸虽然是开几家公司的,他这人就很低调,开着个五六万的小轿车,虽然帮爸爸管事,身家千万,可是没有架子,也很努力。”

    我说:“看起来不怎么样嘛。还穿那么破。”

    安百井说:“那人家低调,勤俭节约嘛。”

    我说:“不行,皮鞋都是旧的,不是铁公鸡就是太虚伪了,怎么能托付终身。”

    安百井说:“你这看人也太断章取义了,他对朋友那是没话说的。朋友有难,需要帮忙,几百万,二话不说马上给。”

    我说:“哦,谁知道呢,那是装的。不过也太丑了,比我丑多了,不行不行。”

    安百井指着角落的一个看着手机的,说道:“那个才是了不起,自己大学开始就创业,创业四次,失败三次,欠债累累,第四次,搞了个收废旧的公司,机器翻新,竟然搞开了个厂,现在承接了很多公司的零件组装生意,然后自己弄电器公司,都筹备要上市了。厉害不厉害。”

    我说:“草,大冒险家,万一林小慧跟了他,哪天失败了,跟他一起沿街骑三轮车去收废旧啊?”

    安百井指着另一个,说:“那个男的,虽然少了一只手,小时候为了救人而被车装断掉接不了的。但他真的是厉害,母亲小时候因病离世,父亲搬砖从楼顶摔下瘫痪,他以惊人的毅力,照顾父亲,自己打零工,从小到大,然后带父亲到大学边租了个房子,一边照顾父亲一边完成学习,还自己打工,毕业后,被一家建筑公司看上,现在,手里有几个上亿的项目。基本上这边的大项目多少都跟他有关。”

    我说:“身残志坚,值得敬佩,不过少一只手,也的确多少影响到了生活。最关键是,看起来他肯定是以事业为主的事业类型男,不行不行,结婚了连陪老婆的时间都没有,林小慧家里那么有钱,需要的不是那么个样子的男人。”

    安百井说:“你妈的什么你都嫌,就你最合适行了吧!”

    我说:“我肯定很合适,除了穷,我什么都合适!”

    安百井说:“你合适个吊你,你合适的话,她就不用出来招亲了。我当初和你说的,你和她在一起了,多好,对你对她对我们,都好。”

    我说道:“唉,兄弟,话不是这么说的。”

    安百井说:“你看你把她逼什么样了。妈的,伤心欲绝啊,找慧彬哭啊哭,想开了,然后招亲,以后你就滚一边吧。我可跟你说过了啊,你到时候别他妈的后悔!”

    我心里甚是不是滋味,总感觉以后真的会后悔。

    林小慧尽管泼辣,但对我向来是比较言听计从,而且也对我情有独钟,说她泼辣,但对我可绝对温柔起来。

    失去她,我觉得我真的会后悔。

    我挠着头说:“我也难啊。”

    安百井骂我:“难你麻痹难。你有什么难的你告诉我!时间不等人了,过了这些天,林小慧就要嫁人了,你他妈的再这么下去,就真的完了!”

    我说:“话说,你干嘛比我还紧张?”

    安百井说道:“说实在话吧,我真的是那种看着锅里的,吃着碗里,想着粮仓里的,这话是你说的吧。”

    我说:“哦,原来你早就对林小慧有那意思啊。”

    安百井说:“你他妈的还不是对慧彬有过意思,你现在来说我。”

    我说:“那时候她还不是你老婆!我就不能喜欢了?那那你喜欢林小慧,这怎么行。”

    安百井说:“那时候你也没看上林小慧,林小慧也没看上你,我没有看上慧彬,然后我也没女朋友,我怎么不能喜欢林小慧了,我那时候也是在党校比你先认识,你现在说什么这种话。而你现在就不喜欢慧彬了吗。你自己喜欢心里也想着泡到她是吧?”

    我说:“我承认是。”

    安百井说:“那时候是这么想,那时候喜欢,现在肯定也喜欢,然后,现在不同,现在她是我女人,是你兄弟我的女人,所以你只能喜欢,而不可能逾越雷池半步。但脑子里还是想得到的。”

    我说:“好吧,你说得对。”

    安百井说:“那我对林小慧也是这样子的,我是喜欢,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然后,她喜欢你这我兄弟,你也对她有喜欢,只是你摇摆不定。然后,我觉得她跟了别人,会不幸福,我是希望她幸福的,就是跟了你,以后经常出来喝酒让我多看两眼我心中舒服都可以。”

    我说:“禽兽,败类。”

    安百井说:“脑子里是这么想的,心中最想的还是觉得她跟了你,你有好处,你有好处了,我们经常能互相照应的,多好啊,那么有钱,我也是为你好啊,也是为了我们好,也是为了林小慧好啊。这一举多得的有利事,我就想不明白了,你为什么不做啊!如果她丑还没话说,可她漂亮,她都喜欢你,她家都不嫌弃你,我就搞不懂你为什么不跟她在一起!”

    我问:“不嫌弃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