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78章 被邀请参加误会
    我买单的时候,被告知,有个女孩买过单了。

    竟然,她买单了。

    然后那个收银员打趣我:“老板,现在去哪里发展了呀。”

    我说:“别叫我老板了,都不是你们老板了。我到处流浪,你们老板还收人吗?我来应聘。”

    收银员笑着说:“老板不受人,只收老板。”

    和她逗了几句,我离开了。

    走出去到了门口,已经不见了贺芷灵表姐的踪影。

    她可能已经上车离去了。

    “你的私生活,也挺混乱吧。”

    后面一个声音。

    我回头,是黑珍珠。

    我说:“你怎么在这。”

    哦,这里是她的店,老板娘。

    虽然有着彩姐的股份,但她才是真正的老板娘。

    她说:“微服私访。”

    我说:“哦,不敢见员工了。”

    她说:“省掉一些麻烦。那mei nu挺漂亮的。”

    我说:“是朋友。”

    她说:“是吗。”

    我说:“你不信。”

    她说:“我平时的也都是我朋友。”

    我说:“是吧,你们很亲昵,我们没有。”

    她说:“我这么说你,你是不是也挺烦的。”

    我说:“对,关你什么事。”

    她说:“以后,别来说我。”

    我心想,她说得对。

    我说:“好,不管。”

    她说:“不过你管我,我有点开心。”

    我说:“是吗。”

    她说:“我觉得你在吃醋。”

    我说:“得了吧你。”

    她说:“难道不是吗。”

    我说:“真是自以为是,再见。”

    我挥挥手,走了。

    回去等梁语文dian hua要紧。

    不过呢,梁语文却没有给我回信息,那只能算了。

    上班的时候,门被推开,然后关上。

    谁进来了?

    那么嚣张,一声招呼都不说就冲进来。

    我一抬头。

    贺芷灵。

    进来后,她直接坐在我对面。

    我看着她长长的睫毛,很嚣张的样子,说道:“我发现你和你姐姐的区别,就是你的睫毛很长。听说睫毛长的人,脾气凶。”

    贺芷灵说道:“她和你聊了什么。”

    我说:“哦,你知道了她找过我啊。”

    贺芷灵说:“聊了什么。”

    我说:“她说你喜欢我。”

    贺芷灵说:“是吗。”

    我说:“是的,这是她告诉我的,那你有没有喜欢我啊。”

    贺芷灵说:“你说呢。”

    我说:“我说你喜欢文涛,所以帮着文涛开脱,甚至,文涛几次三番要整死我,你都宽容着文涛。”

    贺芷灵说:“和文涛对比,你给我的伤害更深吧。”

    我说:“是吗。那就当是吧。”

    贺芷灵问:“还聊了什么。”

    我说:“没聊什么了。”

    贺芷灵说:“我警告你不要私下和她联系!”

    我说:“我都没她联系方式,怎么联系啊。”

    贺芷灵说:“我打算开除了你。”

    我急忙问道:“为什么啊!我又怎么你了啊。”

    贺芷灵说:“我现在看你越来越不爽。”

    我说:“这是开除我的理由吗。话说,我不信你能随便开除我,好歹我也是一个指导员。”

    贺芷灵说:“我能有本事让你上去,也就能让你下来。我既然能让你当,也能不让你当。让你进得来,更能让你滚出去。”

    我没话了。

    她站起来,走了。

    莫名其妙。

    真的是莫名其妙。

    对这人,无语。

    下班后,回去公寓,手机上,依旧还没有梁语文的信息。

    我真的是有种感到她已经自杀的感觉。

    然后我就打dian hua给镜子,和镜子聊,当然我没直接说我担心梁语文自杀。

    不过,镜子说昨晚还和梁语文联系,说她准备出国了,我就放心了,她没自杀我就放心了。

    打完了dian hua,挂了dian hua,我躺在床上,百无聊赖看着电视。

    安百井给我打来了dian hua。

    这百年不找我一次的万年隐身王,要干嘛了。

    他说道:“出来,喝酒。”

    我说:“怎么了啊,不高兴了啊?”

    安百井说道:“叫你出来就出来,好废话。”

    我说:“靠,我平时叫你,你怎么不出来,凭什么你叫我,我就出来啊。”

    他说:“你不来,会后悔。”

    我说:“好,我去,我去行了吧。”

    问了地址,过去了。

    银河大酒店。

    在二楼,很豪华的酒店,酒店二楼是,是给人参加舞会用的吧,大楼梯,舞台,红地毯,好多人参加舞会的。

    真的是舞会。

    自助餐,红酒。

    男男女女,打扮得都是参加晚会的样子。

    而我,休闲装。

    妈的,安百井玩我吗。

    我找到了他,他虽然没有穿的那么正式,但至少也是皮鞋西裤衬衫,而我,恤,短裤,拖鞋。

    我晕。

    有个送酒的fu wu员甚至过来对我说:“刚才是你送外卖的吗,忘了给你钱了。”

    说着拿出钱来。

    我说:“我送外卖?”

    安百井看看我,倒是笑了出来。

    然后有一个也是穿着牛仔中裤,送外卖的提着一个大篮子,过来说是他。

    fu wu员看看我,然后看看他,说认错人了,就给了那人钱。

    我对安百井说道:“你他妈的有病啊!你找我来这里,你不说清楚,让我穿这个来。”

    安百井说:“自然,多好。”

    我说:“自然什么,话说你来这里干什么,泡妞吗。”

    我东看西看,的确,这里mei nu很多,晚礼服,低胸,开,身材多好,皮肤细腻,百里挑一。

    我说道:“到底来这里干嘛。”

    安百井说:“参加一个朋友的晚会,顺便找你来聊聊天,也介绍你认识几个mei nu。”

    他走过去,拿了个餐盘,打东西吃。

    我也拿了餐盘,先来鸡肉,牛排,再来鱼肉。

    跟着安百井坐回旁边。

    我说道:“有mei nu啊。多美啊?”

    安百井指着在场的所有人一圈,说:“比这些女的都美!”

    我说:“真的啊!”

    安百井说:“真的。”

    我说:“可是我有女朋友了。”

    安百井说:“是吗,在哪。”

    我说:“她,她,她出差了。”

    安百井说:“整天废话。”

    我说:“没废话,只是没能带你见她而已。”

    安百井说:“介绍给你的mei nu,很漂亮,很适合你的。”

    我说:“虽然有了女朋友,我是不能对不起我女朋友的,但认识认识也是可以的。不过你也早说啊,你看我,短裤拖鞋,恤,印着米老鼠。这给人的印象不好啊。”

    安百井说:“mei nu喜欢男人什么你知道吗?自信,骨子里散发的自信,就是你不穿,也先要流露出那份自信出来!光着身体都要流露出自信,你懂不懂?穿什么重要吗?放心,你只要有自信,胆子大,有魅力,穿乞丐装mei nu都喜欢你。”

    我说:“整天废话,你怎么穿得人模狗样出来干嘛。”

    安百井说道:“去拿点酒过来。”

    我说:“我为什么要听你差遣啊。”

    他说:“你是我小弟!就在你后面。”

    我看了一眼,从后面拿酒:“谁他妈是你小弟啊。”

    安百井说道:“这重要场合,贵人集中的地方,素质,素质,注意素质啊。”

    我说:“我是贱人,只能不注意素质了。”

    安百井说:“说你还顶嘴。”

    我问道:“来这种地方,需不需要钱啊。”

    安百井说:“你进来有人设卡吗。”

    我回头看了一眼,说:“有啊,但是我不知道为什么不拦着我。”

    安百井说:“因为你刚好跟了一个送披萨外卖的进来,他们以为你也是送外卖的。”

    确实是啊,刚才那家伙提着篮子走在我面前的,我往那边看,进来的人都要检查,好像需要请帖的。

    我说:“要请帖?那是什么意思啊。”

    安百井说:“因为我朋友的这舞会,邀请了我,所以我有邀请函,你没有,你原本进不来,但是以为你是送外卖,放你进来了。”

    我说道:“原来如此。”

    安百井叹气一下,说:“我被查了。”

    我啃着鸡翅,看着他,说:“什么被查了。”

    安百井说:“上次和你说的事。”

    我叹气了一下,说道:“想不到,还真的被查了。”

    安百井说:“无奈啊。自己做的事,自己要吞下后果。找关系都没用,明摆着的事情,放在那里,证据什么的都有。”

    我说:“那现在怎么样了。”

    安百井说:“好在父亲出面求了他一个朋友,没被开了。现在调去了,一个闲散单位,领闲散工资,做闲散事情,每天都很闲散,钓钓鱼,玩一玩,也挺好。”

    我说:“好你妈好,闲散怎么没找过我。”

    安百井说:“这才是第二个星期,我这不是找你了吗。我闲散,你可能就不闲散了。”

    我说:“没办法,我有时候,是挺忙的。不过很多时候还是有时间的,下次钓鱼叫我啊,我也跟着去玩玩。”

    安百井说:“你现在过得怎么样。”

    我说:“挺好,但是压力大,感觉危险四伏,越是职位高,越多人盯着,就怕出事,睡觉都在担心出事做梦都担心。然后出事,就肯定被撸下来。”

    安百井说:“平常心,别想这个那么多,我打个比方,你以后都是会死的,你天天担心有用吗,难道你就不死吗。”

    我真的揍他:“你这什么破比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