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77章 表姐的建议
    贺芷灵的表姐,是贺芷灵的亲姨妈和她亲爸生的女儿,然后跟贺芷灵一个模子印出来的。

    而且还一样的高。

    如果不是早些认识贺芷灵,我根本都无法分辨。

    只是现在,我无需从外貌细看,只用看那眼神和表情就知道不是同一个人了。

    贺芷灵永远高高在上,唯我独尊的鸟样。

    而这个,不会。

    我指着上了的菜,说道:“这些点的菜,不知道和不和你胃口。”

    贺芷灵表姐说道:“可以了。”

    然后她熟练的拿起了筷子:“我从小也经常吃中餐的。”

    我说:“那你平时吃西餐多啊?你妈妈不做菜吗。”

    糟糕,她妈妈去世了,我还提什么她妈妈。

    我说:“抱歉。”

    她说:“抱歉什么呢。她经常做菜的,有我很喜欢的各种中餐。”

    她眉飞色舞的数着:“清蒸鱼,红烧肉,辣子鸡丁,好多好多。还有我最喜欢吃的牛肉炒斤菜。”

    我说:“斤菜?是芹菜吧。”

    她说:“对,是芹菜,我习惯这么叫了。”

    我说:“你妈妈和你爸爸跟你说什么文啊。”

    她说:“都说,我爸爸会说闽南话,白话,不太会说普通话,我妈妈说普通话,我都会一些。”

    我说:“好吧,好厉害的样子。那,你以后是要回国发展了吗。”

    她说:“我来玩的,顺便看看我表妹,我们真的好像。”

    她表情真是丰富,跟贺芷灵完全不同。

    声音相似,但音调也是完全不同。

    她说:“我是和同学来旅游,明天就要走了,这里很美,我妈妈说很美,我喜欢这里。”

    我说:“那你还要出去。”

    她说:“我要工作啦,我应聘进了科技公司,你听说过吗。”

    我说:“不会吧,你进了那家五百强的公司啊。”

    她说:“我和我几个同学都应聘进去了。”

    我说:“好吧,那你在那边,挺多朋友好朋友吧,你那么开朗。”

    她说:“很多。”

    我问:“我还没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她说:“。”

    我说:“我是问你中文名。”

    她说:“朱迪。”

    我说:“我晕。”

    她说:“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我说:“没有不舒服。很好听的名字。你怎么知道我号码的。”

    她说道:“我偷看我表妹的手机了,上面存有了几个经常联系的号码,有我姨夫的,有我姨妈的,还有另外几个名字写着是有职称的,姓氏的,我知道你叫张河,可是找不到张河,我看到存有一个号码是人渣,我猜可能是你。”

    我心想,她还说她姨夫,她都不知道那是她亲爹,贺芷灵的爸爸也是她亲爸爸。

    什么?什么人渣?

    我愣了一下,然后才反应过来,我靠贺芷灵存了我名字在她手机,叫人渣!

    我是人渣!

    我说:“我是人渣?”

    她说:“人渣是不是就是b。”

    我说:“碧池?对,就是碧池。我是碧池。”

    她笑了起来:“你好幽默。”

    我说:“好吧。话说,上次挺对不起的。”

    她说:“没有关系,我没有放在心上。”

    我说:“当时你说报警,吓死我了。”

    我心想着她那美丽的身体。

    她说:“我又不知道你是我妹的男朋友。”

    我说:“我是你妹的男朋友?”

    她说:“对啊,难道你不是吗。”

    我说:“其实我不是她男朋友。你怎么会这么想的呢。”

    她说道:“我mei mei她这两天和我聊天,总是提到你,又骂你人渣,她喜欢你才这样子。”

    我说:“得了吧你,我真是有福气,让你mei mei喜欢。”

    她说道:“她在她心里默认你是她男朋友,我知道女人的心思。”

    我说:“你知道,你谈过恋爱吗。”

    她说:“谈过啊。”

    我问:“那你有男朋友吗。现在。”

    她说:“这是我的个人,我不告诉你了。”

    我说:“呵呵,得了吧,谢谢你表妹的青睐。我还真的怕她了。”

    她说:“你挺不错,和我mei mei也挺好啊。”

    我说:“你来做媒人吗?你知道你mei mei是用我来当挡箭牌吗,我们之间的关系,说不清楚,很复杂,非常的复杂。”

    她说:“我觉得不复杂啊,她喜欢你,你们怎么会不在一起呢。你不喜欢她吗。”

    这外国人想东西,都是很简单直来直往啊,哪来那么简单容易啊。

    我说道:“好吧我们不讨论这个问题。”

    她说:“我来找你,就是想看看你这个人是怎么样的,和我mei mei适合不适合。”

    我说:“那你看出来我是怎么样的人?”

    她说:“好人。”

    我说:“真是单纯。”

    她说:“我跟我mei mei说,让她主动,她脸红了,羞红了。”

    我说:“你还会说羞红了。这不是骗我玩吗。话说,你怎么又是叫她表妹,又是叫mei mei的。”

    她说:“哦,我忘了。”

    我说:“好吧,叫表妹和mei mei也差不多。”

    她说:“她就是我mei mei啊。她爸爸就是我爸爸,她妈妈不是我妈妈。”

    我楞了一下,说:“你?你表妹和你说了啊。”

    她说:“养我的爸爸偷偷跟我说的,我妈妈还以为我不知道,她们都以为我不知道,其实我都知道。”

    我说:“这,这样子啊。呵呵,真是有意思。你表妹,贺芷灵还千方百计的隐瞒,原来你都知道了。”

    她说:“我爸爸早就和我说了,他病了的时候,他说如果不告诉我谁是我亲爸爸,那他会觉得对我来说,是很不好的损失。我妈妈去天堂也都没有知道的。”

    我说:“真是个伟大的养父。”

    她说:“嗯,我爱他,很爱很爱他。”

    我说:“好吧,那你,不会恨谁吧,例如你亲爸爸。”

    她说:“这是我的亲爸爸,我怎么能恨呢。以前他们也很无奈的,我觉得挺好啊,这个爸爸也对我很好。让我mei mei给我钱花,我有钱,我不需要的。我姨妈看到我就哭了,对我也非常好,让我留下来,b,我习惯了国外的生活,朋友也都在那边。我还是要回去。以后我想如果他们愿意,我接他们出去,我家很大,我有三套房子,他们住在哪里都好。他们不愿意,我就休假了来看他们,我答应过年,春节的时候有空会回来和一家人一起过。”

    我说:“那你亲爸也没认你啊。”

    她说:“他怕我伤心,没有认,无所谓,这样也好。”

    我说:“真想得开,开朗啊。那你明天都要走了,你不去跟你姐姐聊聊天,跟爸爸姨妈道别,来找我干嘛呢。”

    她说:“明天晚上出发,明天我陪他们一天。”

    我说:“好吧。挺好的。”

    她说:“我mei mei的前面男朋友,我也知道了,不好。”

    我说:“文涛是吧。”

    她点点头说:“是,是这个名字。我觉得我姐姐在这里,生活的环境复杂,我想叫她一起出去,带着我爸爸和姨妈一起移民了。”

    我说道:“呵呵,可能他们会愿意吧。”

    她说:“我姨妈喜欢那个文涛,可是我们都知道,他才是b。就因为他的存在,我表妹在这里都活得很累,很危险,我爸爸的工作职位,也是经常和复杂的危险的人打交道,我特别怕他遇到什么危险的事,所以,我找你,是想和你谈另外一个事。”

    我说:“什么事?”

    她说道:“你和我姐姐在一起了,一起移民吧,一起劝说我爸爸不要做那个工作,他总是被人威胁。有权有势的人威胁。”

    我说:“等等,那你爸爸到底什么工作的。”

    她说:“是查贪的吧。具体我也不知道他是什么局,这里的部门和外国的都不一样。”

    我说:“好吧,我大致明白了。那你说我和你姐姐在一起了,移民,你这不是天方夜谭吗。我可移民不起,你知道要多少钱吗。”

    她说:“你放心了,我有钱。我可以有办法让你们移民。”

    我说:“好吧,你因为是国外的人,确实是容易了。但是,你哪来那么多钱,你家人留给你吗。”

    她说:“我偷偷告诉你,我大学的时候,和我朋友研发了一套银行支付的ruan jian,还有一套游戏ruan jian,赚了不少钱。所以我和我同学才能那么容易应聘进了公司,我们以前就是卖ruan jian给的那家公司。”

    我说:“人才啊。”

    她说:“你为什么不想接受我mei mei呢。”

    我说:“得了吧,你mei mei,那谁受得了她那性格,其实说实话,我,我是对你mei mei挺有好感,但我爱的不是她。还有因为现实和各方面的原因,我对你表妹,真的只能是望而却步。反正就是不爱了。而你的mei mei,我看她自己都搞不清楚她到底爱谁,你说她爱我,我不太相信的,她心里忘不了那文涛,你说对我有好感,我倒是觉得有可能,因为。”

    她说道:“你和她做过了。”

    我的天!

    她怎么那么直接,说话都不拐弯了,而且直接了当的说出来,她脸不红,我都红了。

    我说:“嘘。我真是服了你了。你这么个事,你也说出来。”

    她说:“是不是呢。”

    我说:“她怎么这个也和你说了。”

    她说:“她都告诉我了。”

    我说:“原来如此。果然是亲姐妹。”

    她说:“我是建议你这么做的,如果在一起,你可以和她商量,带着家人都移民了。我很高兴欢迎你们的到来。”

    我说:“呵呵,会的。谢谢你。”

    她看看手机,说:“那我先回去了,我mei mei等我去sppn。”

    我说:“什么是受聘。”

    她说:“购物。”

    我说:“哦哦,我听出来了,sppn啊。呵呵去吧。”

    她说:“再见。”

    她提了她包包,说:“感谢你的招待。”

    挥挥手,她直接出去了。

    这分别,离别,好像都不当一回事啊外国人。

    都跟我们的礼仪不太相似,好像不看的很重要,但在她心里,又把她所爱的人放得心上特别的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