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76章 阳光一笑顾盼生辉
    监狱又出事了。

    不是监狱出事,是我们b监区出事了。

    高丽在劳动车间的时候,被其他女囚,被一个女囚偷偷从身后上来,一刀子捅在了背后,xing yun的是,当时在台上有狱警看到了,急忙喊,所以,高丽回头的时候,刀子捅在的不是心脏的位置,而是,腋窝的位置。

    这事情,我们不敢让上面知道,就跟高丽说保密,是工伤。

    高丽因为我的面子,担心我们受上面处罚,也就同意了。

    送她去了监狱医院。

    那名捅她的女囚,是农佳婕的人。

    但是农佳婕肯定说不是她干的,那名女囚被我们逼供,打死也都说是她自己看高丽不爽捅的高丽。

    她是想让高丽死啊。

    女囚不敢说出是农佳婕逼她,肯定是害怕农佳婕对她做出什么事,或者说,农佳婕她们给了她什么好处,双管齐下,逼得她命都不要的去捅死人。

    这世道便是如此,很多人因为某些缘故,总被人拿捏在手中控制着,要他干嘛就必须干嘛。

    沈月去查了后,回来跟我说,刀子是两名狱警,卖给了那名伤人的女囚。

    我马上找来了那两名狱警。

    最近监区里,有点乱。

    因为我们不允许狱警克扣犯人家属送进来的东西和金钱,而比较宽容狱警可以向女囚卖东西缘故。

    但是,一些例如书籍啊,吃的,喝的,偶尔烟啊酒的,只要不是太过分的,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想到,她们竟然利用这点,敢向她们卖wu qi了都。

    那以后是不是要发展到卖枪,像监区一样,卖毒了。

    两名狱警来了后,我也不说话,只让她们看jian kongshi pin。

    jian kongshi pin上,是各个jian kong的拍到她们卖刀给女囚的shi pin。

    她们看了后,低着头。

    然后一名女狱警说道:“指导员,求你了,不要报警!”

    我说:“我倒是不想报警,可是你们,知道这么做,给监狱带来什么危害吗。”

    她说道:“怪我们,贪那钱。”

    我说:“多少。”

    她说:“八千。”

    我说:“收入不错,一把刀子卖八千!”

    她急忙说:“我会给回你,我们不要。”

    我说:“是吧,如果查不到,就不给了。我问你们!难道你们不知道这样是犯罪的吗!”

    她们低着头。

    我说道:“你们自己说说看,怎么办。”

    她们说道:“只要不报警,不要告诉领导,让我们罚款,我们愿意。”

    我说道:“我警告你们,这件事如果上面知道了,你们,包括我,都不好过。你们吞掉的八千,拿出来上交给我,我拿来让姐妹们吃个饭。然后,你们一人交出来一万,这一万不是我们要,是给高丽的,平息她的怒火,不然的话,她闹上去,我们谁也不好过。也当是给你们一个教训!”

    她们两表示可以。

    我让她们马上回去,打钱进高丽的卡里。

    她们去办了。

    下了班,我买了水果去看望了高丽。

    一刀子捅在了腋窝处,xing yun的是,刀子只是穿过了外皮,没有碰到任何骨头,更xing yun的是我觉得她刚好闪开,不然直接从后背插进胸腔,那可要紧了。

    死人就出大事了。

    我向她表示了歉意,因为狱警给女囚带了刀的缘故。

    而且,我也跟她说了狱警给了她赔偿,一点精神赔偿,希望她不要把这事搞上去。

    高丽说道:“如果不是你,我是要闹上面了的。”

    我说:“谢谢你。”

    高丽说道:“监狱比外面还难混啊。”

    她叹气着说。

    她那xing gan的面容这时候看起来非常的落寞。

    我说道:“因为你的强势崛起,已经威胁到了农佳婕的那帮人,她更担心的是你壮大了之后,把她踩在脚底,让她们每天都不得好过,所以铤而走险,逼人刺杀你。我们也挺无奈的,原本呢,那刺杀你的农佳婕的人,应该报警抓去判个故意伤害什么的,但是我们又不能报警,除了惩罚她,把她关进禁闭室之外,也不知道怎么做了。还有农佳婕,她一口咬定不是她指使的,虽然我们都知道是她干的。”

    高丽说:“这不怪你们,你们能管的也有限,行使的权利也有限,我会有办法对付她们的。谢谢你。”

    高丽还是挺礼貌,挺为人着想的。

    我说:“你能这么为我们着想,我的确很高兴。想要跟你说有什么困难告诉我们,可是我们也真的没有办法。”

    高丽说:“管好让监区里没有wu qi就行了,想打架,我奉陪。”

    我说:“好的。对了,你的伤,医生怎么说。我是说什么时候可以出院。”

    高丽说:“皮肉伤,不要紧,让我在这里躺着两天吧。唉,我最近,有点烦啊,特别出来这里后。”

    我问:“你烦什么。”

    高丽说道:“看着窗外的东西烦。”

    我说:“哦,我知道了。”

    高丽看着我,舔着嘴唇,问:“你知道什么。”

    我说:“你是想吃东西吧,窗外那医院门口一排大排档医院,我经常去吃东西的,味道都挺不错。我在这里认识一个医生,我让她帮帮忙照顾你。”

    高丽说道:“我想要的不是吃的。”

    我说:“那是什么?你想出去?这不可能。”

    高丽说:“也不是。”

    我说:“是什么。”

    高丽说:“看到好多帅哥,好多男人。”

    我说:“这个我就帮不到你了。”

    高丽说:“我讨厌你!”

    我说:“讨厌就讨厌了,假如,有一天,你我产生了感情,我可能会帮你。好了别胡思乱想,好好养伤,我去找那医生一下。”

    高丽说:“没有男人?那我想吃红烧猪蹄,吃肥肉,吃东坡肉,吃烧鹅,有没有。”

    我说:“有,有!我让人去打包来。”

    高丽笑了。

    我出门口,跟看守的狱警说了去打包这些来,然后给了她钱,让她打包多点,她们两个的晚饭也一并解决了。

    她拿着钱去了。

    我去问了值班的医生和护士,问许思念在不在,得到的回答是,她已经休假待产,而且,产了后或许也会调去别的医院了。因为她老公有人脉,认识人,会把她调去更好的医院,安排更好的岗位给她。

    好吧,这是好事。

    她嫁的好,跟了好老公,真的是好事。

    当我回去公寓后,看手机,手机上,没有梁语文的短信。

    心里有些空落。

    不过有两个未接dian hua,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然后看着的时候,又有另外的陌生号码打来了。

    我看了看,接了:“你好哪位。”

    那边是一个男的,用着蹩脚的普通话说道:“你好,请问你是张河吗。”

    这好像就是直接照着纸上的汉语拼音,用一个音调念出来的一样。

    我马上想到是黑珍珠身边的那些外国佬,是不是金色头发那个。

    我说道:“哪个啊你。”

    他又问:“请问你是张河吗。”

    还是同一个调调。

    我不耐烦的说道:“是是是,是我,你是谁。”

    那边却传来的是一个女声:“你好,张河。”

    我奇怪了:“你哪位啊?”

    她说:“贺芷灵的表姐。”

    我说:“啊?是你啊。”

    她说:“我来找你吃饭啊,你有没有空。”

    我说:“什么事啊。”

    她说:“吃不吃饭了。吃饭问你。”

    她说普通话是还算流利,但是也有些不懂怎么说的有点别扭。

    我说:“吃吃吃。”

    她说:“你发地址给我,?”

    我说:“好吧。”

    她说:“那你去等我。”

    我说:“好,等等等。”

    我给她发了地址,就在黑珍珠开的饭店,之前我们开的那个。

    出门特地换了衣服,然后搞了搞发型,贺芷灵的表姐,真的也挺漂亮的。

    惊艳,绝对的惊艳。

    我出门后,在饭店门口等她。

    不多时,她果然打的来了。

    一条蓝牛仔裤,一双拖鞋,一件白色恤,大墨镜,大长卷发,背包。

    这样子的她,画风和贺芷灵刚好都是相反的,尽管长得挺像,但是她这么穿,真的特别显年轻。贺芷灵要是这么穿,也会很年轻吧,不过那女人,怎么可能会这么穿。

    贺芷灵表姐和贺芷灵本身也都年轻,不过似乎她们外国人旅游的,都是这么穿的吧。

    我说道:“你好,欢迎你的到来。”

    贺芷灵也伸手:“你好。张河。”

    我嗯了一声,看,多有礼貌,哪像贺芷灵啊,简直是车匪路霸。

    我带着她进饭店。

    这个点,有点晚,所以不怕订不到桌。

    迎宾,前台,fu wu员,只是有个别不是老队员,大多都是我们还是这里真正老板的时候的老队员,看到我,她们都愣了,然后还是礼貌的喊欢迎老板光临。

    我笑笑,没说什么。

    我让她们带我们进了包厢。

    上了二楼,然后,进包厢,我问贺芷灵表姐想吃什么。

    她把墨镜摘下来,说:“你觉得什么好吃,就什么好吃。”

    我说:“这样子啊,跟你表妹一点都不一样,你表妹是什么东西贵,点什么,真是该死。”

    她阳光的一笑,顾盼生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