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75章 如此悲惨的遭遇
    吃完饭了,贺芷灵倒是罕见的,去买了单了。

    这,真的很少见。

    她竟然去买单。

    呵呵,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她走到我旁边,对愣着的我说:“走啊,你愣傻了。”

    我跟着她出去。

    然后两人上了车。

    想想不对啊,我不是住在这附近吗,还上车干嘛。

    我说道:“我就走回去就行了。”

    贺芷灵哦了一声。

    脖子上有冰凉感。

    贺芷灵往后一看,眼睛里闪出一丝恐惧。

    我低头一看,一把 shou架在了我的脖子上。

    身后那一个雄厚的男声:“别动。”

    我被人用刀架在了脖子上了。

    看来那个人早就埋伏在车上了。

    那声音,听过,应该是金链子。

    贺芷灵问他道:“你想干什么。”

    金链子说道:“有人想找他聊聊,不关你事。”

    原来,我们已经被跟踪了。

    金链子早就开了车门,埋伏在车后座,就等着我回来上车挟持我了。

    有人走过来,开了副驾驶座的门,然后把手搭在了我腹部:“下车。”

    也是金链子的人,搭在我腹部的也是一把 shou。

    我能怎么样,我只能乖乖下车。

    恐惧感从那冰凉的 shou尖上传来,我下车后,心想,我该怎么摆脱。

    然后,他们也不管贺芷灵了,两人一左一右带着我进了饭店边的后面。

    后面是一条街道,但是,因为地处里边,所以,很多门面租不出去,两人把我带进了一处宽敞的被人放弃的门面中。

    里面,有三个人,坐在凳子上的,是文涛那家伙。

    我看到他后,他也看到我了,他对我笑笑:“老朋友,别来无恙啊。”

    我说道:“又是你。”

    他说:“对,是我。”

    心想,无论怎么样,我得逃过今天这一劫才行。

    我急忙说道:“文涛大哥,我做错了什么你说,我改。你大人有大量,放了我吧。”

    文涛骂道:“改你妈改!今天我都不和你废话了,绑住他的手,脱他裤子!”

    身边两人,从口袋里掏出绳子,要绑住我的手。

    我马上趁机一拳打身边的金链子,结果,打在他脸上,他却屁事没有,看着我,狠狠的一巴掌甩上来,打得我直接趴在了地上。

    鸡蛋碰石头是不是说的就是这样的。

    我头晕目眩,被他们绑住了手,然后扒下来裤子。

    我光着下半身。

    文涛看了看,说道:“这就是和我抢女人的下场!切了!”

    旁边的金链子拿出了 shou,两人按着我,我动弹不得,看来今天,文涛是真的要割了我了,我喊道:“我要做了太监,我一定饶不了你,别以为你有势力,我没有!”

    文涛说:“等着你报仇!割了!”

    我惊恐的看着这家伙,拿着锋利的 shou蹲在我面前。

    一人冲进来推开了那个拿着 shou的人。

    是贺芷灵。

    她来了。

    文涛看了看贺芷灵说道:“为这么个家伙!”

    贺芷灵指着文涛,说道:“放开他!”

    我好感动,就知道她不会放弃我。

    文涛说道:“反正你也是不会跟着我了,我也学人家那样,让你们两个都不幸福。”

    是不是学林斌那样,既然不能得到,干脆就毁了,林斌毁的是女方,而文涛,是要毁了我啊!

    文涛说:“我阉了他,我看你还能和他好好在一起不。把她抓住。”

    金链子走上去,要抓住贺芷灵。

    贺芷灵突然从衣服里掏出一把shou qiang,指着金链子:“别动。”

    金链子条件反射似的举起双手,然后扔掉了手中的 shou。

    贺芷灵说:“退后。”

    文涛说:“草,上啊!她的枪那么是假的。”

    贺芷灵手中那把精美的shou qiang,看起来,真的像是假的,因为很很精美,而且颜色竟然像苹果手机那种玫瑰金一样,这是饰品吧?

    金链子一听,然后看了看这把枪,也像是假的,赶紧的上前,结果,贺芷灵一枪打在了天花板上,天花板上的灰尘纷纷往下掉,然后重新指着金链子,一下子,金链子和抓着我的几个人,全都后退纷纷。

    金链子举着双手退后:“别,别!”

    贺芷灵说:“退后!”

    英气勃勃啊。

    文涛脸色也变了,赶紧站了起来,看着贺芷灵手中的枪,慢慢的从墙边挪出去。

    贺芷灵的枪指着文涛:“你!”

    文涛举起双手:“灵灵不要啊!”

    其他人看到枪口对着了文涛,一下子不约而同哗然跑光了。

    贺芷灵说道:“你给我跪下!”

    文涛哭丧着脸,说道:“灵灵,不要对着我,会走火的!”

    贺芷灵说道:“不用走火,我会开枪。”

    文涛说:“灵灵,你看我都是对付别人,不对付你的!你怎么舍得这么对付我。”

    我光着下半身,急忙走过去拿裤子,可是,我的手被反绑身后,我穿不了裤子。

    在贺芷灵盯着文涛的时候,他一下子拔腿而跑了。

    或许,他心里也清楚,贺芷灵是不可能敢对着他开枪的,也不会对着他开枪的。

    文涛一下子跑了无踪影。

    我竟然传不上了裤子,好尴尬。

    我背对着贺芷灵:“能不能,帮我把绳子解开。”

    贺芷灵走过来,然后,帮我把背后的绳子解开了,她转身过去,我穿上了裤子。

    真够丢人的。

    我穿好裤子,说道:“你是不是心疼他啊!干嘛不开枪,不打死他也让他站着,让我打他一顿啊!”

    贺芷灵说:“枪是假的。”

    我看了看,拿过来,看,很重,不像是假的。

    贺芷灵说:“和真枪差不多,子弹什么都是假的。”

    我说:“靠。”

    贺芷灵说道:“走吧。”

    我跟着贺芷灵后面出来,说道:“你该不会是想让我就这么算了吧,他攻击我,想要阉了我,你也看见了。”

    贺芷灵说:“你想怎么样。”

    我说:“报警!”

    贺芷灵说:“然后呢。”

    我说:“报警也没用了吗。”

    贺芷灵说:“没有用,你没后台。”

    我沉默。

    我说:“行,既然都玩到这地步,那就一起玩吧,我们之间,估计会死一个。”

    贺芷灵不说话,往前走。

    冷冷的,冷酷的。

    我跟着她身后:“看你是不舍得他死了。”

    贺芷灵说:“不知道。”

    她走出外面,上了车。

    然后,她开车走了。

    好吧,我还能说什么。

    我也只能回去了。

    手机上,有信息。

    梁语文的,信息上说这里的医疗条件不是太好,她打算出国,已经跟镜子借了钱,去外国做手术。

    我回复她,请求和她见一面。

    我想当着面,抱抱她,告诉她,我不会抛弃她,我会一直爱她。哪怕是骗人的,我也希望她安心。

    让她感到她还有人爱,让她不至于会难过伤心到想不开什么的。

    她很快回复,说不用了。

    我马上给她打dian hua,她接了。

    没想到她接了。

    听到的,却是抽泣声,是她的声音,梁语文的声音。

    我说道:“你在哪,梁语文!”

    她哭着说:“我,没事。”

    我说:“让我见见你可以吗。”

    梁语文说:“我这样子,谁也不想见。”

    我说:“我是你男朋友,我不在乎。”

    她说:“就因为这样,我更不能见你。”

    我说:“我想好好陪着你。”

    梁语文说:“你放心我不会有事的,你也别担心我了,好好照顾自己,按时吃饭,有空自己做饭,不要老是吃外面的。”

    我说:“别说这些没用的废话,你就告诉我,你在哪。我去找你!”

    梁语文说:“不!”

    我说:“你怎么那么倔强。”

    梁语文说:“你怎么也那么倔强。”

    我说:“我想陪你。”

    梁语文说:“我没事,不需要你陪。”

    我说:“那我能见你吗。我想见你。”

    梁语文说:“等我做完了手术,恢复了再说,可以吗。”

    我无奈的说道:“好吧,那,你需要我帮助什么,你需要钱吗。”

    梁语文说:“镜子给我的钱足够了,我以后会慢慢还给她的,你要做的就是好好生活。不要为我报仇。林斌你惹不起,我以前不知道,知道了已经晚了。我一直没听你的。”

    我说:“唉,我们没有错,错的是林斌!”

    梁语文说:“答应我,别老想着为我报仇什么的。我知道你会这样做。”

    我骂道:“妈的那个畜生,不死不行!还说不让我报仇,难道这样的恶人,不该得到他应有的报复吗!他自己做了那么恶心的事情,对你的伤害那么大,我不杀他,我不报仇,我枉为人!”

    梁语文哭着,说:“不要!可以吗!”

    我说:“为什么。”

    梁语文说:“我也希望他死。我以前太单纯,什么都不懂,看人太简单。受的伤害我会自己慢慢走出来。可是你去为我报仇,我担心的是你。”

    我说:“不会的,你放心,我不会有事。”

    她哭着求我道:“求你了好吗,不要这样做。我爱你,我不想你出任何事,好好的过自己的生活。”

    好吧,我只能表面答应她:“好。”

    梁语文说:“我不能和你说话了,我不能哭了,眼泪流在涂了药的伤口上。”

    我说:“好吧,那我们发信息。”

    梁语文说:“不了,你早点休息,我也是。”

    我说:“无论你怎么样,我都不会抛弃你梁语文!你一定要回来,知道吗。”

    她嗯了一声,然后,说:“我会想你的。再见。”

    然后她先挂了dian hua。

    我的心碎了一地。

    一拳砸在了桌上,这都什么鬼!

    为什么那么善良的女孩,要遭遇那么悲惨的事。

    我估计,她的脸,是难以恢复了,不然的话,不可能会说出国去治疗,如果能恢复,能治好,就不需要出国了。

    不知不觉间,我的眼泪流了下来,想到她悲惨的遭遇,我难以入眠。

    林斌,你等着,一定要让这家伙血债血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