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74章 这个敌人太棘手
    真的是怒火上来了,什么都不管了,只想撞死这人渣。

    陈逊说:“没必要,可以想其他办法对付他,整死他。”

    我说:“这小子从哪里找来的那么多人,怎么一下子他成了混混的老大了啊。”

    陈逊说:“对付他难了。你想想看,如果不是混混哪里那么容易叫来那么多人。”

    我想了想,说的是啊,刚才看着的那帮人,肯定不是他朋友什么的。

    这里的地盘,是四联帮的。

    我靠,这家伙拉来了四联帮的帮忙!

    我说道:“又是四联帮。”

    陈逊说:“他如果有钱,有点关系,就能请的动,他很聪明,请来对付你。如果是四联帮,我们很难对付他了。你自己要小心些了。”

    我说:“看上次那几个人的行事风格,应该是道上的,可能真的就是四联帮的,这地盘就是四联帮的。不知道他怎么和四联帮攀上的。”

    陈逊说:“还要抓他妈。”

    我说:“他应该很有戒心了,我们,很难抓,先这样子算了,我看看有没有机会再说。”

    都怪贺芷灵,唧唧歪歪的,而且拖泥带水,为一个曾经的ai ren,何必呢。

    不过,她恨归恨文涛,但她不会去狠狠对他踩一脚。

    也算是对前任有情有义。

    不过,我很不爽。

    贺芷灵的确是个蠢女人,在她的感情世界中,应该有忠贞不二的爱情观念,而文涛就是,先入为主,所以,贺芷灵很难对其他人产生感情,哪怕有了感情,要她忘记文涛,太难。

    回去后,我看着手机上,给梁语文发了信息,问她还好吗。

    她没回复。

    好吧。

    掐着秒等着下班的时候,贺芷灵出现了在我办公室。

    我看到她,没好气的说道:“干嘛呢表姐。”

    她说:“我有事找你聊。”

    我说:“什么事啊。”

    她说:“走吧。”

    我说:“去哪儿聊。”

    她说:“出去。”

    我说:“还有几分钟才下班。”

    她说:“谁扣你钱呢!”

    我说:“让监区长发现,她老是骂我。”

    她说:“你废话那么多,你走不走。”

    我只能跟着她出去了。

    去了停车场,然后开车出去。

    出去后,我问贺芷灵:“你表姐,怎么样了。”

    贺芷灵说:“和她同学去北方旅游了。”

    我问:“她不是一个人来的啊。”

    贺芷灵说:“和朋友来,她挺多朋友。”

    我说:“哦,这样子啊。她长得挺像你的,呵呵。”

    贺芷灵不说话。

    我说:“那她刚毕业啊。”

    贺芷灵点头。

    我说:“那她是要留在这里工作,还是回去国外啊。”

    贺芷灵侧脸看了看我,然后问:“你是不是喜欢上她了。”

    我说:“不是,不是,我就问问。”

    她很不爽的样子啊。

    我还是不问了。

    我说:“那你代我和她说声抱歉啊。”

    贺芷灵说:“这不能怪你们。”

    我说:“对,你终于开窍了,这本身就怪你是吧。我就说呢,如果没有你惹上个小人文涛,我怎么那么麻烦啊。”

    贺芷灵说:“是吗。”

    我说:“不怪你,不怪你。”

    我还是挺怕她的。

    车子开到了一家饭店的门口,我看了看,这里不就是黑珍珠盘下的饭店嘛。

    好吧。

    下车,她看了看,因为这时候吃饭的很多人,都在排队。

    我真是佩服黑珍珠,一下子就能把饭店生意做起来了。

    贺芷灵回去了车上,我问她:“不吃啊。”

    贺芷灵说:“懒得排队。”

    我只好上回车上,说道:“那你想怎样啊。”

    贺芷灵开车。

    直接开去了对面那家。

    是的,对面这家,的确冷清一些,也不算冷清,人也多,不过呢,还是有位置的。

    我们坐下了。

    然后。

    点了东西。

    在这种地方请客,我不担心,不会被她宰死,最多千把块钱。

    如果我平时出来吃饭,一个人吃五六十块的我都觉得很多了,但是和贺芷灵,吃一千的,我都觉得便宜。

    没办法,她有钱,她牛啊。

    还是喜欢点最贵的东西,不过没有要酒。

    两人吃着。

    贺芷灵问我:“你知道文涛叫的那些是什么人吗。”

    我说:“我和他们交过手了,应该是市区的四个区的四联帮的人。”

    贺芷灵说道:“嗯。”

    我问:“你嗯什么,你知道啊。”

    贺芷灵说道:“四联帮,就是林斌。他们的房地产和科技公司很有名,听说还想涉足dian ying业。掌控着几个大公司,手下很多人,不过,以前都是混混,转型了。但还是做不少道上的事,例如指使打手打不肯接受赔偿拆迁的。”

    我说:“好吧,你知道那我就容易和你解释了。”

    贺芷灵说:“不需要你对我解释。我知道这怎么回事。”

    我说:“怎么回事?”

    贺芷灵说:“林斌和文涛,互相利用。文涛是个纨绔子弟,对他来说,他什么都不用做都无所谓,家里有的是钱,他找上林斌,让林斌给他一拨人,是为了对付你。”

    我说道:“说什么对付我,应该是对付你才是。为了得到你,那家伙特不甘心,什么鸟事都做得出来,还什么事都敢做。”

    贺芷灵说道:“是,那就是对付我们两个。那你想怎样。”

    我说:“我怎么知道我想怎样。我也要对付他啊,可他依仗着四联帮,我玩不过他了。话说,那林斌是为了钱吗,他肯定不缺钱啊。竟然把人给文涛带。”

    贺芷灵说:“他最近做的一个烂尾工程,把以前别人的烂尾楼di jia买下,重新装修了卖,证件不齐全卖不了,检查不合格,有轻微塌陷,但他利用了文涛,让文涛父亲帮忙,全过了。有了齐全的证件,还有检测方的检查合格报告,最近,那栋楼卖的特别好。”

    我骂道:“草,这不是害人吗!”

    贺芷灵说:“现在只是轻微塌陷,塌不了,可以后就不知道了。”

    我说:“要是以后塌了呢?买房了的怎么办,要是裂开,人们跑得了就算了,如果突然倒塌,那岂不是跟地震一样,要死人啊,到时候,林斌这奸商找地方哭都没地方哭去。”

    贺芷灵说道:“你是猪吗。”

    我看着她:“干嘛无端端的骂人啊。”

    贺芷灵说:“他自己会做这背黑锅的人吗?你觉得谁会那么傻?他肯定让人做的,出事了,也都是替死鬼被抓。”

    我说:“也是。”

    彩姐黑珍珠她们也是玩的这么一些招数,反正注册名什么的,全是别人的,出去露脸的,都是木偶,她们就安心的在幕后,做提线木偶背后的真正操作人,一旦出事了,让这些木偶顶雷。

    背黑锅他们去,要死他们死,享受却是她们自己。

    不过呢,背黑锅的,也有钱赚,而且很有面子,有不少利益,所以,背黑锅的也乐意背黑锅。

    没办法,有钱能让鬼推磨。

    我说道:“那,那些人,批准了这些,他们也不怕出事吗。”

    贺芷灵说:“要出事,也不知道多少年以后,可能五年,八年,十年,那时候,他们退休的退休,调走的调走,出事了,去查谁?”

    我说:“查当时签字什么的人啊。”

    贺芷灵说:“他们那么傻吗。他们会让人出个检测报告,说当时的土质是好的,过了几年,土质什么的,出问题了,各种赖,怪到天气自然上。”

    我心想,妈的,真是黑。

    难怪,桥塌了直接怪车子重,或者是遇到雷雨天气,而不是说质量不好了。

    这帮日狗的。

    贺芷灵说道:“我找你出来聊,是想告诉你,林斌在帮文涛撑腰,你要小心。他会对付你。”

    我说:“你别一个局外人的口吻跟我说这些好吧,还不是你,要不是你的话,我怎么会这样子呢!我现在成了他的肉中刺眼中钉。再说了,我说要把他们抓了,你又不乐意。”

    贺芷灵说:“我是很无奈,因为我家和他家牵扯太多说不清的东西,就是如果他爸恼羞成怒一心对付我爸,那就是两败俱伤了。他父亲很宠这个小儿子。说给你听吧,平时很多人送礼什么的,基本都是他这小儿子,文涛收的。从出去开始,学校都是有人安排好的,没毕业,就有豪车豪房。”

    我说:“那你不也是一样的轨迹吗。”

    贺芷灵说:“我没收,我爸不让收。”

    我说:“好吧。你还是个好人。你放心好了,他能拿我怎么样呢。说真的,我不弄死他就好了。”

    贺芷灵说:“别太轻敌了,四联帮没你想象中那么好对付。”

    我说:“我知道,和他们接触过了,但真正的爆发大规模战斗还没试过。”

    我就不信,四联帮如果真正的面对面搞,他们就能打得过我们三个帮派的联合。

    贺芷灵说:“他们he ping时的那些混混不同,他们不会和你们真正的面对面来的,除非有必要。林斌所认识的后台背景,是你们所请不动的。”

    我说:“连你也不敢得罪的,是吧。”

    贺芷灵默认了。

    好吧,这个敌人棘手了。

    薛羽眉想要对付他们,看来真的是非常的有难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