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73章 文涛四联帮联手
    这其实就是一个外国的女孩,从小在国外长大生活cheng ren,难怪开口说话的,都带着国外的口音。

    而且时不时的爆出的都是流利的英文。

    好在没有发生什么。

    不过也不能确定有没有发生了。

    女人的心本就是复杂的,兴许她本身就不想报警,但是不威胁着报警,感觉就是她自己心甘情愿和我了一夜,女人有时候就是要的所谓的不能让人把她看成浪女的那面子。

    所以,我们泡妞的时候,明明她都愿意来开房了,但是太着急,她反而拼命的不愿意,因为怕我们认为她是浪女。

    好吧,既然没事,我就走了。

    我说:“好了,大家都是老表亲戚,所谓家丑不可外扬,这件事大家洗把脸忘了吧。那我走了,拜拜,又要迟到了。你们两个有什么事,你们两个慢慢解决。”

    我马上走出去。

    贺芷灵没追上来了。

    估计是安慰她表姐去了。

    什么表姐,关系真是复杂。

    文涛,这家伙怎么一点都不怕我,是真的不见棺材不掉泪。

    那就,让他付出一些代价吧。

    为了得到贺芷灵,他真的是无所不用其极,甚至,连杀我都敢做了。

    那我为什么还要放过他!

    和文涛的斗争,战争,应该是以一边死了才彻底结束。

    不过,谁让这贺芷灵那么漂亮,吸引到人家对她都疯了。

    追她的人被她用计赶走了一批又一批,但却无法彻底的赶走文涛这死苍蝇。

    我到了楼下的时候,走出去拦计程车。

    没想到,贺芷灵的车子停在了我身旁。

    这次,她不是要撞死我。

    她叫我上车,叫我上车是不用出声音的,她用右手食指指着我,然后勾了两下,示意我上车。

    我上去,还没关门,她就一下子抓住我的头发撕扯:“为什么为什么!”

    我的头发被她扯着,疼啊!

    我喊道:“好疼啊姐姐!”

    她却不停手,不停的扯,像是女人之间那和小三抢老公的打架。

    我抓住她的手:“为什么打我!”

    她说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打你。看到你就生气!”

    我说:“你给我放手。”

    她说道:“你是蠢货吗。让人这么容易陷害!”

    我说:“我有什么办法,我已经知道了人家要害我,跑的时候摔倒被抓了!你给我放手,不然我就!”

    我的手放在她的胸脯上。

    弹性太好,不懂形容。

    啪。

    啪。

    两巴掌。

    打得我脸都在震动了。

    我捂着了脸。

    她骂道:“我杀死你这个畜牧。”

    我连畜生都不如,直接是畜牧了。

    她从门那儿拿了一根防狼电击棒,我一看就知道是什么东西,开了后直接要电我,xing yun的是我一下子就拍飞了她手里的电击棒。

    然后她又抓住了我的头发:“我让你乱摸我!”

    我说:“你不放手我就继续!”

    两人拉扯着。

    一位老大爷停着我们车边,看着我们两个打架。

    老大爷好心的劝道:“小伙子,小姑娘,夫妻之间有什么不能好好解决的,非要动手呀。”

    贺芷灵说道:“滚!要你多管闲事!谁和他是夫妻。”

    我说:“你连老人都骂。”

    老大爷叹气摇摇头,然后说:“小伙子,要不要我帮你报警啊,你老婆真是凶。”

    贺芷灵骂他道:“你管好你自己就行,滚。”

    我说道:“你那么没礼貌的!”

    贺芷灵终于放开了我的手。

    然后直接启动踩油门,车门都没关。

    车子飞速开出去,我急忙把车门关上了。

    我说道:“不要命了?你不要命我还要呢。你说我得罪你什么了。”

    贺芷灵说道:“她是我表姐。”

    我说:“那我不是也没和她什么嘛,她自己都作证了。”

    贺芷灵说:“你们有没有脱完了衣服睡?”

    我说:“这个,好像有吧。”

    贺芷灵一个急刹车,然后说:“滚下车。”

    我说:“妈的你是不是有病啊!”

    她今天是真的疯了,我可不和她一起疯。

    赶紧下车,然后看看后面,真怕她追着上来撞死了我。

    唉,都什么人啊。

    我看,如果不是摊上了贺芷灵,我咋会有那么多的麻烦事呢。

    要怪就怪贺芷灵。

    居然还先打我。

    我摸着头,头都被打起包了,这女疯子。

    唉,怎么突然冒出来个表姐,长得真像她,文涛设置的这陷阱,真的是好。

    不过,昨晚虽然好像真的没发生什么,但是贺芷灵表姐,我可全看完了。

    也难怪贺芷灵那么生气,如果我故意的,她非弄死我不可。

    好,我弄死文涛。

    我让陈逊跟踪到了他。

    然后让陈逊把他的一只手打骨折了,告诉他以后不要太嚣张,我要给他一点教训。

    不过,我倒是想去看看他怎么惨的。

    晚上下班后,随着陈逊过去了。

    陈逊只带了两个人。

    对付文涛那家伙,三人足够多了。

    其实陈逊一个就够了。

    陈逊去了他单位门口蹲守,知道了他每天下班回家的路线。

    我们开着车跟在了他身后。

    跟着文涛的车,陈逊说道:“不知道他要去哪里,平时都是回家的。”

    我说:“跟着吧,他还能逃得了吗。”

    车子拐了几个弯,像是故意的。

    我奇怪了:“该不是被发现了吧。我们跟踪可能暴露了。”

    陈逊也说道:“我觉得可能也是,不然的话,他不会这么故意的绕来绕去的走啊。”

    我说:“看看先跟着吧,如果暴露的话,他应该踩油门跑了才是啊。”

    陈逊说:“我有点担心。”

    我问道:“担心什么。”

    陈逊说:“担心我们暴露了跟踪后,他会通知他的人,埋伏我们。”

    我说:“那撤了吧,算了。小心驶得万年船。”

    刚说完,文涛的车在小巷子出来的便利店前,停了车,他一个人下了车,走进去了便利店买东西。

    我们也停了车。

    陈逊说道:“好像没发现。”

    我说:“现在是动手的好时机啊!”

    陈逊说:“上。直接拉进去小巷子里面打!”

    陈逊三人下了车,跑过去。

    文涛出来看了一眼,然后马上的往小巷子里面跑。

    陈逊跟着很近了,冲着跑进去。

    我下了车,过去看。

    突然,在小巷子里,涌出来了二三十人,全部手拿棍棒。

    糟了!

    真的有埋伏!

    陈逊三人急忙后退。

    可是后面,又从斜着的小巷子涌出来十几个人,包围着了陈逊。

    糟糕!

    陈逊三个人,手上没拿任何东西,而他们几十个人,全部手持棍棒。

    消失的文涛挤出人群之前,问陈逊道:“你们是谁,为什么跟踪我!”

    果然真的是被发现了。

    刚才他绕来绕去,兜圈子,就是故意的,在拖延时间,通知好了这帮人,让他们埋伏好。

    这群家伙围着陈逊三个人。

    妈的,我该怎么办啊我!

    我要是有把枪我就冲上去了啊!

    我看到了车子,对,车子。

    我急忙的跑回去车上,虽然驾驶技术烂,也没办法了。

    好在陈逊下车急,没熄火没拔钥匙,我急忙的,松手刹,然后挂挡踩油门冲进巷子里。

    糟了,车速不是我所能控制的,太紧张了,所以一踩油门,车子直接就飞着冲上去。

    我急忙一边按喇叭一边喊:“让开,让开!”

    我倒是害怕了起来,我怕车子冲进人群中,一下子把他们撞死撞飞一大群,连陈逊都被我给撞死了。

    这是要判刑的啊!

    紧张的时候,油门刹车都傻傻分不清楚了。

    原本抬脚起来,要踩刹车,倒还是踩在了油门上,车子更是飞着一样冲过去。

    他们还没开打,听到后面有车子的喇叭声,一回头,急忙的闪开!

    车子像疯了一样的冲上去。

    所有人,都赶紧的跳开了。

    我抬起脚,松了油门,这次瞅准了刹车,一脚踏下去,车子一下子猛刹住,我撞在了方向盘上,胸口疼死!

    陈逊三人也跳开了,看到是我。

    我喊道:“快上车!”

    他们三个马上跑过来,开车门上车。

    一大群人围过来:“抓住他们!”

    文涛就在前面:“你妈的,张河,又是你!”

    我靠,看到这家伙,我突然就想弄死他!

    我马上踩油门,车子飞速冲上去。

    文涛一看,见我来真的,害怕的急忙朝旁边躲开奔跑,小巷子不大,他没钻出侧面去,只能往前跑。

    那些原本围着车子的他们,开始砸车,但是我已经一脚油门开走车子,往前面而去。

    文涛和十几个他叫来的人,急忙的朝前面跑。

    我撞死你!文涛你这畜生。

    车子越来越快,文涛他们也跑得越来越快。

    可是,就在快要撞倒他的时候,他跳进了一个小巷子的放垃圾的凹处里,车子从他旁边飞了过去。

    我急忙踩刹车,还是刹车油门搞混了,当停下来,车子已经离开好远,一看后面,那家伙跑了。

    陈逊急忙说道:“先离开!不要让他们把我们堵住了。”

    也是,万一他们也都把车开过来,堵着了我们,我们可要被抓去,真的是成了案板上的肉,任他们宰割了。

    我赶紧加油门走了。

    陈逊说道:“幸好啊。”

    我说:“我就想撞死他,就是被判刑,妈的,气死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