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72章 贺芷灵有表妹
    这真是狗血剧。

    上帝在捉弄我,这是一个狗血的故事,狗血的导演编出狗血的戏剧。

    那和我睡了一夜的女孩一下子抱住了贺芷灵:“表妹!”

    然后委屈的抱着贺芷灵,快要掉下眼泪了。

    贺芷灵也愣着看着我。

    我举起双手:“我,我什么也不知道,别打我。”

    这一句别打我,提醒了她来打我。

    她走过来一巴掌甩我脸上去:“人渣!”

    我捂着脸:“我无辜的!我昨天被人抓了,被灌了药,迷迷糊糊在这床上醒来,然后,然后是她勾引我的!”

    我指着贺芷灵后面的她。

    那女孩哭着。

    贺芷灵拿起包包就砸我。

    我抢过来了,说道:“我有罪吗!是她勾引我的!”

    贺芷灵一高跟鞋踹了我。

    我捂着脚,疼啊。

    贺芷灵骂道:“人渣!”

    我说:“我真的是。不懂怎么回事。”

    贺芷灵身后那女孩说:“报警。”

    我急忙跑过去,她拿了手机真的按着110

    我抱住了她,抢着手机:“我错了!不要报警!”

    贺芷灵过来又要打我:“放开她!”

    我急忙放开了她。

    然后贺芷灵抢了女孩子手中的手机,说道:“别报警了,你们被人设计了。”

    贺芷灵坐在了凳子上,看着我们。

    我说:“被人设计了?”

    贺芷灵的表姐。

    奇怪,她哪来的表姐,而且看起来还特别像她。

    她表姐问道:“表妹,这是怎么了。”

    贺芷灵问她:“昨晚你是主动的吧。”

    她不好意思的低着头。

    贺芷灵问:“那你还报警。”

    然后贺芷灵问我:“你呢。”

    我说:“我怀疑我被下药了,我当时迷迷糊糊的晕过去,然后,醒了起来,刚好看到她在旁边,她也主动,我就不管那么多了。这事情绝对是有人设计的。”

    贺芷灵问我:“你什么都懂,是吧。谁设计你。”

    我说:“我,我怎么知道谁设计我陷害我,反正我觉得肯定有人,不然的话,我怎么会做出那么无耻的事。”

    贺芷灵说:“抓你来的,是不是有一个人戴着金链子?”

    我说:“你又怎么知道。”

    贺芷灵说:“关你什么事。”

    我又不敢问了。

    贺芷灵表姐问:“表妹,怎么了。”

    贺芷灵说:“你别问了。”

    然后贺芷灵看着我:“你要娶她。”

    我一愣。

    然后说:“你开什么玩笑,这大家都被人害了,我干嘛要娶她。”

    贺芷灵说:“你碰了她,就要娶她!”

    我说:“不可能!我告诉你,你们这是玩我呢,我现在都晕着,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

    那女孩也摇着头:“我,我不要嫁给他。”

    贺芷灵拉着我出来了外面走廊。

    我说道:“到底怎么回事呢,我到现在都搞不清楚,像做梦一样。”

    贺芷灵说:“你得了便宜还卖乖。”

    我说:“我卖什么了我!”

    贺芷灵说:“那三个人,是文涛派来的人。不用去查,我知道就是他干的。他知道我表姐回来,住在酒店,设计了这一出。”

    我骂道:“又是那家伙!我就说,把他送进监狱不行吗!你知道他要害我的,那三人,还要开车撞死我。”

    贺芷灵说:“他实在是无药可救了。”

    我说:“那怎么办,你还护着他。”

    贺芷灵说:“他妈妈对我好,最疼他这个小儿子。如果不是他妈妈病了,我早就送他去监狱。”

    我说:“我觉得他是不见棺材不掉泪,送进去吧。”

    贺芷灵说:“我先威胁他。”

    我说:“你还威胁他啊。”

    贺芷灵说:“那怎么办。如果真的撕破脸,他家权势也很大,我家人会成了他们家攻击的对象。”

    我说:“既然白道解决不了,那就让黑道来解决好了。”

    贺芷灵说:“你想怎么样。”

    我说:“先砍了他一只手再说!我让他玩心计。”

    贺芷灵说:“不行。”

    我说:“我就知道你护着他!”

    贺芷灵说:“绝对不能这么做。”

    我说:“得了吧你,现在不是你说了算了,你以为我什么都会听你的。”

    贺芷灵一把抓住我衣领,威胁我道:“你整死他,我也会整死你!”

    我说:“就他妈知道你余情未了!”

    贺芷灵说:“让你去弄死弄残你前女友,你愿意吗!”

    我说:“得了吧你!我以为你做事干脆利落,想不到也这么拖泥带水,不过这是你的性格问题,关我屁事,我该怎么做怎么做。”

    我一把推开她。

    贺芷灵指着里面:“我表姐怎么办!”

    我说:“妈的她也不是处,大家都是成年人,还能怎么办。该忘就忘了吧,我现在可没你那么啰嗦,藕断丝连。”

    贺芷灵说:“你还是不是人。”

    我说:“你去问她啊!不信。她哪来像你那么优柔寡断。”

    贺芷灵对什么事都能干脆利落,快刀斩乱麻,杀伐决断,唯有感情这块,她在男女情感上,绝对是白痴一个。

    贺芷灵说:“她是我同父异母的姐姐,她的妈妈,是我妈的mei mei,可是她不知道她是我爸爸的女儿。”

    我说:“怪不得我说那么像你,这短短几句话,你家庭关系那么乱啊,你爸那么滥情。”

    我没说完,一巴掌打了过来。

    还好我闪的快,但也指甲尖刮在了我的脸上,我捂着脸:“你有病啊你!”

    贺芷灵说:“不许这么说我爸。”

    我说:“好了,不说。”

    贺芷灵说:“我爸和我姨妈在大学先认识,相恋相爱,姨妈后来考取了国外的大学她喜欢的医学专业,她选择出去留学,选择分手。那个年代,你知道留学这意味着什么吗。我爸痛不欲生,甚至想过轻生,饱受失恋痛苦的他,经常跑去我姨妈家门口痴痴地等着,我妈觉得他可怜,开导安慰他,没想到,过了一年后,我爸竟然和我妈,后来慢慢的产生了感情。我姨妈出去的时候已经怀上了我表姐,因为身体的原因只能选择生下来,在那年代,不像现在那么方便联络,当她知道我妈和我爸的事,她已经生了我表姐。她就在国外,照顾表姐,完成学业,她沉迷于她的医学专业,后来毕业后和一个也是华裔的牙科医生结婚,牙科医生对我表姐视如己出,前段时间,那个医生癌症去世,没想到,我姨妈在料理那个医生后事,出了车祸,抢救无效,去世之前她担心我表姐在那边无依无靠,就告诉了我表姐说我们这边还有她的亲人,但是她没有告诉我表姐我爸才是她真正的父亲,我表姐这段时间在国外一直和我联系,刚好完成了学业,就来找了我。想不到文涛知道了。”

    我问:“文涛怎么知道的啊?”

    贺芷灵说:“以前我和文涛在一起,我就告诉了他。我表姐回来,他是从我妈嘴里知道的。”

    我说:“话说,你妈也真是的啊,怎么就那么蠢呢。”

    贺芷灵说:“文涛能说会道,把白的说成黑的。”

    我说:“好吧,那是你们家自己的问题,你们慢慢解决。文涛呢,我来解决。”

    贺芷灵说:“我表姐你打算就这样算了?”

    我说:“是吗,如果发生了关系,就要娶了的话,那我先娶了你好不好。”

    贺芷灵一咬嘴唇,我就知道她准备要对我动手。

    我跳开两步,说道:“你表姐接受的是西方教育,从小在西方长大,肯定没你那么传统。受过西方教育的女孩子中,我发现你绝对是最传统的那个。这也是好事。”

    例如黑珍珠,她也是在外国待过的,她对待感情的态度,就和贺芷灵截然不同。

    我就纳闷为什么贺芷灵那么的传统。

    不过呢,也好,谁如果娶了她,绝对是福气,她不会乱来。

    但是,她有很强的控制,会把自己的男人掌控在手中,动弹不得。

    想想就憋屈。

    贺芷灵说道:“我怎么样还轮不到你来评价!”

    我说:“行吧,那我可以走了吧。你表姐还说什么报警呢,真的报警,那我不完了。”

    贺芷灵说:“你必须要和她说清楚你再走!”

    她一把把我扯进去了房间里。

    贺芷灵拉着我面对着她表姐,我对她表姐说道:“表姐,其实我是你表妹的表弟,那你也是我表妹?大家都亲戚老表一场,不如这个事就这么算了,大家洗把脸忘了吧。”

    贺芷灵揪住我,说:“洗把脸!忘了?”

    贺芷灵表姐说道:“表妹,他,他并没有对我做了什么。昨晚,昨晚他伸手来时,他自己又睡着了。我,我也困了,就抱了他睡。”

    我说:“哦!听到了吧,原来是我们什么事也没发生,那就好了。”

    是吧,我昨晚好像明明记得我动了她了啊,难道是喝醉后的半醒半梦游动了她,但其实是没搞成的。

    可是昨晚那什么酒,什么mi yao,搞下去了真的全身又热又亢奋,但到底有没有碰她,我脑子里觉得是有的,可是感觉,就像和黑珍珠那晚一样,到底有没有,我都不清楚了。

    贺芷灵说道:“你确定?”

    贺芷灵表姐说:“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