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71章 再次被玩
    我回头看了看黑珍珠,咬牙道:“我恨你!”

    黑珍珠云淡风轻的样子,还带着一丝得意:“玩你也挺开心的。”

    我说:“你等着吧!”

    如果真染病,我死都拉着她垫背,对,我不该直接和她死,我该想办法强了她,让她也染病,然后,两人一起去死吧。

    黑珍珠看着我落寞的走出去,说道:“回来吧,我玩够了。那外国男人没病,他也没上了你。”

    我愣了一下,然后回头看着她。

    黑珍珠说:“都是骗你的,耍你玩的。”

    我走回来,说:“那我屁股为什么会痛!”

    黑珍珠说:“用昨晚那红酒瓶吧。是我弄的。”

    我骂道:“你是变态吗!”

    黑珍珠说:“我就是觉得好玩,不可以吗!”

    我指着黑珍珠:“你,你等着瞧!”

    不过,既然不是真的被那外国佬上,我就开心很多了。

    但我觉得,她说的是真还是假,我还到底要不要去做个检查。

    黑珍珠说道:“我一直等着。”

    我说道:“你有本事。”

    她没接话。

    我走出了她办公室,离开了。

    想不到,我英明一世,竟然在她手里,被她玩得团团转!

    这个该死的女人。

    去上班,刚到办公室,就被徐男骂了。

    迟到,旷班,也不请假,早上因为上面召开会议,她想让我去,结果我没在,去了后,监狱领导问我为什么不去,徐男帮忙各种掩饰,说我送女囚去治病,还差点穿帮了。

    我说道:“我昨晚碰到了一件难以启齿的事。所以,呵呵,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

    徐男说道:“以前你就经常这样!以前可以,现在不行,你现在当了指导员。要不你就住在宿舍别出去了。”

    我说:“以后我尽量不这样。”

    徐男说:“一身酒味。都不知道你每晚忙什麽去!”

    我说:“算了,一言难尽,你不会懂我的苦的。”

    徐男说道:“有什么不开心的,说来让我开心开心。”

    我说:“我靠你这还是人话吗。”

    想不到,我平时最喜欢拿人来开涮的话,抡到她拿来调侃我了。

    徐男说:“不死就不苦,干活去。去检查各监室去。别让那帮女囚打起来。”

    我说:“好的。”

    例行公事,检查完了。

    没有发现任何一宗的意外事件,没有发现一件wu qi。

    这帮女囚,学精了,可能藏在哪里了我们搜不到,不过可以肯定的就是,她们没有那么猖狂的搞wu qi出来了。

    下大雨,下班的时候。

    我本想走出去的,走不出去了,我跟着沈月的车出去了。

    出去了外面,我看到一辆看起来,有点面熟的车。

    哦对了,这个,就是那晚那三个男的追着我要撞死我,然后追到了珍珠酒店停车场,然后黑珍珠帮我出手,叫她的金发朋友,干掉了这三个男人。

    刚好,大雨中看见,车上亮着灯,那轮廓,就是他们三个。

    没想到,他们也看到我了。

    漂泊大雨,他们还是从车挡风玻璃窗看过来看到了坐在沈月车上副驾驶座的我。

    然后,不出意料的,他们的车马上跟了上来。

    我对沈月说道:“有人跟踪我们了。”

    沈月看了倒后镜,说:“有人跟踪?”

    我说:“是的,有车子跟上来了。不过你放心,他们跟的不是你,而是我。你手机给我,我打给朋友一下。”

    我要打给陈逊,让陈逊设个陷阱,这三个不知好歹的家伙,非抓了他们起来不可。

    都什么时候,竟然还敢找人来抓我,四联帮的那么没脑啊。

    那车子跟了上来了。

    沈月把手机给我,告诉了我密码,开了锁,我打dian hua给陈逊,靠!

    停机了,我说道:“你手机停机了。”

    沈月说:“昨晚说交话费,忘了交了。想不到今天停机了,怎么办。”

    我说:“算了,你送我到后街某个街道。”

    我要引着他们去后街那里,然后,让他们继续追我,我再想办法给陈逊打个dian hua,抓了他们几个。

    沈月一听我的计划,问我行不行啊,我说行行行,叫她停好车就走了,不要管我。

    车子飞快到了后街,然后我让沈月一停好车,我马上跑下车,跑下去。

    后面车子跟上来后,马上下车追上来了,三个人下车追。

    还是上次三个。

    雨小了,但是地面上全是水。

    他们也不管了,皮鞋踏在地面上,水花四溅。

    小样,追吧。

    我打算先绕到里面去,然后,在里面的小巷子小道市场里,把他们绕晕,我直接给陈逊dian hua,让陈逊过来,收拾他们。这是我的打算。

    可是,我在过一处都是水的路面,一脚踏在了水沟中,然后摔了一个狗吃屎,全身都是水。

    全身湿透。

    我急忙爬起来,可是,一只手抓住了我的后背,然后,那人一拳打过来,我一下子被打得跌坐在地。

    浑身力气全无。

    这力气太大了。

    然后,后面的两个,把我抓起来,老鹰抓小鸡一样带走了我。

    他们太强壮了。

    人算不如天算。

    我在想,如果落在林斌手里,我他妈的会不会被他阉了。

    我喊道:“救命!抢劫sha ren了!”

    下雨,根本没人出来,谁会听见。

    那家伙重重一拳打在我的肚子上:“让你喊!”

    我这下,真的喊不出来了,这一拳打得我差点没吐出来。

    我被带上车,然后他们拿着一瓶果汁一样的东西,逼着我喝下去。

    r?

    可乐?

    一瓶果汁上写着四瓶可乐。

    让我喝可乐,几个意思!

    我说道:“你们要是毒死了我,你们也不好过。”

    他们说道:“少废话,喝不喝!”

    一把 shou抵在了我腰部,很锋利,如果轻轻一捅进来,我这小命,就没了。

    我急忙说道:“别,别,我喝我喝!”

    他们打开了,像打开汽水一样的打开了。

    然后逼着我喝。

    我只好喝了。

    还挺甜的,味道还不错,像果汁,应该就是果汁汽水。

    然后,喝了后,他们开车走人。

    那把 shou还抵在我的腰部。

    慢慢的,车子刚开出去几分钟,我有些醉酒的感觉。

    我问道:“你们带我去哪里!”

    他们说道:“别废话!”

    说着还晃动了一下 shou,我急忙闭嘴。

    奇怪了,那罐果汁可乐,他们加了什么了,我开始像昨晚酒醉一样反应了,甚至有些亢奋了。

    他们不知道放了什么。

    不然的话,一罐饮料,哪怕是带有酒精的,怎么会放倒我。

    我慢慢的睡了过去。

    太困了。

    我醒来,竟然如同上一次醒来一样,在酒店里,但不是珍珠酒店。

    我的头不痛,但是,晕晕沉沉,而且,还是很亢奋。

    这里不知道是哪里。

    是不是又回到了昨天?

    我把手一搭在旁边。

    而我身边,躺了一个人,也是躺了一个人。

    看过去,竟然是,一个长发,染着头发的大mei nu,还是,光着身体,我看着她,她也看着我,那双xing gan的眼睛勾人魂魄。

    脸庞红润,皮肤白皙。

    我身体一热,管不了那么多,伸手向了她。

    醒来后。

    是早上了。

    我看看身旁,我没有做梦,昨晚我的确,睡了一个姑娘。

    还特别的年轻貌美。

    甚至,有点和贺芷灵挺像的,我左看右看。

    真的是挺像的,特别是那双眼睛,那脸庞的轮廓,但是比贺芷灵年轻,不是贺芷灵。

    我昨晚,竟然有此艳福啊。

    当我看着她的时候,她醒来了。

    然后,她惊着坐起来了,然后冒出一句英文,接着又是几句英文。

    我看着她,她的身材非常好。

    她急忙用枕头挡住了胸口。

    我说:“你说什么,你不是外国人吧,说中文可以吗。”

    她说道:“你是谁!为什么在我床上!你,你是不是对我做了什么。”

    我说道:“拜托,昨晚我明明看到你主动凑上来的,虽然我喝多了,晕了,被人下药了,但我还是记得是你主动的。”

    我心想,我昨晚不会是醉了,糊里糊涂跑来了这里开房睡觉,然后这个女的,应该是那种女人吧。

    就是,卡片上的xiao jie。

    我问道:“多少钱啊过夜。”

    她说:“你说什么!”

    我说:“你一个晚上出台多少钱,最多不是八百,行情价了。你这货色。”

    我在起来下床的时候,她一把扯了床单,我一下子脚站不稳,从床上摔倒在地。

    我骂道:“你疯了你!”

    我从地板上爬起来,我骂道:“你想被揍是吗!”

    我这两天,老是被人打,被灌醉,我脑子都晕沉沉的。

    她张嘴又是一段英文,但是我听出来是骂人的。

    我说道:“我不和你一起疯。”

    她骂着我,倒是眼泪冒了出来了,看到眼泪渗了出来。

    她拿起来了手机,边哭着边打dian hua,我靠,这什么情况,是不是要报警啊。

    我有点慌,那我岂不是要被坐牢了啊。

    被抓去,我很麻烦了。

    我马上想到,我懂了!

    一切都是个圈套,昨晚那几个家伙,灌着我喝了应该是mi yao的东西,然后,安排好了这个女的,然后,我来了后,我稀里糊涂和她发生关系,接着,她现在受命于他们,要报警抓我,我犯了qiang jian罪,我完蛋了。

    这一切,都是计。

    而且,这都不知道是第几回了,我躲过了那么多回,这次却躲不过。

    她打dian hua说道:“表妹!我,我房间出来一个se lang,我昨晚不知道怎么了,他竟然,竟然那个我了!”

    不是报警?

    有人按门铃。

    那床上女的挂了手机,然后用薄薄的被子包着自己,哭着跑过去开了门,门外进来了一个女子。

    怎么这么熟悉的打扮和包包的。

    贺芷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