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9章 请不动黑珍珠
    回到家里睡觉。

    脑子里想着太多事,晕晕沉沉的。

    或许,我是低估了我所身在的这环境。

    这其实比我想象中的凶险。

    不管是我,还是我身边的人,他们只要和沾边的,在这泥淖中挣扎的,都很凶险,哪天出事,没了命,后悔都来不及:哦,原来玩这行真的会死掉啊。

    梦里的,却不是梁语文,却是那个可怜的殷虹。

    是啊。

    她死了。

    想到她死了,我的心很沉重。

    睡觉的时候,做了一个梦。

    一直梦见,死了的殷虹,就躺在门外的棺材里,我打开门出去,看到她那惨白的手臂露出棺材。

    我想出门。

    可是,那只手,就在我门口,我出去,但是害怕被她的手给抓住。

    然后我就想绕出去,结果,在绕出去的时候,从棺材旁边地下爬着过去了,然后,前面站着了一个人,我抬头一看,霸王龙笑着,拿出一把刀。

    我急忙回头跑,但是没跑,因为,殷虹一脸惨白,闭着眼,对我挥手跑去她那里。

    我一下子就惊醒了。

    起来后,手机不懂为什么,一直叫着。

    我看了看,上面标着诈骗的400开头的号码。

    我按了挂断。

    然后坐起来,抽了一支烟。

    去上班的时候,头很疼。

    喝太多,想太多,担心太多,心太沉重。

    监狱里,查逃狱的事,迟迟没进展,主要是我们都不熟里面的人,那边监区的,而且沈月兰芬她们和那边的人也不熟。

    监区和监区一样,被她们的指导员打造成了铜墙铁壁,难以攻入。

    下班后,我回去拿着手机,给陈逊打了dian hua。

    陈逊已经坦白了自己的罪行给彩姐听,彩姐自然是原谅了她。

    但是,陈逊没有和彩姐说拉着手下们过去跟了彩姐,而沙镇那边,彩姐则是说过段时间,等等,再过段时间。

    当然,陈逊他们是等不及了。

    所以,陈逊让我去问黑珍珠。

    先问了,如果黑珍珠同意,直接过去跟了黑珍珠,再考虑和彩姐说了。

    这么做,非常的尴尬啊。

    不过没办法,为了他们的发展,也为了我自己将来的发展,为了给梁语文报仇,我最好是这么做。

    给黑珍珠打了dian hua。

    她在办公室。

    我说我有事找她。

    她同意。

    我去买了几瓶好酒,提着过去见了她。

    当黑珍珠看到我手里的酒,说道:“找我帮什么。”

    我说道:“请你吃饭。”

    黑珍珠说:“饭就没空吃了,约了一会儿和我朋友去吃,你直接说什么事吧。”

    我说道:“好吧。我想和你说的这事儿,是天大的好事啊。”

    黑珍珠说:“和你沾边的,都不是好事。”

    我说:“这次是意外。陈逊,就是彩姐曾经的,守着我们这条后街的这帮部下们,上百人,想要请彩姐你出来主持大局,愿意鞍前马后,唯珍珠姐你是从。”

    黑珍珠看着我,说:“这是你想出来的?”

    我说:“不是,是他们经过深思熟虑后所做的决定。”

    黑珍珠说:“怎么了。彩姐那边,不容得他们了。”

    我说:“彩姐一直都随他们,让他们自生自灭。现在他们遇到了真正的难题,想要去彩姐那边,彩姐并不是很欢迎,留在这边发展,和四联帮老是起冲突,然后过去沙镇,也难做的起来,彩姐并不太乐意给以很大的金钱上等方面的支持,只说再等等吧,他们虽然每个月也能拿到工资,但明显比以前少很多,他们想发展,发展不起来,他们想做一番事业,想来想去,也只有想着跟了你,才做的起来。”

    黑珍珠说:“他们自己做不起来?”

    我说:“我觉得很难。他们自己也知道。所以只有依靠大树,才能好乘凉。”

    黑珍珠说:“为什么不去跟了龙王,不跟了环城?”

    我说:“因为你才是他们的大救星。你才是他们心中真正的王者风范。”

    黑珍珠哦了一声,说:“他们的想法很好。如果我是他们,我也这么选择。”

    我说:“是吗,所谓英雄所见略同,就是这样吧。那,珍珠姐,我们什么时候搞个轰轰烈烈的聚餐,让你正式宣布你是他们新的大姐大。”

    黑珍珠说道:“我有同意了吗。”

    我一愣,然后说:“你,你不同意啊。”

    黑珍珠说:“不同意。”

    我说:“我晕了,这么天大的好事,你,你为什么不同意你说。你说。”

    黑珍珠说:“我为什么要带他们?”

    我说:“难道,带他们不好吗。一百多人,全听你指挥,你多有成就感,而且,带着他们开始打江山。不好吗。”

    黑珍珠说:“他们,只能算是累赘。”

    我说:“累赘?”

    黑珍珠说:“他们十个,打不过我手下一个。”

    我说:“话可能是这么说,但是这不同啊,他们可能锻炼散打出来的,是搏击的高手,不过怎么能跟你手下的动不动就雇佣兵的比啊。”

    黑珍珠说:“所以说他们是累赘。”

    我说:“可你带着他们,搞酒店,他们本身就已经很熟悉的,你只需要不付出太多,就能得到很多的回报。”

    黑珍珠问:“什么回报。”

    我说:“金钱啊,荣誉啊,面子啊,什么的。”

    黑珍珠说:“钱我有,我也会挣。面子,我不需要。你让他们要么自己做起来,要么,去跟了龙王,或者环城帮的。”

    这家伙当真是与众不同,换做别人,碰到这么好的好事,欢迎都来不及,她却直接把陈逊他们推给别人。

    我试图要说什么,可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她都拒绝了,拒绝得干干脆脆,我还能说什么呢。

    死皮赖脸都不行了。

    黑珍珠说道:“我要去吃饭了,再见。”

    她拿了她东西,从她办公室出去,扔我一个人在了原地。

    好吧。

    我回去跟陈逊说了,只能让陈逊再等等了。

    一个,是等彩姐到底想要怎么走下一步,另外,就看黑珍珠这边吧。

    我打算过几天再来求黑珍珠。

    又过了几天,陈逊告诉我,殷虹下葬了。

    骨灰放在了一个寺庙里,没有墓。

    我说怎么那么奇怪的,他说她们老家说当地的风俗就是这样。

    然后,那天我请下午的假,陈逊开车,载着我去了那个寺庙。

    寺庙离市区有四十多公里,挺远的。

    还算是个名胜古迹,相传是不知道多少代之前的什么宗逃难到此处,然后建立了,然后发扬佛法。

    最盛的时候,弟子多达千人。

    不过现在庙里,除了没有多少个和尚,就是一些来上香的游客了。

    进去了后,往最里面走,过了那个最大的大殿拜的大佛,还一直往里面。

    风景是很好了,但绝对的冰凉。

    这地方,感觉跟外面盛夏的火热都不是一个世界的了。

    进去了最里面后,有个挺大的庙宇,里面,最上层一层一层的都是供着的各类菩萨。

    而下面的一层一层的,全是一个瓶子瓶子的,上面瓶子全是贴着zhao pian,写着一个名字。

    仅此而已。

    这一个瓶子一瓶子的,全是骨灰,人死了后,在这里,只剩下一个瓶子。

    没有墓碑,没有墓地。

    这里要装了多少万人啊?

    而且看上去,太多的都是很年轻的就英年早逝的。

    陈逊对着一个瓶子指了指。

    我走过去,看。

    上面的一个清纯如女大学生的正面大头白底照,巧笑嫣然,正是殷虹。

    我看着殷虹两个字,还有她zhao pian。

    差点没哭出来。

    人死了,就这样了。

    陈逊出去买了香,纸钱,然后带着我在外面,点香,烧纸钱祭拜。

    我长叹口气,心里面想法很多。

    很是压抑。

    祭拜过了殷虹后,我们便走了。

    开车回去的路上,陈逊说道:“殷虹家里的情况还行,不需要帮助什么的。”

    我说:“呵呵,好。”

    陈逊又说道:“要不,这两天你再找找黑珍珠谈谈。”

    我说道:“难啊陈逊,她这人很怪的,我觉得,要不你想另外一个办法。”

    陈逊说:“彩姐一直拖着,我觉得也是只想着任由我们自生自灭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要想做什么,去盘下之前的酒店饭店,沙镇那里的,可要有钱才行啊,我们没钱。”

    我说:“要不我和彩姐谈谈。”

    陈逊说:“你和她谈没用的。开了几个店,都被人整垮了,她也怕了。她也担心,再开会被人家搞。”

    我说:“那如果黑珍珠不肯接纳,你打算怎么办。”

    陈逊说:“我也不知道了。难道真的要去投靠环城帮。”

    我说:“西城帮,环城帮,都可以选。”

    陈逊说:“西城是龙王,龙王不在这边,投靠了环城,比较方便办事,可是跟着薛羽眉,我们是不太乐意,也不相信她能带着我们能有多好了。”

    我说:“先别想那么多了先等吧。”

    陈逊说:“等不下去了,兄弟们都在动摇了。如果彩姐再不怎么样,我们自己兄弟自己搞。”

    我问:“搞什么。”

    陈逊说:“开赌。沙镇和后街,做两个大赌场。投资少,见钱快。我们只能做这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