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8章 唯一的出路
    陈逊一口气喝了一听啤酒,说道:“我们之前的风光日子,又回来了。”

    我说:“但愿是这样子吧。”

    如果能回到沙镇那块地盘重新开始,他们自然是回到了曾经,很快就重返辉煌。

    我当然为之感到高兴,而且,纠缠了那么久的霸王龙,终于因为自作孽的原因,四处逃亡了。

    只是,搭上了一个殷虹。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天意。

    或许,还是那句话,上帝对你关上了一扇门,就给你开了另一扇窗。

    这是,上帝为我开了一扇门,却给我关了另外一扇窗。

    陈逊突然说道:“霸王龙找了我了。”

    我准备要喝酒的,端着酒杯,愣着了看着他。

    陈逊说道:“他昨天偷偷找了我了。”

    我说:“然后呢?”

    陈逊低着头。

    我说:“你把他关着了?或者,你收留他了。”

    他说:“他求了我,求我帮助他,他在逃亡,一分钱也没有,jing cha也好,道上也好,到处有人找他。”

    我说:“你帮了他了?”

    陈逊说:“嗯,我让人偷偷把他送出去了,开着车送他去了外省。给了他两万块钱。”

    我一拍桌子:“陈逊啊陈逊!你这是放虎归山自留后患啊!你,你,我都不知道怎么说你了啊!你以为他以后会报恩吗。他如果能卷土重来,我们还是照样被他铲平了!”

    陈逊点了一支烟,说:“对不起。我知道,我也这么想过。可我以前跟着他,他对我一直恩重如山,对我很好,我看着他平日王者,沦落成那样,实在是看不下去,不忍心拒绝,不忍心抓了他。我也知道,该把他抓了给彩姐处置才是,可是,我真的不忍心。”

    我说道:“呵呵,交给彩姐,彩姐也是这样处理。放走了。你们也是善良的人,当然,彩姐也是。不过,该对谁善良,不该对谁善良,你比我清楚。”

    陈逊说:“我会跟彩姐说这事,她怎么处罚我,我都无怨无悔。”

    我说:“你自己和她说吧,不过,我会觉得,她不会拿你怎么样。如果她真的拿你怎么样,我会替你求情的。”

    陈逊说:“谢谢。”

    我说:“只不过,说真的,我觉得你这么做,有点不对。”

    陈逊看着我。

    我说:“你不该自作主张,应该是先跟彩姐说。让彩姐来定夺。”

    陈逊说:“霸王龙让我不要跟人说,我不能对不起他。”

    我说:“那你这样做就是对不起彩姐了!”

    陈逊说:“我和彩姐说就等于出卖了霸王龙。”

    我说:“好吧,我也不知道怎么说你了,总之,你还是自己和彩姐说一声,看她怎么回应吧。”

    陈逊点了点头。

    我说道:“不过你放心,彩姐一定不会拿你怎么样了。我觉得,彩姐从在沙镇被逼着从根据地离开了之后开始,就一直对你们这些人,对这些事,爱理不理,只想着好好过好她每天那精致的日子。当然,我不抨击她,她去过她想要过的好生活,是无可厚非,我只是觉得,这样不好。尤其是你们,我觉得她已经放弃了你们,你们混的出来,她就享有,当然,她对你们还是非常好的。你们做不起来,她无关痛痒。甚至说,解散了她都没多大的感觉了。”

    陈逊说道:“我也觉得是这样子的。”

    我说:“我现在在背后说她一些坏话。”

    陈逊说:“你放心,我不会说出去的。”

    我说:“原本呢,到了后街这边,彩姐当时完全可以好好在这里管理,可是她不愿意,然后去海边做她的那酒店,每天什么劈材喂马,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我们在这里拼死拼活啊。而且,大的方向她抓着,她又不想放弃,但又不想下功夫,让我们自己挣扎,我们又像是被束缚住了,而且,我们两的能量和人脉也有限,没她那么强,让我们怎么做的起来。后来的几个错误的决策,真正把你们带入了死地。现在她还是不痛不痒的,我真的是,真的是不知道怎么说了。这都枉费了我们这么辛苦的努力啊!”

    陈逊说道:“当时,说要和黑珍珠合作,然后开饭店的时候,我就有一个想法。我知道我说出来,如果让彩姐知道,我可能都干不下去了。”

    我说:“你说,我也不会说出去的。”

    陈逊说道:“彩姐既然觉得她想享受生活,周游世界,去玩去购物,去旅游,那就不要管我们这里吧。直接放权给我们,我们爱干嘛干嘛,能挣到钱,她就分钱,如果我们玩垮了,也不要怪我们。可是有些东西,一些事情,她不知道,她也不想知道,但是她不愿意放权利,也不愿意和黑珍珠合作,担心失去,可是她又不来管,我们像是群龙无主,大多时候,想做又不敢做,做了又怕做不好。我那时候宁愿都交给了黑珍珠,包括我们自己,都跟了黑珍珠还好呢。至少在她带领下,我们知道怎么做,该做什么,我们也相信她能带好我们。”

    我说:“我也是曾经这么想过。但是彩姐最怕的就是被黑珍珠把队伍给抢走了。而且现在,我宁愿让你带队,也不宁愿这样子老是跟她汇报,束缚手脚,什么都干不成。”

    陈逊说:“要不这样子,我们直接逼宫。”

    我说:“靠,这也太没义气了吧。当时是彩姐把我们带起来的,你直接就说了这种话,你想死哦。”

    陈逊说:“我们和彩姐说明白,要么让我们甩开手脚,不要束缚,如果不愿意,要么就只能逼宫了。可是她就算管不了我们了,我们财政这些,自己抓了,但她该分到的,我们一分不会少给她,这样不好吗。这样子我们才能活得下去啊。只有跟了黑珍珠,我们才能生存。你看现在吧,我们想要在这里留下,可是四联帮挤压我们,让我们混不下去。我们想要去沙镇,可是什么都要彩姐同意才行,而且彩姐也不太愿意来,想要恢复昔日辉煌,谈何简单。彩姐都已经不想卷入太多的纷争,她就想着安静过日子,可是我们混这个,肯定都是大风大浪的,哪会能安静的过得了日子啊。但是凭着我们的能力,也是不能在这里,或者沙镇立足的,唯一的办法,就是投靠别人。薛羽眉我觉得还不行。黑珍珠是最好的选择!”

    我说:“我也是这么想过,没想到我们的想法走到了一起了,可是我还是担心一点。”

    陈逊说:“什么呢。”

    我说:“如果黑珍珠不接纳呢?”

    陈逊说:“怎么会呢,我们这么一起去投靠,都给她带领了,她都不愿意接纳,多好的事情。”

    我说:“如果是去投靠西城龙王,去投靠薛羽眉,他们可能都二话不说,给你们地盘,然后努力干下去。但是那个黑珍珠,脾气古怪,她本身有钱,她想玩就玩,不想玩就算。”

    陈逊说:“投靠薛羽眉。我不看好环城帮。无论是薛羽眉还是维斯,都不足以让我心服口服。龙王倒是不错,可是我们抛弃我们的根基,去跟了他,只凭着你和他的交情,就算他给了我们地盘发展,但是西城帮里的其他人也瞧不起我们,我们会举步维艰。只有在这里发展,去了沙镇发展,以这两个地方为根据地,让黑珍珠带着我们走。我们才能真正的有骨气的走得下去。”

    我说:“你说得对。分析得很对。就算投靠薛羽眉,他们环城帮也不是很看得起我们。”

    陈逊说:“黑珍珠才是真正干大事的人。受着环城帮,西城帮的颐指气使,我不服气。但如果是黑珍珠,我们鞍前马后,刀山火海,在所不辞。”

    这就是一个领导人的真正魅力了。

    尽管黑珍珠傲气,自以为是,而且,还私生活混乱,但这并不阻碍她成为一个很有魄力的领导人。

    我说:“说是这么说,可是她这人,如果不同意,我们总不能拿刀逼着她收我们啊。我们也打不过他们。”

    陈逊说:“张河,为了我们的发展,你去好好求求黑珍珠,一定要让她带着我们,不然的话,我觉得我们已经无路可走了。在这里发展,被四联帮破坏,搞不下去,去沙镇,彩姐不痛不痒不关心,没钱,没人脉我们也做不起来,就算做的起来,四联帮来搞,我们还是要败。我们想去跟了彩姐,离开这里,可是彩姐看起来,并不乐意,不想我们跟着过去了。那只能让黑珍珠带领我们,发展起来,也只有她,才能和四联帮真正对抗得了。”

    看来,薛羽眉的才能,他们都真正看在了眼里,薛羽眉是有能力,可是上次的失败,让他们觉得,薛羽眉还是有缺陷的,而那个神秘的黑珍珠,才真正的是力挽狂澜的领导。

    我说道:“好吧,我这几天,找黑珍珠谈一谈。”

    陈逊说:“不是找她谈,是一定要她带领我们。请她带领我们!”

    我说:“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