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7章 黑衣帮败落
    我说道:“我不相信,我不相信殷虹死了。”

    薛羽眉问我:“和她很熟?”

    我拿着薛羽眉的手机,又看了一次。

    真真切切,我截图着看。

    是的,虽然看不到脸,但那人,就是她。

    我给陈逊打了dian hua,让陈逊去问这个事。

    陈逊马上去办了。

    薛羽眉看着我,问:“你认识她?”

    我叹气,说:“认识,挺熟悉的。”

    薛羽眉说道:“看起来,和她也是纠缠不清的关系吧。”

    我说:“也不算纠缠不清。她是被逼着做了霸王龙的女朋友,不敢跑了,跑了怕霸王龙杀了她一家人。”

    薛羽眉说:“我不是问这个,我问的是你和她什么关系。”

    我说:“就那样关系。”

    薛羽眉说:“像我们这样?”

    我说:“意外认识的,她说一直期待着谈一场恋爱,她从没谈过恋爱。然后,对我说先谈恋爱。”

    薛羽眉说:“她看上的这个对象可不怎么样。太花心。”

    我说:“我花心吗。”

    薛羽眉说:“你认为呢。”

    我说:“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她跟我说了她的经历。我很同情她。其实刚开始的时候,我靠近她,完全是为了想利用她,然后对付霸王龙。她有很多霸王龙犯罪的证据,shi pin,录音,但是她不敢去举报,因为霸王龙肯定知道是她弄的,怕霸王龙整死了她家人。报复她家人。她是个很善良的女孩,后来,我就打消了利用她的念头。”

    薛羽眉说:“对你来说,有哪个女孩子不是很善良的?”

    我说:“呵呵。好吧。但她的确很善良的。善良过了头。她经常被心情不好脾气不好的霸王龙喝醉后打骂,每次都打得鼻青脸肿,经常进医院。我觉得她有一天会被活活打死。可是竟然有一天,是这样死的,好吧,这样死了也好,解脱了,以后没人欺负了她了。”

    薛羽眉说:“太懦弱,所以悲剧。”

    我说:“没办法,她也没得选择,换做是你,你未必就敢和他对抗,即使你搞翻了他,他外面的势力,也能弄死你一家。再说了,她哪里有你这样的头脑和魄力。”

    薛羽眉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同情不了。”

    我说:“呵呵,好吧。”

    薛羽眉说:“说正题。沙镇到底你想怎么开发。”

    我说:“我回去和陈逊和彩姐商量一下吧。”

    薛羽眉说:“好。我还希望,和你们加强进一步的合作,我们想把人带过去后街,毕竟从那里直接是和市区接着的,我们想以你们后街为桥头堡,做我们的据点,然后安排人在那里,一寸一尺的发展到市区,如果四联帮和我们闹,我们就和四联帮开打。我们不是占领你们的地盘,而是借用。当然不是借荆州,如果你们不给,我们也不强求。”

    我说:“原来,你们攻西城,不单单是为了利益,为了吞掉对方壮大自己,还是为了那块地盘。”

    薛羽眉说:“对。包括打沙镇,也是这样的。当时的霸王龙黑衣帮已经输了太多,我们趁势打了过来,如果要得到了沙镇,我们肯定不会放过后街你们那块地盘,接着,把后街作为据点,发展到市区里面。”

    我说:“理想很丰满,计划得很好。”

    薛羽眉说:“我之前和维斯的想法有一点相同,就是全部吞了。可是看起来,这很难。而你们对我们也很诚意,不如大家一起合作共同发展一起发财。但我和维斯不同的一点就是,市区是必须要拿下来的,那里才是真正的黄金之地,他是利益,还是利益。而我,为了利益之外,最大的目标是报仇。利益是其次。”

    我说:“我明白了。回去我会和他们商谈一下。地盘可能可以借给你们,但是让你们占了的话,彩姐可能不太愿意。”

    薛羽眉说:“就当我去租了,我可以付你们租金。”

    我说:“好的。”

    之前黑珍珠劝我们离开,可是我觉得,首先是彩姐肯定不同意,就算是用了黑珍珠的办法,逼迫我们离开,但是,这帮人去了彩姐那里,每天吃闲饭了啊。

    他们也需要有事做的。

    我没心情和她喝酒了,就起身告辞了。

    我找了陈逊,陈逊说去了医院,说见到了殷虹的家属,这事假不了,殷虹死了。

    我叫陈逊过来了。

    我看了看殷虹的号码,拨打过去,已经停机。

    可能早就不用了那号码。

    而且她每次给我打的号码都是不同的。

    我给她发微信,她给我上次发的微信,都是前个月的事了,我发语音过去,如果她收到,给我回复。

    如果真的回复,那就是鬼了。

    不过,我宁愿她回复我。

    但,真的不会再回复了。

    陈逊回来了,我们找了个地方喝酒。

    陈逊说道:“千真万确,错不了,是殷虹。我以前替霸王龙做事,见过她家人,虽然没能见到殷虹的遗体,但我坚信,错不了。可惜了这女子。她对我们也都挺不错的。”

    我感到胸口堵着,十分失落,说道:“真是可惜。”

    陈逊说:“他们家人,在料理后事。”

    我说:“安葬的事。”

    警方查了,知道是人为纵火,正在查案,追凶。

    不过对外是不说的。

    我说:“好吧,希望真凶早日落。没想到霸王龙竟然是以这样的方式终结了自己的事业。”

    陈逊说道:“我问了以前的那边的朋友,说霸王龙因为失败多次,他的后台已经不太信任他,不太支持他,加上烦躁,对身边的人非打即骂,又挺苛刻,属下有问题,都是严厉的处罚,行赏又吝啬。那天晚上他调度黑衣帮对付我们,打赢了,却对手下一点表示都没有,没有论功行赏,没有表扬,甚至还骂了手下们说没有能把我们全部给弄垮弄死几个。属下们挺恨他的。加上之前的利益纠纷。就出了这事。听说他手中抓着好几个大佬的分成都不给,有七百多万,并且每次都放话说不好好干,钱都不用要,那天又骂了他们,这些人忍无可忍,反了。”

    我说:“多行不义必自毙。只是,把一个好女孩给垫死了。你看看她们殷虹家,需要什么帮忙的,帮一下。”

    陈逊说:“不需要什么了。”

    我说:“那,你看她下葬在哪,到时候告诉我,我去祭奠她。”

    陈逊点了点头。

    我看看天空,叹气。

    可悲殷虹,可叹殷虹,可怜殷虹。

    想到和她曾经的那段往事,真的仿佛发生在梦中。

    十里长亭霜满天,青丝白发度何年?

    今生无悔今生错,来世有缘来世迁。

    笑靥如花堪缱绻,容颜似水怎缠绵?

    情浓渺恰相思淡,自在蓬山舞复跹。

    陈逊说:“沙镇那边,没想到我们现在竟然不费吹灰之力,赶走了他们。”

    我喝了一罐啤酒,说:“刚才和薛羽眉聊了一下,她也谈到这事了,她是想让我们接管了黑衣帮所在的那一边。我觉得,这个是可以的,而且,黑衣帮你也很熟悉了,很多人,你都可以招回来。那边的产业,你和彩姐也熟悉,你们可以重新回去,管那里。”

    陈逊说:“那样就太好了。”

    我说:“可是我就是担心,四联帮的知道我们在做,又过来搞鬼。”

    陈逊说:“会的。”

    我说:“所以,我心想,我觉得可以静下一段时间,看看情势的发展。环城帮想把后街作为一个据点,她想跟我们租了这里,作为跳板,然后在这里安排兵力,慢慢的一尺一寸开始蚕食市区地盘,和四联帮真正开打。等到那时候,四联帮自顾不暇,我们就可以安心的发展我们的。”

    陈逊说:“那样也好,可是就怕环城帮不是他们的对手。”

    我说:“到时候不会是环城帮而已,我们,还有西城帮,都一起打他们。然后,瓜分他们!最主要是,弄死林斌那个畜生!”

    陈逊点了点头。

    我说:“你也和彩姐说一下,说这个方案是最好的,说环城帮答应把那边让给我们,就是之前我们的地盘,而后街这里,他们环城帮租了,会给租金,不会学刘备租荆州租了就不还的。”

    陈逊说好。

    我说:“好吧,你有什么想问的。”

    陈逊说道:“薛羽眉,环城帮,维斯,都应该信得过吧。”

    我说:“信得过不过,我们也没办法,现在的我们,斗得过哪一帮,如果真的不愿意和环城帮的合作,我们可能就被他们弄走了。弄出市郊去发展,很难有翻身的机会了。”

    陈逊说:“也对。”

    我说:“最好就是能回去之前的地盘发展,去沙镇去,经营回以前的酒店,盘回曾经的酒店,饭店等做起来。你们也有事做,也增加了收入。”

    陈逊说:“如果让黑珍珠去帮忙做,会好一些吧。”

    我说:“黑珍珠去做,第一时间肯定做得起来,但我们和她们毕竟是不同的。因为现在发生什么事,她都爱理不理的。我是希望你过去了,把黑衣帮的人员给招回来,把势力发展起来,再也不用东躲西藏到处怕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