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4章 挑拨起仇恨
    听着外面叫查房叫开门的声音,我和贺芷灵面面相觑。

    这什么人啊?

    jing cha?

    查房?

    贺芷灵拿着手机看jian kong。

    外面站了三位jing chazhi fu的人,看样子,真的是jing cha啊。

    奇了怪了,jing cha为什么会来查房啊。

    我都开房了不知道多少次了,从来没有碰到过这样的问题。

    贺芷灵关了手机屏幕,去开门。

    门开后。

    jing cha进来了,说是要查房,让我们ti gong我们的件给他们看。

    当我们ti gong了后,jing cha说:“你们是夫妻吗。”

    贺芷灵说道:“这是我男朋友。”

    她指着我。

    好吧,反正我被她逼迫成她男朋友,假扮也都惯了。

    jing cha说道:“有人举报,你们这里有人mai yin嫖娼。”

    贺芷灵说:“说的就是我们了。”

    jing cha说:“我们要带你们回去,请配合我们的工作。”

    贺芷灵说道:“你们是哪个所的?”

    jing cha报了自家名字。

    贺芷灵拿了她手机,翻找出一个号码,打了过去,说了几句,然后挂掉。

    这三名jing cha的其中一位,手机响了,他接了后,什么也没说,只说了一句抱歉,就走了。

    贺芷灵关上了门,说道:“竟然报警查我们!”

    我说:“你那追求者干的。”

    贺芷灵说:“早看出不是个好东西,小人一个。”

    我说:“如果我追求你,发现你也这样,我可能也会这么做。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办大事不拘小节,为了目的,岂能在乎手段。要这么说的话,曹操和刘备,是不是干什么都要光明磊落,如果这样,没有权谋心计,早就被敌人干掉了。”

    贺芷灵说:“看来你挺欣赏他。”

    我说:“那是,虽然做法小人了些,但为了追求自己想要的东西和达到目的,这家伙可谓是不择手段。”

    贺芷灵说:“你欣赏他,我介绍他给你,你们一定会很恩爱。”

    我说:“那就算了吧。”

    贺芷灵说道:“今晚你别走了,让他一次伤心个够。”

    我看了看只有一张床,说道:“哟,那我睡床才行了。”

    贺芷灵说:“不可能。”

    我说:“你是求我帮忙,要么我就走。”

    贺芷灵说:“有本事你走。”

    我说:“我还真的敢走。”

    我站了起来。

    贺芷灵盯着我:“你睡床。”

    我停住了,回来坐下,继续喝酒:“这还差不多嘛。”

    她拿了被子枕头,去铺在了大沙发上,没错,是大沙发,豪华酒店就是好。

    沙发都那么大。

    铺好了后,她躺下去,睡觉。

    我喝完了酒也回去床上躺着睡觉了。

    迷迷糊糊中,就睡了过去。

    次日,醒来。

    觉得手臂和双腿是麻着的。

    我看了看。

    我靠!

    我怎么是抱着她的?

    她也抱着我,贺芷灵的腿和手都压在我身上,我急忙轻轻的抽开,推开她,让她醒来就不好了,又是一场狂风暴雨。

    轻轻推开的时候,从这角度看下去,她的胸脯,一览无遗,雪白,晃晕我的眼睛。

    而我看着都起了反应的时候,在动着的我明显惊醒了她,她长长的睫毛,闪动了两下。

    她醒了。

    长睫毛的人,脾气真的是不好。

    这是老人说的。

    但我认识的几个长睫毛的人,脾气的确是真的不好。

    黑珍珠算一个,薛羽眉也是,朱华华也算。

    但最长的睫毛,非贺芷灵莫属。

    长睫毛眨巴的两下,然后翻起眼睛看着我,一脸凶:“你干什么!”

    我说:“对,对不起。”

    贺芷灵说道:“为什么躺在我床上,为什么抱着我!”

    我急忙下床:“对,对不起,我我不知道为什么了,怎么跑来这里了。”

    然后,我跑过去沙发那里,钻进了沙发的被子里。

    被子里是凉的。

    翻了两个身,觉得不对劲啊。

    昨晚我好像是睡床的吧。

    怎么成了我躺在她床上抱着她了。

    是她自己跑去床上钻进了被子里啊!

    而这沙发被子里,是凉的,说明,她不知什么时候,昨晚钻进了床上的我被子里。

    我坐了起来。

    跑去床边,拿了一支烟,点了抽。

    贺芷灵侧着对着我这边睡觉,闻到了烟味的她,直接一脚踹我坐在了地上。

    我爬起来:“干什么啊!”

    贺芷灵闭着眼睛:“不要抽烟!”

    我灭了烟,说:“你昨晚睡沙发的,你跑来床上,还说我抱着你睡,是你占了我位置。”

    贺芷灵说:“是吗。昨晚明明是你说睡沙发。”

    她颠倒黑白了。

    我说:“好吧,我不和你争,争不过你。”

    我去洗漱,然后走人了。

    搞什么鬼。

    第二次了,她好像每次和我同屋睡觉,就莫名其妙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就钻到我被子里来,然后缩在我怀中,抱着我,其实这我也不怪她,但是她睡觉的姿势极为霸道,腿和手都压着我,让我喘不过气了,特别是早上起来,还辱骂我,说我吃她豆腐什么的,人品真差。

    回去上班,我绞尽脑汁,想着如何才能查出监区逃狱事件的真相,可是,真的非常的难。

    下班后,我坐着沈月的车出去了,回到了公寓,我拿了手机。

    发现梁语文没有给我回复信息。

    我想了想,还是去找一下镜子。

    去镜子的公司,上次那地方,镜子办公室,找到了镜子。

    见了镜子后,我拿着楼下买来的两瓶红酒,送给镜子。

    镜子问道:“你这是做什么。”

    我说:“镜子,我来麻烦你的,多有打扰。还有你帮了梁语文那么多,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

    镜子说:“她是我好朋友,这是我该做的。”

    我说道:“你收下吧,不然我都不好意思找你了。”

    镜子说:“好,我收下。”

    我问道:“我想问你一些事。就是呢,我和梁语文也联系了一下,短信,她可能不想和我讲话,所以只发信息。唉,我还是那句话,能不能,骗她说出她的地址,然后我去找她,我想好好陪着她度过她最难的这段时间。”

    镜子说:“别去了,她不想见任何人,她说已经hui rong了。她不想给家人担心,不想让我们看到她现在最丑的这样子,特别是你,她最怕的就是你看见了她。”

    我说:“呵呵,有那么重要吗。”

    镜子说:“有的。如果是我,我也会对我深爱的人避而不见。过段时间,修复了就好了,你耐心等待一下。”

    我说:“可是我觉得,她以后都不会想见我了。”

    镜子说道:“以后你再慢慢求她吧,这段时间先和她短信联系,鼓励她安慰她。等她慢慢走出阴影,你再找她。”

    我说:“那也好吧。那她现在到底怎么情况了呢。”

    镜子说道:“检查中。”

    我说:“她很少回复我信息。”

    镜子说:“她心里不舒服。”

    我说:“你慢慢劝她,就说,我真的不会嫌弃她的。”

    镜子说:“我会。”

    相比起在一起后给我戴绿帽的女人,例如于晶晶这样的,我反倒是能接受梁语文的回来。

    因为,她是被逼的,她虽然被玷污,但她心灵是纯洁的,而于晶晶,从心灵到身体,全是脏的。

    但我不知道我如果还和她在一起,梁语文如果真回来,我会不会有心理阴影。

    不知道。

    我觉得,可能真的会有。

    梁语文也是最怕的这点。

    脸花了,可以修复,而被那样子了,她很难坦然再面对我,她自己也有了阴影,也愧对我。

    她甚至想着去死。

    如果不是镜子一再拦着,她可能真的去死。

    走出了这栋豪华办公楼,我在街上晃荡了一圈。

    貌似还没习惯一个人的生活,总觉得,家里有个人还在等我。

    可是,那幸福,却那么的短暂,那么的残忍。

    让我心里空落落的。

    走在了街道上。

    这边就是四联帮的区域。

    市中心四个区。

    不知不觉走到了离聚吧不远的地方。

    我便走过去了看。

    在聚吧对面马路,我站着看着。

    妈的,这应该是林斌搞的,可是,我能有什么办法设计它,也让它倒闭呢。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也安排如他们一样吗。

    安排他们的人,贩卖毒品,ti gong黄类fu wu。

    可是,我没那么大的能量和本事去做啊。

    我抽着烟,无奈的看着对面的这个。

    看到一辆长长的轿车,林斌的车,我绕过去看一下。

    果然是林斌的车。

    妈的,如果他下来,我真想上去揍他一顿。

    可是不可能的,这里是他的地盘,而且,那里灯光闪耀,如同白昼,我去打他,等于去自讨苦吃。

    林斌也没下车,车子停了一会儿就开走了。

    如果要对付林斌,四联帮,光陈逊彩姐不行,还需要环城帮西城帮的帮助,可是如果有黑珍珠的帮助,那就再好不过了。

    她如果愿意帮,有很大的把握搞死林斌。

    但她干嘛要帮。

    除非,把她和林斌之间的仇恨挑拨起来,制造出仇恨,让他们相杀。

    唉,不过,这怎么可能呢。

    我上了计程车离开,在这里呆久了,一会儿让他们发现,我可要被打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