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3章 房间里的动静
    既然你贺芷灵想要,我没道理不给你。

    可是我这么做,对得起我女朋友吗。

    我和梁语文还没分呢。

    尤其是她现在这样子了,我还对不住她我还是人吗。

    虽然,我也不知道,梁语文会不会再回来。

    虽然,镜子已经明确和我说,梁语文觉得配不起我,不想再回来。

    但是我怎么能够如此对她。

    我看着贺芷灵说道:“没其他事的话,我走了。”

    贺芷灵说道:“变了性格了。”

    我说:“不是变了,一直这样。”

    贺芷灵说:“这样子。我不和你废话了,我找你来,是想让你帮我一个忙。”

    我说:“那你就快点说好吗。你穿得这样,然后叫我谈事,什么事嘛,我能谈得下去吗?”

    贺芷灵说道:“那边有酒,喝点酒吧。”

    我说道:“可以。”

    那边的小冰箱,是全玻璃的,可以看到里面各种酒水,这高级酒店就是不同。

    有红酒。

    红酒一般都是最贵的,我毫不犹豫的拿了红酒。

    然后拿了杯子,和贺芷灵喝了起来。

    十九楼,汉城酒店,可以俯瞰美丽的城市夜景。

    我好像,迟迟融不入这个城市。

    总是漂浮在城市的边缘,灵魂在漂泊。

    也许没有车,没有房,没有ai ren,没有家。

    刚刚拥有的ai ren,没到一个月就已经不知道散去了哪儿了。

    我还在漂泊。

    喝了两口红酒后,我感觉好苦,拿了一包汤,拆了,放进酒里,搅拌了一下,然后又拿了一些吃的。

    我问道:“可以告诉我,帮你什么了吗。”

    贺芷灵打开了手机,然后让我看手机屏幕。

    我吃着红薯干,心不在焉的看着她手机屏幕。

    屏幕上,是jian kong的画面,jian kong上,走道似曾相识。

    哦,这里就是刚才我走过来的外面走廊的走道。

    然后呢?

    给我看这个干嘛。

    我问道:“你怎么能有这里的jian kong看。”

    贺芷灵说:“找人帮忙。”

    我说:“然后呢。看什么。”

    贺芷灵说:“让你看一个角落。”

    她切换了jian kong的画面,是角落的jian kong。

    角落那里,有个人贼头贼脑的看着。

    我说道:“刚才我走过来,就看到那角落有个人鬼鬼祟祟盯着这边,我还以为是清洁工。看来不是啊。”

    那人西装革履的,看着后背,后脑勺,看不清是谁。

    贺芷灵说:“我泼水的那个。”

    我说:“哦,追求你的那个男的,还追你到这里来了。”

    贺芷灵说:“让他看到我和你来开房,他会死心了。”

    我说:“原来如此,又在利用我了。”

    所以,她才来开房,引了那男人来,可能就一直追踪她的,然后她穿着这样的衣服,故意叫我来,出去迎接我,让那男人看到了,这下,可要完全死心了。

    贺芷灵说:“我妈妈逼得及,让他追我。”

    我说:“好吧,我理解你的一番用心了。”

    看着屏幕上,那男人走过来了。

    我说:“他走过来了。”

    那男子走过来了。

    他趴在了门上,听着里面的,应该是听着我们房间里的动静。

    我轻轻说道:“他在门口了。”

    贺芷灵说:“我知道。”

    然后贺芷灵说:“别出声。”

    她站了起来,接着走到了床上,上了床上,然后跳着,叫着。

    是那种叫声。

    大家懂的。

    屏幕上,男子气愤的握紧了拳头,然后又松开拳头,无奈的趴在了门上,听了一会儿,他耷拉着头,叹气着的样子,离开了。

    他上当了,被骗了,彻底的骗了。

    我对贺芷灵做了个停止的手势,示意外面那男人离开了。

    贺芷灵下了床,走过来,坐回刚才的位置。

    我说:“你叫那的声音真好听。”

    贺芷灵说:“闭嘴!”

    她恢复了平时的冷脸,然后把睡衣给穿整齐了,套严严实实了,没有露出可以让我看见的地方。

    这样才是她,那蛮横无理霸道嚣张的她。

    她抢过我手中的红薯干,吃了起来。

    我打开了一包花生,就红酒,还可以了。

    不过才喝了几口,感觉有些晕。

    床头的dian hua响了。

    我们两人对视一眼,我说道:“可能是ti gong那种fu wu的打来的。”

    贺芷灵说:“有可能是他打来的。”

    贺芷灵过去,把床头的dian hua线拔了。

    回来又坐着。

    我问贺芷灵道:“我想问你一件事,关于监狱,有人逃狱的事。”

    贺芷灵说道:“你也知道了。”

    我说:“整个监狱都在传,是谣传吗。那总监区长,警告我不要查下去,否则,让我干不下去。”

    贺芷灵说:“我也怀疑。”

    我说:“原来你也不知道啊。”

    贺芷灵说:“她们那晚,的确是有不少女犯人逃跑,后来抓了回来。”

    我问:“都抓回来了吗。”

    贺芷灵说:“我没资格去查这个,去对名单,所以,我也不知道。”

    我说:“靠,你查啊,查到了后,直接弄死监区监区长韦娜,干脆把监狱长也弄下去了吧。换你上去,监狱天下太平。女囚们从此和管教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贺芷灵说道:“你以为容易?监狱长和总监区长,监区长,都压着,谁能去查?她们如果不ti gong名单,让狱政科的不出具名单,不让查,谁知道有多少人逃出去,真的又没有人逃出去。”

    我说:“你一个副监狱长,都不行啊。”

    贺芷灵说:“名单呢?监区有多少女囚你知道吗?哪个女囚不见了,你能知道吗。狱政科的,监区的,她们不配合,不告诉我们,我们又能知道吗。现在还是总监区长和监狱长帮忙压着隐瞒着,查不了。”

    我说:“靠,她们是怕她们被追究责任吗。”

    贺芷灵说道:“有可能,也有可能是其他原因。”

    我问:“什么原因。”

    贺芷灵说:“我怀疑她们出了怕被追究责任之外,还可能帮着人越狱!”

    我说:“这是大件事了,帮人越狱,胆子那么大?她们不怕死了。”

    贺芷灵说:“怀疑是怀疑,未必是真的。也有可能就是纯越狱的事件,但是人没全抓回来,她们怕被查。”

    我说:“那我们如果偷偷举报了呢,会怎么样呢。”

    贺芷灵说:“举报了,上面会下来严格的查,然后,她们会有各种对付的办法。”

    我说:“例如呢。”

    贺芷灵说:“抹掉名单,监狱里那么多女囚,有谁会知道到底有多少人在里面?还有其他各种的办法,例如,找人顶替,换了名单上的女囚zhao pian,换个人,下来查的人,还能一个一个查吗。你想说还有指纹吗?他们不能一个一个的识别吧。”

    我说:“那如果逃跑了,就逃跑了吗?”

    贺芷灵说:“不会,她们如果不是故意让女犯逃,会想尽办法联系一些她们的人,打通关系,让公安机关帮忙追越狱的女囚。”

    我问:“如果追不到呢。”

    贺芷灵说:“追不到,就一直捂着,一直追不到,就算了。”

    我说:“算了?如果这事情被捅出去呢?”

    贺芷灵说:“捅出去了,找替死鬼。如果是监狱长,就让总监区长负责,总监区长负责,就让监区长负责,监区又找下面的人。”

    我说:“监狱长那么牛?还能只手遮天了。”

    贺芷灵说:“如果监狱长遮不了天,被捅破了,逃的人太多,她会被处分,凭着她的关系,她会降级,调到别的单位,过了几年,风声过去后,又到其他单位去了。”

    我说:“真他妈的黑暗啊!”

    贺芷灵说:“擒贼先擒王,除草要除根,止沸要抽薪。”

    我说:“呵呵,我哪有那能力。那你的意思是,不管不顾了。就算真的有人越狱了,就这样不闻不问了。”

    贺芷灵说:“查,偷偷的查,有了证据,就要把证据ti gong上去,把她们整出去监狱也好。”

    我说:“对,我也是这么觉得的。可是,我要从哪里查啊。”

    贺芷灵说:“那就看你的了。”

    我说:“你不查,你让我查干嘛啊?”

    贺芷灵说:“我现在不是让你去查?你查就是我查。有证据给我就是。”

    我说:“说得好简单,我都比特工厉害了。你不是在监区有眼线吗。”

    贺芷灵说:“没有。”

    我说:“监区的没有,我们监区的就有?你这明显的不是在监视我吗。”

    贺芷灵说:“监区暂时是我的监视盲区。”

    我叹气道:“好吧,我看看能不能找得到证据了。我也早就想把韦娜弄出去了。要不是因为你阻止的话,你看我不弄她进监狱。”

    贺芷灵说道:“我说了原因了,你还要和我计较吗。”

    我说:“我哪敢和你计较啊表姐,我只是发发牢骚都不可以吗。”

    贺芷灵说:“别再提这个。”

    她又在威胁我了。

    我说:“好了我不提了可以吧,脾气真臭。哎,刚才你那媚态,那勾引我的时候,我就挺喜欢的,你继续来一下给我看看。”

    她一脚踩过来:“滚。”

    还好我直接的闪开了。

    门突然有人按门铃,同时拍门,很大声:“开门开门!查房!开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