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2章 慵懒xìng gǎn贺芷灵
    我和徐男窃窃私语。

    徐男说:“监区有麻烦了。”

    我说:“我觉得这事,没那么简单。”

    徐男说:“嗯。”

    我说:“可能真的有女囚跑了,但是她们想办法封锁消息。害怕完蛋。”

    徐男说:“我觉得也是跑了。”

    我说:“就不知道跑了几个,还能不能追回来了。”

    徐男说:“事情可能比我们想象中的严重。”

    我说:“对。”

    我正想说什么,徐男拍了拍我的腿,示意上面有人看着。

    总监区长看着这里。

    我急忙住嘴了。

    总监区长又说了让我们注意安全之类的一些话,然后让我们散会了。

    散会的时候,她特地叫住了我。

    我留了下来。

    看来,有特别的话要和我说了。

    待得所有人都离场了后,她对我说道:“坐,坐下说。”

    然后,总监区长也坐下了。

    气氛很诡异,偌大的会场,只有我们两个人。

    总监区长笑笑,说:“别紧张。”

    我嗯的点点头,说:“我没紧张。”

    总监区长说道:“张河,你比较年轻,在所有来开会的所有监区的部门领导中,你的职位算最高的,我是说,你的年纪是最年轻的。真的是年轻有为。你自己也很聪明,这我就不用说了,所以呢,我想提醒你的是,监狱里有些事情,发生了,没发生的,该发生的,不该发生的,都有它的规律和规则,有很多事呢,知道得多不一定好。你也知道,这几天,关于逃狱的事,大家都在谈,更多的人都在乱说。我知道你不会说,也知道你没有什么恶意,但问太多了,还是不好的。”

    我说:“总监区长,刚才我是嘴多了些,以后,我不问就是了。”

    总监区长说道:“嗯,很好,我想提醒你一点,就是呢,太多的事情,不需要你太多的费精力和时间去关注,好好忙你的工作就好了。如果工作上有什么困难和问题,可以找我,但监狱里一些不该你管的事,少点接触,各司其职,各自把各自的工作做好,监狱的各项工作都能有条不紊的进行了,你说对吗。”

    我点着头,说:“对对对,总监区长你说得对。”

    总监区长说道:“还有就是,不要再好奇一些没用的事情了,更别想着去找出什么东西,去查什么的,因为,我先警告你,破坏了监狱里的一些正常运转的工作,那么,我们可不会任由你胡来的。”

    她说这话,是很严肃的。

    虽然她已经很收敛的警告了,但这话我都听得里面的威胁,假如我还查下去,她们会让我不好过的。

    吗的,欲盖弥彰呢。

    肯定有鬼。

    真的是有女囚逃出去了。

    不然她不会那么慌。

    我说道:“好的好的,一切都听您的。”

    听个屁,我非要查不可,让我查出来找出证据,你们全部完蛋。

    总监区长说道:“好了,也没其他事了,你回去忙吧。”

    我站起来:“再见总监区长。”

    回到了办公室,我马上给贺芷灵打dian hua,问她关于这事她到底知道什么。

    但是,她没接dian hua。

    好吧,不接就不接吧。

    下班后,出去了,先回去看了手机。

    手机上,梁语文回信息了,让我不要太记挂她,不要找她,她想静静,只想先把脸治好,谁也不想见,也不要再找镜子了。

    我回复她,需要多少钱和我说,你千万不要做傻事,这世上,还有那么多爱你的人。

    没想到,她这次很快回复:谢谢你,不需要的,镜子给我的钱够了。我不会做傻事,你也照顾好你自己。

    我一看,急忙的给她拨打dian hua过去。

    可是,关机了。

    她关机了。

    发完这信息,她就关机了。

    好吧,我无奈了。

    我要找薛羽眉,跟薛羽眉谈谈,如何干掉林斌,干掉四联帮。

    让他们太嚣张了。

    我给薛羽眉打dian hua,约她出来聊聊,她说忙着处理圆村那边的事,没有时间,约我改天,我只能说好。

    好吧,挂了dian hua后,我不知道要干嘛了。

    昨晚喝了一些酒,喝晕了,今晚也不想喝酒,可是想起来梁语文这些事,我心里就堵得慌。

    想找王普聊聊,然后打dian hua给王普,这厮说他睡觉了,不出来了。

    我一听,就知道他骗人的,估计是和老婆龙仙仙在床上翻滚。

    我只能算了,总不能说我心情不好,你不要搞了,来陪我喝酒吧。

    看着手机,不知道找谁好了。

    原来,孤独和寂寞,真的让人难受。

    手机响了。

    来电的,却是贺芷灵。

    刚好我想找她。

    打通了后,是我接通了后,她却不开口。

    我问道:“干嘛呢不说话呢。”

    然后,她说话了:“在,在哪。”

    我说:“在家,我正想找你。”

    贺芷灵说道:“过来汉城酒店。”

    我说:“什么事?”

    贺芷灵说:“有事找你聊。”

    我说:“好的。”

    她说:“现在,快点!”

    我说:“是。”

    我马上过去汉城酒店。

    打的过去了。

    贺芷灵给我发了一条信息:汉城酒店1908房。

    1908房?

    不是餐厅,是房间?

    她开了房?

    贺芷灵在那里开了个房干嘛了啊。

    可能是,心血来潮,或者办事,去那里开个房,干嘛的,她上次就有一次,开个房,为的就是去那里喝酒,享受。

    反正是不会为了和我搞而开房的。

    到了汉城酒店。

    我看着高耸入云的酒店。

    然后进去,坐电梯上去了。

    1908,好吧。

    十九层。

    到了后,我过去。

    走着往前,我怎么感觉过道最远处的那边,好像刚才有半个脸突然闪现出来一下,就没见了啊。

    不是我敏感多疑,而是我提防人跟踪多了,养成了习惯。

    那刚才的角落那里,肯定是有人盯着了这里,就缩回去了。

    可能是这里的清洁员。

    我没想太多。

    到了房门口,我按了门铃。

    贺芷灵开门了。

    的确是她。

    可是,让我始料未及的是。

    她她她竟然穿着一身薄薄的睡衣。

    就是那种看起来很贵妇,薄薄的,穿着前凸后翘,而且前面看起来半露,小腿也漏出来,香肩也看到的那种xing gan睡衣。

    我不禁得吞了吞口水,看着她这样子,不知道她几个意思。

    她走了出来:“干嘛呀你,进来呀。”

    声音还非常的,柔。

    这完全是,跟平时的嚣张跋扈,是不同的。

    拉着我进去后,她碰的关shang men。

    我擦了擦眼睛,没看错,这就是贺芷灵。

    可是,我觉得这是个陷阱,我不相信天上掉馅饼,如果说掉馅饼,我面前的站的人是别的女人,我还会相信,但这个是贺芷灵,我可不信!

    贺芷灵问我道:“怎么了呀,不认识我。”

    太温柔。

    这样的夜色太美太温柔,如果动手了就真的是惹祸都是我犯下的错。

    我说道:“你该不会等会儿大喊我要非礼你,然后大喊大叫开门,接着我被抓,或者被人打,敲诈我一笔钱?”

    贺芷灵说:“哟,我会这样吗。我敲诈你能有几个钱。”

    我说:“我就是有一块钱,你都恨不得全部敲诈完了。”

    贺芷灵说:“真是不解风情。”

    我说:“不是哥不解风情,哥遇到的仙人跳之类的,太多了,遭人这么陷害,也不是一两回了,被陷害的经验丰富了,自然有了提防之心。”

    贺芷灵拍了拍床沿:“过来呀,过来这里说话呀。”

    这声音,这味道。

    真的是她吗。

    她真的是演绎得风情多姿,xing gan的,柔情的,融化人心的,她竟然可以演绎得出来。

    这he ping时的她,完完全全是相反的。

    不过,咱世面也见得多了,不再是以前的愣头青,尽管看着她这么xing gan的一面,确实有着想要犯罪的心,不过,我还是控制得住的。

    我说道:“你少来了,我过去了,我就被你害了。有什么快说,不然我就走了。”

    她轻轻跪着,像xing gan慵懒的猫,走过来,一脸媚态看着我:“别这么不解风情嘛。”

    我说:“有什么你就说,我可是身经百战经得起考验的圣斗士。”

    贺芷灵跪着走过来了后,前面的透过衣领看进去,可以看到里面,真是无限风光在险峰。

    好,我转头,我是柳下惠。

    我不是会下流。

    贺芷灵跪着站起来,捏着我的双肩:“我跟你谈点事呀。我没有给你设陷阱。”

    我说:“既然不是的话,那你不会给人下药了吧,今晚那么反常。或者说,你想求我办事?”

    贺芷灵说:“我想求你办事,我还需要出卖自己吗。”

    我说:“那你现在出卖自己身体给我,是为了什么。”

    贺芷灵说:“我想看看,你能不能抵挡得住。”

    我哈哈一笑,推开了她:“开什么玩笑,我会抵挡不住。”

    贺芷灵被推开后,笑了笑,说:“好啊,这么对我。”

    我觉得她并不是精神失常,更不是被人下药,她很正常。

    但我不知道她这样到底几个意思。

    难道是,发浪了。

    是吧,人都有那么一段特殊的很想的时期的。

    既然你想要的话。

    我盯着贺芷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