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1章 悲惨的遭遇
    梁语文看着围着她的七八个大汉子,害怕了。

    那些人,解开了她手中的和脚上的绳子。

    梁语文问他们道:“你们是谁,放我走!”

    那些人都不说话。

    然后,从门外进来了一个人,是林斌。

    梁语文看着林斌,开始还是有些高兴,因为这些男人围着她的她都不认识,可是看着那些男人一个一个的对林斌点头叫林总,梁语文明白了怎么回事,是林斌让他们把她抓来了。

    梁语文问林斌道:“是你抓我来的!”

    林斌说道:“哦,是啊。”

    梁语文问林斌:“为什么。”

    林斌冷冷说道:“因为你让我很不高兴。为什么拒绝我!”

    梁语文说:“我们,我们不可能,我不喜欢你的。”

    林斌说:“我第一次被人拒绝,还是被你。既然拒绝,早点拒绝,之前为什么还要跟我玩,耍我吗。”

    梁语文说:“我和你吃饭什么的,是想多了解你,看我们适合不适合,也看看我对你有没有感觉。可是没有。”

    林斌说:“你骗我呢。你和那小子闹别扭,拿我来消遣时间,然后和他好上了,就把我踢开了!你把我当成玩耍的玩具!陪你的玩具!”

    梁语文说:“不是这样子的。”

    林斌说道:“是不是都无所谓了,反正你也不会跟着我了,既然得不到,我就毁了她!”

    梁语文急忙后退说:“你,你想干什么。”

    林斌奸邪着笑,说:“你说还能干什么?”

    梁语文急忙后退,喊救命。

    林斌让人把梁语文反绑住了手,然后推进了房间中。

    然后林斌进去了房间,阴笑着,要对梁语文下手。

    梁语文惊恐的看着林斌。

    林斌要撕开梁语文的衣服的时候,突然甩了梁语文几巴掌,骂道:“贱货,我碰你我都觉得脏了我的手,脏了我自己!宁愿跟着一个狗屎家伙,也不跟着我,宁愿让那个狗屎一样的脏东西上,也不让我碰。好,我成全你!”

    说完,林斌出来外面,叫外面的人全进去了。

    事后,林斌让人在梁语文的脸上,连划了十几刀,她hui rong了。

    林斌说,只要她敢报警,他就能杀了我,杀了她,还能杀了她一家人!他准确的知道她家人在哪,是做什么的。

    最后,林斌让他们把她送回来,扔在了她小区的门口

    我一下子软了脚,坐在了地上,这不可能。

    梁语文打dian hua给了镜子,镜子带着梁语文去了医院,骗着医生说,因为分手失恋,不开心自己划了自己,总之,留下了伤疤。

    这些天,她都是带着面罩的,包扎着,很难恢复了,更难以恢复的,是她心里的创伤,她一度想要去死的,可是镜子一直劝她,说她的父母怎么办什么的,劝了好久,梁语文才平静了一些,而镜子恼我的是,我那两天,从来没找过梁语文。

    我慢慢的站起来,对镜子说道:“不可能!我不相信!”

    我不相信,镜子一定是骗我的,编出了一个故事,然后,好让梁语文和我分开。

    可是,怎么听,都不像是编出来的。

    我哭了起来:“这不可能。”

    镜子说道:“她被林斌伤了,我不怪你,可是你那晚,如果把她放在心上,找不到她,你努力找,也许她不会这样。即便是会这样,我也不会那么生你气!你为什么连一个dian hua都不打给她!”

    我说道:“对不起。那晚,我的确是没有找她。我不想找借口。能告诉我她在哪吗,我想当面,对她道歉。”

    镜子说道:“道歉也没用,她已经离开这里了,不想让你再看到现在的她。她没有说你对不起她,她只是自责,说自己没有听你的,才造成了后来的祸。”

    我也是没有听薛羽眉的劝,所以,才造成了这样子的祸。

    镜子说:“她说她被人玷污了,也hui rong了,以后也配不上你了,离开你,不然她不想让你看到她难过,她也不想让任何人看到她现在的样子了。林斌说,他就是故意要这样子,让你们都不好受,把她给毁了,让你接受不了,让她千夫所指,让她脏了,看你还怎么要,看她还怎么嫁,你们还怎么恩爱,即使你们在一起,心里也跨不过去那个埂。”

    林斌,你还是人吗!

    你他妈的还是人吗!

    老子一定,要报仇!

    我说道:“求你了,让我见她,可以吗,我不会抛弃她的,不会,嫌弃她的。”

    镜子说:“你会这么说,但那你也会心里有个坎过不去的。梁语文说,不要让你见到她这样子,在你心中,她才是永远的是最漂亮的。”

    我说:“她现在没人陪着,岂不是更难受难过?你这算什么!假如她想不开了呢,怎么办!”

    镜子摇了摇头,说:“她不允许,我是不会和你说的。原本这些事,她都不让我跟你说了,可是我忍不住了。”

    我说:“那就顺便忍不住,全都说了吧,她在哪里。我求你了,告诉我。”

    我慢慢,给镜子跪了下来。

    我哭着,给镜子跪了下来。

    想着梁语文受过的苦难,我自责,我心如刀割。

    反倒是我害了她。

    镜子看着我,说道:“好吧。”

    我看镜子想松口了,急忙问:“她在哪。”

    镜子说道:“我也想告诉你,可是我真不知道她在哪。”

    我说:“在她家是吗。”

    镜子说:“她没有回老家,她怕家人知道了。”

    我问:“那是在哪里。”

    镜子说:“说去了北方。”

    我说:“去了北方?什么意思。”

    镜子说:“她跟我借了一笔钱,说去北方一家大医院看她的脸,如果不行,就出国去把脸给修复了。”

    我说:“那你难道就不能告诉我吗。你骗她说你想见她,然后引她出来,我见见她可以吗。求你。”

    镜子说:“我也想见她,那天后,我再也没有见过她了。她离开了,她虽然偶尔联系我,可是她已经不告诉我她在哪里。”

    我说:“求你了。”

    镜子说:“无能为力,抱歉。”

    我站了起来,呵呵苦笑一声,想不到,梁语文会这样子的可怜下场。

    我问道:“她如果修复了以后呢?”

    镜子说:“也许能修复,不行的话,我帮她出国整容。到时候我会告诉她的,她可能,好了之后,会回来见你。你有什么你给她留信息吧,她会看到的。”

    我说:“好吧,谢谢你了。你一定帮我跟她说,我不会放弃她的,无论她变成怎么样!”

    镜子点了点头。

    我离开了镜子的公司,坐车回家了。

    坐在家里,还可以闻到梁语文身上的香味。

    一切都迟了。

    我喝着酒,给梁语文发了信息,告诉她,无论她怎么样子,我都不会抛弃她离开她,希望她能回我信息,回到我身边。

    喝了很多酒,心里烦。

    王八蛋林斌,老子一定会让你付出代价的!

    喝晕了,睡了过去。

    第二天醒来,手机上一条信息。

    是梁语文的。

    信息内容是,让我担心了,她没什么事,但想沉静下来一段时间,她感到很烦,而且也想着把脸给恢复了,之前因为怕我知道了受不了,然后去报仇,现在呢,既然我已经知道了,就想让我先不要找她,等她修复好了脸,然后平静下来再说。她再三和我说,让我不要去找林斌报复,因为,她不想让我为了她,弄得我自己身陷囹吾,毕竟,我未必弄得赢林斌,就算赢了,也会给自己带来麻烦。

    信息便是这样子了。

    我急忙给梁语文回复,让她告诉我她在哪,我去陪着她。我不会抛弃她的。

    发完了后,我才去上班了。

    上班,我都心不在焉的。

    脑子全是林斌,和梁语文。

    我要如何给梁语文报仇?

    只能找薛羽眉联手。

    可是,薛羽眉如今也非常的无奈,原本,之前觉得十拿九稳的拿下了沙镇,然后能大家一起联手对付四联帮,可现在打败了后,回归了原点,大家都还是保持着对峙的情况了。

    上班的时候,又开了会。

    会议只召集了部分监区的大领导们去了。

    人不多,每个监区就五六个人去,每个监区的监区长,大队长,指导员这些人去。

    开会的内容是,关于这几天,监狱里面传言监区女囚逃出去的内容。

    总监区长说,这些事,都是乱说,那晚上,监区确实发生了一些乱子,但没有像传说中的那么夸张,大家都不要以讹传讹,不然的话,追究责任。

    我心想,这有些此地无银三百两啊,妈的,你总监区长不开这个会说这个事,我都还没觉得有什么,可越是澄清,叫大家越是不要相信流言,以讹传讹,我越是觉得有问题。

    一旦监狱里出什么事,这帮人为了自己的乌纱帽,都捂着盖着,如果真的捂不住了,开始推卸责任,找背黑锅的,这就是她们的手段。

    但是,这次逃狱事件,跟平时的闹乱子,是不同的,这要是真的逃了,捂不住了,那这帮领导,真的是完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