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0章 离开另有原因
    出了外面后,我又给梁语文打dian hua。

    好吧,还是关机。

    我发了几条信息,她都没回复,因为她一直关机,可能都不会回了,假如她真的跟了林斌在一起的话。

    那好吧,算了。

    可是,看着梁语文在我这里留着的日用品和一些衣服,我还是心有不甘,不行,我要去问她个清楚。

    我找到了她们公司,上去了,然后想要找到梁语文,如果有什么事,我要她和我当面说清楚。

    到了她们公司后,我跟前台说明来意,镜子的那个服装外贸公司。

    前台说,梁语文梁mi shu已经离职了。

    我一惊,难道是离职,去跟了林斌,以后好好和林斌过生活,结婚生子,相夫教子?白头偕老?

    不行,我不能让他们这样。

    我问:“镜子在吗,你们的老板娘。”

    前台拿起dian hua,问了,然后说:“她还在办公室,你过去吧。”

    我问道:“为什么你们公司,上班到那么晚啊。”

    前台说:“公司最近接了两个很大的单,出口的衣服,今年都要加班,每天分两班上。”

    我说:“真是厉害。”

    前台指了路,我进去,见这服装外贸公司的办公室格局,设计,看起来,很梦幻的风格,就像是深处女人服装多彩世界中一样的。

    找到了镜子的办公室,我敲了敲门,她来开了门。

    我看到镜子,说:“你好啊。”

    她脸绷着,没什么好脸色对我,转身走回去她办公桌前。

    镜子的办公室,也是很梦幻的风格。

    我进去后,有些拘束,在这么豪华的地方,我反倒是很拘束了起来,不知道坐着还是站着好。

    好吧,我只是来问她几个问题的,问完我就走。

    我说道:“我想来问你几个问题的。”

    镜子冷脸看着我,说:“你说。”

    我说道:“你知道梁语文在哪吗。”

    镜子说:“我知道。”

    我问:“她在哪,能告诉我吗。”

    镜子说:“我不会告诉你。”

    我说:“为什么,是不是她生我气什么的了。”

    镜子说:“她不生你气,是我生你气。”

    我问道:“怎么了。我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这几天她一直是躲着我,不让我见。也不知道为什么了。我打dian hua她关机,发短信不回复。”

    镜子说道:“你还知道找她啊你,你是她男朋友啊你!”

    我说:“是啊,我当然要找她啊。”

    镜子说:“她消失的那两天,你怎么不找她。有你这么个男朋友吗。”

    我说:“那,那两天,特别那两个晚上,我都很忙啊。”

    镜子说:“忙着和不同的女孩子在一起,对吗。”

    我说:“那我是为了办事,她可能想多了吧。”

    镜子说:“呵呵,她没想多,是我想多了。她说你确实是为了办事,工作,才和不同的女子见面,聊事情。她很相信你,但是我不相信你!”

    我说:“我真的是为了工作,为了事情,我也是无奈的,虽然,我不知道怎么解释给你挺。”

    镜子说:“语文会相信你,但我绝对不会相信你。有谁会为了工作,办事,每天晚上都和不同的女孩子鬼混在一起呢。”

    我说道:“你别这样好吧,什么叫鬼混呢,我这和人家都是清白的。”

    镜子说:“你就使劲的糊弄吧。”

    我说:“好吧,我不想和你争论,我想,梁语文一定误会我了,我想找到她,和她解释解释,以后我会好好陪着她。你告诉我她在哪。”

    镜子说:“我不会告诉你她在哪,她也不想让你找到她。我也不相信你会好好陪着她,你根本不爱她,你们中的一些男人中的人渣,就是像你这样的。”

    我有些不高兴:“你骂我干嘛!”

    镜子说:“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你真的把她放在心上吗。你真的爱她吗。问问你自己!”

    我说:“你想要帮她来骂我吗。”

    镜子说:“你根本不爱她,不喜欢她!你为什么要和她在一起,为了得到她吗,得到她的身体,对吗!骗取她的爱,是吧。”

    我说:“你听我说,我对她是不爱,但是,我绝对喜欢她。”

    镜子说:“对,就是不爱,但是喜欢,贪恋她的身体和温柔很感情,骗取她的感情。你是不是人渣!你就是一个人渣!她那么好的姑娘,竟然跟了你这种人!”

    我说道:“事到如今,我想,我该和你说清楚一个事。你知道我为什么和她在一起吗。我的确是骗她和我在一起的。我是另外有目的的,不是说为了她的身体和感情什么的。”

    镜子冷笑说道:“你说说看,是为了什么。”

    我说道:“也许,我说了你不会相信。林斌,那个苦苦追求梁语文的看起来像是个绝世好男人的斯文帅哥,其实是个老大。当时,我的确是担心梁语文和她走在一起,才和梁语文在一起了。梁语文一直喜欢我的。那时候,我本不想这么样对梁语文,不想骗着梁语文和我在一起,可是,我和梁语文说了林斌不是好东西,但是梁语文是不相信的,梁语文觉得他风度翩翩,帅气潇洒,还有正式的工作,是科技公司的总裁,怎么会和混混拉扯上联系呢。她不相信。她觉得我是为了一些目的,所以说林斌坏话。一直到我和梁语文在一起,我说了好多回,她都不相信。她太单纯了,傻得只用自己的眼睛也看人,不会用心,她相信世界上全是好人,可不是这样子的,她只愿意相信世上都是好人。世上好人虽然多,坏人也不少,她碰到的这个,是坏人中的坏人。我怕她跟了林斌,所以,我骗她到我身边,骗她到手了。开始的确只是有喜欢的好感,所以骗到手了,在一起了。可是后来的相处,我慢慢的对她产生了感情,越来越深的感情,我是喜欢上了和她相处,我不想她离开了,她让我有了家的感觉。但是我的确是因为处理我一些个人的事情,所以才比较忽略她,可我不是忽略她,我是真的忙,白天在监狱上班,晚上出来应酬处理事情,也是因为在监狱里,认识的都是女的,出来后,在外面和我周旋的也全是女的多,包括几个和我合作做生意的,都是女老板。所以,我这点挺对不起她的,我希望你们都不要往那方面想,我虽然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我既然和她在一起了,就不会做出对不起她的事来。”

    可是我自己又想,真的能这样子吗。如果柳智慧回来了呢。我会怎么样?

    我真的能做到矢志不渝,不抛弃不放弃梁语文,而选择推开了柳智慧吗。

    我不知道,想起来头就疼,或许,当柳智慧来到我身旁,我才会知道,自己做出的是什么选择吧。

    镜子听完了我这些话后,抬头看着我,不知道什么表情,但是至少不是刚才那冷冷的表情了。

    我说道:“告诉我,她在哪,我当面解释,道歉,可以吗。谢谢你了。”

    镜子说道:“她可能不会想见你了。因为,你不会知道,她经历了什么事。”

    我的心提起来:“你说什么?她怎么了?”

    镜子说:“她离开,是有原因的。”

    我说:“你告诉我,怎么了!她到底怎么了!”

    我拍打着她的办公桌。

    镜子说道:“她让我不告诉你的,说离开了之后,她再和你发一条分手的信息,可是,我忍不住不告诉你。”

    我说:“你说啊!”

    我心里快急死。

    镜子的眼泪一下子流下来:“她被林斌叫人用强了,然后hui rong了。”

    我的腿一软,差点没摔倒。

    我牙齿打颤:“你,你说什么啊。”

    镜子说:“她被林斌带人抓走了,在公司的门口,那些人来了后,把她拉上车走了,没人看见,她后来才告诉我的。”

    我说:“你说清楚啊!说完啊。”

    我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梁语文那晚,就是没有回来的那晚,没有联系我的那晚,她从公司加班后,独自出公司,这边很繁华,一个人下班打车回去,也不会担心有什么的。

    可是,林斌派人来抓她,这些人躲在两辆商务车上,然后,看到梁语文出来,两辆商务车开过去,把梁语文夹在了两车中间,梁语文惊慌中,商务车的门开了,车上的人把她拉上了商务车里面。

    接着关了车门,车子开走。

    梁语文完全没有想到。

    路人更没人发现。

    然后梁语文就这么被带走了。

    梁语文根本无法反抗,因为,这些人都是男的,个个牛高马大的。

    都是林斌找的人。

    她被用胶布封住了嘴,蒙住眼睛,然后反绑住手脚,动弹不得。

    车子开了一个小时左右,开到了郊区,一个她也不知道到底哪个地方的地方。

    然后带到了郊区的一个农田的房子里。

    梁语文被带下车,进了房子里,在房子里,她被摘下了眼罩,撕开了封着嘴的胶布,她看到窗外是夜色下的农田,有青蛙和蛐蛐的叫声。

    而她身边围着的,是七八个大汉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