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59章 D监区逃狱事件
    来的先是大姐大农佳婕,我看着农佳婕,指着从她们监室搜出的各类wu qi,我说道:“这要干嘛,告诉我。”

    农佳婕才从禁闭室出来,看起来有些弱不禁风,瘦了许多。

    农佳婕把头转向另外一侧,不说话。

    我说道:“呵呵,不说话,不承认,对吧。”

    农佳婕说:“我没有做,我不知道。”

    我说:“你们监室搞的这些wu qi,你现在告诉我说,你不知道,你骗谁呢。”

    农佳婕说:“我确实是不知道啊。”

    我说:“农佳婕,你不承认,难道我们就不知道是你让她们做的。”

    农佳婕说:“你叫她们来问,我真的不知道。”

    我说:“呵呵,叫她们来问,她们肯定也不会说是你让搞的,因为你会报复她们。也可能真的不是你让搞的,可是我相信你绝对是允许她们搞的,为的就是和别人群殴,对吧。”

    农佳婕说:“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啦。”

    我说:“你可以不承认,我警告你农佳婕,如果你们要搞出什么事,我绝对饶不了你。”

    她不说话。

    如果让她们两帮人,械斗,出人命的话,我就麻烦大了。

    我说:“反正说什么你都不承认了,很好。你可以回去了。”

    看样子,想要从源头制止,也不太可能了,因为,农佳婕这帮大姐大,想要和高丽她们新人开架,然后磨刀霍霍,各自弄wu qi,虽然禁得很严,可是,只要她们想,在监狱里,都可以从不少的地方弄到wu qi。

    甚至一个机器的长螺丝钉,拿来磨几天,也能成为一把弄死人的尖刺。

    还有其他的例如牙刷什么的,搞尖了,也可以sha ren。

    甚至,一小块石头,都能削锋利了割人喉咙。

    我又召集了高丽过来。

    我指着从高丽她们的人中搜出来的wu qi,说道:“告诉我,为什么。”

    高丽说:“我们知道农佳婕她们要准备对我们下手,我们只能这样,为了防护。”

    我说:“你倒也老实,承认是自己这么做的。”

    高丽说:“我们也是为了自己的安全,总不能有一天,突然爆发斗殴,她们拿着刀捅过来,我们空手和她们打架吧。因为你们不可能时时都能看着守着管好了我们。”

    这点我的确承认是做不到的。

    高丽说道:“我们也需要自己保护自己,如果你想让我们不这么做,你先让她们别那么做。如果她们真要打,空手来,群殴也可以,单挑也可以。我都不怕。”

    我说:“你算老实的,不过,你们这些搜出来wu qi的,我还是全部要惩罚。”

    高丽说:“我可以接受惩罚,但她们呢。”

    我说:“你不会接受惩罚,惩罚的是手中搜出wu qi的人。”

    高丽说道:“那惩罚了,她们还是准备这些wu qi,还是要和我们打架。”

    我说:“以后,我会让人不定时的,经常的去搜查检查你们监室,我不信你们能藏得多好,全部重罚!”

    高丽不说话了。

    直接吩咐下去,把所搜到的wu qi的女囚,全部关禁闭室三天。

    饿一天。

    让你们嚣张。

    然后,隔五六天,不定时的搜查女囚的宿舍,搜到的,重罚,之前关三天的,再搜到,关六天,下次如果还搜到,再搜到,关十二天。

    不过我还是担心,因为我觉得,大姐大这帮人,肯定容不得高丽这帮人的崛起,俗话说,一山不能容二虎,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就是这个道理,况且她们两之间,还有那么多的新仇旧恨,不打就怪了,她们打架我倒不怕,怕的就是一大群一大群的拿着wu qi砍杀,那真是要出人命的,如果出了人命,我难辞其咎,会被康云她们攻击,踩下去。

    沈月把监区的熊珍珍带来了。

    熊珍珍看起来,气色比之前几天来的好多了,双眼也不通红了,看起来,是很精神。

    我让她坐下。

    不知道她在监区那边怎么样了,反正来的时候,还是被铐着的。

    可能因为之前杀伤力太大,监区的狱警都怕了她了,都给她上脚链shou kao,怕她伤人,毕竟她疯过。

    我看着她走路进来时,脚链晃得直响,觉得真是比锁畜生还过分。

    坐下后,我看了看她的shou kao,还有脚链,脚链那锁着脚的地方,都磨了皮。

    我说道:“监区,就是这么对你的。”

    熊珍珍说:“她们说我疯了,又怕我伤人,就只能这样子。”

    我说:“那么这段时间你回去了后,怎么样了。”

    熊珍珍说:“回去后,还是关禁闭室,关了两天,见我不闹了,就把我关回了监室,那晚睡下,就梦见我妈被人杀,然后我就发疯了,打了监室的人,就被铐着了。晚上睡觉,是被铐着床上的。”

    我说:“这样子啊,那现在呢。”

    熊珍珍说:“这几天就好很多了,没什么了,可她们还是怕我。和我说话,都保持距离。”

    我点了点头,说:“这没办法。”

    熊珍珍说:“她们还是当我是疯子。”

    我说:“这也没法,因为她们不知道你什么时候会发疯,你就像不定时的炸弹,突然被刺激到了那敏感的神经,点燃了导火线,就会爆了。她们也是为了自身的安全。”

    熊珍珍说:“我不怪她们。这样也好,我也担心我发疯的时候错伤了她们。”

    我说:“只是为难你了。”

    熊珍珍说:“不会的。那我这个病,还能好吗。”

    我说:“唉,难说啊,首先呢,你还没解开这心结,一旦你想到你妈妈是被人害死的,偏激了,极端了,还是要发疯的。如果解开了这心结,发现你妈妈并不是被人害死的,或者是报仇了什么的,也许会解开这心结。”

    熊珍珍一听这话,恶狠狠的说:“如果我知道真的是他们害死我妈,我绝对杀了他们全家!孩子老人,我全都不会放过!”

    我说:“好好好,你先平静下来,平静下来,首先你得控制好你的情绪和你的想法。”

    我真怕这头猛兽又疯起来,上次领教过来,连几百斤的桌子都能翻了。

    熊珍珍摇着说:“我没有办法能控制好情绪和我的思想。我有时候,就会莫名其妙的想到,联想,幻想,他们怎么杀了我妈妈,下毒什么的。多么的残忍。越想就越气,气到一定时候,我也就控制不住自己,就想杀了他们,那时候,不管面前站的是谁,我都想到这就是他们一家人,可恶的一家人。不值得同情可怜,都是白眼狼!”

    我说:“好的好的,你别想那么多了。你不是让人去查了吗,看看查了知道了结果,你再想这些问题。”

    熊珍珍说:“我就是让人去查,我也不放心。等我有空出去,不是,等我有机会出去了,我就去自己检查,我才相信。”

    我说:“好的。那你这段时间,还是要先吃点药,然后继续保持好休息。知道吗。”

    她倒是很配合。

    我给她吃了药。

    吃完了药,我说道:“我想问你一些问题。”

    熊珍珍说:“什么啊。”

    我说:“你们监区,发生了一些什么事呢。”

    熊珍珍说:“什么事?”

    我说:“我好像听见你们监区,昨晚凌晨,监区里吵吵闹闹的,不知道是干嘛呢。”

    熊珍珍说:“昨晚凌晨,狱警们在找犯人。”

    我问:“找什么犯人?”

    果然,有情况!

    熊珍珍说:“昨晚我也不知道,今天听她们说,说有人要逃跑,但是被抓了回来。”

    我说:“有人逃跑,然后被抓了回来。能说详细一点吗。”

    熊珍珍说:“听她们说,有几个无期徒刑的女囚,不知道怎么挖的挖了地道,逃出去,然后一大群女囚跟着逃出去,然后被抓了回来。”

    我说:“这就是你听到的?”

    熊珍珍说:“对呀,这就是我知道的,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

    我说:“然后又抓了回来?”

    熊珍珍说:“说是抓了回来。可是有些人说没抓回来,那几个监室少了几个女囚,可是她们,就是监区长她们担心事情暴露出去,就骗人说抓了回来。但这个她们也没说出去,怕被人知道。”

    我说:“肯定怕被人知道,如果让外面知道,这事情会很严重,上报纸,很多监狱的领导,都要被处分。”

    熊珍珍说道:“你们也不知道啊。”

    我说:“这事情,她们怎么可能敢让我们知道,就是监狱长知道了,都不会说的,会掀起大风浪。”

    熊珍珍说:“那你还问啊,还不如假装不知道啊。知道越多,你越麻烦。”

    熊珍珍看起来虽然高头大马虎背熊腰,不过,她的脑子,却非常的灵活。

    我笑笑,说:“我就是好奇。”

    熊珍珍说:“有的人还说,跑出去还不止几个,很多人,几百个,但被抓了回来很多。有的没抓回来。这个我不太相信,上百个,怎么可能呢。”

    我说:“我也不相信有几百个那么多,要是真的跑出去几百个,那你们怎么不知道,而且,那么小的地道,怎么会跑出去几百个。”

    熊珍珍说:“我也是不相信。”

    我说:“好吧,那过几天我再找你,关于这些逃狱的事,你看你听一听,有什么的,你到时候跟我说说,我挺好奇的。”

    熊珍珍说好的。

    我就让她回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