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58章 准备火拼
    听到了拉枪栓的声音。

    我靠,洪武这家伙,带着枪,他是带着枪的!

    jing cha们危险了,我不由得担心了起来,千万别被他打中了啊!

    接着,听到开枪射击的声音。

    是洪武对外面开枪射击了,隔着玻璃。

    然后听到广场上有人叫人散了的声音,有人在疏导跳舞和广场上的居民散开。

    陈逊说:“jing cha早就埋伏着了。那些疏散人群的,全是jing cha。有女警。”

    是的,的确有女警,女警装扮成了广场上跳舞的人。

    还有假装在广场玩手机的男人,是jing cha扮的。

    人群都被疏散了。

    传来了枪声。

    远远看到,洪武的车子,车玻璃窗被打烂了,然后jing cha往里面扔了不知道是烟雾弹还是什么东西,接着,车上没了声音。

    我说道:“那女的,牛丽,该不是也被打死了吧。”

    陈逊说:“死了也好,这些没人性害人的家伙,活着干嘛。”

    战斗收尾。

    车上没了任何声音。

    车上,洪武被当场打死,好在可敬的jing cha们毫发无损。

    不过,车上只有洪武一人,不知道牛丽何时下的车。

    后来新闻媒体上,说的就是只有洪武一人,车上发现大量的各类新型毒品,此案正在调查中。

    我觉得,很难查到牛丽,还有上线了。

    因为他们搞得太隐蔽了。

    如果没有当场打死洪武,抓了洪武也许还有可能,但没有抓到,就不可能有供词了。

    不过,在那么危险的情况下,不打死洪武也是不行的,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了。

    在jing cha们都散了后,我和陈逊回去的路上。

    看过了这场抓捕后,我现在的心脏还是狂跳中,虽然没有dian ying电视剧上那么夸张,但也足够震撼了。

    我说道:“jing cha也真不容易。”

    陈逊说:“是不容易。稍有闪失,可能都会没命。”

    我说:“他们保卫了人民。”

    陈逊说:“嗯。”

    我想了想,说:“你去宝田路那边一下。”

    去那里,想去找梁语文,这几天她怎么不见人影了,非常的反常啊。

    去到了梁语文家,我敲门,敲了好久,都没有应。

    我从外面看,爬着门下看,里面没开灯,应该是没人吧。

    我找了邻居,让邻居帮忙联系了房东。

    房东说,住在这里的这位姓梁的女孩,昨天给了她打了一个dian hua,说不租了,违约就违约了,押金不要了,今天就都搬走了。

    怎么会那么反常怪异的。

    我拿了房东的手机看,给房东打dian hua的那号码,是梁语文的号码啊,我打过去却是关机的,她把我号码设置成了无法接通是几个意思了。

    而且,她搬走了。

    去哪里了。

    回家后,我洗澡了躺在床上,百思不得其解,这是几个意思呢。

    关机,不找我,也不让我找到,搬走了也不说,这不就是要分手吗。

    而搬走,是担心我找到她吗?

    怕什么。

    难道。

    我联想到了一些不好的事情,莫非,她觉得这段时间跟我在一起,我老是搞三搞四的,让她不爽了,因为我和不同的女孩子在一起,她看着难受,吃醋,觉得我又对她爱理不理的,所以,不想和我在一起了,而且,已经抛弃我了跟林斌在一起,担心我责骂她,没法面对我,所以离开了。

    对,一定是这样,只能是这样!

    我一拳打在了床上,我处心积虑的要救她于水火,她却这么对我?

    靠。

    梁语文,你也太傻了,傻到家了。

    但是,如果她真的这么背叛我,她,真的不值得我再去追求,我是看错她了吗?

    那戴绿帽的心碎感,又来了,让我心里好难受。

    睡觉的时候,感觉心好痛,根本没法好好入眠。

    起来了后,昏昏沉沉了。

    睡不好就昏昏沉沉去上了班。

    开监狱大会的时候,看到监区的监区长韦娜,还有牛丽,都好好的啊,都没查到她们呢。

    妈的,太失败了,原想着追踪洪武,让jing cha抓了洪武,然后把牛丽和韦娜给牵出来,呵呵,看来,这计划是泡汤了。

    洪武已经被jing cha打死,而牛丽和韦娜,毫发无损。

    会议的内容是,各监区一定要加强安防检查什么什么的。

    说的又是一些废话,不过监狱长说这些的时候,正襟危坐,貌似真的发生了一些什么事。

    会议结束的时候,大家散场走人,该干嘛干嘛去。

    各回各监区,各做各的事。

    范娟,监区长范娟走了上来,和我肩并肩走着。

    范娟跟我说道:“上次我们监区和监区发生的那些事,你来帮助了我们,谢谢你了。”

    我说:“呵呵,客气什么,我就是看她们不爽,不顺眼,所以,才下手的。”

    范娟说:“她们也是挺莫名其妙的,明明是她们自己监区每次扫地懒得把垃圾弄走,就往我们这边丢,我们都已经忍了很久了。”

    我说:“她们却说是你们扫过去的。”

    范娟说:“恶人先告状。”

    我说:“呵呵,看来也是,韦娜那家伙,你注意她一点,这人挺不好惹。”

    范娟说:“我知道。”

    我说:“你也和你的手下们说一下,让她们都忍着一点,别像上次一样爆发群殴,如果那天有受伤,出了严重的事,上面查下来,韦娜就算被处分,你也逃不了。”

    范娟说:“那天我没在。”

    我说:“嗯,你注意一点就是了。”

    范娟说:“我会的。对了,你知道今天监狱长为什么,召集开会吗。”

    我说:“平时不都是这些日子召集开大会的吗。”

    范娟说:“她一直强调的是安防检查。”

    我说:“哪次不是一直强调安防检查啊。”

    范娟说:“可是这一次,说了好多,细到了查各个监区各个监室的情况,预防监室里女囚想办法逃出去。”

    我说:“是说了很细,而且说的好多。怎么了,有什么呢。”

    范娟说:“我们监区有人跟我说,昨晚,监区那边吵吵闹闹了一晚上,好像有人逃出去了。”

    我惊愕的说道:“有人逃出去了!真的假的?”

    范娟说:“嘘你小声点!”

    我说:“逃出去?你的人怎么听到的。”

    范娟说:“我们的人半夜在巡逻,就一个,小许,她过去角落那边,听到隔壁监区吵吵嚷嚷的声音,好多监区女狱警用手电筒照着,到处看,嘴里说着什么。小许靠过去一听,说的是这里没有什么洞,没有女囚,没有找到,去那边看看这类的话。你说这不是越狱是什么。”

    我说:“难道是,监区的女囚挖洞,逃出去了?”

    范娟说:“很有可能是这样子的。”

    我说:“那这事可就大了。”

    如果是真的女囚逃出去,真的是出大事了,而且,不知道逃了多少人,监狱又开始帮助隐瞒了,因为一旦外面知道了,就会牵起轩然大波。

    我却恨不得让这个事情捅出去,闹起轩然大波,把监狱长和监区长韦娜全都撤职了,最好拉去关着了。

    范娟说:“所以今天开的这会议,一直都说的是这个内容。”

    我说:“可是现在她们也没说清楚,明显是想压着不让人知道了。”

    范娟说:“让人知道那不得了了,上面查下来,领导们麻烦大了。”

    我说:“对,他们一直都这样玩。”

    范娟说道:“先不管她们了,我们守好我们自己的监区,回去了,你也要查一查你们监区,每个监室都查,细查一遍。监狱长这么说的话,有可能就是说,有女囚在监室里,挖洞跑了。”

    我说:“好的。不过,怎么挖的呢。我倒是奇怪啊。”

    范娟说:“如果有一把工具,然后休息的时候,在jian kong看不到的地方开始挖,长年累月,挖出去也是有可能的。”

    我说:“那我们回去后,都好好查查。谢谢你提醒。”

    范娟点点头:“不客气。”

    我说:“如果你知道了这事到底什么情况,或者进展的话,你第一时间来通知我一下。”

    范娟问:“你想干嘛。”

    我说:“监区韦娜最近总是和我作对,如果拿到证据,我整死韦娜!”

    范娟说:“她和我也一向不对头,我也想这么做。”

    我说:“拜托你了。”

    回到了监区后,我让沈月去监区要把那运动员熊珍珍带出来,说是复查她的病。

    然后我马上下令,监区的每个角落,每个监室,都好好检查。

    我带着人亲自去检查,每个监区的角落,铁丝,下水道,监室,都要查。

    一查,就查出了每个监室里好多违禁品。

    有小刀,有小剪刀,有刀片,这些东西,都能置人于死地的。

    而一些监室,查出的有书籍,不良书刊,条形状物品。

    好吧,这些东西,是有狱警卖给她们的,就假装看不到了。

    没有发现什么挖洞啊之类的。

    但是,有几个监室,危险器具集中着很多,大姐大的监室,张嫣她们监室,高丽和于晶晶她们监室,就这几个。

    准备那么都的危险器具,她们是要准备火拼了是吧。

    我马上传唤她们过来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