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57章 交易毒品被举报
    之前陈逊他们跟着彩姐,最初在沙镇的时候,搞黄,搞赌,酒店业等,生意火的一塌糊涂,他们也忙得不亦乐乎,又能赚钱又风光。

    可现在,因为没了像以前那样的那么多事情做,他们闲着下来了,而且,收入也大大减少了,不少人都离职,可是离职出去找其他正当工作,也难,所以,有的人就归附了别的帮派,不过还是有不少人,还是跟着的。

    这也是个问题啊。

    好在,黑珍珠搞的几个产业,生意都很好,彩姐还能有钱养得起这帮人,如果不是这样,还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都散了。

    彩姐也想过要散了,虽然她不舍得,可她也是没辙啊。

    我是不希望他们散了的,因为如果他们散了,我去哪里找一群那么好的帮手啊,他们能帮我解决那么多的棘手问题。

    只能让他们先这样,然后让他们和彩姐商量一下,如何安置这帮人了。

    只是,他们搞什么行业都好,四联帮一听,一知道,马上就过来搞鬼,看来,不让他们吃点苦头,他们真的是太闲着了,时间和精力都用来对付我们了,可是我们也无奈,因为他们搞的都是正经行业,怎么设计他们,挺难的。

    我们搞翻了那赌摊后,陈逊说,周边的人都拍手叫好,因为那赌摊害了不少人。

    我们那天砸之前,下午那时,一个大妈从外地亲戚家借钱回来,赶着去医院交钱给准备动手术的丈夫,结果路过那摊子,平时喜欢小玩几把的她,按捺不住玩了几下,就上瘾了,然后开始输,几千到几万,接着,不甘心想赢回来的她,把卡里的钱都取了,一共输了二十几万,输的她跪在地上大哭着求骗子们还钱给她,说不还完也还几万,好让她去交钱做手术。

    后来他们当然不肯,大妈报警了,这事儿也不知道后面怎么处理的,报警了后,jing cha没到,他们就跑完了。

    结果当晚我们去砸摊子的时候,他们已经又开摊了,真是害人不浅。

    唉,还是不要碰赌的好啊,碰赌的,又有几个有好日子过的。

    回到公寓后,我睡下。

    次日照样去上班什么的。

    下班后,又回到了公寓。

    可我发现我好像忽略了一件事。

    这两天,梁语文怎么不找我了?

    尤其是昨晚,怎么一个dian hua也没有。

    而我自己也太忙了,都没有去找她。

    真是罪过。

    我给梁语文打了个dian hua,dian hua是关机的。

    怎么回事呢。

    等了很晚了,又打过去了,还是关机的。

    我只好睡觉了。

    又上了一天班,出来的时候坐着沈月的车出来的。

    回到了公寓拿了手机,我越发奇怪,因为打dian hua给梁语文,她都关机的呢。

    而且,她也不找我。

    是不是出什么事了啊?

    我决定去她住的地方找她。

    下楼出去外面等车的时候,我的手机响了。

    是陈逊打来的,说有急事。

    我问什么事。

    他说追踪jian ting到,现在洪武正在开车载着牛丽去拿货。

    我说道:“他们在哪。”

    陈逊说:“开车往南城的方向。”

    我说:“你现在在哪,快带人下来。我在外面马路。”

    陈逊说就到。

    一会儿后,他们开车过来了。

    我上了车。

    陈逊拿着手机给我看。

    地图上显示,洪武的车子开着往南城的方向。

    我说:“走吧。”

    我们开车往南城。

    陈逊说:“洪武的赌摊被砸了后,今天没敢去开摊了,和那叫牛丽的一直抱怨,牛丽跟着他去拿货。”

    我说:“去哪里拿货。”

    陈逊说:“他和上面的联系,那边的人说把货放进南城榕树小区门口大榕树边停车场上的一辆废旧面包车里。”

    我说:“那他怎么给上面的上家钱啊。”

    陈逊说:“银行转帐。银。”

    我说:“现在交货都不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啊,风险大了,这帮人,真是太狡猾啊。”

    陈逊说:“我们要不要先报警?或者是我们直接自己抓了他们。”

    我说:“我们抓就没前途了,让jing cha抓,那样他们才死的惨啊,让jing cha把他们这条贩毒的链子都挖出来,整死他们。”

    陈逊说好。

    我们到了榕树小区的大门口远处。

    就停着了。

    榕树小区门口,有个广场,一边是停车场,停着不少车,广场很多大妈在跳广场舞,热闹非凡,还有不少的小朋友在玩着。

    停车场大榕树边,果然有一辆银色的废旧面包车。

    远远就看到了。

    陈逊让人弄了一张dian hua卡来,报警了,说明了情况。

    不用自己的手机,因为怕惹来麻烦,到时候jing cha还要找来,说要录口供什么的。

    除了我和陈逊所在的这车上,其余的车,陈逊让他们停在了附近的街道。

    陈逊给我看了追踪器。

    那辆我们追踪的洪武的车,离我们并不远。他们居然还没到。

    陈逊开着jian ting器,只听到洪武车里放歌的声音。

    他们在绕着,一会儿后,终于过来到了。

    到了这条街,他慢悠悠开着,他这时候,应该是警惕的看着四周。

    我问道:“妈的,也没看到jing cha啊,jing cha到底来了没有啊。”

    陈逊说道:“jing cha不会那么傻,直接围着那车的吧。”

    我前后左右看着:“可我也没看到任何一部警车啊。”

    陈逊说道:“我也不懂。”

    而那辆洪武的车,到了榕树边停车场停下了,可他并没有下车,警惕的他,开走了。

    我奇怪了:“这家伙不要货了?去哪了。”

    陈逊说道:“他可能在看四周的环境。”

    洪武开着车,往街道尾而去,然后穿过小路,回到了开始开进来的那里,接着,他又开了回来。

    停好车后,他却没有直接下车。

    过了大约十分钟左右,洪武下车了,警惕的看着四周。

    我们在远处,他没有看,看的都是离他近的那些车和人。

    一会儿后,他走到了面包车旁,看着四周。

    我说道:“这家伙那么多手下,却还要自己来拿货啊。”

    陈逊说:“手下并不一定能信得过,搞这个,有时候,还是需要自己做,更加的保险。”

    我说:“也是,万一手下鲁莽,一旦被抓,供出了他,他也逃脱不了罪责。”

    陈逊说:“搞这个风险太大了,而且对社会危害很大。我们乡镇那里,好多年轻孩子,不学好,仗着独生子女,就走上这些道路,整天跟着不三不四的人,嗨啊,喝酒啊,吸毒啊,最终都是一条不归路。”

    我说:“就该全抓了去关着了,该杀的杀。这帮社会的渣滓。”

    洪武打开了废旧面包车的车门,然后拿了一袋黑色的东西,回去上了车。

    我们却没有看到任何一个jing cha来。

    都搞什么鬼啊!

    我说:“你报警了,却没有一个jing cha来?这还,还不当一回事了都?”

    陈逊说:“对呢,难道真的不出警了吗。”

    我说:“那怎么办。”

    陈逊说:“要不要我们自己堵着了他,然后给他拍shi pin,拿证据,给jing cha处理了他。”

    我说:“可以吗。”

    陈逊说:“可以吧。”

    我说:“好吧。”

    陈逊准备打dian hua通知人的时候,看到洪武又下车了。

    陈逊停止了拨打dian hua。

    洪武下车后,又去了面包车上,然后打开了车门,这次,拿了一个xiang zi。

    陈逊说道:“这才是真正的毒品!刚才那袋子不是!”

    我说:“你怎么知道。”

    陈逊说:“首先拿的那袋子,是假的,如果回来了车上,有jing cha的话,jing cha马上出现,然后抓了他,却搜出来的他拿着的袋子,不是毒品,那他屁事没有。而就算jing cha说那面包车上有毒品,可他没拿,那也不是他的车,他可以直接逃脱干系。以前就听过贩毒的人经常玩的这招。”

    我说:“确实够狡猾的啊。”

    洪武拿回了这xiang zi后,塞进了车里,然后急忙的开车走了。

    我说:“靠,没jing cha!”

    陈逊说:“我通知兄弟们跟上去,堵了他。”

    刚说完,之间一辆驾校的用来学车kao shi的那种长货车,突然从路边停车场驶出来,拦住了洪武的车子前行的道路。

    洪武一下子马上感觉到可能是被人堵了。

    当即刹车倒挡想要掉头跑了。

    四辆越野车飞速从我们后面开上去,一下子包围了正在倒车的洪武。

    洪武的车子,被四面夹着,动也动不了了。

    接着,四辆越野车上,下来一群人,全都拿着shou qiang,指着洪武的车,叫他赶紧下车!

    陈逊说:“原来,jing cha早就埋伏好了。”

    我说:“还以为他们不出警。”

    陈逊说:“jing cha远比我们聪明,比毒贩更加的狡猾啊。他们一定安排了人,在那边,或者在楼顶,都有人看着了。”

    我说:“好事。”

    jing cha包围了洪武的车后,用车子当掩体,马上叫着叫车上的人开车门举双手,接受检查。

    他们担心的是,毒贩手中也有枪,如果贸然去砸开打开车门,被车上的毒贩攻击的话,那就成了活靶子了。

    jing cha再喊了一遍,说不下来就采取强攻了。

    然后,洪武还是不下车,和jing cha对峙着,我和陈逊听到的,是他在车上大口呼吸吭哧吭哧的声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