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56章 砸了赌摊
    攻下沙镇的日期,又是遥遥无期了。

    黑珍珠发展迅速,摩天轮开张了,饭店也开张了,她让人管理,招的都是以前被遣散了的人回来。

    改了个名字。

    一开业,生意就特别好,又是络绎不绝。

    她头脑真的好使,也很会办事。

    开张的时候,她也不叫我们。

    不过当晚,她找了我,过去和她喝两杯,聊聊生意的事。

    我去了。

    因为我也想和她聊聊这次攻沙镇失败的事。

    在珍珠酒店的高档西餐厅里。

    她在喝着红酒,欣赏着摩天轮的夜里景色。

    这角落,因为多了这个建筑,而变得更加的美丽了。

    我坐下来后,拿起红酒,自己倒了一杯,她看看我,说道:“欢迎。”

    我和她碰杯:“恭喜开张。”

    黑珍珠说道:“谢谢。”

    我拿出了一个红包,红包里塞的是八千八百八十八块八,给她:“这是彩姐吩咐我带给你的。”

    黑珍珠说道:“这是我们一起合作的饭店,为什么要给我红包。”

    我说:“实际上你才是真正的老板娘。”

    黑珍珠说:“那这份祝福的红包,我就不客气了。”

    我说:“嗯。”

    黑珍珠问我想吃什么,我看着面前的一桌吃的,说:“吃完这些都了不起了。”

    黑珍珠做了个请的手势。

    我拿起刀叉。

    吃。

    餐厅里放着很舒缓的音乐,让人心里很舒服。

    我说道:“你叫我过来,谈什么啊。”

    黑珍珠说:“只是告诉你一声,开张了。”

    我说:“就这样子啊。”

    黑珍珠说:“是就这样子。”

    我说:“没其他了啊。”

    黑珍珠说:“你以为有什么呢。”

    我说:“好吧,只要没有你和别的男人在我面前秀恩爱,我还是很喜欢来和你喝酒吃饭的。”

    黑珍珠说:“秀不秀是我个人的事。”

    我说:“好了,今天我没兴趣和你吵架。我想找你问点事。”

    黑珍珠说:“我今天心情好,也不会想和你吵架。”

    我说:“前几天,我们合作,西城帮,环城帮,去打黑衣帮,结果反被他们设了陷阱,被打了个惨败。”

    黑珍珠说:“我已经知道了这个事。”

    我说:“呵呵,是不是觉得我们很蠢。”

    黑珍珠说:“你们不是蠢,你们太轻敌。”

    我说:“好吧,这点我承认。”

    黑珍珠问:“你跟我说这个,是想让我帮你?”

    我说:“想让你帮,这个不敢,即使是叫你帮忙,我看你也未必愿意。我就问你,能不能有什么好意见的。”

    黑珍珠说:“没有。”

    我说:“好吧,就当我没说。”

    顿了顿,我说:“唉,我求你了,就算不出面帮我们,也给我一点意见可以吗。”

    黑珍珠说:“没有意见。”

    我说:“你那么小气干嘛,指条明路都不行?”

    黑珍珠说:“你们已经错过了最佳时机,还能怎么样。”

    我说:“好吧,那是没办法了是吧。”

    黑珍珠说:“等待。”

    我说:“只能这样了。”

    黑珍珠之前就劝过我们,不要大意轻敌,结果,还是大意轻敌了。

    而且,她也曾经说过,如果打的话,让她去看热闹,结果,我却没有叫她,才导致了这样子,如果她去,可能结果就会不一样。

    黑珍珠说:“我想给你们一个劝告。”

    我问:“什么呢。”

    黑珍珠说:“最好让环城帮撤出了沙镇,放弃了沙镇。”

    我说:“怎么可能,撤出了那里,他们好不容易打下了那里一半,你以为他们愿意吗。”

    黑珍珠说:“不愿意的话,就加强防守,黑衣帮赢了你们这次,一定想着把沙镇完全收复回去。”

    我说:“好吧,我会和他们环城帮的人说的。”

    我手机响了起来。

    我接了。

    是陈逊。

    陈逊说,手下又跟到了洪武的车子,现在他们就在洪武车子的附近,洪武在火车站那边,他们想在洪武车上放置一个追踪定位qie ting器,可是洪武没下车,所以他们想声东击西,就是直接带人抄了洪武在火车站小巷子里的赌摊,洪武过去看的时候,再在他车上安装追踪qie ting器。

    我一听,来了精神,说:“妈的,顺便打他一顿给我出气。”

    上次因为薛羽眉叫过去打群架,所以没完成。

    陈逊说好。

    我说:“你拉多少人过去啊。”

    陈逊说:“四五十个。”

    我说:“我也去看热闹。”

    陈逊说等我。

    我挂了dian hua,对黑珍珠说:“我去办点事。谢谢你的招待。饭店和酒店的生意的事,就辛苦你了。”

    黑珍珠说道:“哦。”

    我说:“哦一个字,简洁潇洒。那就不辛苦吧。”

    黑珍珠说:“我新男朋友要来了,你早点离开,不然刺痛你的玻璃心。”

    我说:“放心,以后叫我说你一句,不是一句,半句我都懒得说。”

    黑珍珠邪魅一笑。

    我站起来,离开了。

    去和陈逊会和了,路上,他和我说了等下的计划。

    洪武在车上,玩着手机,而我们的两个人跟踪,看着。

    打算一会儿,让人进去假装赌钱,然后输了几百,骂他们出老千,然后他们一定会打人,马上出来,假装叫人进去,揍了他们,先进去几个,当他们二十几人围着我们的几个人打的时候,洪武知道了发生什么,一定会过来,到时候,大队人马再进去,揍他们这群骗子个半死不活,而守着洪武的车子旁边的,马上撬开他车门,在他车上偷偷安装了追踪qie ting器,方便追踪,等到他下次和牛丽交易的时候,直接报警抓了。

    到了火车站那边。

    火车站,从来都是鱼龙混杂的地方。

    这里的人,南来北往,大江南北,有真正做生意的,有骗人为生的,有拉客的,拉皮条的,住宿的。

    总之,住宿,千万最好不要住这附近小旅馆,出事率最高,更别相信在这里遇到的什么艳遇的,被宰被坑没商量。

    陈逊指着火车站左侧的一个巷子口坐着的几个抽烟的毛头小子,说:“这些都是放哨的。”

    我说:“洪武也算是个混混老大吧。”

    安排好了计划,就开始了。

    陈逊先安排人进去赌钱。

    在这几个小巷子的最中间位置,赌摊在一个小卖部的篷布下,围了五六十个人,围着的十几个,起码都是他们的人,都是骗子,其余的,是赌客,还有路过看热闹的。

    我们的人过去后,假装看了一会儿热闹,就xia zhu了。

    xia zhu输了几百块,就开始大骂他们一群人说他们出千。

    然后翻起赌摊桌子,这帮他们的人可骂道:“你玩就玩,不玩滚蛋,xia zhu都是你乐意的,谁出千了。”

    我们的人闹了几句,然后,双方厮打起来,我们的人假装打不过马上逃了。

    然后,十分钟后,我们的人在那个被打的人带领下,从巷子口进去,放哨的立马警觉,通知了他们的所有人。

    我们的人进去的也一共才五个人。

    他们自然不放在眼里。

    进去后,双方马上闹了起来。

    洪武果然进去了巷子里,看怎么个情况。

    陈逊安排好的人,马上上他车,放置了追踪器。

    速度很快,两分钟的时间。巷子里,那群骗子仗着自己人多势众,开始对我们的五个人推搡起来。

    接着,双方爆发斗殴。

    他们本身就藏着刀,从那简陋小卖部,抽出了西瓜刀,kan dao,对着我们的人就砍,我们的人急忙的假装打不过逃跑。

    他们也就跟着追出来。

    陈逊说道:“今天就砸了这害人的摊!”

    下令所有人进去干掉他们。

    等待着的手下们,从小巷子的各个口子进去。

    追着我们五个人打的那群混混骗子,完全没料到突然有那么多帮手从各个地方出来,而且手持伸缩棍,但他们也只是吃惊,还不害怕,虽然他们看自己人都少了,但毕竟手上有刀,从过来就开始和我们的人干架。

    结果。

    没到三分钟,全部趴下。

    没一个站着的。

    洪武立马的逃。

    哪里还能让你逃。

    手下们围着了他,打了他一个半死不活,接着把那个小卖部和赌摊,全部砸了,然后马上的赶紧撤。

    等回到了车上,我们马上离开了。

    我说道:“干得非常漂亮,不过我担心的是,别把他打死了。还要抓牛丽呢。”

    陈逊说:“没那么容易死。”

    我说:“爽啊。可惜啊,我不能亲自参加,我真想去狠狠踢他几脚揍他一顿,心里这口恶气才出了。”

    陈逊说:“兄弟们这段时间都没事干了,闲着慌。”

    我说:“唉,没办法啊。”

    陈逊说:“白拿着钱,不干活也不是。黑珍珠她做的饭店,酒店,都不需要我们帮忙看了。”

    我说:“她不需要。我看,你和彩姐商量一下,让她投资做一些什么事,你们才不会闲着。当然是要做正经的生意,然后呢,你们都能派上用场,不过呢,让四联帮的知道,他们又来捣乱,真是麻烦。”

    陈逊说:“偷偷的搞。”

    我说:“想不让别人知道,也很难啊。你和彩姐商量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