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55章 遥遥无期的fù chóu
    薛羽眉看着这一场惨败,颤抖着,问:“然后呢,要怎么做。”

    龙王说道:“安排受伤的人回到你们的地盘里,请来外面的开诊所开药店的医生,给他们治伤。”

    薛羽眉说道:“对不起,对不起你们。”

    龙王说:“这话将来再说,你先过去,安排好床位什么的,通知所有受伤的人都去那边去接受治疗。我也拉我们的人过去。让陈逊也过去,受伤的都过去,不受伤的让他们各自先散了,不然jing cha来了大家麻烦。”

    薛羽眉急忙去办了。

    我上了龙王的车。

    龙王一边开车,一边叹气。

    我说:“唉,假使她听你的,就不会落下这惨败了。”

    龙王说:“她还是太嫩了啊,打仗,不是过家家,不用头脑,是不行的。不论是古代,还是现代,打仗都需要注重战术和阵法,还要有严明的纪律。而到了现在,哪怕是帮派的群殴,很多人都说,不就是你一拳我一脚,拿刀拿棍乱砍,谁人多胆子大就能赢了。这是非常错误的。有空看看孙子兵法,那些古代冷兵器时代对阵法的研究和战术,都让人叹为观止。”

    我说:“其实我一开始也觉得直接冲过去就赢了呵呵。”

    龙王说:“我也想过这点,打仗是需要速战速决,不能贻误战机,可是,更需要精心的准备,宁愿是不打,也不要盲目的博取失败。而在我们去打群架的时候,都是需要有临场的指挥。打群架和打仗一样,讲究战术战略,战略是大的方向,战术就是临场指挥,需要对各带头的将领吩咐清楚,让他们带着自己的人各司其职,有人负责攻击,有人负责防御,有人负责抢救,需要互相的配合。”

    我说:“唉,可现在说这个,已经没用了。”

    龙王能从大小战役中,吸取教训,然后常胜,的确是有他的一套的。

    成功只会留给有准备的人。

    我问:“现在我们该做的是什么。”

    龙王说:“先救治受伤的,去看望他们,安慰他们。”

    我说:“好,我让陈逊去做。然后呢。”

    龙王说:“请吃饭。”

    我问:“请吃饭?请谁吃饭啊。”

    龙王说道:“请打架打输的他们,安抚好他们的情绪,让他们感动,下次打才更加死命的付出。”

    我说:“这很好。”

    接着,薛羽眉安排好了,受伤的伤员都去救治。

    基本都是龙王的人,因为他的人在最后面,刚好是被突然攻击的对象。

    而陈逊的人也伤了几个,薛羽眉的人基本毫发无损,不过,士气大降。

    好在,没有人严重受伤。

    实际上,黑衣帮虽然打赢,但在追打的那时候,看到有人倒下,他们基本直接跨过去追前面的人,因为集合起来的人实在太多了,他们不追赶打散,怕我们的所有人集合起来杀回来。

    所以倒地的,也没受到太大的伤。

    而在他们追着我们的人都散了后,回来想要对倒地的我们的人进行二次伤害,可那时,龙王让手下把警车引过来,他们跑了。

    不幸中的万幸。

    薛羽眉备下了酒席,让我们一起去吃饭。

    本来都没心情去吃,但龙王说,去了才行,不然薛羽眉心里不好受。

    大家落座后,薛羽眉就对此事,发表道歉。

    我们当然违心的说没事没事。

    妈的,假如一开始她听龙王的,自然不会惨败。

    龙王说,也没发生太大的伤亡,都不要记挂在心上。

    薛羽眉说,下次如果有这个好机会,希望龙王出来安排好,再攻。

    龙王说这是个意外而已,可能是事前,我们已经走漏了风声。

    薛羽眉说道:“线人回复了,我们在集合的时候,他们的人在酒店发现了我们这边的异样,然后让他们的人都准备好了。霸王龙快速的反应,安排好了战略部署。我们集合的时候,不应该这样大张旗鼓的。这些错,都怪我。”

    我说:“你也别自责了,我们大家都有各自的责任,如果有下次,我觉得,还是刚才你那句,让龙王来好好安排,部署战略。”

    薛羽眉点头。

    大家喝了一人几杯酒,就各自回去了。

    薛羽眉却拉住了我,说和我聊几句,我让陈逊他们先回去了。

    我留了下来。

    薛羽眉带着我上去了她的办公室,办公室旁边,是她的房间,房间是有落地窗,窗外有阳台。

    她在冰箱里拿了一些啤酒和吃的,和我坐在了阳台上。

    我打开了啤酒,自己喝了一口,看着城市的夜景,看着对面的几个高耸的酒店。

    多么的美丽,但想到那就是霸王龙控制的,黑衣帮的地盘,怎么想都不舒服了。

    我看了看薛羽眉,她也看着那边入神。

    我说道:“别想太多了,心里不好受吧。”

    薛羽眉说:“还真的以为,过了今晚,那边就是我们的了。”

    我说:“呵呵,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我们都努力,还不成功,那也是天意。”

    薛羽眉摇着头说:“这都怪我,心太急了。”

    我说:“别自责了。”

    薛羽眉说:“我担心你们不再信任我。”

    我说:“不会的,但,我们肯定不信任你的指挥作战能力了。但你一个女流之辈,做到这样,已经很不错了,别对自己太苛刻了。”

    薛羽眉捏着自己的太阳穴,说:“为了打败他们,我这些天,想得太多,觉都睡不好。结果却换来了一场大失败。”

    我说:“这不没什么事嘛。呵呵。”

    她说:“你可以坐过来这边吗。”

    我问:“干嘛呢。”

    她说:“你坐过来。”

    好吧,我坐了过去,坐在她的身旁。

    薛羽眉抱住了我,把头靠在我胸膛。

    我说道:“别这样。我们都是有老婆的人。”

    似乎说错了,我纠正,“我们都是有对象的人,别这样。”

    她不说话,把头埋进我胸膛,动了动。

    我说道:“好吧,我没什么,但你的手下如果看到了,让他们告诉了维斯,那,你以后可就麻烦了。”

    薛羽眉还是死死抱着我,我推不开她,任由她抱着我吧。

    她在抽泣,没有声音的抽泣。

    我看着她,这么可怜,也就,随她了。

    一会儿后,我感觉到,我胸膛的衣服湿了,她哭的很凄惨。

    虽然没有声音,但绝对很伤心。

    又过了一会儿,她停住了,然后坐直,擦了擦眼泪,说:“谢谢,我心情好多了。”

    我安慰她道:“不要这么脆弱啊,而且,你也不要哭泣,这不还没事呢。”

    她说道:“一会我给你拿二十万,你给陈逊十万,给龙王十万,让他们安抚一下手下们。说我对不住他们。”

    我说:“不需要了吧,你这太客气了,我们反而不好意思呢。我不拿。”

    薛羽眉说:“这又不是给你的,是安慰手下们的。他们受伤的,受惊的,我心里愧对他们。”

    为了让薛羽眉自己也好过,好吧,我接受了。

    我说道:“没人能随便成功,成功都是很难的,别太在意这一次的失败。”

    薛羽眉说:“我想到了遥遥无期的报仇,我什么时候才能为家人报仇,想到无字碑,我心里就堵。”

    我说:“会有那么一天的,你要相信自己,也相信我们。”

    薛羽眉说:“事情发展成这样,我不知道下一步,怎么对付霸王龙了。”

    我说:“总会有机会的,慢慢等,等到他们露出破绽,再对付他们。”

    薛羽眉说:“这就是我等了那么久,最好的机会了,已经失去了,不会再有了。”

    我说:“我觉得,你可以慢慢观察,然后找出他们另外的破绽,想出别的对付他们的办法。”

    薛羽眉摇了摇头。

    我的手机响了,是梁语文的,问我怎么还没回去,我说就回去了。

    然后挂了dian hua。

    薛羽眉问:“女朋友。”

    我点了点头。

    薛羽眉苦楚一笑,说:“这真好。”

    我说:“我们,都会有我们各自的生活,各自的ai ren,各自的幸福的。”

    薛羽眉说:“是吧。会的吧。”

    我说:“会的。那,我先回去了,你也别想太多了,早点休息。”

    她端起啤酒,喝完了,然后说:“我不送了。”

    我说:“好的,再见。”

    我自己出来,下楼,回去了。

    下楼后,看着楼上的那个阳台,心想,她该不会想不开跳楼吧。

    我是多想了,如果真有那么脆弱,就不是薛羽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