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53章 余情未了庇护旧爱
    我对黑珍珠说道:“天天都和不同的男人厮混,算不算堕落。”

    黑珍珠说道:“这是我享受生活的一种方式。你们男人可以和不同的女人享受生活,难道,我就不可以。”

    我说:“你这天天晚上,夜夜笙歌,纵情欢场,呵呵,真够享受的。”

    黑珍珠说:“女人就非要安分守己?就要接受命运安排?就不能率性而为?我是我,别人是别人,每个人,都是享乐主义者,我也不例外,或许,你们会用社会道德观来束缚我,可我不会受到你们的束缚。”

    我说:“我要挑选结婚对象,我绝对不会挑你这样的。”

    黑珍珠说:“我也可以婚后做个贤内助,做好一个妻子该做的事。”

    我说:“你觉得人家会相信吗。你婚前生活那么乱,婚后就能守住自己?能把心收住?”

    黑珍珠说:“信不信在你。做不做在我。不要对我指手画脚,你没资格,我也讨厌。赶紧滚出我办公室。”

    我盯着她。

    她用ying yu跟外国男人说了几句。

    外国男人站了起来,然后用蹩脚的普通话说道:“滚出去。”

    然后他走过来。

    我看他真的动手不。

    没想到他过来就一拳打过来,毫不手软,我急忙一退后,然后说:“黑珍珠你记着!”

    黑珍珠说道:“想报仇,随时奉陪。”

    我开门出来后,外国男人用力把门关上了。

    好嚣张。

    看在我打不过你的份上,放了你这次。

    陈逊查到了那个男人的资料。

    洪武,车子是他自己的名字,这家伙,三次坐牢了,三进宫。第一次,少年打架斗殴,第二次,开赌,第三次,还是斗殴。

    开了个小赌场,然后拉拢了一批人,大概二十个人这样,在火车站附近四通八达的小巷子里开赌,小巷子口都安排人看着,有可疑人物进来,马上散赌。

    路过的路人经不起you huo,去看他们打牌的,心痒跟着赌的,基本全被骗完。

    因为,那些赌着的人,基本上都是他安排的人。

    然后,还做一些毒品生意,卖摇头丸粉这些。

    对我们来说,这帮人不过是一群不入流的街头小混混。

    但是现在,不对付他不行,因为他要弄死我。

    是韦娜想让他来撞死我。

    上班的时候,我直接去找了贺芷灵。

    在贺芷灵的办公室,贺芷灵心不在焉的看看我,然后看着手头上的文件。

    我说道:“表姐,我找你有事。”

    贺芷灵说:“我先问你一点事。”

    我问道:“什么事啊。”

    贺芷灵说道:“前天,你们在校场监区门口,为什么打架。”

    我说:“你都知道了啊。”

    贺芷灵说:“所有的人都知道,只不过没出事,没人去管。你看如果出事了,你们会怎么样。”

    我说:“既然你都知道,那为什么打架的原因,我觉得你也知道的。”

    贺芷灵说:“我想听你说。我想知道,监区吵架是有原因的,但你也带着你们的人去打架,而不是劝架,是什么意思。”

    我说道:“说到这个我就来气。表姐,当时,首先呢,她们两个监区为了一点卫生问题,吵架,升级为斗殴,群殴,我过去见到后,就想着让她们停手都散了。我就过去跟韦娜,监区长韦娜说了,结果她却不理,说忍了监区好久了,今天就必须要干掉监区。我也真是无语。然后,早有准备的监区明显占了上风,过去把监区的人打得屁滚尿流,我劝不下来,而且监区的人打人就打了,还不饶人了,我直接拉着我们的人进去帮了监区打监区的人。最后才迫使她们住手了。”

    贺芷灵说:“听你这么说,你还有功劳了。”

    我说:“我不是说我在邀功。是韦娜真是让我恼火。她这人,唉,不想说了。”

    贺芷灵说:“她这人怎么。”

    我说:“据我所知,她让牛丽,弄到粉这些东西,卖给监区的女囚。”

    贺芷灵问:“你怎么知道。”

    我告诉了她我为什么知道,以及告诉了她韦娜想要弄死我。

    贺芷灵说:“胆子真大。”

    我说:“何止胆子大。”

    贺芷灵说:“你去弄证据来。”

    我说:“我在找啊,但有点难度,因为她让牛丽去搞的。”

    贺芷灵说:“那就抓了牛丽交易毒品的现行。让她供出韦娜。”

    我说道:“这,也有点难度啊。”

    贺芷灵说:“交给你了。”

    我说:“我也不是jing cha,我怕我做不好。”

    贺芷灵说:“那你来找我废话干什么。”

    我说:“我不是想让你帮忙想个办法吗。”

    其实,我已经有了对付韦娜的好办法了,既然她都疯狂了,我何必还和韦娜客气。

    贺芷灵说道:“我没有办法。”

    我说:“你认识那么多jing cha,还有高层的,司法的,公安的,你说你没办法。”

    贺芷灵说:“我是没办法。”

    我说:“你什么意思啊,你是不是怕麻烦啊。”

    贺芷灵说:“是,我就怕麻烦。”

    我说:“那你就能任由坏人为所欲为吗。他们还要杀了我呢。”

    贺芷灵说:“那你说吧,我该怎么做。”

    我说:“你让你jing cha的亲戚朋友帮忙,查她们。”

    贺芷灵说:“没有证据,打草惊蛇。没有证据,抓到也没用。”

    我说:“这要搞出证据,确实很难,而且可能需要不短的时间。我有一个办法,直接让韦娜完蛋。”

    贺芷灵说:“什么办法。”

    我说:“你还记得那shi pin吗。之前,文涛让她来整死我的那shi pin。我们把shi pin交给警方,呵呵,他们完蛋了!不是,是她完蛋了。”

    贺芷灵说:“文涛也一起完蛋了。”

    我说:“唉,是的,没办法,文涛也是要完蛋的。不过,这不正合你意了吗?你不一直想要文涛完蛋吗。”

    贺芷灵说:“不行。”

    我绷着脸,说:“为什么不行!之前你不是口口声声说要干掉文涛,现在说不行?该不是,你又和他在一起,你们又藕断丝连,狗男女又搞到一块去了吧。”

    想到她和文涛会和好,我莫名的暴躁。

    贺芷灵抓着杯子直接朝我脸上砸过来,我一低头,杯子砸在墙上,碎了一地。

    她伸手要抓住能砸的东西要砸过来,我急忙说道:“表姐你消消气,我,我这嘴快,对不起啊,你别生气。我是担心你被他骗了啊!他不是什么好东西啊!”

    贺芷灵说:“你给我滚出去!”

    我看着她:“表姐你听我说。”

    贺芷灵骂:“滚!”

    好吧,我耷拉着头,滚出去了。

    在门口,我点了一支烟,我等她心情平静一些,再进去。

    抽完了一支烟,我推门进去了。

    她正在打扫地上的碎玻璃,一看到我进去,她说道:“滚!”

    我说:“表姐,你听我说完。我,我其实是担心你的。”

    我抢过了她手中的扫把,帮她打扫。

    贺芷灵说道:“别说了,我不同意。”

    我停住了手上的打扫动作,看着她问:“为什么。”

    贺芷灵说道:“你对付韦娜可以,但不要把文涛一起拉进去。”

    我说:“那没办法啊,当时是文涛让韦娜来害我的,那段shi pin要是搞上去,肯定是整死两人的。”

    贺芷灵说:“不行。你想别的办法。”

    我说:“为什么啊!你是不是余情未了,还庇护着你旧爱啊。”

    贺芷灵说:“我为什么要庇护这人渣。”

    我说:“那你这样子什么意思嘛。让我直接整死了他们两,多好。唉,当时说整死康云,你不同意,可让她把我害惨了这个强大敌人。现在你又保护这个,你这不是搞反了嘛。”

    贺芷灵说道:“文涛的妈妈这段时间重病了,文涛在照顾她,可能过不了手术这一关了。如果你把文涛整死,她妈妈一定受不了。”

    我说:“她妈妈关你什么事呢。”

    贺芷灵说:“文涛和他父亲虽然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可她妈妈对我很好。”

    我说:“那,那难道是等他妈妈死了我再整文涛吗。”

    贺芷灵骂我:“不许说这样的话!他妈妈是个好人!”

    我说:“好吧。唉。这,这都什么跟什么嘛。”

    贺芷灵说:“你另外想其他的办法。”

    我说:“我有办法我还来找你呢。最多我找证据,也就是找到牛丽和那洪武交易毒品的证据,可想要把韦娜拉下来,那很难,狡猾的老狐狸,她怎么会承认是她干的呢。”

    贺芷灵说:“她找人撞你,你难道不会找人撞死她吗。”

    我说:“我就是怕有一天被查出来嘛。所以才想着最好通过正规途径的手段解决她。”

    贺芷灵说:“你不能把文涛一起整死了。”

    我说:“好了我知道了,我想其他的办法,可以了吗。”

    我心想,实际上,贺芷灵虽然恨文涛,但要她整死文涛,她亲自动手却是下不了手的。

    那只能算了,我另外想办法了。

    我要出去的时候,贺芷灵指着我:“把地扫干净了再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