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52章 堕落私生活
    男人对韦娜说道:“我也想过很多个办法,可实在都很难。”

    韦娜说:“我帮你想好了。”

    男人说:“什么办法。”

    韦娜说:“你让人开车来监狱门口等着,这小子一出来监狱门口,走出去,你让他从身后开车,直接撞死他!”

    男人说:“谁愿意干啊!撞死了他,谋杀啊,会被抓去判死刑。没人愿意干。我也不做。”

    韦娜骂道:“你怎么那么愚蠢,蠢到家了!”

    男人说:“那不是这样子吗。”

    韦娜说:“撞死了他后,打dian hua报警,说自己不小心把油门当刹车踩,最多赔二三十万,怎么可能会被抓。你要是说你自己要撞死他,那不抓你去判死刑留你做什么。你说不小心撞的,那不是故意谋杀,赔钱我来赔!”

    韦娜,好狠啊。

    脑子真好用啊,这样的办法,都让她想出来了。

    真是个好办法。

    当我走出监狱,走向公交站,后面一辆轿车飞驰过来,把我撞飞,当场撞死。

    死了后,司机下车报警,说不小心油门当刹车踩,撞死了人。

    那么,最多赔几十万,而我,就彻底从这世界上不见了。

    男人说:“好办法!”

    韦娜说:“最好你亲自做,别找人。”

    男人说:“好,我研究研究一下。”

    韦娜说:“你研究什么,用什么研究的。你在我们下班的时间,就来等监狱门口,见到他出来,直接开车撞死他就是了!还要研究什么。我很急。这小子是我的眼中钉,他在世上一天,我一天都不好过。”

    男人说:“好。我知道了。”

    韦娜说:“这两天,一定先把货给了牛丽。”

    男人说好。

    韦娜说:“还有,赶紧,要赶紧下手,干掉他!”

    男人说:“我知道了别催。”

    韦娜说:“你下车,我走了。有什么dian hua联系牛丽。”

    男人下了车。

    韦娜开车走了。

    这女的,干的事,如此的阴毒龌龊。

    找人干掉我,在监区里卖毒。

    我要找到她贩毒的证据,干掉她。

    我记下了那男人开的车的车牌号。

    韦娜开车到了一个小区门口,然后停好车,下车,按了锁车键,我担心她下车后,要这玩具枪。

    但好在她没拿。不然肯定发现我。

    下车后,她走进了小区里面。

    看到她身影消失,我急忙开了车门下车出去。

    外面锁了车,从里面是可以开的。

    下车后关上了车门。

    疾走离开了。

    打的回去了后街。

    我找了陈逊,让陈逊去查一下那福特轿车那车牌的人。

    陈逊过来,跟我聊了一下,然后让手下人去查。

    然后,他跟我说:“饭店有人接手了。”

    我说:“谁去接?”

    陈逊说:“我们都跑路了,那饭店的房东,联系不到我们的人,就直接贴公告出租,有人就去拿下了。”

    我说:“我靠,合同都没到期,就转租出去,太什么了吧。”

    陈逊说:“那也没办法,彩姐现在难道还能去要回来吗。彩姐一旦露面,jing cha已经跟房东说好了,如果老板找她,马上报警,房东报警,jing cha马上带走彩姐去查。”

    我说:“可他们没证据彩姐是老板娘。”

    陈逊说:“那也麻烦。”

    我说:“这倒是。”

    黑珍珠还说她自己去盘下来啊,她干嘛了呢,这几天都不见人,也不去把饭店弄下来,会是谁把饭店盘走了。

    该不是,四联帮的林斌吧。

    我说道:“好吧,我去找一找黑珍珠聊聊,她说的要把饭店盘下来,然后把之前的员工拉回去,却没了后面,搞什么呢。”

    我再次去找黑珍珠。

    好吧,打她dian hua,还是打不通。

    我又去了珍珠酒店。

    珍珠酒店,上去的电梯,从那观光电梯玻璃外,看到,东趣酒吧和羽眉美容店开门了。

    电梯到了那一层,我去黑珍珠所在的办公室敲门。

    如果我和黑珍珠不熟,我是上不了这里来的,但很多fu wu员前台都知道我和黑珍珠是朋友,所以,她们放我上来。

    而且,她们往往也不知道她们神出鬼没的老板娘黑珍珠到底在不在办公室。

    我敲门,意外的是,门开了。

    开门的就是黑珍珠。

    一进去,我就抱怨:“你怎么回事,dian hua也联系不上,也不见我。我找你有急事啊。”

    黑珍珠坐在办公椅上,微闭双目,听着歌,一言不发。

    不懂她从哪里弄来一个黑胶唱片的那种播放机,然后放着李香兰。

    音质是十分的好。

    不过她有心情欣赏,我可没心情听。

    我说道:“你心情真好。不过,如果我告诉了你一些事,你心情肯定不好了。”

    黑珍珠说:“不管你告诉我什么,我都会好。”

    我说:“是吗。”

    黑珍珠说:“这音乐不好听吗。”

    我说:“好听,音质十分好,可是我没心情享受。”

    黑珍珠说:“听起来很烦躁,烦躁什么。”

    我说:“饭店被人弄走了,你还有心情听歌。不知道是不是四联帮的人拿去了。”

    黑珍珠哦了一声,然后又不说话。

    我说道:“你该不会是不管不顾了吧,你之前还说,和我们一起搞连锁呢。”

    黑珍珠说:“是我让人拿下来的。”

    我说:“啊?是你啊。你早说啊。害我一直担心。你知道吗,林斌那家伙,四联帮的老大,我都见他去饭店门口那里看了。”

    黑珍珠说:“他以为是你们重新来开业吧。”

    我说:“话说,你们怎么租下来的。”

    黑珍珠说:“跟房东租的,说如果你们找来,我愿意付钱赔偿。接下来,我把那些厨师招回来,就可以开业了。”

    我说:“你要小心,里面可能有些人,是四联帮买通了的。”

    黑珍珠说:“放心吧,四联帮干嘛来对付我呢,他们知道不是你们开的,就不会来找茬了。”

    我说:“那如果万一他看上了那饭店,盯着了。就非要搞呢。”

    黑珍珠说:“你怎么问题都那么多。我说不会就不会。”

    我说:“如果会呢。”

    黑珍珠说:“他如果让我的饭店倒了,我就让他的倒了,你不是说他有个。”

    我说:“嗯,是。”

    黑珍珠说:“给你看一样东西。你这几天没有留意吧。”

    我说:“看什么呢。”

    她走到窗边,把落地的窗帘一拉开,落地窗对面,看到的是,摩天轮。

    开着灯,七彩梦幻亮光的摩天轮。

    我惊叹:“已经建好了啊!”

    我走过去了。

    站在窗口前,摩天轮真的建好了。

    美轮美奂。

    在夜空中,闪烁着最耀眼的光芒。

    黑珍珠说:“已经开业了。”

    我说:“你这开业也不通知我啊。”

    黑珍珠说:“不搞仪式,开了就开,通知你们,我可不想引火烧身。你们自己的麻烦还少吗。”

    我说:“好吧,也对。这玩意能赚钱吧。”

    黑珍珠说:“不赚钱我开来干嘛。”

    她坐回来,自己弄了一杯咖啡泡。

    我说道:“顺便也给我冲一杯板蓝根吧。”

    黑珍珠说:“有咖啡,没有板蓝根。”

    我说:“跟你开玩笑的。”

    让她给我冲咖啡,那是异想天开。

    我自己去冲了一杯咖啡。

    我说:“东趣酒吧重新开业了,环城帮来开了,你不会不爽吧。”

    黑珍珠说:“我不爽什么。他们做他们的,我做我的。”

    我说:“嗯,我已经计划好了,让他们环城帮的进来这里了。那你什么时候和我们演戏,把我们赶走。”

    黑珍珠说:“你们是必须要走的,留在这里也没用。你们不是说和环城帮收了沙镇吗,等你们收了沙镇再滚吧。”

    我说:“别说的那么难听嘛。”

    黑珍珠说道:“什么时候开打。通知我,我去看热闹。”

    我说:“我怎么知道。他们说等黑衣帮开大会的时候,一次性歼灭。可是,环城帮最近也碰了da ma烦。”

    黑珍珠说:“圆村被端掉了。”

    我说:“你怎么知道。”

    黑珍珠说:“树大招风,被敌人整了。”

    我说:“这你都知道。”

    黑珍珠说:“猜都能猜出个大概。”

    我说:“好吧,你很聪明。那下步,你怎么打算。”

    黑珍珠说:“摩天轮也开了,下一步,开饭店,你们滚蛋,好好的沉默着,我们每个月给你们钱就是。别废话,别问那么多,跟着走,有好处。”

    真是霸气。

    有人敲门。

    黑珍珠说:“麻烦过去帮开门一下。”

    我过去,开了门。

    一个金发碧眼的高大外国帅哥,对我礼貌的微笑,然后走进来了。

    然后走进来后,跟黑珍珠用ying yu打了招呼,接着过去,搂住了黑珍珠,贴脸亲昵。

    我看着真是不爽,这换男朋友的速度,跟每天换衣服一样,换衣服还有重样的,她都不带重样的。

    她对我说:“行了,没其他事了,你可以走了。”

    我说:“我觉得你的私生活,怎么说呢,呵呵,如果是男的,我觉得很有魅力,但是,你不觉得你也太什么了吗。”

    她说:“你无权过问我的私生活,也轮不到你来评价。”

    我说:“我看你这堕落,唉。”

    她说:“请问什么叫堕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