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51章 韦娜的阴谋
    韦娜死死盯着我。

    这个女人,之前听我,完全是被我要挟,如今,她竟然不怕我了?

    我看着大群的女狱警打架,以前是见过女囚大批的打架,大场面都见过,但狱警打架,小规模的,比如我们和监区的,这些见过,可现在,几个监区混战,就真的是头一次见了,最主要的是,一旦出了问题,有伤残有死,那就麻烦了去了。

    本来不想卷入这斗殴中,可没办法,我们不来制止,监区的人都被打得怎么样去了。

    这时候防暴队的人还没来,上面领导也没来,而且看起来也没人受多大伤,如果停下来,那还是什么事没有。

    我对韦娜说道:“别等到不可收拾的时候,才后悔!”

    韦娜看着打群架的自己人,下令道:“都住手了!”

    我也对我们的人下令住手。

    乱糟糟的场面,终于安静了下来,然后,各监区的人,回归到各监区的一边,但仍然对峙着。

    我松了一口气。

    好在没事。

    远远的,看到总监区长等人走过来,然后,大家急忙的各自回到自己监区门口,回去各自的监区。

    总监区长等人,看了看,然后没过来,像是假装看不到似的,走了。

    我问我们的人有没有事。

    大家都没事。

    兰芳说道:“那个总监区长明明看到我们打架,却不过来,远远看着,假装看不到呢。”

    我说:“呵呵,我们都已经住手了,不打了,她不假装看不到,还能怎么样。”

    兰芳问:“为什么要假装看不到呢。”

    我说:“靠,如果是我的话,你们打架都住手了,我当然假装看不到。不然的话,处理起来多麻烦,而且报到上面的领导,监狱长,一定被监狱长骂死,说你这个总监区长怎么管事的,手下人都打起来了。追究下来,又是要扛责,何必呢。”

    兰芳点了点头,说:“我明白了。”

    我说:“做领导也难啊。最怕最担心的就是出事,出事了上面就要追究责任。所以,宁可出事了能自己捂着坚决要捂着,不然的话,你懂的。”

    兰芳说:“监区的人也真无聊,为了一点卫生,也都能打起架来。”

    我说:“都是为了争口气。你们前段时间不都是为了铁丝的洞和旁边的监区吵架吗。那也没什么本质上的区别好吧。”

    兰芳说:“那监区的,说话又难听,我们说好好解决,她们动不动就讥讽我们和我们吵架。下次再这样,我们干脆也和她们打吧。”

    我说:“得了吧,别动不动就想动手,那毫无意义。”

    回到了办公室,我心想,这韦娜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居然敢这么对我。

    可能是气急攻心了这家伙。

    她难道不知道我手里有她的把柄吗。

    下班后,我原本想跟着沈月或者谁的车出去的,可是她们几个,不是不出去,就是还加班有事干。

    我可没空等,就出去了。

    走了出去。

    到了外面后,走向公交站。

    破天气,本来出来外面万里晴空,一下子,乌云密布起来,我加紧步伐走向公交站。

    旁边几辆轿车停着,平时下班,不少的轿车,接人下班的,来看望犯人的,都有。

    也有的监狱管理人员,喜欢把车停在外面,大门口,毕竟进出不方便。

    经过一辆小车旁边时,车上一男的开着车窗打dian hua。

    声音挺大而且重。

    他说的内容是du qiu吧,说什么欧洲杯开打了,哪个队跟哪个队,让人帮忙xia zhu。

    原本也没什么的,可是我刚走过去了后,感觉这声音,这男人的声音,有些似曾相识。

    我一边走着,一边往后看了看,这辆轿车,福特黑色轿车,我没见过,但这男人,我也没见过,可是声音为什么好像很熟悉,在哪里听到过呢。

    天空全阴沉了,我赶紧的撒腿疾跑,跑到了公交车站。

    雨下了,暴雨。

    公交车没来。

    计程车也没来。

    我想着,那声音到底在哪儿听过。

    想了想,我知道了,我记得起来了。

    在廖亚男朋友手机里听过。

    就是这个声音。

    这男的,让廖亚男朋友和廖亚来弄死我,扔我下楼,靠!就是这个声音,我肯定是他了。

    他为什么会在我们监狱门口?廖亚已经离职了,他来找谁。

    到底是谁让他来弄死我的。

    我估计,是康云。

    暴雨下着,我都看不到了远处。

    在公交站,雨打进来了。

    再没车来,我全身都要湿透了。

    听到按喇叭的声音,我回头过去看,一辆计程车停在公交站,我直接开了车门钻了上去。

    原来,司机看到我一人在公交站,刚好他没拉客,问我要不要坐车。

    当然要坐了。

    我说道:“麻烦你拐进去里面去一下。”

    司机问我:“去监狱?”

    我说:“嗯对呀,我刚才是来接人的,但是一直下雨。进不去。”

    司机开车了进去。

    刚好,那辆福特黑色轿车开着双闪灯出来了。

    然后后面还跟着一辆轿车,也开着双闪灯。

    下大雨,为了安全,只能开双闪。

    我让司机开慢点。

    两辆车从我们旁边过去了,跟着福特的那辆车,竟然是,韦娜的车。

    靠,是韦娜派来干掉我的?

    我让司机赶紧跟上去,我说我等的人开车过去了。

    司机掉头,跟上前面的两辆车。

    两辆车上了环道后,雨也小了些,他们加快速度了。

    我们跟着后面。

    下了环道,到了市区的南区。

    两辆车开进了一个大超市门口的停车场里。

    然后慢慢的进去里面那里停了。

    我马上下车,给了司机钱,然后猫着腰,偷偷的穿过停车场的许多车,靠近了他们的车旁。

    天空下的雨小了,成了小雨。

    淅淅沥沥的,打湿了我。

    看到那男的下车了,拿着伞,韦娜也下车了,也是打着伞。

    他们一起走去哪儿了。

    我则是想跟上去,可是,这么跟会暴露的,我却没有伞,如果有一把伞,挡住脸也可以跟上去啊。

    他们走远了,去的是,超市大门旁边的银行。

    我看着那福特轿车,看着男人车里。

    没什么奇怪的。

    但是,韦娜的车后座,里面有黑色的一包什么的东西,看起来,像是黑色袋子包着的一把来福枪。

    是枪支吗?

    我一拉车门把手,没想到,她没锁车,车门开了,我马上爬上了车。

    然后,在后座那里,我坐在后座,看那黑色袋子里是什么东西。

    打开了看,却是孩子玩的塑料玩具来福枪,不是真的枪。

    我翻了一下,没发现什么可疑的东西。

    好吧。

    当我要准备下车的时候,我看到他们已经往这边走来了。

    他们在回来了!

    我下去他们肯定看到我,我蹲在了后座的放脚的角落地方。

    心却怦怦直跳,万一被他们发现,那男的,会不会直接要我命。

    不管了,先躲着,一会儿再逃。

    韦娜还按了车钥匙,解锁,她以为她锁了车,她打开了门,上了驾驶座,副驾驶座的门也开了,那个男人上了副驾驶座。

    两人关上车门,坐好了。

    韦娜说道:“钱已经给你转账了,货呢。”

    男人说道:“最近风声紧,货我不敢带身上。”

    货?什么货?

    韦娜说道:“我监区那边的囚犯,需要多。你尽量多弄一些,我让牛丽拿。总之,你可别像上次一样骗我。”

    男人说:“不会的,上次是意外。下个月,货可能要涨价。”

    韦娜说:“什么,又涨价!上月刚涨价,现在又涨价!”

    男人说:“没办法,货源涨价,我们只能跟着涨价,现在查得严,搞这个风险太大了啊。虽然不能跟那些比,但要是被抓到,这也够进去坐个十几年的。”

    我猜,应该是,他给韦娜供粉之类的,韦娜让牛丽和这人接头拿货,拿进去监区去卖。

    这男人,铁定就是那个让廖亚男朋友和廖亚来干掉我的,dian hua中那男人了,错不了。

    韦娜说:“上次我给你干掉张河那小子的那笔钱,你已经收了,可人你没做掉,我都没和你怎么计较,你现在又要跟我说货涨价。”

    靠,韦娜,果然是韦娜,韦娜让这家伙来干掉我。

    韦娜啊韦娜,你是不想活了阿。

    男人说道:“我说了,我会用货来抵的。我也没想到,这小子那么命大,当时他们跟我说已经干掉了他,我还以为是真的,我怎么知道他们是骗我的。”

    韦娜说:“你没确定,你就跟我说搞定了,我给你打了钱!”

    男人说道:“我会慢慢的用货来抵的。”

    韦娜说:“不用拿货来抵也可以,你想办法,帮我做掉他,那笔钱不用还,我再给你二十万!”

    男人说道:“做掉他?”

    韦娜说:“没有办法吗。”

    男人说道:“是有点难啊。”

    韦娜啊韦娜,果然是真够狠的啊。

    韦娜说:“你让你的人,跟踪他几天,到没人的地方,偷偷捅死他不就行了。神不知鬼不觉!”

    好你个韦娜。

    男人说:“我们以前跟过,这小子太狡猾,很难跟到。在监狱门口出来,就是我们跟着,很快就跟丢。”

    韦娜说:“那你也给我想个办法做掉他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