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48章 提前庆祝胜利
    我倒了一杯水给熊珍珍,她端过去,喝完了。

    熊珍珍说:“我知道如果我加入了她们,我的日子就会很好过,我有钱赚,可我怎么能这么对人。”

    我说:“呵呵,很多人都愿意加入的。”

    熊珍珍说:“你们监区也是这样吗。”

    我说:“每个监区都不同的。”

    熊珍珍说:“你也从女囚身上赚取金钱是吧!控制着一部分强壮的胆大的愿意跟着你们的女囚,让她们欺压另外一帮人,从另外那帮人身上榨取金钱是吧。”

    她说到这里的时候,眼睛里都是杀意和敌意。

    我紧张了起来,我害怕她一下子又疯了,因为她双眼中,全是杀意。

    我说:“不会,我不会。以前的别人会。”

    她说:“你可是监区的指导员!”

    我说:“对,但我对女囚向来不会这样。”

    她说:“那还好。”

    我说:“你放心,不是每个监区都和你的监区是一样的。我很欣赏你这样的人。我也知道,如果不是因为逼不得已,你这么善良的人,不会sha ren的。”

    她说:“他们活该死。我那天就是特意下了sha shou的。”

    我说:“好吧,不管怎么样,你都要先保重好你自己。我这里有一点药,你现在吃了。”

    我转身去拿药。

    就是一些镇定之类抗抑郁之类的药物。

    她说:“我拿回去吃吗。”

    我说:“不行,你不能拿,拿也是狱警和管教拿。吃一点就可以了,你本身在经过了短暂的休息后,精神已经恢复得很好,吃过药了,回去好好睡一觉,应该没什么问题了。”

    她说:“好吧。”

    我拿着药,放在她手上,然后又给她倒了一杯水。

    当她手中握着杯子的时候,她看着药,然后慢慢的,眼睛的视线集中在药上。

    我问:“怎么了。”

    她突然攥着拳头,盯着我:“你想毒死我!”

    我看着她发怒了,急忙的退后:“是让人安定的药,不是毒药。”

    她走过来:“毒死人的药,!你想杀我!”

    我靠又疯了。

    我说:“真的没有,不是的!”

    她说:“你想毒死我!”

    我说:“真的没有没有,我,我吃给你看!”

    她摊开了手:“吃!”

    我急忙拿了过来,然后吃了一颗给她看。

    她说:“全都吃完!”

    我都吃了下去,吞了下去,然后说:“你看,真不是。”

    她看着我全都吃完了,然后晃了晃脑袋,后退回去,说道:“不是毒药,不是毒药。你不是在害我。”

    然后她坐下来,抱着头。

    很痛苦的样子。

    一会儿后,她才抬起了头,看着我,说道:“我,我怎么了。”

    我说:“你刚才,有点不正常了。”

    她说:“我知道,我为什么这样子,总觉得有人害我,靠近我的人都是害我。”

    又是一个被迫害妄想症患者。

    我说:“你想的太多了,吃了药吧,然后回去好好休息几天就没事了。”

    她说好吧。

    我重新给她拿了药,然后她吃了。

    我通知了沈月等人,带走了她回去了监区。

    终于走了,我如释重负。

    我点了一支烟,妈的,我越来越怀疑,这件事是韦娜指使牛丽去挑唆熊珍珍来对付我的了。

    但只是怀疑,我没有证据。

    如果是真的知道她对付我,我整死她!

    吃了药后,我有些晕晕沉沉的,就直接睡了,然后醒来,去了食堂吃东西,还是晕沉沉,没什么力气,就跑去宿舍睡了。

    第二天让人去问熊珍珍的情况,结果牛丽自己过来了,进我办公室后,就一直夸我是神医,好厉害,那么个疯了的跟个疯牛病一样的病人,我都给治好了,现在熊珍珍跟正常人没区别了。

    好吧,看着牛丽这样子,我觉得,该不是我想多了,所以以为韦娜指使她唆使熊珍珍来害我的吧。

    下班后,我出去了。

    当联系了梁语文后,她有些生气,说昨天做好饭菜,结果我都没回来。

    我跟她说了原因,她说加班,晚一点回来。

    我就自己先跑去吃东西。

    吃完后,我去珍珠酒店找黑珍珠,结果,还是不在。

    那女人最近忙什么去了。

    是不是天天和帅哥猛男游山玩水了啊。

    出了珍珠酒店,我看着对面的东趣酒吧和羽眉美容店。

    我心想,黑珍珠说得对,光凭着我们,已经搞不过人家四联帮了,那就,拉着薛羽眉的人,环城帮的过来吧。

    只有联合,才能赢。

    我找了薛羽眉。

    她叫我过去那边。

    我过去了。

    沙镇。

    这边的这条街,她开的饭店。

    她站在门口迎接我的。

    在这边,她也开了羽眉美容店。

    迎接我进去饭店后,她带着我上楼进包厢。

    东北菜馆。

    她问我要吃什么,我说随便吧。

    她点了饺子,大乱炖等东北菜。

    她说道:“吃东北菜,怎么能不喝一点烈酒。”

    我说:“喝一些啤酒就好了。”

    她说:“是好酒的。”

    东北特产,什么鞭泡酒。

    她给我倒,但是她自己喝红酒。

    我看着穿着长裙,深的薛羽眉,光彩耀人。

    我说道:“越来越漂亮了。”

    真是个尤物。

    薛羽眉问我道:“有比在监狱漂亮吗。”

    我说:“那肯定啊。”

    薛羽眉撩了一下头发,说:“在监狱吸引到你,在这里,就不能吸引你了。”

    我说:“那也不是这么说。”

    薛羽眉说:“是吧,现在看我的眼神,和以前看的都不同了。”

    我说:“以前可能世面见得少吧。”

    薛羽眉笑笑:“是因为她比我漂亮,更迷人吧。”

    我说:“谁。”

    薛羽眉说:“柳智慧。”

    我的心咯噔一下。

    是,我现在都很少去想柳智慧了。

    以前做梦都梦到她的。

    薛羽眉说:“是吧。”

    单纯从外貌来比拼,两人各有千秋,但柳智慧强在于,她读懂人心,能渗入人心,她知道我心里的所有想法,知道我想要什么,而她,能给我满足。

    心理上的满足。

    我说道:“也没有这样子吧,你也很漂亮。”

    薛羽眉说:“但还是比她差。”

    我说:“没有,如果单纯从外貌来说,你们各有千秋。不过呢,我觉得她和我更对胃口。是她合我胃口。”

    薛羽眉说:“你是喜欢那种类型的女孩。”

    我说:“可能吧,口味不同,呵呵。”

    薛羽眉自己倒了红酒。

    我说道:“你自己喝红酒,却让我喝这个,什么意思呢。”

    薛羽眉说:“这个壮你,不壮我。”

    我说:“喝了这个,万一一会儿火烧身,可不好啊。”

    薛羽眉对我抚媚一笑:“不是有我在吗。”

    我说:“你老是这样子,你不怕别人说你吗。”

    薛羽眉说:“怎么样子。”

    我说:“骚。”

    薛羽眉说:“是吗。你说话还真直接。”

    我说:“难道不是吗。”

    薛羽眉说:“我骚又怎么样。”

    我说:“我是说,他不管你吗。你男朋友,维斯。”

    薛羽眉说:“管我什么呢。”

    我说:“哦,真是大度啊。是我女朋友如果这样,我可受不了。”

    薛羽眉说道:“找我谈什么呢。”

    我问:“上次不是说干掉黑衣帮,迟迟不动手,等什么呢。”

    薛羽眉说:“等好机会。”

    我问:“什么时候是好机会。”

    薛羽眉说道:“他们开大会的时候。”

    我说:“开大会,什么意思?”

    薛羽眉说:“黑衣帮每个月,都有一天,集中在大酒店后面,开会,到时候,我们冲过去,打他们措手不及。”

    我说:“你是想一都抓光了啊。”

    薛羽眉说:“给他们很大的震慑,让他们彻底的害怕。如果他们不退走,那好,我们时不时的去骚扰他们,他们小股人出来,我们就打击小股人,一直到他们混不下去为止。”

    我说:“计划很好。每个月的一天,是什么时候。”

    薛羽眉说:“还不知道,还在等。那边有我们的人。”

    我说:“又是无间道。”

    薛羽眉说:“兵者诡道也。”

    我说:“不过你也小心,安插奸细,也是他们黑衣帮的强项,小心走漏了风声。”

    薛羽眉说道:“放心吧,暂时没人知道这计划。”

    我说:“嗯,最好做好保密工作。”

    薛羽眉说道:“你跟你们的人也说一下,随时会打过去,开会的话,他们两百人应该有,我们至少要三百人以上。”

    我说:“你们都够了。”

    薛羽眉说:“三百人直接发起攻击,另外还需要三百人,呐喊助威,你们和西城帮的人,帮忙助威,可以吧。”

    我说:“当然可以。”

    薛羽眉说:“来,提前庆祝我们胜利。”

    我说:“提前祝福还差不多,提前庆祝。”

    薛羽眉说:“十拿九稳的事。”

    我说:“还是不要轻敌大意啊。”

    端起酒,和薛羽眉,两人碰杯,我喝了一口,太烈了。

    薛羽眉看着我这副苦样,说道:“难喝吧。”

    我说:“还好,不过喝下去,好像也没有感觉啊。”

    薛羽眉说:“你以为吃药呢。”

    我说:“哈哈有感觉你就死了。”

    薛羽眉说:“求死。”

    我记得以前她在监狱里,看到我都是说,不想活了,什么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