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47章 又是一个陷阱
    我靠过去,看着坐在耷拉着头被铐着坐在铁凳子上的女囚,问道:“喂,怎么了啊。”

    她没声音。

    真的不会死了吧。

    我又靠过去靠近了:“你怎么了啊。”

    听到了轻微的打鼾声,哦,睡着了啊。

    我靠得更近,看清楚,果然是睡着了。

    好吧,那就让她睡吧,估计是这几天折腾,够呛了。

    我走出去了外面,让沈月她们拿一些吃的来。

    沈月拿来了牛奶和面包。

    我坐在办公桌后,看着书。

    拿破仑传记。

    挺有意思的。

    过了两个小时后,被铐着的女囚,慢慢的抬起头来了。

    她醒了。

    我看着她,她也看着我,然后打了个哈欠,动了动,看着被死死铐着的自己。

    她说道:“为什么还不放我回去。”

    我说道:“你醒了,我想和你聊聊。”

    她死死盯着我。

    我拿着牛奶面包去给她,说:“先吃点东西。”

    她看着吃的,吞了吞口水。

    我开了面包,给她吃,拿着给她咬,牛奶拿着给她喝。

    吃完了。

    她说道:“谢谢。”

    竟然知道说谢谢,竟然还知道说感激,她看来精神好多了。

    我问道:“你多久没睡觉了。”

    她说:“快一个星期了。”

    我说:“怪不得眼睛都是红的。”

    她说:“你是监狱的心理咨询师。”

    我说:“对。”

    她说:“我是听说过监狱有一个唯一的男的,是心理咨询师。”

    我说:“我不是杀你妈妈的凶手,真的。”

    她说:“我知道。”

    我问:“那你还要杀我?”

    她说:“我不是气疯了吗,人家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我说:“你还知道你气疯了啊。”

    她说:“从我知道我妈妈死了的那刻开始,我的脑子都是乱着的。”

    我说:“那你现在是乱着的吗。”

    她说:“也乱,可是没有那么乱。”

    我说:“你到底是怎么个情况。”

    她说道:“刚才牛丽不是都和你说了吗。就那样。”

    我说:“你居然还记得刚才的事啊。”

    她说:“我又没有失忆,当然记得。”

    我说:“你没疯啊,可是你为什么还要杀我。”

    她说:“牛丽说是你杀了我妈妈,那时候脑子里什么也不想了,就想杀了你。我是真的疯了那时候,所以,想着杀了你,把你办公室弄成那样,还差点伤了你,对不起。”

    没想到,这女人还会说对不起,我真是觉得她有点疯啊。

    正常吗。

    她太正常不过了,而且太懂礼貌了,这牛高马大强壮的她,居然那么礼貌。

    我说:“不,不客气。不是,你别介意,我知道你那样,是的确是受了刺激。”

    她说:“我叫熊珍珍。”

    我说:“你好,我叫张河。”

    她说:“可是我不知道为什么牛丽骗我说是你杀了我妈妈。”

    我说:“也许是骗着你来这里,让我治疗你吧。”

    她说:“她不该这样子,她在利用我。”

    我问:“你是说,利用你sha ren,杀我?”

    她说:“她一直都很讨厌我。在监区里,我是很不听话的那个。可能她想就这么让我对你动手,然后你们把我折腾死了,真疯了,她们监区少了一个不听话的女囚。多好。”

    我说:“不会吧。”

    她说:“会的。”

    我说:“好吧,那你现在看起来,也好了起来,你打算怎么办。”

    她说:“回去老老实实的呆着,好好表现,争取早日减刑。”

    我说:“嗯,挺好的想法。别再发疯了,别再胡思乱想了。。”

    她说:“可是我还不相信我妈妈是心脏病发死的,我会让人帮我去验尸,如果是被人毒死,杀死。出去后,我会杀了邻居全家。”

    我说:“呵呵,你也不要这么想。”

    她说:“就是这么想!”

    我说:“你都打死了人家家里几个人。”

    她说:“他们不活该吗。以前,他们家从外地来,没有地方住,在我家里,就是那块地,租的我家房子,我妈妈见他们家可怜,孩子多,就把那块地,那套房子,白给了他们。然后他家几个孩子长大了,硬说那块地是他们家的了,还他们爸妈过世了之后,就开始和我们有矛盾。我们盖房子,硬说是我们占了他们家的地,几兄弟看着我妈和我两人,就想欺负我们!我本来不想打死他们,可是呢!他们步步紧逼,调来挖掘机,说我们占过去了,要把我们下了的地基挖起来,我去阻止,他们打我,好了,我忍无可忍,zhi fu了他们,谁知道,他们拿着棍子打我妈,我拿着砖头过去,就忍不住了。唉,就成了这样子了。死了两个,伤了三个。后悔也没用了。”

    熊珍珍已经是很清醒的样子了,那就好了,就不会要死要活了。

    我说道:“好吧,我也是觉得你该好好查清楚的。如果真相是这样,我觉得你该采取必要的措施。”

    我说话模棱两可的,我可没叫她去报复sha ren,我也没说让她不管不顾。

    不过她听起来,肯定是觉得我站在她这一边的,然后,她会对我亲近些。我也可以利用她的好感,说服她。

    熊珍珍说:“这些天,我脑子里都是我妈妈。幻想出邻居如何杀了我妈妈。”

    我说道:“你自己幻想?”

    熊珍珍说:“不。是自动幻想,我睡不着,脑海里全是各种我妈妈被人害。”

    我说:“好吧,我明白了。你该吃好休息好,把身体搞好。”

    她说:“为了报仇,我会的。”

    她还是口口声声说报仇。

    我说:“如果查出不是邻居做的呢。”

    她说:“我也永远原谅不了他们一家。”

    我说:“嗯好吧。”

    我过去给她打开了锁。

    她问我道:“你不怕我了?”

    我说:“你现在精神的很,我怕你什么呢。”

    熊珍珍被我放开了后,huo dong了一下手脚。

    实际上,看着强壮的她,我还是觉得害怕的,刚才她那疯了那样,真是恐怖。这个女人,还杀了两个人。

    举重运动员啊,力气实在是大。

    熊珍珍说道:“谢谢。”

    我说:“你没事了,回去后,该好好休息。”

    熊珍珍说:“我会的。”

    我说:“那你回去吧。”

    熊珍珍想了想,说:“我还有一点疑惑。”

    我说:“什么疑惑。”

    熊珍珍说:“我在禁闭室几天了,到处撞,牛丽趁着我虚弱的时候,绑着拉我出来,对我说你就是杀我妈妈的凶手,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我说:“这么对你说的?”

    熊珍珍说:“她说,我帮你查到了杀死你妈妈的凶手,你邻居派了一个男的去下了毒,那个男的在我们监狱里,我带你去看。”

    我说:“她应该是骗你来让我给你看病的吧。”

    熊珍珍说:“可是她这么骗,不是要害死我们两个人吗。她知道我会杀了你的。”

    我说“对,妈的牛丽,就是蠢也没那么个蠢法啊。难道是故意的吗。”

    熊珍珍说:“我觉得她是故意的。”

    我说:“她故意的话,是害你还是害我?”

    熊珍珍说:“两个人都害。她一直都看我不顺眼。”

    我说:“你和她有仇,她和我没有仇啊。”

    熊珍珍说:“那你就是,就是。什么我也不知道怎么说。”

    我说:“我是莫名的躺枪了是吧。”

    熊珍珍说:“是,是,就是这么说。”

    我心想,牛丽如果是故意的话,是要害我吗,还是害她啊。

    牛丽和我没有仇啊

    我和监区的韦娜虽然有仇,晾她也不敢对付我,因为她有犯罪的把柄在我手上。

    可是,我还是有些怀疑。

    我问道:“你们监区的监区长,叫什么名字你知道吗。”

    熊珍珍说:“韦娜。”

    我说道:“她和牛丽的关系怎么样。”

    熊珍珍说:“整个监区的警官,她和牛丽的关系最好的。”

    我这下怀疑韦娜了,是不是韦娜看到了熊珍珍发疯要sha ren,然后让牛丽去教唆发疯了的熊珍珍来干掉我的。

    因为,我实在是韦娜的眼中钉。

    这么除掉我,神不知鬼不觉。

    很有这么个可能。

    我说道:“牛丽这人怎么样。”

    熊珍珍说:“不好。在监区里,无恶不作,随便打人,我们都恨死了她。她和韦娜都一样,都是吸人血的。”

    我说:“好吧。”

    不过,我只是怀疑,没有证据啊。

    但是如果真的是韦娜干的,我一定让她不得好过。

    我说:“你回去后,记得顺从她们一些,你想在监狱里好过的话。”

    熊珍珍说:“牛丽想让我帮她去收女囚们的钱,谁不听话,反抗,让我教训她们,让我做监区的大姐大,帮她们收钱卖东西教训人的。我不愿意干。”

    我说:“唉,人在监狱,身不由己啊,你不愿意,就是抗拒她,也难怪她对付你了。”

    熊珍珍说:“我宁愿这样子,也不会替她去打姐妹们,招人恨。别人爱做han jian去做han jian,这走狗,我做不了。”

    我说:“好吧,有骨气,但有骨气的代价就是你在监狱的日子可不好过了。”

    熊珍珍说:“不好过就不好过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